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未知疆界的人類,將被迫重新發掘已知的人心。--《史萊芬寓言--軌跡》

2017/12/27  
  
本站分類:創作

探索未知疆界的人類,將被迫重新發掘已知的人心。--《史萊芬寓言--軌跡》

全新科幻原創小說,揭開本土科幻新視界!
探索未知疆界的人類,將被迫重新發掘已知的人心......
災難變局不斷,危機接踵而至,任務團隊瀕臨崩解......這一切究竟是外星生命所致?還是一場精心算計的天大陰謀?


西元2117年,地球接收到一段不明訊號,並在半人馬座α恆星系內一顆人類從未踏足過的行星「伊薩卡」上,發現了類似植被的生命體。在經過五年的研究後,聯合航太總署決定派遣亞托登‧史萊芬博士率領一支五人小組前往伊薩卡,展開長達十五年的探索任務。
原以為是開疆闢土的偉大任務,卻在探勘小組登陸不久後變質。難以解釋的現象接二連三地發生:先是探勘標的莫名出現人造物殘骸、太空船上的AI管家開始出現異常行徑,而星球表面的不明植被更疑似來自於地球。亞托登博士逐漸懷疑,整起任務或許並不單純,甚至可能與自己多年前身亡的妻子有關。就在此時,一名組員竟遭到未知力量殺害……
在求助無援的情勢下,亞托登一行人是否能挖掘出真相並安然逃離這座龐大的孤島?

立即訂購《史萊芬寓言--軌跡》

 

內容試閱

【第1天】
「各位人員請注意,船艦已駛離半人馬座α星C引力場干涉範圍,準備進行第二次減速,預計於7小時後抵達目的地。」
船艦的廣播系統傳來一個柔和、極富磁性的女性聲音。
亞托登從淋浴間出來迅速整理了一下儀容,著裝完畢後便踏出個人艙房,潘妮從甬道的另一頭走了過來。
「MINA資料擴建的狀況如何?」
「目前已逐步將伊薩卡受到α星A與α星B牽引之運行軌道範圍領域匯入,1小時後便能進行資料整合傳送,亞托登先生。」
「其他人呢?」
「監視系統顯示魯佩特艦長和威頓先生已經在艦橋,邵醫生正在前往的途中。」
「總算來到親身見證的一刻了,果然還是沒辦法完全冷靜下來呢,哈……」
兩人一同往艦橋的方向移動,亞托登難掩內心的激動,雀躍和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亞托登先生,心跳加速為逆休眠症候群症狀之一,從休眠狀態中甦醒的四日內都還是潛伏期……」
「別擔心,潘妮,我只是太過緊張興奮了。看我手汗冒個不停呢,呵呵!」
「亞托登先生,緊張、興奮是怎樣的感受?
我能排汗,也能感測心臟律動頻率,卻不曾有過情緒方面的感受。」
「慢慢來,潘妮,我相信總有一天你一定能夠體會得到的。」
亞托登若有所思地對潘妮微笑著。
艦橋是個挑高、明亮的矩狀空間。沿著銀白色流線型壁面一體成形的弧形天花板,像天空般開闊;能夠阻絕一切光線的凡塔黑地板和窗幕外那片無垠漆黑,彷彿欲吞噬一切的黑洞深淵。高反差的明暗對比將艙室空間營造出一種詭譎的美感。
正前方是一整片二四○度廣角的玻璃帷幕,胡安不停來回控制台兩側仔細檢查著各項數據。此次任務的志願參與者寥若晨星,招募不到適用人員,本應屬於領航員的工作全落到胡安身上,所以目前船艦上所有飛航操控事務全權由他負責。
艙室中央有一張OPlat.,路易斯正屈身靠在平台上瀏覽著MINA,邊對著胡安碎嘴。
「……興奮歸興奮,該做的還是得做吧?太空探索這種事意外多、風險高,尤其又沒有領航員,大家的小命全都掌握在艦長先生您一個人的手裡啊!您可要好好詳細地檢查再檢查呀!」
「地圖看夠沒?太陽系早就遠在天邊了,少在那邊假認真!輪機室的地板都掃乾淨了?」
「你!」
「主內平安。二位,同舟共濟平安是福。」
亞托登和潘妮才剛踏進艦橋就聽見胡安和路易斯似乎正在鬥嘴,賈斯帕正在替兩人緩頰。
「怎麼啦,大家?還好吧?系統一切正常嗎?」
「……沒事,亞提,一切沒大礙。」
胡安瞟了路易斯一眼,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走向駕駛座。
「人都到齊了。潘妮,麻煩你先去備餐,我們要進行任務彙報。」
「是的,魯佩特艦長。」
控制台前的駕駛座經由滑軌裝置自動位移到OPlat.,胡安將半人馬座α星系的全息圖局部放大,以顯示航行路徑以及船艦目前所在位置。
「目前船艦距離目的地伊薩卡不到五千AU,雖然進入南門二後就正式脫離了太陽系的定位範圍,但各項數據顯示系統維持正常運作,航行狀況相當穩定。
不過,各位,有個棘手的問題。……在行經比鄰星不久後,MINA偵測到伊薩卡外圍十萬英哩處,有一團密度大過主小行星帶的不規則帶狀結構小型天體群正好擋在我們的去路上。」
胡安在全息圖上標示出一個明顯重疊在航行路徑上的不明物團。
「等……!不會吧?!
嘖,是同步軌道環繞週期的計算公式有誤嗎?還是遺漏了什麼?」
「就算事前把運行週期計算得再完善,七年的時間也無從預料啊。」
「難道是受到比鄰星的重力牽引所造成的?」
「十三年……這團小行星才剛形成不久欸,照理來說應該不太可能會受到影響才對。……不過在星際空間,常規、理論什麼的,通常不見得管用就是了。」
「喂喂喂!可不可以麻煩請你們說人話?」
「失禮,敝人亦不甚明瞭二位所言。」
「抱歉,簡單來說就是有一團巨型隕石擋在路中央。」
「!」「?!」
「胡安,涵蓋範圍大約多廣?」
「最短縱向直徑也長達數千英哩……估計大約會在3小時後抵達。」
「然後咧?!你該不會是要說我們可能會撞上隕石吧,艦長先生?」
「那是最糟的情況。」
胡安話一說完,大夥才驚覺事態的嚴重性,艦橋頓時引起一陣不小的躁動。
「搞什麼?!這種事不是在出發前就應該要避免的嗎?你們到底在搞什麼東西啊?」
「豈無法繞道?」
「我們目前只有兩個選擇,一是大夫說的繞路……」
話說到一半,胡安遲疑了一下。
「第二個呢?第二個是什麼?快說啊!」
「另一種方式,個人建議手動駕駛直接穿越那團小天體。」
「媽的!腦子有洞才會這樣自尋死路咧!我們又不是白癡!」
「聽我說!數據顯示有一處縱深只有一千英哩不到的突破口剛好落在航行路徑範圍內,假如……」
「那又怎樣?!你是能夠如入無人之境是不是?憑什麼要大家拿命來賭?」
「威頓,相不相信是你的選擇!當然,我無法否認任何事都有一定的風險,但這件事老子絕對敢以個人性命作擔保!」
「好笑!你要是想去送死,本大爺就算有九條命都不……」
「路易斯!凡事有理可循,非常時刻需同心一致。」
眼看兩人間的氣氛愈趨緊張,賈斯帕硬是打斷了路易斯,避免他引起非必要爭執而影響到決策。
「艦長,性命臨危難免諸多疑慮。」
「大夫,這個我了解,維護飛航安全絕對是我最大的職責,但小組成員以及任務本身都隸屬於NAU責任資產,一切行動仍需將所有會影響任務執行的相關因素納入考量,這點還請見諒。
以目前的處境來看,變更航道會面臨到一個很大的問題。由於小行星群太過接近伊薩卡,臨時變更航道會耗掉太多時間導致登陸延遲,到時候將無法於預定時間內降落在密爾頓荒原。
我大致計算過,六個繞道路徑中,即便是最短的那個,估計也會迫使我們延遲將近10小時之久。換言之,船艦抵達時辰會落在夜間。
這可是全然未知的陌生環境,若以航安角度來做專業建議,我會說……能選擇的話,不會有人想摸黑在從未踏足過的荒郊野嶺中開車到處亂竄。」
「……環境的不可測因素確實是個問題。預定計畫對執行任務以及安全性而言是一種保障,擅自變更反而會徒增風險,尤其是我們目前身處系外,對時間的感知較容易產生混亂……」
「這次任務的時間相當寶貴!」
「一轉眼總部那兒就平白耗損了七年,肯定希望我們盡可能地分秒必爭。還是得優先衡量時間方面……」
「所以就要拿命來換?!天底下最好是有這麼可笑的事啦!」
「我已經說過了,我會在情況允許下作最適當的安全考量!聽不懂人話嗎?」
「你行,你最厲害!那就都交給你就好了啊!
拜託!是你們自己需要人力的欸,又不是本大爺強迫你們的!有沒有搞錯……」
「你這混蛋!少在那邊給我一副事不關己的屌樣!要不是署長,打死老子都不會讓你這種責任感趨近於零的傢伙加入!」
說到激動處,胡安忍不住憤怒地站起身來。
「哼,隨你愛怎麼砲!要找死就不送了,本大爺可不是領錢來陪葬的!」
「要命就把錢留下滾回你他媽的井底!」
「你說什麼!」
路易斯被這麼一激,火也上來了。
眼看雙方怒火即將一發不可收拾,亞托登和賈斯帕見狀趕緊分頭拉住兩人。
「你們冷靜一點!」「二位請冷靜!」
「大家有話好好說,這樣無濟於事啊!」
「路易斯,蒙主寵召固萬事皆空,然吾等畢竟職責所在。」
「我們都很清楚迅子通訊的極限,它還是免不了會耗損不少時間,總部會有將近一年的空窗啊。……

嘿!聽我說,路易斯,穿越小行星帶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危險,胡安是少數能在古柏帶來去自如的精銳,比起來這不過是小兒科罷了。」
「……」
「時間不多了,各位。」
胡安雙手抱胸站在一旁盯著儀表板數據冷冷地說道。
「……瘋了……你們都瘋了!牧師,你該不會也真的贊成吧?」
「主內平安,術業有專攻。敝人尊重二位之專業,亦願信吾等必安然度過。」
「……算了,本人要去好好享用最後一餐了!等著瞧吧,牧師,運氣好的話,大概馬上就會需要你的專業了!」
※ ※ ※ ※ ※
2個多小時後,全體成員在艦橋就定位。
外面一片渾沌晦黯,那顆碩大的澄黃色星球顯得格外明亮,美麗的螺旋沙紋彷彿觸手可及卻又令人感到難以接近。相對於窗幕外那般迷絢靜謐的空靈,艙室內瀰漫著一股緊繃的氣氛。或不安、或興奮、或戒慎、或恐懼,各人情緒起伏大不相同,卻默契一致地全神貫注於眼前即將到來的難關。
小行星帶儼然化身為聖殿守護者,彷彿在警告著眾人,想要踏入伊薩卡這個神聖的殿堂必須先通過考驗。一旦順利化解危機,接下來要迎接的,無疑就是史上最偉大的時刻了。
「潘妮,計算一下小行星群密度、掠行速率以及模擬安全飛行路徑。」
「是的,魯佩特艦長。」
胡安用眼角餘光朝路易斯的方向瞥去,隨即立刻回過頭繼續向潘妮下達指令。
「對了,順便評估一下飛航風險。」
玻璃帷幕上的抬頭顯示器隨即出現數條模擬路徑以及各項相關數據,航行安全係數:九七‧六%。
「看吧,路易斯,很安全的。別再煩惱啦!」
亞托登向路易斯微微笑著,其仍是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
「準備進行減速,建議下降航速以及切入點。」
胡安俐落地將自動航行切換成手動操作模式。
「建議以三百節速從模擬座標(0,8,7)作八○度角縱向切入。」
「了解,請持續釋出變量參數以利緊急應變。
……好了,各位,請繫好安全帶!我們即將深入虎穴了!」
亞托登才剛意識到準備要面臨首項挑戰,為數龐大驚人的小型天體已經直逼眼前,充塞在窗幕外的每一處角落。一個個遠比船艦巨大的岩塊不斷出現在大夥的視野內,哪怕只是個小擦撞都恐將對船艦造成不小的損害。
胡安駕輕就熟地調整控制速度和方向,船艦平穩地在巨岩間穿梭著。岩塊幾次有驚無險地從旁掠過,也不乏有許多星屑打在船身喀啦作響,即便胡安的駕駛技術再純熟,仍不免令人感到怵目驚心。
「距離突破小天體團倒數五十英哩。」
「潘妮,準備重新……」
「警告,右側五千英呎處有一塊約○‧八立方米的不明物體正朝前方預設航行路徑高速前進,預計於一分鐘後與船艦發生撞擊,請進行減速。」
嗡咿!嗡咿!嗡咿!
警報系統隨著潘妮的警告通知鳴聲大作,大夥紛紛緊張了起來。
「可能撞擊角度?」
「船艦右舷下方一三度角。」
「操!」
「該死!剛好在第二燃料庫附近,快想辦法閃開啊!被打到就真的死定了!」
路易斯激動地叫嚷著,艦橋內不安的氣氛瞬間被拉升至最高點。
「天哪!願主保佑……」「穩住、穩住……」
「來不及減速了,建議閃避角度?」
「向左微幅拉升七度,並請留意前方岩石群。」
胡安一面觀察岩塊的分布狀況,一面不疾不徐地將船身向左偏移,一個方形塊狀物自右下角疾掠而過,船艦上方隨即迎來一片巨大岩壁,胡安迅速下推操縱桿。可惜防得了暗箭、躲得過明槍卻閃不掉盲點死角。等到胡安驚察到左側那塊絆腳石時,依舊閃避不及導致艦體受到擦撞,艙內一陣劇烈震動。
不久,船艦終於駛離小行星帶領域,數十分鐘的航程彷彿經歷了數小時的煎熬,大夥仍心有餘悸。
「潘妮,毀損狀況如何?」
「船身左後方出現凹陷及裂縫,A5推進器嚴重受損,已停止運作,A3及A4毀損程度未達十五%,尚可維持運作,B區零毀損。艙壓及各項指數一切正常。」
「最好還是儘快著陸檢查。」
「看吧,不聽本人言,吃虧在眼前!」
路易斯在一旁放馬後砲,胡安忍不住回嘴譏諷。
「目前看來,大夫的專業暫時還派不上用場,倒是百分之百需要你的專業。」
「你!……哼!」
「注意,船艦將於30分鐘後通過伊薩卡卡門線。」
「吁……太好了,也順利在預期的時間內抵達了!」
「主內平安,吾等皆毫髮無傷,應覺欣慰。一切無大礙,艦長?」
「放心吧,一點皮肉傷還不至於妨礙鳥兒翱翔。」
大夥總算是卸下戒備鬆了口氣,也於此時才驟然發覺伊薩卡已近在眼前。
玻璃帷幕外偌大的行星地表清晰可見,一團漩渦狀的暗橙色雲霾,區塊相對渺小卻異常顯眼。其屏蔽住的神祕晦澀地帶正是他們此行的主要目標。面對近在咫尺的一小步,人類太空史即將躍進的一大步,此時此刻,所有人不約而同被眼前壯麗宏觀的奇景給震懾住。
亞托登的目光和思緒被伊薩卡給深深攫獲住了。他心裡明白自己比其他組員都還要更加殷切期盼這一天的到來,相較於尋求一項舉世偉業,他更由衷冀望這趟旅程能夠填補潘妮洛普在他內心深處留下的那塊永恆缺憾。
「各位人員請注意,即將進入大氣層,準備啟動氣流緩衝機制,並關閉重力場陀螺儀。」
「大家抓緊了!」
船艦沿著預設航道俯衝進入了伊薩卡的大氣層。在薄薄的雲層中,船身受到氣流影響不停搖晃,所有人都繃緊身子屏息以待。歷經十來分鐘的顛簸後,窗幕外忽地豁然開朗。這是個蒼涼荒蕪卻又純淨無暇的遼闊世界,天際線上一大一小的兩顆太陽令人目眩。
「潘妮,分析一下大氣成分。」
「資料分析中……氮氣六十七%、二氧化碳二十四%、氧氣五%、氬氣一‧九%,以及微量甲烷和其他氣體等。」
「嗯,空氣品質不算太惡劣。」
「這就是密爾頓荒原?呿,跟火星沒兩樣嘛!」
「簡直跟北方大平原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感謝主,敝人歎為觀止,三生有幸能同諸位行歷史見證。」
「呵,能夠親歷這一切,我們都該萬分感激上天的。……現在,離成功僅一步之差了。」
「成功?博士,你會不會太天真啦?要真能在這鬼地方挖到寶才算數吧!」
此行的首要任務就是針對那塊位於密爾頓荒原境內,被稱為伊甸區的神祕地帶進行勘查。
密爾頓荒原往北接壤伊薩卡極冠,是個直徑約九百英哩、無邊無際的廣大低原。伊甸區正好位於荒原以北靠近極冠的地域,在這片景色開闊、一覽無遺的荒土平原上尤顯突兀。由於全區被霧霾壟罩著,人類始終無法觀測到其內部狀態。
胡安緩緩將解放號駛向區域往東十英哩的預定降落處,試圖避開零散的小型隕石坑找尋適當的著陸點。
下降至一定的高度後,大夥透過窗幕赫然發現,所謂的神祕地帶雖然並無想像中那般混沌,但也所差無幾。區域上空一片範圍極為廣大的霧霾將陽光完全阻隔住,光線難以穿透,使得全區終年陰沉晦暗。即使伊甸區內能見度極差,依然難以掩蔽那座佇立在區域深處的龐然巨物。背光透出若隱若現的山峰形狀與週遭一片陰暗形成詭譎的對比。
「喔喔!那是座山嗎?」
「裡頭竟然藏了這麼個玩意兒!」
「著實壯觀哪!」
大夥無一不沉浸在驚嘆的氛圍當中,沒人察覺到一旁的亞托登那極度詫異的表情。
他內心的疑惑和震驚無法用任何言語來形容。亞托登的夢中常會反覆出現一些莫名的、零碎的景物片段,長久以來深受其擾。如今,遠方那座雄巍的高山與深植於潛意識中的部分夢境重疊在一塊,原本模糊的畫面變得清晰了起來,彷彿既視感般再真實不過地出現在自己面前。
『怎麼……這是怎麼回事?……』
※ ※ ※ ※ ※
船艦著陸後,大夥分頭進行準備工作,不久又再次重回艦橋合力整理著工具裝備。
「……我們的科技還是太落後啦,無論幹什麼都很不人性化又沒保障!船艦速度慢到爆炸、東西壞了得自己動手處理,更別說太空處處是危險,交通環境一點都不安全!你們看,假如MINA有自動描繪地圖、自動避險的功能,本人敢打包票我們根本不會弄得灰頭土臉的!」
「出張嘴誰不會?有本事弄出個名堂來啊,NAU就靠你了。」
「你又知道本大爺沒名堂了?告訴你,有沒有心罷了!要是我就會想辦法發明一種遠距傳送裝置,再不然就是打造能夠承受任何撞擊的超迴路太空航道……」
「呿,我還銀河鐵道咧!光會作白日夢……」
「敝人以為科技非萬能。」
「牧師,這我可不認同!人類之所以能有更好的生活,完全是拜科技不斷在進步之賜,否則不就
永遠停留在石器時代了?」
「不過,凡事沒有不勞而獲。即便和文明相輔相成,科學仍舊需要經過時間的演進和淬煉,並不是一蹴可幾的。」
「意思就是……如果你真能像自己吹噓得那麼屌,也用不著跟我們在這兒受苦受難了,懂沒?」
「你以為本人願意喔……」
「一事欲請教二位。」
「怎麼了,牧師?」
「猶記伊薩卡地理條件特殊,若果為雙日併行,時差會否難以適應?」
「我們刻意避開了永晝和永夜期,應該會在可承受的範圍內。」
「七年的時間很難說喔!」
太空錶所顯示的時間為二一二九年十月十二日。
亞托登立刻請潘妮進行時序換算,運算結果顯示,伊薩卡的時間流速足足比地球慢了一‧三倍,換言之,在伊薩卡的10年等同於在地球上渡過了十三年。換算成24小時制,目前的時間約為傍晚5點左右。
「哇靠!有沒有搞錯啊?一天31個小時?!你不是說沒問題嗎,博士?」
「這種事誰能百分百保證?待會兒讓潘妮統一調整後,手錶仍是以24小時制顯示啊!又不是得待上幾個月,調適一下不就得了?」
「7小時欸,又不是7分鐘!你現在馬上給我適應看看哪!」
「……抱歉,確實是我的問題。」
「嘿,亞提……」
「沒關係,胡安,行前推估和規劃本來也就是我的職責之一,難辭其咎。總之,這段期間若因此造成困擾,可能還得麻煩大家多擔待一些了。」
「主內平安,吾等身處光年外異地,諸事本難預料。」
「呿……」
或許是顧及胡安和路易斯避免兩人再次起爭執,亞托登很乾脆地把咎責攬在自己身上,賈斯帕見狀也在一旁幫腔,路易斯便識相地未再多做抱怨了。
「……這個時間應該也快入夜了,不好勉強趕進度。」
「嗯,探勘作業最好在白天進行,明日一早再正式上工。大家今天就早點休息養精蓄銳吧。」
「先說好,要什麼時候開工隨你們高興,本人明天得留下來收拾艦長先生的爛攤子。」
「你剛去測試過A4了吧,路易斯?狀況如何?還好嗎?」
「嘖嘖嘖!」
「很嚴重是嗎?」
「本大爺醜話可是老早就說在前頭了,大家如果能夠深思熟慮一點別那麼魯莽,現在根本就不用在這兒苦惱!反正也只能盡人事,修不好就準備在這鬼地方等死囉。」
「很好,會喊疼代表死不了。既然要留守就順便幫船艦做例行性檢查。」
「……本人要去享受美好的VRR時光了,請勿打擾!」
路易斯翻了個白眼,說完便逕自離開了艦橋。
※ ※ ※ ※ ※
晚餐過後,亞托登獨自走進工程實驗室,默默注視著艙室內一隅。那兒有座連接著小型粒子加速器,約○‧八立方米大小的霧面箱型裝置,那是他嘔心瀝血多年的研究成果。研究尚未及最終完成階段,能否成功發揮效用全憑這次任務的契機。
他回想起潘妮洛普離開後那段幾近自我封閉的日子,在實驗室裡日以繼夜地潛心研究幾乎成為他生活的大半重心。直到潘妮的出現,方才稍稍慰解了他久歷乾涸的心靈。
『……當初接收到的訊號和觀測到的那些現象不可能是偶然的……小潘希望我這麼做必然有道理……』

名詞說明:本書註腳文字若標有**符號,表示內容引用自維基百科等網路資料,其餘註腳皆為故事原創。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註腳】
1 Proxima Centauri半人馬座α星C是半人馬座α三合星中的第三顆恆星,亦稱為比鄰星。**
2 通用化星際宇航圖MINA(Map of Interplanetary Navigation Azimuth):系內座標地圖,對應主要太陽系的區域涵蓋率為九成以上。
3 伊薩卡(Ithaca):位於半人馬座α星系內的一顆類地行星。
Ithaca為荷馬史詩中的英雄奧德修斯的故鄉。**
4 逆休眠症候群(Obdormancy Syndrome):自休眠狀態甦醒後所引發的一種生理不適的症候群,已知症狀為:頭暈、視力模糊、耳鳴、噁心感、呼吸和消化功能異常、肌肉痠痛或無力,依每人身體狀況不同症狀各有輕重。
5 Vantablack是由奈米碳管製造,為目前已知最黑的物質,可吸收高達九九‧九六五%的可見光。**
6 資訊整合策略平台OPlat.(Operating Platform of Information and Strategy):具備太空勘查需求相關的所有資料,可於平台進行分析、資訊檢視、策略應用……等綜合事務。
7 α Centauri半人馬座α又稱南門二,是距離太陽最近的恆星系,僅四‧三七光年。**
8 Holography是一種記錄被攝物體反射或透射光波中全部信息(振幅、相位……等)的照相技術,能使人產生立體視覺。**
9 AU是天文學的長度單位,一AU為絕對距離149,597,870,700公尺,一光年為63,241AU。**
10 asteroid belt主小行星帶(主帶)是介於火星和木星軌道之間,為數多達五十萬顆小行星的密集地帶。**
11 小行星是太陽系內類似行星環繞太陽運動,但體積和質量比行星小得多的天體。**
12 synchronous orbit.是指在軌道上運行的物體於被環繞物體有相同的平均環繞周期。**
13 密爾頓荒原(Miltonian Planitia):為伊薩卡上一塊直徑約九百英哩、範圍極廣的平原地帶,全境皆是一片平坦荒蕪的砂礫之地,領域內隨處散落著無數個小型隕石坑,往北延伸連接至北方的冰冠地帶。
14 迅子通訊(Tachyon Communication):資訊傳送速度比光子還快(超光速)的通訊系統。
tachyon亦稱為快子、速子,是一種假想的超光速粒子。**
15 Kuiper belt位於海王星軌道外側的黃道面附近,天體密集的盤狀區域。**
16 head-up display(HUD)是運用在航空器上的輔助儀器,利用光學反射原理將飛行相關資訊投射在玻璃上。**
17 knot是專用於航海和航空的速率單位。**
18 Karman line作為區隔外太空與地球大氣層的界線。**
19 重力場陀螺儀(Gyroscope of Artificial Gravity):能製造人造重力場的陀螺儀。
gyroscope是一種用來感測與維持方向的裝置。**
20 Vastitas Borealis為火星北半球一廣大平原。**
21 伊甸區(Arena Eden):位於密爾頓荒原內,為一處地球長年無法觀測到內部的神秘區域。
22 極冠(Polar Region):和地球相仿,伊薩卡南北兩極皆為終年冰封的極冠區。
23 Deja vu指人在清醒狀態下見到某場景卻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24 《銀河鐵道之夜》:宮澤賢治的著作。
25 虛擬實境漫遊VRR(Virtual Reality Roam):能實體置身於模擬環境中。
26 particle accelerator利用電場來推動加速真空管中的帶電粒子,使之獲得高能量。**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751  回應:1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彭大明    
彭大明
不一樣的科幻手法,超級讚
回應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