關鍵閱讀力 秀威作者徐望雲《絕殺NBA》內文獲選中學教材

2016/9/5 上午 09:30      
本站分類:秀威大小事
關鍵閱讀力 秀威作者徐望雲《絕殺NBA》內文獲選中學教材

以書寫美國職籃觀察聞名的運動文學作家徐望雲,於2015年出版的新書《絕殺NBA──徐望雲運動文學集》中,〈喬登/上帝化身或使者?〉一文,受到國內教科書注目,節選入初中教材「關鍵閱讀力」之中,期望能鼓勵學生親近書本,從閱讀中發現運動與文學之美。

徐望雲本名徐嘉銘,1962年生於嘉義,輔仁大學中文系畢業。曾任時報周刊編輯,具多年國內外球賽採訪經驗,現旅居加拿大溫哥華。對籃球的愛好及中文系背景,讓他的文筆同時融合動態描述與古典文學之美,下筆之處引經據典又不失幽默淺白,讀來令人會心一笑;他的文章是台灣運動書寫中重要的一筆,日前更有研究生以其作品為研究專題發表論文,分析描述文章書寫中的意象與表徵(編注:請見「詹紹廷專欄」),從中可見其散文之優雅與典範。

除了運動文學書寫,徐望雲也從事詩歌、散文創作,曾獲優秀青年詩人獎與藍星「屈原詩獎」,並曾於中國時報副刊「文心雕籃」,及今日新聞NOWnews的「NB大家A」等發表運動專欄;同時徐望雲也是作家生活誌的駐站作家,在其部落格發表的散文詩創作,也獲選為高中生教材。作家生活誌特將〈喬登/上帝化身或使者?〉一文附於文後,和讀者一起分享閱讀與創作之美。

 

喬登/上帝化身或使者? (Michael Jordan)

麥可喬登第一次被人拿來與上帝放在一起,是一九八六年NBA季後賽,在東區對上當時「大鳥」博德還在的波士頓塞爾蒂克隊時,個人拿下六十三分後,被博德驚歎為「今晚,上帝化身喬登來與我們打球」。

在西方的格言中,只要扯上上帝,都會指向超越常人的能力,例如「上帝為你關上門,一定會為你開一扇窗」,表面上是用來勉勵殘障者能夠努力向上,尋找並開發自己被遺忘的潛能,但上帝能「隨意」關門開窗,就暗示著祂的無所不能。

博德當年的一番恭維,等於是說喬登的籃球技藝「無所不能」,因此,為了方便稱呼,台灣的媒體很多時候,就直呼喬登是「上帝化身」或「籃球大(上)帝」。

不過,同樣系出於博德那句話的精神,我多半還是喜歡用「上帝派來教人類打球」來形容喬登,我不知道有沒有其他NBA的作家或球評也這麼使用,不過,在北美時間四月十七日披著巫師(Wizards)戰袍與費城七六人隊打完最後一場例行賽後,兩退三出的喬登,宣布第三次退休,以他四十一歲的體能,再加上連續兩季,沒有照他先前的期望把巫師帶進季後賽,看來,他這次的退休,再回來的機率幾等於零,值此之際,再回顧他近二十年的職籃生涯,依然覺得這個籃球界的傳奇人物與上帝之間,應該還是一種主從般,或上帝與使者、或總統與總統府發言人之間關係。

那麼喬登代表上帝教給了我們什麼?

很多人會歸於他的得分能力,但得分能力,說實話,光是張伯倫單場一百分的紀錄,就足以令人倒抽一口冷氣,遑論喬登。

六枚冠軍戒指?一九六零年代,波士頓塞爾蒂克八連霸王朝,至少就讓該隊主將羅素手上戴了八枚冠軍戒。當然,我們不能否認,如果喬登不要在九三年~九五年兩個球季跑去打棒球的話,這兩個球季的總冠軍「應該」還是屬於喬登在陣的公牛隊,而不是休士頓火箭隊,那麼,喬登就有帶領公牛隊也來個八連霸,追平塞爾蒂克締造的紀錄的可能。但是,那一切也僅僅是「可能」,事實說明著喬登的冠軍戒是前三枚加上後三枚,等於六,不是八。

不管是得分或冠軍,都是太實在的東西,實在得……有點虛幻。

我寧可相信,喬登教給我們的,還是一種「精神」,一種形而上,卻又可以看得見的東西。

一九八六年的一場例行賽,喬登率領公牛隊到鹽湖城與爵士隊一場比賽,喬登先在爵士隊矮小的控球後衛史塔克頓頭上灌籃,場邊的球迷喊:「不要只會欺負小個子。」喬登聽到了,幾分鐘後,他拿起球,飛到對手兩百一十六公分高的中鋒頭上去灌籃,這回換喬登說話了:「他夠高了吧!」

這就是一種精神,在喬登被激起的那一剎那,它成了一種「氣」,鼓舞你要有不同於以往的表現。很形而上,但你看得見。

九七年總冠軍賽,公牛隊在鹽湖城,又是爵士隊,第五場比賽,喬登賽前因食物中毒瀉肚(據說是被爵士隊的球迷在披薩裡下了藥),身體虛弱,當全世界都在看喬登如何被宰時,哪想到喬登抱病上場,依然全場攻下三十八分,帶領公牛隊以九十比八十八作掉爵士。

這也是一種精神,當你看喬登在賽後倒在隊友皮朋懷裡,被攙扶著步出球場時,你相信他也有被病魔擊倒的時候,確信了他不是「上帝」,於是就會開始相信有一種叫「精神」的東西,在球場上,這東西會轉化為「鬥志」,幫助你打贏一場戰事。(也是形而上,你也看得到。)

我想,上帝一定不願意化身為喬登,才能藉著喬登「凡人」的身分給人類一些啟示,我也想起了辭世不久的劉俠,上帝必然也想藉著她扭曲的身體,向人們宣示,精神之可貴!

因為絕大多數的人們,遭受挫折的時候遠多過春風得意的時候,如何在挫折時,還能保有一種「精神」,培養出「鬥志」與命運對抗,那必是上帝所想教予人類的,祂讓喬登(當然,還有劉俠。)在行將倒下去時,還能再挺起來殺敗敵人,我們也彷彿得到了加持……,還有什麼好擔心、好憂慮的!

就是因為我們的視野裡,曾經出現過劉俠與喬登這樣的使者,我們確定上帝不曾棄我們而去,沒錯,我們還有什麼理由不相信,這個世界會更美好!

The Flu Game

1997 NBA總冠軍賽第五場,喬登於賽前食物中毒,於比賽結束前25秒送進逆轉關鍵的三分球,之後在隊友Pippen的攙扶下走出球場,公牛此戰中止兩場連敗,於第六戰擊敗爵士贏得當年的總冠軍。

延伸閱讀
走過公牛王朝、歐布連線、馬刺三劍客──徐望雲NBA觀察記錄

秀威與籃球相關的專區
籃球:永遠有意外驚喜的完美拋物線

秀威與詩相關的專區
詩.jpg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42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