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黃鶴昇:小小說 一場漂亮的打架

2018/8/10  
  
本站分類:藝文

【歐華作協專欄】黃鶴昇:小小說  一場漂亮的打架

最近我鄰居錢先生和錢太太的一場打架,漂亮極了。我敢打賭,你一輩子也沒有看過這麼漂亮的打架,我活上半輩子了,也是第一次目睹呢。

那是一個非常溫暖的早晨,我睡得正香,突然被一陣很大的吵鬧聲驚醒。我匆匆穿好衣服,打開房門一看,對門鄰居的房門打開著,只見錢太太穿著漂亮的連衣裙,臉上抹著薄薄的紅胭脂,翹著小紅嘴,正在生氣呢。而錢先生則坐在床沿,穿著一條三角內褲衩,光著膀子,大概還未起床,是被太太拖起來的,那眼角還夾著眼屎呢。

「你到底給不給錢?說!」女的大聲說。

「買什麼衣服要500元?小金,我們剛結婚,應該省著點。」男的小聲說。

「你別裝蒜了,到底給不給?」女的進一步逼著。

「你應該體諒⋯⋯」男的仍然小聲地說。

「什麼,我應該體諒?當初是你說你在國外有大把的錢,我才嫁給你的。想不到你是個窮光蛋。哼!」

「你就不能看長遠點?不要老是看到眼前的幾個錢,錢,錢的!」錢先生有些惱火了。

「哎喲,我的媽呀!看長遠點?看你那個塌鼻子,尖嘴猴腮的,一輩子會有出息?我早就把你看透了!」女的提高嗓門,看見我站在門口,更有幾分神氣了。

「當初我在我父親的國家單位工作,本來好好的,清閒且自在,是你這個狗東西,把我拉到這個低人三等的國外來,害得我兩頭不是人。」她聲音更高了。

「什麼,是我害了你?」男的提高了聲音,「當初為了你,花去了我這幾年辛辛苦苦的打工錢,連我讀書的論文都耽誤了。如今你從國內出來了,不是好好幫助我,反而給我擾亂子,天天吵著什麼錢,錢,難道錢就是你媽的不成?」錢先生也看到我站在門口,似乎也是說給我聽的。

「閉上你的狗嘴!」女的嚎叫起來,「連老婆都養不起,還什麼論文論文的,什麼東西,你給我滾!」

「你這個臭婆娘!還有臉叫我滾?中國人的臉都被你丟盡了。那個紅毛老頭難道比我強?只不過比我多幾塊臭錢而已!」

「這說明你沒有本事。人家就比你強,怎麼樣!」

「我?操XX的!」男的顯然是被刺痛了,突然揮起一個巴掌,向女的臉打過去。

那錢太太也是身手不凡。只見她用左手輕輕的一擋,那錢先生的掌力就被她化解了。隨即見她來個反掌,向男的臉上劈去,同時右手來個掏襠,要抓男的下部,逼迫得那男的連連後退幾步。我不禁驚呼:「太極拳!」

「什麼鳥太極拳!」男的聽我說的不高興,「看看我的少林錢砂腿吧。」男的說著,突然轉身飛起一腳,向那女的胯部踢去。

女的往後一㧕,躲過那腿,也來個轉身,向那男的下部踢去。女的很有鬥志,「少林錢砂腿算什麼東西?看我的西洋腿吧!」

我不禁一怔。「什麼,這西洋腿都用上了,不得了,不得了,這樣打下去,會出人命的?」我衝上前去,企圖攔架,可是那能插上手?

「好的。」男的說了聲,「看招!」他來個下蹲,躲過女的西洋腿,突然一躍而起,來個直衝拳,「啪」的一聲,把那女的打倒在床上。

「嗚,嗚—!」女的倒在床上大哭。

「你這沒心肝的喲!你竟敢打我喲!媽媽呀,嗚,嗚—我命苦呀,我怎麼嫁上一個惡棍喲!嗚嗚⋯⋯」

我聽著女的哭聲,心裡很為她難過。雖然她說話尖酸刻薄了點,但你錢先生作為男子漢,也不該動手打人呀。這⋯⋯

「小金呀,我對不起你喲!我不是東西,你打我,罵我吧!」男的突然嚎啕大哭起來。他跪在床腳下,捉住女的腳跟,不停地親吻起來。不一陣,我看見他已是一個淚人了。

女的彷彿受了感動,兩人突然抱頭痛哭,那親吻聲噼啪作嚮。這時我不知有多尷尬了。人家夫妻和好,親嘴摸胸的,怎麼好意思站在那兒呢。正想轉身回房,突然女的一聲尖叫:「唉呀,我的項鍊!」

突見那男的來個一閃,跳出幾步遠,手裡舉起一條項鍊,「嘿嘿」地奸笑兩聲。「兩千美元,總算物歸原主。事到如今,我們也只得分手了。」只見他兩眼露出狡詐的凶光,眼淚也沒有了。

「哼!原來你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女的說著,迅速地地走到衣櫃前,打開門,提出了一個皮箱子,擱下了一句話:

「我早就料到你會有這一招。告訴你吧,那條項鍊是假的,你買的那條我早就賣掉了。再見!」說完,提著箱子,咚咚地往大街走去。

那錢先生看著那條項鍊發呆。突然他好像發現了什麼,把項鍊一丟,「我的箱子,我的箱子!」發瘋似的衝出門去。

「站住!」我突然大喝一聲。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天啊!他只穿著一條三角褲衩子,就往大街跑去。或許,他瘋了?」

我的眼前一片漆黑⋯⋯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3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