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噶瑪蘭族前,宜蘭海上夢幻王國故事的主角,是誰?--《宜蘭海傳說:蘭陽溪的風雲‧藏身好過冬》

2015/8/12  
  
本站分類:創作

在噶瑪蘭族前,宜蘭海上夢幻王國故事的主角,是誰?--《宜蘭海傳說:蘭陽溪的風雲‧藏身好過冬》

經過種種挑戰,建立村莊的Pusoram人,面對異族的入侵與威脅,又該如何面對這新的挑戰呢?
當太平的歲月過久了,村民已經忘記過去先祖們遷徙和定居的歷史時,從外海回來的村民看見一艘不一樣的舢舨船在海上漂流,才發現異族入侵。Pusoram族的王子Lono該如何帶領村民迎接這樣的巨變呢?
這也許是村民的宿命,注定受海神的保護,繼續在大海上搏鬥,討生活!

 

內容試閱

前言
還記得在《宜蘭海傳說:海上夢幻王國》裡,Lono、Saya、Avango、Zawai等人的故事嗎?
經過種種挑戰,建立村莊的Pusoram人,面對異族的入侵與威脅,又該如何面對這新的挑戰呢?

1.異族入侵
風浪越來越大了,船隻有些不穩,村民學會了把船隻靠攏,放慢速度,相併前進。只見船隻紛紛從外海回航,轉向沙洲內海避風雨。
這個大海灣從先祖發現初始至今一直都是村民的生活重心,經過了數千年後,已有不少村民在此安家落戶。這個村落叫做Kirippoan村,和Binabagaatan村遙遙相望,兩村之間的內海是村民活動的地方。每當太陽從海平面升起,霎時發出的亮麗耀眼的光芒,叫人不敢直視,只能讚嘆。一會兒後,天空的雲彩就忽而紅,忽而白,忽而灰,忽而黃,忽而白,變化無窮,彷彿將山坡上五彩繽紛的花朵灑到天空裡一般。海水也映照著天上雲霞,多姿多采。
村民像以往的作息一樣,趁早就乘著舢舨船在內海捕撈,天空亮白,海風清涼,村民們悠閒地追逐著逃跑的魚蝦。海底深處的珊瑚散發出豔麗光彩,常常讓捕魚的人看得分了心,差點忘記捕魚的正業。
這樣的太平歲月過久了,村民們甚至忘記了過去先祖們遷徙和定居在這裡的歷史了,甚至以為這世界上只有自己族人所屬的村落,以及附近大山裡另一族群的村落而已呢。至於,這片大海以外還有些什麼,村民們沒有多想。直到Torogan村民從外海回來的時候看見一艘不一樣的舢舨船在海上漂流,才發現這個地方有異族入侵了。
Avango和Zawai兩個人在村落集會所裡針對Torogan村民的發現,召集Tupayap村和Tuvigan村的巡守隊加強村落和海岸的安全,並且和Vuroan加強南方大海的巡視。
「有看見Pilanu嗎?」Avango問。
「他到Vuroan村去了。」巡守隊員說。
「那Lono呢?」Avango又問。
大夥鴉雀無聲。
「怎麼了?」Avango皺著眉頭問。
「Lono和Papo出海去了。」Zawai囁嚅地答說。
「什麼?你說王子一個人出海?」Avango驚訝地說。
Zawai和巡守隊員沒有說話。
「我要去沙洲。」Avango說完就離開集會所。
風還是很大,吹得颯颯作響。Avango等人沿著山坡路來到沙灘,在風的助勢下,海浪越來越大了。
「這麼大的風浪,怎麼能夠出海?」Avango又急又氣地說。
「已經派人去Kirippoan村尋找王子的下落了。」Zawai低聲說。
Avango逆著強大風勢,低頭沿著沙灘繼續走,最後在Vuroan村不支倒地,被送進了村醫所。
大祭司在祭司府感應到這一陣強風是不祥的風,村落將會帶來巨變,Lono王子在海上會遭到不明人士攻擊。大祭司想天神祈福,讓Lono王子能夠平安歸來。海上風大、浪強,所有鷗鳥都躲起來了,猴子也不見行蹤了。山坡上只有低垂的野草攀著礁岩死命地抵住風吹,幾隻無名的小蟲在礁岩上逃命似地急速爬過。

2.村落危機
風急浪高,航行不易,巡守隊員努力穩住舢舨,不知過了多久才看到了岩石壁。
「那裡好像有個石洞。」一名巡守隊員說。
Papo望著遠方的大礁岩石壁,確實有一個洞口,只是風浪這麼大要如何靠近呢?而且這個洞口幾乎被石塊所掩蓋,岩壁底下的沙灘也只是海水退潮後的淺水池。Papo把看到的情形告訴了Lono王子。
Lono王子判斷海象不佳,吩咐說:「就去那個石洞吧,先躲過這陣風浪再說。」
「可是……」Papo猶豫地說。
「一定有什麼辦法可以進去石洞的,先將船划靠近山壁吧。」Lono王子說。
Lono王子讓巡守隊員將船慢慢靠近山壁,忽然發現船越靠近山壁,風浪變小了,原來山壁有擋風的作用。
Lono王子看見一處堆滿石塊的淺灘,指揮道:「就這裡。」
船慢慢靠近淺灘,雨勢仍未稍歇。
「把船繫好,大家先進去岩洞休息一下。」Lono王子說著,自己仍站在船上望著海象。
「王子,雨越下越大了,你還是和大家一起進岩洞避雨吧。」Papo催促著說。
Lono王子點點頭轉身下船,抖著身上的雨水和隨行的人一起進入岩洞。當他們走進岩洞的時候竟然發現洞裡已經有另一群人了,雙方非常驚訝地互相對望,雙方人馬持刀的持刀,彎弓的彎弓,一時劍拔弩張。Lono王子見狀趕快制止自己的人,要他們放下手中的刀,從容地看著對方,主動擺出和平的手勢。
Lono王子攤開雙手,淡定地說:「外面風浪很大,我們是進來避雨的。」
岩洞裡的人看著Lono王子,不發一語。Lono王子要隨行的人先靠著山壁坐下休息,Papo和巡守隊員於是放下武器和竹簍及木箱,Papo在岩洞內找到碎木條準備起火取暖。由於木條全濕了,難以生火,Lono王子一次又一次地在岩石上摩擦木條取火。岩洞裡的人見狀就把一支火把遞過來給Lono王子,Lono王子對他微笑點頭感謝之後接過火把,Lono王子把火把在木條裡點燃,巡守隊員和Papo開始放置其他較乾燥的木板,火堆就這樣搭起來了。就這樣烤火休息了一會兒之後,大夥的肚子突然發出怪響,飢腸轆轆。
「不是有魚嗎?可以烤幾條來吃。」Lono王子吩咐說。
Papo從木箱裡拿出在海上捕獲的魚在火堆裡烤了起來,又說:「王子,你把濕衣服換下,我幫你烘乾。」
「不需要,這樣在火堆旁烘著,衣服都乾了。」Lono王子笑著說。
當他們正在享受著魚的美味的時候,幾乎忘記了在海上漂流的辛苦。正在大快朵頤的時候,Lono王子突然察覺到岩洞裡的這一群人在盯著他們看,知道他們也餓了,於是立刻起身將一條串在木板上的烤好的魚遞給他們。剛開始,因為仍互有猜忌,所以對方不敢貿然接受。但經過Lono王子幾次友好殷勤地表示之後,對方終於接受了善意,也開心地吃起魚來了。
「你們怎麼會來在這岩洞裡呢?」Lono王子看著這一群人問道。
對方說自己是從大山那邊過來,並且說曾經和Tamayan村民在村外的河谷做過交易,這是先祖以來就有的交易活動。今天是因為不巧遇到大風大浪,把他們的船隻都沖毀了,只好進山洞避難。
Lono王子看著他們試探性地問說:「你們是Basay人嗎?」
對方點點頭,Lono王子一聽露出了高興的笑容,心想:「原來是老朋友啊。」實際上,從先祖時代開始,Basay人和Taroko人一直都是Pusoram人的好朋友,也一直友好地共同守護著這片山和海的夢幻生活圈,這個山海王國共存了幾千年。Lono王子於是坦承地表明了自己的身份,這群Basay人非常驚訝,想不到Tamayan村的村落王子竟然會和他們相遇。Lono王子說自己是因為村民報告說,他們發現了陌生的船隻在大海上航行,於是前來了解一下底細。
想不到談到這裡,這群Basay人卻忽然沉默不語了,Lono王子也覺得這表情不尋常。在Lono王子的追問下,這群Basay人才把自己村落的事全都說了出來。Lono王子聽完了之後感到非常不可思議,原來在這座大山過去還有一個大湖和大河流,大湖一帶的村落和Pusoram人一樣享受著海神的庇護。可是,前一陣子,卻有從大海遠方而來的陌生船隻開始和村民做交易,聽說他們來自許多不同島嶼,這些不同族群的人為了爭奪利益竟然在海上相互廝殺,Basay村民也因此看見原本美麗的大海染上一片血紅,大海不再是個可以自由放心討生活的區域了。
Lono王子了解此一狀況之後,更加堅信他們的山海王國正面臨著艱鉅考驗。因為,一旦被這些具侵略性的族群所發現,他們的村落王國恐怕會遭受攻擊而破滅。為了延續Pusoram人的生存命脈,為了讓家園繼續保有現有的富庶和繁榮,村民們就必須預做準備,武裝起來才行。Lono王子和Basay人交談告一段落之後,就走回到Papo身旁坐下。Lono王子一直沉默著,沒有說話。
「王子,怎麼了?」Papo輕聲問。
「你聽見他們說的嗎?大山那裡有了變化。」Lono王子說。
Papo沒有回答,倒是有一名巡守隊員說:「也難怪,我在巡視村落的時候,就聽Tamayan村的巡守隊說,在村外有很多和村民交易的大山的族人一直都不肯回到大山去,甘願在Tamayan村和Baagu村外住下來,繼續和村民一起生活。」
「你說的都是真的?」Papo一臉詫異說。
「是啊,連Taroko人也在Binabagaatan村外的地方住下來,這個Avango和Zawai都知道。」巡守隊員點頭答說。
「為什麼沒有告訴Lono王子?」Papo怪罪說。
「大家都說他們有沒有危害村落,只是一起過生活,所以不用太擔心。」巡守隊員解釋說。
「現在不行了,已經危害村落了。」Lono王子突然提高音量說。
「王子。」Papo嚇了一跳,輕呼一聲說。
「我不是說他們會危害村落,我是說他們的村落被異族破壞了,逃到這裡來,接下來,我們的村落也會遭到破壞。」Lono王子說明道。
就這樣,Lono王子滿含憂鬱的眼神看著岩洞內的Basay人,隨後又將目光轉向洞口外。風浪依然很大,雨勢沒有變小,陽光卻露出臉來了,相信很快就會雨過天青吧。Lono王子一門心思,想著要如何把村落的危機化為轉機,繼續延續村民的生命。

3.雨過天青
強大的暴風雨終於停歇了,一如往常,雨過天青後,村民回到海岸沙灘檢視船隻有否損壞,也趁機撿拾被海水沖上岸的魚蝦。略微破損的舢舨船嘎嘎作響,大人和小孩看見海神為他們帶來了豐盛的禮物,開心地低頭忙碌著,撿拾著。巡守隊也認真地檢視村落的安全防護措施,但也不忘加入撿拾者行列。沼澤裡仍然是水鳥覓食的地方,許多小蟲子在下雨過後都成了水鳥的食物。
Avango一個人在屋內休息,他醒來的時候,大雨已經停了,巡守隊員告訴他Zawai已經先回村落去了。Avango向來報告的巡守隊員詢問Lono王子的消息,巡守隊員搖搖頭表示不知道。Avango於是離開住所,一個人走到海岸山坡,市集裡依然人來人往,熱鬧滾滾。Avango又從Vuroan村一路走回Tupayap村,沿路上遇見的村民都有說有笑,反映出大家都很滿意現有的生活。Avango在海岸邊的山坡停留一會兒,然後繼續巡視著各個村落。
Avango走到Torobuan村的市集裡時,碰見了Pilanu,Pilanu正從大草原過來。
「Pilanu,去哪兒?」Avango說。
「到河谷那裡看看,這次的暴風雨還好沒有帶來什麼傷害。」Pilanu說。
「辛苦了。」Avango點頭說。
Avango說完看著Pilanu,又張望了一下四周,低聲問道:「你有Lono王子的消息嗎?聽說他和Papo出海去了。」
Pilanu先是頓了一下,然後說:「你怎麼知道Lono王子出海了?」
「難道你知道這件事?」Avango說。
「Lono王子從Torobuan村出發到南方Kirippoan村巡視,也許會在那裡停留。」Pilanu說。
「真的?可是昨天風雨真的很大,會不會發生意外?」Avango擔心地說。
「放心好了,Lono王子帶有天命不會有事的。在這段期間,好好做我們該做的事就好了。」Pilanu說。
Avango沉思了一下Pilanu的話說:「也對,什麼大風浪沒見過?!」
此時一名巡守隊員來了,Avango問說:「什麼事?」
「是大祭司讓我來通知,他現在正在集會所等你。」巡守隊員說。
Avango望著天空嘆了一口氣說:「Pilanu,你也一起到集會所吧。」
Pilanu於是就和Avango及巡守隊員一起離開海岸山坡,往集會所而去。
這個時候,Avas和Piyan兩個人正在水滋滋的草地裡撿拾野菜,竹簍裡掛滿了一整天的辛苦。Piyan突然一個腳滑絆倒了,不自覺地哎了一聲。
Avas轉頭看著她,關心地問:「沒事吧?」
「沒事,想不到這路可真折騰人。」Piyan氣惱地說。
「小心點。」Avas說。
一會兒,Avas採夠了野菜,站起來說:「就到這裡好了。」
「要回去了?」Piyan說。
一眼望去,草地各個角落都可見到村裡的女人辛勤地採集著,忙著張羅一家子的食物。不時還可聽見村落裡傳來雞鳴鴨叫,還有一陣一陣的狗吠聲。樹林裡也不安靜,因為獵人們正在和野兔及野豬賽跑呢。陽光照射在沙灘上,也照射在村落裡,這一片大草原正在接受太陽的洗禮,反射出亮閃閃的光芒。山坡草原上,綠草如茵,還點綴著繽紛艷麗的小花小朵。
大祭司在集會所裡沉思著,Zawai滿肚子的疑惑想問,卻不敢打擾大祭司。
Zawai呆望著大祭司良久,實在忍不住了,於是開口問道:「大祭司,你是不是感應到什麼?」
大祭司看著Zawai沉吟了好一會兒,才深吸一口氣說:「Lono王子還沒有回來嗎?」
「發生什麼事?Lono王子出了什麼事?」Zawai搖搖頭有點發急地問。
「這……」大祭司頓了一下。
大祭司尚未說下去,卻看見Avango走進了集會所,於是彼此點頭打了一下招呼。
Avango問大祭司說:「聽說大祭司找我,有什麼事嗎?」
「你現在派人去找Lono王子吧。」大祭司吩咐說。
「Lono王子還沒回來?」Avango問。
大祭司臉看著屋外,一臉肅穆地說:「Lono王子迷失在Tamayan村的海邊,派人沿著海岸找,應該可以找到。」
「Tamayan的海岸邊都是礁岩壁,怎麼找?」Zawai有些猶疑地說。
「出海,從Tamayan村海灣順著海岸走。」大祭司指示說。
「大祭司……」Zawai話說一半。
Avango接著說:「就照大祭司說的,派人弄艘船去Tamayan村的海岸尋找吧。」
大祭司似乎感應到什麼卻無法明確地說出來,Avango也知道這一切必須等Lono王子回來才能分曉,於是不再多問。
巡守隊接獲命令在Torobuan村待命,準備出海找尋Lono王子。還好,風浪似乎變小了,太陽正無情地照著大海灘。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