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張琴(西班牙):《阿貝桑傑士》

2018/2/27  
  
本站分類:藝文

【歐華作協專欄】張琴(西班牙):《阿貝桑傑士》

心理學小說《阿貝 桑傑士Abel Sanchez》一書,是西班牙著名作家米格爾·德·烏納穆諾MIGUEL DE UNAMUNO在1917年的創作,其中文譯本時間在1967年,譯者是西班牙華人作家王安博。

書中故事情節並非很複雜,整部小說幾乎沒有劇情,沒有服飾;沒有一般小說場景的描寫。除了對話,更多是人物心理的描述。不過無可置疑,這是一部透徹地描寫心理不正常的猜疑症,也是作者一貫堅持深入人的靈魂探討的一本書。

主人翁華格英莫內格羅的人格陰影(簡稱華格英),反映了當時西班牙社會大背景下、民族面對國家的災難、民不聊生的困惑、以及個體生命生存的艱辛。人與人之間複雜多疑的心態,無意間折射了書中主人翁變態心理,所以華格英無時不在防備與他一起長大情同手足的兒時友人阿貝桑傑士(簡稱阿貝)。起初,他因為暗戀表妹艾勒娜難以自拔,最終表妹選擇了阿貝。從那以後,原本性格就憂鬱多慮的華格英陷入更深層的痛苦之中。正如他在“懺悔錄”上寫道“從那時起他(阿貝)就得人緣,不知為什麼緣故,總是我討人嫌,我一直都找不出他們拋棄我的理由。自孩童時起朋友們就使我孤立。”由於年少留下難以癒合的心靈陰影和傷痛,直到把他們之間的嫉妒怨恨帶到成年後求學立業成家,甚至於帶到彼此組建後的家庭和孩子們身上。書中所有故事就發生在我們身邊常見人類糾葛氾濫的欲望裡,這些欲望大凡權利,地位、物質、金錢、名譽等。就在阿貝選擇藝術繪畫,華格英選擇了醫生職業後,他們的心志和精神世界上的差異,彼此間的心靈距離越拉越遠。儘管這樣阿貝仍然沒有放棄兒時的友誼,直到他們成為兒女親家,阿貝一如既往善待華格英。可友情親情的呵護,並沒有拯救華格英。就此從職業上去判斷二人性格特徵和心靈世界是遠遠不夠的。阿貝性情開朗,思維活躍,非常聰明。華格英課堂上很用功,也是課堂裡的第一名,他比較喜歡各種獎品(對物質取捨度)。人生期望值高低,對價值的取捨盡然各異。他們的性格一個內向,一個外在,身邊同學或是朋友自然喜阿貝多些,正因為這些多元素造成華格英的性情孤僻和猜忌,無論妻子怎樣理解寬容原諒接受他,他始終自我封閉難以自拔。由此可見,一個人的成長到達最後成功,並非取決於一些表像,心理素質是何等重要。整部書中對話,發生的一切都是圍繞在華格英多疑多慮無中生有的猜測之中,最終伴隨他提前結束生命……。

 

正如,王安博先生在“關於鄔納姆諾”介紹中寫到:鄔納姆諾說,小說中的人物必須要有意志,沒有意志的人,是不足以為小說中的人物。但這意志又必須是肯定的;如果是否定的,那就難以成為小說中的人物了。……沒有個性的人,還是人嗎?無論是血肉之軀的人,或是小說中虛構的人,都是應該有個性的。

18世紀和19世紀之交的法國大革命和拿破崙戰爭在全歐洲引起了混亂,法國最終佔據了歐洲大陸包括西班牙的大部分區域。這又引發了一場成功的、但又是毀滅性的獨立戰爭,這場戰爭最終拖垮了這個國家,造成的政權的空缺又引起了西班牙美洲大陸殖民地的相繼獨立。導致的結果是——在這個世紀末,西班牙失去了其最後的幾塊殖民地。

20世紀初,西班牙的政局越來越動盪,最後在1936年,爆發了血腥的內戰。作者出生到離世,正好處於西班牙危機四伏,動盪不安的年代。可見作者內心世界的疼痛,心靈總是在掙扎最終心力交瘁。1936年除夕的下午,當他坐在校長官舍的書房裡與一友人聊天,朋友嗅到他的棉鞋為火盆的炭火燒焦時,才發現他已離開了人世。

 

我撰文之前,在網上根本無法查到一篇完整對《阿貝桑傑士》的評論,只能憑藉閱讀感想留下拙見。其實,當我們完全讀懂生命的意義,讀懂生命面臨死亡時,也就進入了一個深沉的思考領域。在我們明白也就是悟性之後,我們就會學會放棄很多東西。其不可排除的根本因素,那就是生命脆弱時,人類需要的不是高等學分,也不是耀眼的光環,更不是物質金錢。需要的是灑脫、自由、釋然,乃至理解,包容與愛。

該書,是一部對人性的心理解剖學,如果僅因我們所看到書中所描繪的簡單對話,根據我們想像中的一些碎瑣雜事,就能對其評論挖掘是遠遠不夠的。書中主人翁悲情苦痛的掙扎,正是人類將要面臨的內心痛苦寫照。

以下是烏納穆諾,Miguel de Unamuno 留給後人警世名言:

“寧靜不屬於我們,當我們還不曾全然付諸行動面臨生命的各項困境,當我們還沒有完全體悟人世的諸般哀樂,我們是沒有資格奢言寧靜平和的!”

“生命誠然是悲苦矛盾的,然而,悲苦矛盾不是生命的全部。生命是一個謎,它可以是苦痛的、狂喜的,也可以是歡樂的、悲愁的,它更可以是其他的種種。”

“通常來說,一個深受不幸折磨的人,他雖然有了這些苦難,他還寧願是他自己,而不願意成為沒有災難或少有艱辛的其他人。我想一個不幸的人,當他在不幸時,他仍然能夠保持有他的正常狀態,也就是說,當他努力堅持他的存在,他寧可選擇不幸也不願意不存在。”

“對宇宙而言,我是微不足道的;而對我自己,卻是一切。”

“我,就像我的同胞一樣,活在此地是為了實現我自己,為了活下去。誠然,人總是不願意死的,但是人必須否認必須拒絕的死亡,應該是那屬於靈魂的死亡。”

“任何人,若是保全了他的生命,也將會失去它。”

 

作者介绍: 米格尔·德·乌纳穆诺(1864.9.29-1936.12.31),著名作家詩人、哲學家。烏納穆諾出生在一個中等商人家庭,是少數民族巴斯克人。畢業于馬德里大學哲學系和文學系,任教於薩拉曼卡大學,並出任該校校長。烏納穆諾曾因反對獨裁統治於1924年被流放,後逃亡法國。1931年共和國成立後,他當選為立憲議會議員、科學院院士。一生創作了八部長篇小說,其中著名的是小說《迷霧》(1914)。《迷霧》和《亞伯·桑切斯》都是在他於1926至1930年裡維拉獨裁期間流亡卡納利群島和巴黎時創作的。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3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