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子遴的部落格
文學如果有用,就會失去其特立獨行的精神。

藝文

略論短篇小說(四):濃縮

略論短篇小說(四):濃縮

 藝文 2020/5/30

大凡藝術,都是直覺與知識的混合體,亦是美學與科學的結合。點子既是瞬間閃出的靈光,也是日積月累的知識和經驗的反饋,不能顧此失彼。


勾勒:略論短篇小說(三)

勾勒:略論短篇小說(三)

 藝文 2020/5/22

我個人認為,短篇小說猶如一幅速描畫,目的是讓人準確地抓著故事的主題,瞭解角色的性格與命運,感悟故事帶出的信息。


長話短說:略論短篇小說(一)

長話短說:略論短篇小說(一)

 藝文 2020/5/8

有人認為小說是寫得好的故事,有些人則認為小說是故事加上許多技巧,有些則認為小說的本質就是虛構。我比較喜歡法國文學評論家阿貝爾.謝瓦萊的說法:小說就是用散文寫成一定篇幅的虛構故事。


孩子應該多寫故事

孩子應該多寫故事

 藝文 2020/5/1

我建議學校圖書館多購入不同類型的小說,不要過度審查過濾,不僅如此,還要鼓勵學生多閱讀小說,邀請作家或評論家到校跟同學分享交流,從小說中建構另一個屬於年輕人的想像世界。


要寫人,先要寫自己

要寫人,先要寫自己

 藝文 2020/4/26

有位學生告訴我,上我的課最喜出望外的,是學寫作時能夠先學習突破自己,注意自己的表達方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表達方式,而這方式也就是作者塑造自我形象的方式。


抄襲與借用生活經驗

抄襲與借用生活經驗

 藝文 2020/4/16

把別人的創作一字不漏地搬字過紙,是賊無疑,而這種賊,非獨偷了別人的文字,更偷了別人的靈魂,硬生生塞進自己的臭皮囊裡,是用自己的喉嚨發別人的聲音,不只可恥,更是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