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萊納.瑪麗亞.里爾克:總是一再地/岩子譯

2017/12/5  
  
本站分類:藝文

【歐華作協專欄】萊納.瑪麗亞.里爾克:總是一再地/岩子譯

總是一再地
作者:萊納·瑪麗亞·里爾克
翻譯: 岩子(德國) 

總是一再地,儘管我們熟識愛的風景
熟識教堂墓地哀怨的姓名
還有沉默陰森的峽谷——那不歸之路

總是一再地,我們結對而出
來到古老樹下,總是一再地
躺進花叢,面朝天空。

Immer wieder
Rainer Maria Rilke

Immer wieder, ob wir der Liebe Landschaft auch kennen
und den kleinen Kirchhof mit seinen klagenden Namen
und die furchtbar verschweigende Schlucht, in welcher die anderen
enden: immer wieder gehn wir zu zweien hinaus
unter die alten Bäume, lagern uns immer wieder
zwischen die Blumen, gegenüber dem Himmel. 

譯者說詩:

里爾克的這首《總是一再地》雖然只有6行,卻寓意深長,令人玩味。愛與死亡與生命同行,人類一二再、再二三地前仆後繼。 

這首小詩翻譯起來並非複雜,惟覺不怎麼好拿捏的,是下面一句分行:

          “…in welcher die anderen
            enden:…”

該分行直譯為:“在那個(沉默陰森的)峽谷裡,另一些人(的生命)走到了盡頭。” enden:動詞,結束,終了。德語中對死亡的一個變相或曰婉轉的表達,有如我們中國人忌諱說“死”,而說“走了”、“老了”、“不在了”等等。翻譯的時候, 一連串的小詞兒於我腦海裡接踵而至: “歸宿”、“彼岸”、“陰間”。最終,那個峽谷變成了死亡之谷——“不歸之路”。 

然而,為什麼是“die anderen”(別人、他們),而非wir(我們)或man(人們)呢?這些個“別人、他們”指的是那些已經躺在墓地裡的人呢,還是“我們”也包括其中? 

前不久,去柏林蔡倫多夫公墓掃墓,恍然之間似乎明白了三分:因為死亡一直是別人的事。不是麼?每每都是我們(活著的人)在給他們(死去的人)開追悼會的嗎?儘管死,是人人逃脫不了的必然,但每一個活著的我們,總好像輪不到自己頭上似的:“總是一再地 / 結對而出 / 來到古老樹下,/總是一再地 / 躺進花叢,/ 面朝天空。”世世代代,代代世世。在這片古木鑽天,鮮花縈繞的墓地,一時半會,我分不清楚我們和他們,此岸和彼岸了。 

有關詩人:

001.jpg

萊納·瑪麗亞·里爾克,Rainer Maria Rilke(1875年12月4日 -1926年12月29日),奧地利德語詩人,20世紀最重要的詩人之一,生於布拉格,卒於瑞士,一生過著漂泊不定的生活。1890年代前期開始詩歌創作並出版詩集,詩作具有感傷的抒情風格。進入20世紀後受羅丹等人影響,逐漸形成新的藝術見解,詩歌也開始轉向對客觀經驗的冷峻抒寫。晚年更多通過詩歌表達對世界與生命的存在之思。主要作品有《圖像集》、《時辰祈禱書》、《新詩集》、《杜伊諾哀歌》和《致俄耳甫斯十四行》等。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