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火鳥一起重生 作家提子墨舊金山講座活動實錄(上)

2016/6/28 下午 02:30   資料來源:提子墨   
本站分類:另眼看書
與火鳥一起重生 作家提子墨舊金山講座活動實錄(上)

圖片來源/提子墨

推理小說、旅遊專欄作家提子墨的新書《火鳥宮行動》即將於七月和台灣讀者見面。現今旅居加拿大的提子墨,於日前應美國舊金山總圖書館之邀,與讀者分享創作小說《熱層之密室》與《火鳥宮行動》的心路歷程,並向觀眾們介紹推理小說的派別與流變。

提子墨曾任舊金山《品》雜誌旅遊、紐約世界報系《世界周刊》「墨眼看天下」以及台灣《Mass-Age》「全球移民後遺症」專欄作家,著作多元豐富,其中《熱層之密室》一書,曾獲第四屆「Kavalan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入圍肯定;除了專書,文章亦散見於各大報章雜誌,可見其豐沛的創作能量。

本次講座,由秀威作家、小說《書窗外》作者周典樂擔任主持人。周典樂與提子墨皆為文學愛好者,彼此互有交流,《熱層之密室》獲Kavalan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肯定時,周典樂還特地回到台灣參加頒獎典禮,可見雙方的深厚情誼。周女士目前旅居舊金山,從事華文創作不輟,活躍於華人文壇。

10.jpg
●周典樂女士

以下便是當天講座的精彩實錄。

從阿嘉莎到島田。從古典推理到二十一世紀新本格

大家好,我是提子墨!在過往九年的專欄作家生涯中,曾經用「提墨」這個筆名,為「世界報系」紐約總社的《世界周刊》,寫了四、五年的感情、人際、異國點滴的專欄《墨眼看天下》;也在北美《品》美食時尚雜誌寫過兩年多的旅遊專欄,更早則是在台灣Mass-Age寫過一系列「全球移民後遺症」的專欄。 

之所以會轉型成為小說作家,甚至是專寫推理小說的作者,應該是我對於布局撰寫一本充滿詭計、謎團、解謎的小說,有著非常嚴重的狂熱。過往我也在世界日報的「小說天地」連載過許多中篇的言情小說,可是總是一直達不到那種讓我廢寢忘食的文字創作境界。 

【關於我的推理小說】 

摸索了許多年後我才發現,其實我真正想寫的是推理小說,因為我太沉迷於推理小說中,那種可以用「敘述性詭計」來欺騙讀者的眼睛與腦袋,然後帶他們一步一步解開書中我所設計的許多詭計與謎團,直到他們讀到結局的最後一頁時,才恍然大悟、心頭一震。那種能夠帶給讀者感官享受的閱讀,就是我創作時的快感! 

但是我當時的瓶頸是,如果我想成為一位推理小說作家,我就必須要得到什麼文學獎的,才能引起台灣甚至是亞洲的出版社與讀者注意。因此三年多前,我將專欄作家的工作量減到最低,開始昏天暗地投進撰寫推理小說的日子,就是為了爭取兩年一次面向全球華人舉辦的「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 

然而,會寫推理小說的人那麼多,我該如何在那一場廝殺的比賽中脫穎而出,讓來自台灣與日本的評審們眼睛為之一亮? 

我一直寫一本推理小說,命案地點是在一個「物理定律」及「自然法則」與我們不同的空間。幾年前參觀過休士頓的「詹森太空中心」,又拜讀了加拿大太空人「克里斯‧哈德菲爾」的自傳著作《太空人的地球生活指南》後,我決定將小說的主舞台設定在大氣層軌道上的太空站!而這些發想就是我的得獎作品《熱層之密室》的開始。 

getImage.jpg

我在構想這本推理小說時,最先想到的是要創作一個「史上最高的密室」,雖然我不敢肯定它到底是不是最高的,但是將密室設在一個與我們日常生活完全不相同的環境,就是整個故事的最初衷。再來就是,我當時的腦中一直會閃過一個漂浮在微重力密室的屍體,顫動的血滴一顆顆從它的頭頂緩緩的滲出來,然後幾百顆紅褐色的血珠在遺體旁漂浮移動著.... 

為了避免影射真實的「國際太空站(ISS)」,我設計了一座自己的太空站,畫出詳細的艙房平面配置圖,並且將它取名為「環球太空站(USS)」,然後《熱層之密室》的靈感才因此逐步成形。 

我從來就不是一個太空迷,對微重力或無重力的環境更是一無所知,因此這些曾是我創作時的阻力。《熱層之密室》的探案主角阿哈努‧索西,是一位被暱稱為「微笑藥師」的加拿大原住民,也是電玩產業青年才俊的CEO,更是自費三千萬美金到俄羅斯星城接受太空人訓練,而登上環球太空站的「太空遊客」富商。 

我在《熱層之密室》的創作過程中,最大的困難就是「收集資料」,可能是我以前報導類文章寫多了,我有一種寧願寫出的推理詭計或謎團被讀者嫌棄,也不希望引用的文獻或數據資料被人質疑。畢竟推理邏輯寫得不好只是被謾罵而已,資料引用錯誤卻是會誤人子弟呀! 

我為此曾不斷打電話到加拿大北方的原住民保留區,向一位印第安的女藥師朋友求教草藥、靈療或天象方面的知識,只為了將阿哈努的角色,更精準地「加骨添肉」塑造出E世代的藥師形象。我也曾在素未謀面的知名富商太空遊客Charles Simonyi的網站上,多次追根究柢、不恥下問過許多怪問題,當時還怕會因此丟人現眼,因此每次提問時總是用不同的假名。 

無論當初答覆我問題的真是他本人或是助理而已,他們鉅細靡遺的回答讓我受教不已,也更明確瞭解到阿哈努這個太空遊客的角色,行前所需具備的訓練與經歷!或許是被我三不五時的提問搞煩了,現在Simonyi先生的官網已經不再提供網友Q&A的提問了,希望……我並不是那個對不起全球太空迷的罪魁禍首吧? 

我斷斷續續花了兩年多的時間,完全將自己浸淫在各種航太科技的紀錄片、六大太空總署的資料、太空人訓練的培訓影片、追看俄羅斯太空船飛射時的轉播、EMP武器的構造與原理.... 因為在網路上垂手所得的資料與數據,幾乎全是英文的影片、書籍與網站,光是那些專業術語要翻譯成中文寫到小說中,就已經讓我一個頭兩個大! 

但是也因為如此在創作的同時,學習到了許多航太知識,我也希望讀者在閱讀《熱層之密室》,腦中在推理案情的同時,也能學習到那些科普的常識。 

講了那麼多,我不如請各位欣賞一段,這本小說中的前導介紹影片。 

書稿投出去之後,經過九個月的初選、複選、決選程序,我幸運地過關斬將進入最後的前三強,成為第四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的決選入圍作品之一,親手從「日本推理小說之神」島田莊司老師的手中,領到那作水晶獎座,忽然間多出了許多新的讀者與粉絲,也有了後續好幾份出版合約。 

那次能夠面對面和島田老師握手、交談、寒暄、擁抱,應該就是普普藝術大師Andy Warhol曾經說過的:「在未來,每個人都有十五分鐘成名機會!」我很高興我的那十五分鐘是給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 

得獎的同時《熱層之密室》也在去年八月出版了,然後就是下個月要上市,並且將參加高雄國際書展的這一本旅情輕推理小說《火鳥宮行動》。所謂的旅情或輕推理,就是整個推理的環節是發生在旅行當中,而輕推理就是推理的成分並不是嚴肅的謀殺案、分屍案或密室命案,反而多了一些比較人性、浪漫或愛情的元素。 

03.jpg

旅情推理是日本推理界特有的一種派別,也就是故事主線與案件追查大多以交通工具或觀光勝地作為小說中的舞台背景,例如:島田莊司老師寫的「吉敷竹史系列」,以及西村京太郎所寫的許多推理小說,都是旅情派的推理小說。 

而《火鳥宮行動》和《熱層之密室》的不同,除了是這一次刻意將推理成分降低了一些,而是著墨於五位身分背景迴異的主角們,以現代網路科技與入侵伺服器技術,尋找一位越戰時期在台北「人間蒸發」的美國士官Ryan Jenkins,以及一位失蹤四十多年的「台美混血兒」Oliver Jenkins。 

這是一個跨越半世紀的愛情故事,從這個電腦與網路發達的E世代,回溯到當年美軍駐守台灣,數十萬越戰美國大兵湧入台北R&R渡假的歌舞昇平時代。 

四個身分與背景截然不同,過去也沒有任何交集的個體,在遇上那位只剩下半年壽命的癌末老婦人之後,陰錯陽差被緊緊地連結在一起。 

這一行人爲了當年那位來台技術支援的美國士官,和一位素未謀面的台美混血兒,而開始了那個名爲「奧立佛行動」的旅行。在一台由報廢捐血車所改裝成的休旅游覽車「鳳凰號」的帶領下,展開了一場由北到南穿越台灣的生命回顧之旅。在那些美麗的城鄉、漁港、原住民部落裡,尋找那位名叫「奧立佛」的失蹤混血男孩,和一個被稱爲「火鳥宮」的神秘地方。 

《火鳥宮》是一個以現今E世代年輕人的眼光,追朔當年那段美國大兵「買大酒」、「美金亮金金」的風華年代,所留下來的遺憾;也同時寫給那些曾經付出真愛的台籍「美軍情人」,與被美國父親所遺棄在台灣的幾千名台美混血兒而寫,希望能為他們這近半世紀以來所遭受到的異樣眼光,留下一點點的篇幅。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秀威和推理相關的專區
推理小說:挑戰不可能犯罪與破解

作家生活誌線上推理書展
631x258.jpg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823  回應:2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繼續想    
繼續想
文中:『所謂的旅情或輕推理,就是整個推理的環節是發生在旅行當中,而輕推理就是推理的成分並不是嚴肅的謀殺案、分屍案或密室命案,反而多了一些比較人性、浪漫或愛情的元素。』,這應只能視為作者個人的認知。
回應    0    0

繼續想    
繼續想
旅情推理只是一種故事背景舞台的說法,是一種呈現方式(內容),不能算是一種派別,也沒有「旅情派」這者稱呼。例如,島田的是本格派的旅情推理。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