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跟審訂是兩門截然不同的專業/王乾任

2016/6/24 上午 09:30      撰稿:王乾任   
本站分類:出版風向球
翻譯跟審訂是兩門截然不同的專業/王乾任

前一陣子有一位腦科學學者在臉書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大意是說,建議台灣的出版界,讓審訂稿件的審訂人可以根據審訂所揪出之錯誤,每個錯誤向譯者收取五百元的獎勵,甚至錯誤超過二十個以上時,每一個錯誤的獎勵可以拉高到一千元。

這位專家認為,如果台灣有多家出版社可以聯手做這樣的事情,翻譯品質一定能大幅提升。

這則貼文讓我想起十幾年前,經常批判台灣翻譯作品品質的傅大為教授,有一次終於決定自己跳下來示範給眾多譯者看,甚麼是好翻譯,帶了一批學生一起翻譯薩依德的《東方主義》,出版之後還對外宣布,只要有人能挑出一個錯誤就給一百元賞金(費用由出版社支付)。

結果,被揪出的翻譯錯誤之多,讓出版社付賞金付到手軟,而過去長年批判翻譯錯誤的傅教授,後來也收斂了好一陣子。

翻譯跟審訂,基本上是兩種專業。

如果腦科學專家的說法成立,真正能賺大錢的應該是協力出版社校稿的外包編輯或責編,根本輪不到這些審訂稿件的專家來賺這些獎金。

在出版業當過編輯的朋友都知道,沒有任何一個譯者交出來的初稿,錯誤可以壓低到二十個以下。翻譯是一門非常複雜的學問,因為兩個語言之間有諸多的不可通譯性存在,譯者跟校對對同一個東西有不同的翻譯見解很常見,好比說賴明珠跟林少華翻譯村上春樹各有其翻譯理論作為後盾支撐,各成一派,很難說誰對誰錯。此其一,翻譯在語言學上的困難。

第二、專業譯者並非專家,專業的譯者通常會翻各種領域的作品,雖然在翻譯過程會盡力查證各種專業術語概念理論與用法的翻譯方式,但是在專業知識上市遠不如專家來得精通,所以出版社通常會再邀請專家學者來協助審訂翻譯稿件,為的就是借助專家的專業知識,挑出譯者力有未逮之處,給予補強。

通常一個合格的專業審訂人,不會對譯者的專業概念誤譯有太多非難(除非很誇張),只要不是在語言翻譯上出現非常要命的失誤,只是揪出專業知識概念翻譯錯誤的層次時,這類的翻譯錯誤的問題不能全歸咎於譯者,而是一種專業分工使然。畢竟作為商業的出版業和翻譯這一行,必須接觸的知識領域五花八門,不可能有任何一個人全都懂,這也是某種程度上為什麼出版社希望能有精通外文和專業知識的專家投入翻譯的緣故,如果不行,退而求其次,就是由專業譯者翻譯出初稿再由專家進行專業知識審訂。就好像國外有很多學者專家跟記者/作家合作寫書一樣的概念。

第三、翻譯是從無到有的一個漫長過程。一部二三十萬字的大部頭作品,不可能在初稿上就能零失誤,放眼全世界也沒有任何一個專業譯者敢說自己翻譯出來的大部頭作品能夠將失誤壓低到二十個以下(業界公認能夠接受的出版後翻譯錯誤也是一萬個字一到兩個)。那位認為重賞就能換得好翻譯的腦科學專家,也許應該是自己試著跳下來翻譯一本書,然後丟到市面上讓大家審訂看看,也許能夠更多體會到翻譯這一行的困難以及侷限,也許將來在對自己不懂的出版業這一行提出建言之前,可以先請教一下其他人,或者懂得謙虛一些。

退一萬步來說,假設台灣出版業先進突然都集體發傻,採納了該腦科學專家的建言,真的在給譯者的合約上註明凡被審訂方挑出錯誤就一個錯誤就由譯者方的報酬抽出五百元給審訂者,恐怕第一個先被淘汰的是台灣的翻譯書產業,絕對不會有譯者傻到去簽這種對自己極度不利的合約,把自己辛苦勞動結果拱手讓給那些根本不懂翻譯專業的所謂專業審訂人,以成就好翻譯之名。

真有出版社這樣幹,那麼這家出版社將來恐怕不用再出翻譯書了,絕對找不到譯者幫忙翻譯。

當然,我在想腦科學專家也許是意在言外,想諷刺台灣某些翻譯出版專業圖書卻不找審訂,卻放任某些號稱專家的人投入翻譯,將書搞砸的狀況。偏偏被搞砸的書剛好都是腦科學專業,因為恨鐵不成鋼,又不敢明言直說,於是寫了這種婉轉諷刺但卻得罪一票出版界編輯跟譯者的文章。

想要對自己專業以外的事情發言之前,如果能夠多一些詢問跟思考而不只是想當然爾的侃侃而談,也許就算發言有失誤,人們還能因為其誠意而給予寬容看待。腦科學專家的審訂獎賞建言在我看來,不過又一次台灣社會不尊重也不認為翻譯或出版是一門專業的例證,這類情況在出版界經常可見,不少需要出版社協力出書的專家或學者教授,也許參與過幾次出版或寫作就開始自以為很懂出版業而比手畫腳起來,卻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業界貼上一堆標籤,敬而遠之。

看更多王乾任的產業評析

 

【專欄作家】

 

王乾任(ZEN大) 

 

超人氣部落客,部落格「ZEN大的敦南新生活」累計近2000萬人次造訪;知名SOHO作家、出版觀察家,同時擔任讀寫教育講師、職場激勵講師,常於各種媒體發表專欄。 曾任獨立書店店員、連鎖書店採購、網路書店主筆、出版社企劃編輯、企劃經理、出版顧問。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375  回應:9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繼續想    
繼續想
文中指出:『我在想腦科學專家也許是意在言外,想諷刺臺灣某些翻譯出版專業圖書卻不找審訂,卻放任某些號稱專家的人投入翻譯,將書搞砸的狀況。』。~~這裡指的是洪蘭事件吧!
回應    0    0
繼續想    
繼續想
關鍵字「快思慢想」+「翻譯」
回應    0    0
朱痕染跡璧有瑕    
朱痕染跡璧有瑕
哈哈這件事情當初鬧超大,我也知道!
回應    0    0
輕讀者    
輕讀者
應該是指謝伯讓教授的那篇文章,關鍵字是「審訂者獎金獵人制」
回應    0    0
繼續想    
繼續想
文中的『腦科學專家』是謝伯讓教授,而謝教授該篇文章所指出的主要是《快思慢想》的翻譯(所帶出長久以來的問題)。
回應    0    0
路西    
路西
妳怎麼甚麼都知道!作家生活誌包打聽!XD
回應    0    0

繼續想    
繼續想
賴的譯文留有太多日語的行文方式(主動詞的前後位置等),有違中文的行文方式,這在一般進行翻譯時,是需要注意避免的。但此種「錯誤」卻被(臺灣的)「村上迷」視為一種特色,認其為「村上風格」,反讓賴因此出名。
回應    0    0
繼續想    
繼續想
賴明珠的譯文看多了對中文會有影響,不自覺出現日式文法的中文,而個人在生理上無法接受這種中文,因此對於賴明珠的譯文是敬謝不敏。
回應    0    0
繼續想    
繼續想
另外,賴明珠的譯法「有翻譯理論作為後盾」,這倒是第一次聽說!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