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部完整研究日軍遠東三大戰爭暴行的專著! --《太陽旗下的罪惡:不為人知的日本遠東戰爭罪行》

2015/8/17  
  
本站分類:創作

首部完整研究日軍遠東三大戰爭暴行的專著! --《太陽旗下的罪惡:不為人知的日本遠東戰爭罪行》

二戰後,東京審判中確認的日本三大暴行包括「南京大屠殺」、「巴丹死亡行軍」與「緬泰死亡鐵路」,其中除了眾所周知的南京大屠殺,後兩者罕為人知。
抗戰史研究團體「季我努學社」蒐羅大量史料,特以專書介紹二次大戰期間,日本在遠東的侵略行為,包括巴丹死亡行軍、緬泰死亡鐵路、地獄航船及其大量掠奪白人戰俘和平民充當奴隸勞工。書中特別收錄巴丹死亡行軍親歷者列斯特‧坦尼博士的回憶錄;至於南京大屠殺的部分,則跳脫受害者的角度,以西方人士的視角客觀呈現,對於理解二戰這段歷史具有彌足珍貴的價值。

康狄這群年輕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熱情執著,充滿朝氣。他們熟諳媒體傳播的規律,懂得以合適的方式將史學的研究成果通過現代媒體向廣大的讀者進行傳播,普及了抗戰史知識,他們的努力是對日本右翼勢力的有力回擊。
——中國近現代史泰斗、南京大學榮譽資深教授、民國史研究中心主任 張憲文

該書作者以國際視野、世界眼光,運用大量歐美人士回憶錄等史料,揭露日本軍國主義在遠東犯下的種種駭人聽聞的戰爭暴行。昭示唯有以史為鑒,方能維護和平,避免悲劇重演。
——著名日軍侵華史專家、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博士生導師 王曉秋

此書對日本戰爭罪行的三個標識性事件進行了全面剖析。而揭露歷史上的醜惡,是為了防止悲劇重演,我想正是這個原因鞭策著康狄先生努力不輟,向人們解讀歷史的真實。我相信,通過對此書的閱讀,在瞭解歷史真相的同時,人們也會更加珍愛和平。
——著名抗戰史學者、中國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員、《抗日戰爭研究》前主編 榮維木

國內學者較多關注日軍在中國的戰爭暴行,而較少關注日軍在中國以外的戰爭暴行。康狄新書用全新視角、世界眼光追述了日軍在遠東特別是東南亞等地的暴行。該書的出版對於我們全面認識瞭解二戰時期日軍遠東暴行具有重要的意義。
——著名抗戰史學者、南京師範大學歷史系教授、博士生導師 張連紅

 

內容試閱

英國人眼中的南京大屠殺
題記:我相信任何日本報紙都不敢發表這些消息,由於玷污了日本皇軍的榮譽,他們的辦公室將會被愛國者洗劫,編輯將要被謀殺。如果日本人能夠莊嚴地向我們保證,日本水兵偷雞事件是「偶發事件」,那麼前述行為對日本官員來說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我甚至懷疑日本民眾是否會相信他們誠實、善良、勤勞的丈夫、兒子、兄弟(正如他們所瞭解的那樣)真的會幹出這些事來。―英國外交文件
張憲文教授主編的《南京大屠殺史料集》的第12和31卷收錄了英國外交檔案以及英國媒體當中的關於南京大屠殺的祕密檔和公開報導。從這些一手的檔案中,我們可以瞥見英國政府及其關於對於日本發動南京大屠殺這一血腥的戰爭暴行的基本態度―強烈的譴責!

英國外交檔案記述的日軍南京大屠殺的罪行
英國外交部駐華官員豪爾在1938年1月13日在上海向英國外交部發來電報,報告了南京領事館1月11日發給上海英國大使館的第3號電報。豪爾說,他的美國同行祕密地告訴他,他剛到南京日本當局就日本士兵闖入美國大使館並搶走汽車從大使館開走的外交事件,向他道歉。豪爾報告說,英國大使館內也發生了同樣的事情。英國外交部認為,日本人主動向美國人道歉,而不向他們道歉,是其慣用伎倆,主要想在英國和美國之間打進一個「楔子」。外交部指示豪爾,可以向日本人要求道歉和賠償,但是不能提美國,因為他們是以保密的形式,向「我們」提供情報的。
1月15日,豪爾又給英國外交部發來了關於南京大屠殺的最新報告。豪爾在報告中說,「日本高級指揮官對日本士兵的上述行為熟視無睹,這有可能是日本軍隊故意放縱士兵,以作為懲罰南京的手段。由於日本大使館官員無法對日軍高級將領施加影響,同時急於繞過軍方的控制向東京報告上述情況,因此日本大使館官員甚至暗示傳教士,設法將這些事實在日本公諸於眾。這樣日本政府就會在公眾輿論的壓力下,將會制止軍隊的行為。」
可是英國外交部卻不這麼認為。英國外交部官員對豪爾的這封電報有如下評論:「我相信任何日本報紙都不敢發表這些消息,由於玷污了日本皇軍的榮譽,他們的辦公室將會被愛國者洗劫,編輯將要被謀殺。如果日本人能夠莊嚴地向我們保證,日本水兵偷雞事件是『偶發事件』,那麼前述行為對日本官員來說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我甚至懷疑日本民眾是否會相信他們誠實、善良、勤勞的丈夫、兒子、兄弟(正如他們所瞭解的那樣)真的會幹出這些事來。」
南京大屠殺已經過去半年有餘,南京遭受巨大浩劫的痕跡仍然是那麼明顯。1938年10月21日英國外交部在上海的一位官員,往倫敦發送了一封怡和洋行的代表霍伊在8月25日至9月14日前往南京和蕪湖考察的備忘錄。霍伊在備忘錄中寫道:「城市的受損範圍達到20%-25%。……太平路是最早遭到劫掠的,被日軍焚燒成灰燼,毀壞程度為90%-95%。……目前,很多被燒毀的中國商店的底樓被充當日軍的馬廄」。

《曼徹斯特衛報》關於南京大屠殺的報導
英國《曼徹斯特衛報》在1938年2月7日和14日,分別在第10版和13版刊登了有關南京大屠殺的報導。
《衛報》記者在7日的報導中對日本人的暴行進行了深刻的揭露:「日本軍隊於12月13日進入南京城,次日大約有5萬名士兵在這座擠滿了難民的城市中大開殺戒。」日本士兵在城內隨意搶劫、殺人、強姦,只要中國人稍加反抗或者不順他們的意,就會被殺害。很多外國使領館、教會學校和住宅區被日軍洗劫,一名美國傳教士半夜被一個醉酒的日本士兵從床上拉了下來。日本大使館面對西方國家外交人員的抗議在很長時間內「拒絕被告知」,不過到了12月15日,日本大使館的工作人員再也不能裝聾作啞,因為「從大使館的門口就能看到街道上死屍橫陳,婦女們被強姦。」日本軍方對官兵的燒殺搶掠的行為保持一種默認的態度,因為「整個南京城內最初僅有17名憲兵」,卻要管理「5萬名士兵」。12月15日,日本士兵第三次闖入金陵大學圖書館大樓,在那裡強姦了4名婦女。16日,大批日本士兵在衣經院大院內反復強姦三十餘名中國婦女。17日,日本士兵闖入金陵大學附中,刺死一名兒童,強姦了8名婦女。12月26日,日本士兵在聖經師資培訓學校,強姦了7名婦女,其中一名是12歲的女童。當天夜裡,又有另一批日本士兵來到學校,強姦了20名婦女。同天夜裡,3名日本士兵藉口「檢查」,在金陵大學強姦了3名姑娘,其中一名只有11歲。他們還帶走了一名姑娘。
14日的報導繼續披露日本人的暴行。雖然有大量日本士兵開往前線,憲兵人數也增加了,可是情況仍然非常糟糕,因為「日本憲兵也常常加入他們打算制止的搶劫和強姦行動中去」。此時的南京幾乎每一幢建築物都遭受了反復洗劫,英國、美國和德國大使館和所有在南京的外國人的大部分財產被日本士兵搶走。日本人經常縱火毀滅罪證,日本士兵常常開著卡車將中國人的商店和貨棧搶光,然後付之一炬。《衛報》記者估計,至少有1萬名中國人被日軍「蓄意」殺害,其中大部分是被日軍「無故射殺」。要想估計被日軍強姦的婦女人數幾乎是不可能的,「但從實際的案例來判斷,幾乎不會少於8000人」。

斯特拉博爾吉爵士發給哈利法克斯爵士電報中記述的日軍暴行
1939年2月13日,英國國會議員斯特拉博爾吉爵士發給英國外相哈利法克斯爵士的電報中附帶上了南京大屠殺期間在南京組織國際安全區的美國傳教士喬治、菲奇在聖誕夜寫的關於南京暴行的報告。斯特拉博爾吉爵士覺得報告過於血腥和殘暴,特地給哈利法克斯爵士注明:「機密。禁止出版。」
菲奇在報告中痛罵日軍是「一夥下流的衣冠禽獸在南京大肆劫掠」,他們將一切暴行施加於和平、友善而又守法的人民頭上。南京成為了一座人間地獄。菲奇經常將喝醉了的日軍士兵從強姦婦女的房子裡趕走,他時常被日本士兵用刺刀對著胸膛,或者被他們用槍指著頭顱,因為日本是士兵不希望他「礙手礙腳」。日本人不喜歡留在南京的外國人,尤其是他們在實施暴行的時候。菲奇感到很無助,因為日本士兵時常在他面前拉走數以百計的無辜平民,用於練習刺殺或者槍斃,因為他手上拿的美國國旗也時常被日軍奪走,踐踏在腳下,因為他自己的房子也多次被日本兵洗劫。菲奇時常問自己:「這樣的狀況還要持續多久?」日本外交官與日復一日地告訴他們「他們將盡最大努力」,可是情況卻是一天比一天糟糕。日本軍隊在過去的一周裡,用卡車將南京商店的貨物搶劫一空,然後再縱火焚燒。菲奇採用日記的形式記錄下了如下的日軍戰爭等暴行。
12月14日日軍大舉進城,日本人的飛機撒下了大批傳單,宣稱日本軍隊將保護中國平民,並且他們還要做中國人民的朋友。可是事實上,日本軍隊所做的恰恰相反。「他們肆意的強姦、劫掠、殺戮」。成群的平民被日軍從難民區內拉走,從此不見蹤影,他們肯定是遭到了日軍的屠殺。還有一位日軍大佐來到菲奇的辦公室裡,詢問「6000名被解除了武裝的中國士兵哪裡去了?」日本士兵想方設法地盜竊和搶奪國際安全區的卡車,他們偷走了3輛,在別的地方又搶走了2輛,國際安全區的外國友人不得不開著卡車出門辦事。
12月15日,菲奇在中國軍政部附近目睹了日軍明目張膽地處決了數百名解除武裝的中國士兵。菲奇送朋友到郊外,只能在充斥著屍體的道路上行使。他說,「其情景非筆墨所能形容。我永遠忘不了這段行程。」當晚,國際安全區的外國友人開會,菲奇得知了這樣一個消息,日軍在安全區內一下子拉走了1300名中國男子,將他們用繩索捆綁起來,一百人一組,全部槍殺。12月17日,菲奇得知了這樣的暴行,一個婦女被日軍強姦了37次,另外一個婦女在被日本兵強姦時,日本兵嫌她5個月大的孩子啼哭,將孩子活活悶死。
18日早餐時分,林查理向他報告,昨日在其住處,日本兵強姦了兩名婦女。威爾遜醫生告訴菲奇,昨日他收治了三名病人,其中一個男孩被刺刀捅了5下,一個男子被刺刀捅了18下,一個婦女臉部被砍17下,腿上還有幾處刀傷。菲奇和國際安全區的史邁士去日本大使館遞交55起新增暴行的報告,日本外交官告訴他們,17名憲兵已經抵達,他們將維持秩序。菲奇覺得這真是諷刺,17個人怎麼可能應付一支多達5萬人的「極端邪惡的犯罪大軍」。
22日,菲奇和施佩林去國際安全區總部,在總部東南方向約四分之一英里的一個水塘裡,看到了50具屍體,全都是老百姓,雙手被綁在背後,有一個人的頭被砍掉。菲奇懷疑這些平民是被日軍用來聯繫刺殺的活靶子。
23日,菲奇總結了日本人「必殺」的男子的特徵:只要手掌上有老繭,就必死無疑,不管他是士兵,還是黃包車夫、木匠。中午,菲奇在安全區總部見到了一個頭被燒得焦黑,眼睛和耳朵被燒沒了的、鼻子殘缺不全的男子,菲奇開車送他去醫院,他幾小時後就死了。原來日本人把數百人捆在一起,在他們身上潑上汽油點火焚燒。
菲奇在報告最後寫道:「我覺得由於日本軍隊沒有基督教理想主義的背景,它已變成了一種殘酷的、破壞性的力量,不僅僅威脅著東方,而且將來在某一天威脅到西方。世界應該知道正在發生的事情的真相。」事實證明,他的預言是對的。1941年,日本發動了珍珠港事變,對美、英宣戰,成為世界東方的世界大戰的策源地。日本最終還是在盟軍的打擊下無條件投降,不過日本對他們的戰爭暴行從未反省。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57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蠍子    
蠍子
書的內容是日軍暴行,封面卻用美軍在奧馬哈灘頭登陸(諾曼地)成功後的照片?這畫面很經典的!
回應    1    0
路西    
路西
碰上高手了。已經轉告編輯,要向您多學學~~XD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