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候培養小冊子出版文化了/王乾任

2015/12/16 上午 09:30   資料來源:王乾任   
本站分類:出版風向球
是時候培養小冊子出版文化了/王乾任

圖片來源/PublicDomainPictures

前一陣子,買了一本小書,史蒂芬.黑賽爾寫的《憤怒吧!》。這本書在台灣出版中文版後雖沒能引起回響,內容其實也沒有什麼創新見解,文字更是輕薄短少,中文版的價格(180元)卻硬是比原文版(三歐元)還高,直到讀了中文版〈邊後記〉,我才赫然發現原因,以及這個原因背後的一個重大出版現象在台灣的長年缺席(也是本書中文版賣不起來的原因),關於「小冊子」的出版。

憤怒吧.jpg

小冊子的外文名稱應該是什麼,學術上的正式定義又是什麼,這裡我們都暫且擱置不論。直接看一些實際的例子,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馬丁路德金恩博士的《來自伯明罕監獄的信》,都是西方世界知名的小冊子。當然黑賽爾這本《憤怒吧!》肯定也必然成為當代小冊子的傳奇,因為它已經賣出三十幾國版權,總發行量超過五百萬冊,並且在全球各地帶起一波又一波的公民抗命運動,成為某種象徵代表。

小冊子的出版時機,幾乎都是社會出現某個重大危機必須解決,且已經有各方人馬積極投入,在局勢即將明朗化之際,突然有某個(群)重量級的人物跳了出來,編寫了一本字數不多、見解清楚、用字遣白易懂的綱領性作品,且以及為便宜的紙張和裝訂,務求盡速將作品在市場上散播且壓低銷售價格(平民一頓飯少吃一點就能買得起的價錢),將某個革命性的觀念或政治立場散布出去的一種出版品形式。所以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發生在社會主義風起雲湧的時代,馬丁路德金恩博士的《來自伯明罕監獄的信》則是誕生於美國黑人民權運動期間。

由於執筆為文者是社會名人,且受人仰望,作品主題明確且是當時社會關切之重大議題,作品內容則簡單淺白易懂,只要識字願讀就能懂得程度(實際上的設定大概是藍領階級也能讀懂),價格又極低廉,有必要時一個人可以買上幾十冊來分贈親朋亦負擔的起的程度。上述條件加總起來,便有機會創造出快速流行且大量銷售與傳播的小冊子。

西方每一次的重大社會革命(雖然未必成功),必然都伴隨著一定數量的小冊子作品,小冊子成了革命的指導方針或精神象徵。在東方最接近小冊子的大概當屬《毛語錄》,文化大革命期間紅衛兵人手一本,發行量與社會影響力驚人。

不過,說了那麼多關於小冊子的個人意見,得指出一點非常殘酷而實際的社會現實面,台灣沒有小冊子的出版文化傳統。原因有很多,長期的戒嚴與思想箝制,比起小冊子台灣或許更重視雜誌,不曾發生過翻天覆地的社會革命等等。即便是太陽花或野百合,好像也沒有讓人眼睛為之一亮且流傳甚廣的小冊子出版品的誕生。

撇開設會條件不談,單就出版條件來看的話,我認為小冊子在台灣難以出現或流傳的一大原因,在於台灣的出版界對於一本書的誕生與出版的文字字數與內容之要求仍存在相當的門檻。頁數太薄、字數太少且定價低的書籍,很難獲得出版人的青睞,總非得將書的厚度墊高到某種程度,好將書籍定價墊高到某種水準,才有辦法將書送入發行經銷系統。一本定價偏低、字數不多的小冊子,可能一開始就註定無法獲得出版的命運。

某種程度上來說,小冊子很像幾年前台灣出版界流行一時的試讀本。可惜試讀本多半只是摘錄作品的一部分內容,沒能以更精緻的方式製作。這部分暫且撇開不談,其實小冊子的製作成本或印製水準就只需要試讀本的程度,甚至某種程度上小冊子的流傳應該像試讀本一樣,交給特定通路,隨著商品免費發送,直到引起閱讀話題之後,再開始推出販售版。並且如果要在台灣的通路推廣,應該多利用買書加價購的方式,總之盡可能以低價方大量散布出去,是小冊子存在的使命/目的。

當然很現實的考量是,小冊子也許就算賣得再多,都賺不了大錢,而這也許是另外一項卡住台灣出版界出版小冊子意願的原因。小冊子本來就極具革命性質,又必須在短時間內大量散布流傳。

然而,這樣的出版限制難道沒有其他破解方法嗎?

我認為有兩個,一是訴諸網路流傳,太陽花期間網路上有很多懶人包和流傳非常廣泛的文章,某種程度上就是一種小冊子。當時也有一些團體自行印製網路上的知名文章到社會上發送,若有小冊子的出版傳統,當有人更知道如何透過小冊子的製作與販售來推廣觀念(順便募款)。

第二點則是交由NGO或募款方式來處理,類似台灣民間的善書助印。大量印製小冊子堆放在人潮出沒的地方,以公開募捐的方式向取用者收款,收到款項就繼續印製小冊子,在社會上發行。

小冊子是替社會置入一個嶄新觀念,以回應社會熱門議題,提供思想工具/武器的重要出版方法,多少是一種帶著賺時機財的心情在操作,卻極富理想/非營利/公益性質。商業出版社若想出版小冊子應該要有更綿密的規劃,或至少夠了解小冊子的定位、出版傳統與傳播方式,才不至於叫好不叫座,甚至出版之後卻毫無引發社會迴響的機會,就太可惜了。

是時候在台灣好好培養小冊子出版文化的時候了,未來的台灣應該有許多重要的議題需要透過小冊子發散思想武器給予社會上的人群,並透過小冊子動員群體的機會(無論數位版還是印刷版)。

 

【專欄作家】

王乾任(ZEN大) 
超人氣部落客,部落格「ZEN大的敦南新生活」累計近2000萬人次造訪;知名SOHO作家、出版觀察家,同時擔任讀寫教育講師、職場激勵講師,常於各種媒體發表專欄。 
曾任獨立書店店員、連鎖書店採購、網路書店主筆、出版社企劃編輯、企劃經理、出版顧問。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108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