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閱讀來幹甚麼?

2018/1/13  
  
本站分類:藝文

基督徒閱讀來幹甚麼?

曾在基督教出版社待上十多年,當過編輯、營銷、推廣,聽得最多的其中一句話是「現在的基督徒都不愛閱讀屬靈書籍」。最令我「O」咀的,就是向不少教牧推廣一個研讀本的聖經,他們竟跟我說:「怎樣可以鼓勵弟兄姊妹多讀聖經?他們都不太讀聖經了。」那時的我像是一個在智能手機年代還向人硬銷傳呼機的推銷員。如果他們不讀聖經,還會讀屬靈書嗎?

我回心一想,他們也許不是不讀,而是把「讀」轉化為互聯網的「搜尋」(search)功能。只要用手指在手機屏幕上一滑再一點,想要甚麼經文都瞬間躍然Mon上。怪不得文化理論家詹姆遜(Fredric Jameson)說後現代文化的特徵是碎片化、零散化,其中就包括閱讀。如果「搜尋」是另類的閱讀模式,那麼「複製與剪貼」(copy and paste)就可以代表另類的寫作模式,最後一步的「儲存和上載」(save and upload)當然是另類的記憶模式吧。這一連串的過程告訴我,「讀」這個詞語的概念在新舊年代的人眼中,是否南轅北轍呢?儘管在這瞬息萬變的世代裡,我已分不清甚麼是新和舊年代的人。

假設新世代的人對閱讀的概念真的會隨科技而不斷轉變,那作為本文題目的問題,就不是由上一代的人向下一代的人發問,而是由下一代人自問自答。無論閱讀的概念和定義是甚麼,都需要靠讀的人自己去思索。就算我搬出十九世紀英國維多利亞時代其中一位主要的藝評人約翰.羅斯金(John Ruskin)對書的本質所作的描述:「書的本質並不是一種可談的東西,而是一種可寫的東西,並且寫下來是為了流傳而不是為了傳述…一本書被寫出來…是要使它永垂不朽。」都不代表所有人都要把某書奉若神明地去閱讀,或者遵從某種形式去讀才是唯一的選擇。既然對書的本質以及閱讀的概念都是靠讀和寫的人自己表述,那麼閱讀的理由也當如此看待。

我對閱讀的概念較接近赦明義,他認為閱讀是狩獵,書就是獵物。狩獵為了解決餓的問題,人若肚子餓了,自會找可吃的,腦袋和心靈餓了,就會找可閱讀的,不一定是書,可以是雜誌、報紙、單張,甚至如塞萬提斯般在街道上撿碎紙片來讀。生活在互聯網世界的人,就在網上世界找碎紙讀,而這些碎紙更如漫天飛花,愈碎愈讀,愈讀愈碎。互聯網上,獵物不用躲藏,也沒法躲藏,甚至讓獵人吃不消。當獵物唾手可得,獵人也不愁衣食,就不用狩獵了。

若基督徒是獵人,他們所狩獵的或許就是屬靈的事,當他們在靈性上飢腸轆轆,就會化成塞萬提斯,到處撿起塗滿屬靈文字的碎紙片來讀。反之,就算有屬靈美食當前,也會食慾不振(更何況那些未必是美食)。想重燃食慾,首要的可能並非鑽研甚麼新款美食,而是讓獵人找不著美味的獵物。相對米芝蓮餐廳,食客更喜愛尋找隱身美食小店。只有讓基督徒重新發現屬靈事物的奧妙,他們才會知道為甚麼要閱讀和閱讀甚麼。

十九世紀美國文壇最偉大的詩人、散文家華特.惠特曼(Walt Whitman)認為這世界是一本尚待解碼的書,我們的任務是閱讀這個世界,因為這一本巨大的書是我們唯一的知識來源。奧古斯丁認為天使不需要閱讀這本書,因為他們已能向作者(上帝)親炙聖言,如此,人卻要透過閱讀來狩獵神聖而奧妙的知識,不是為甚麼功能,也不是為了純粹的娛樂,而是為了滿足那永無窮盡的飢餓。

到現在為止,我也回答不了牧者向我發問的那條問題,也許他們可先問問自己,當他們閱讀的時候,肚子有沒有嘰哩咕嚕在作響。

 

聯繫及認識作者:

FB: https://www.facebook.com/allentlcheng

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littlegreat.writer/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allen_cheng512/?hl=zh-tw

Twitter: https://twitter.com/TszlunCheng

e-Books: https://www.chocochannel.com/writerAllen.php

Platform:

SOSreader: https://sosreader.com/project/reality-and-the-beast/

鏡文學: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26457

Penana: https://www.penana.com  (writier's name: 子遴)

作家生活誌:https://showwe.tw (writer's name: 饒只書)

香港作家網:http://writer.com.hk/shop/view.php?sid=31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