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現代社會的黑暗故事!--《仙杜瑞拉殺人事件》

2017/9/26  
  
本站分類:創作

書寫現代社會的黑暗故事!--《仙杜瑞拉殺人事件》

寫給懷念、曾相信童話故事,卻已經長大的你/妳們──結合電視劇集重磅企劃,華文推理全新原創系列華麗開展!
概念致敬《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黑/白乙一」風格的台灣社會殘酷物語!
「我以為我是即將與王子相戀的仙杜瑞拉,殊不知自己只是那雙連結他們重逢用的玻璃鞋……」
《聽說》名導演鄭芬芬、各大文學/劇本得獎作家游善鈞──驚艷推薦!

生父早逝、與繼母相依為命,在學校亦遭受霸凌的國中女孩怡萱逃家後,在公園結識了一位年齡相仿的聾啞少女小薇。正當慶幸有了相依夥伴時,對方卻提出了與她暫時「交換身分」的奇妙要求,怡萱於是與小薇的男友、前來尋人卻患有「臉盲症」的杰爵相遇,卻慢慢發現這位脾氣暴躁的「王子」其背景絕不單純……
另一方面,菜鳥刑警哲倫與同僚正在隱密旅館進行保護貪汙案汙點證人的重要任務,卻在買晚餐回來後發現兩位負責看守的前輩員警、汙點證人全數慘死在上鎖的房門內。房間鑰匙放在其中陳姓員警的口袋內,而犯罪凶器也被認為是他的9mm制式手槍,莫非這只是警局同事間的內鬨?然而現場經彈痕檢驗後發現還少了一顆彈殼,綜合其他不自然之處,證明這是一椿不可思議的密室殺人事件!而哲倫越深入調查,就越發現幕後牽扯到警界根深蒂固的腐敗黑幕……案發時住在同一間旅館的「王子」杰爵與灰姑娘,又在謎團壟罩的黑霧中扮演什麼樣的關鍵角色呢……?

孰為善、孰為惡?因「一時好玩」的小奸小惡引發的現代人性悲劇!結局一轉再轉、剝開天真糖衣下的毒藥,竟是如此甜美又苦澀!

立即訂購《仙杜瑞拉殺人事件》

 

內容試閱

2.2
由於已經過了正常的晚飯時間,街上能買餐的選擇少了很多。安置證人的祕密地點是在一處不起眼的小旅館。雖然是棟三層樓的水泥建築物,外觀卻很沒存在感,像是蓋了層灰紗般。該區早期曾是特種行業聚集的地方,離與阿雄碰面的捷運出口約十分鐘步程。
旅館的業主前幾年曾將內裝重新翻修,希望能擺脫風化味,吸引外國背包客的生意。不過由於老闆的經營觀念未能跟上市場轉變,服務也缺乏訓練,所以並沒能如預期的順利轉型。大部分住宿過的客人,都在訂房網站上留了類似以下內容的評論:
『交通還算方便,但房內有蟑螂!沒門禁,櫃檯的老伯總是蓋著報紙打盹,附近份子感覺複雜,女生住宿會很危險。評分:2/5,不推薦。』(由Amy發表來自Hong Kong)
『第一晚女友洗澡就發現浴缸堵住,我打了服務電話,不過對方完全無法用英文溝通。下去櫃檯比手畫腳要求疏通水管後,老闆竟然只遞給我一枚保險套。評分:1/5,不推薦。』(由Jong Un發表來自Korea)
網路風評的力量很大,所以該旅館的生意總是冷清,但作為證人的保護場所,卻算是一個不錯的地點。警方訂了一間三樓走廊底的房間,房內拉簾可以在臥房外隔出一處小客廳。被保護者可在臥房內休息或做自己的事,而兩位值班的刑警則可以在客廳內看電視。證人若是覺得無聊,當然也可以收起拉簾,和客廳內的刑警們聊天。
證人受保護期間不能離開旅館,也禁止外人接觸,所以房內堆了好幾天份的微波食品和泡麵。哲倫覺得吃那些東西不健康,所以和阿雄值班前總會買熱食帶去做晚餐和宵夜。兩人今晚也不例外,正在家餐廳內排隊等著點餐。
「你覺得這些真的有比泡麵健康嗎?」阿雄望著上頭的菜單,前頭還有四位客人。
「至少有新鮮的生菜啊。」後頭兩手插在夾克內的哲倫回答道,每次見到泡麵調味包裡的乾燥蔬菜,他就會聯想到木乃伊。暖暖包已經熱起來了,但他仍習慣性地搓弄著。
「可是我想點吉事堡。」阿雄撥著下巴的鬍鬚,視線所及的漢堡照片裡,只夾了起司和碎肉排。
「那為什麼不點雙層吉事堡?裡面有多一片番茄。」
「因為我討厭吃番茄呀。」
面對這種直接了當的答案,哲倫想不到要繼續說服對方的理由。兩人正在前往旅館會經過的速食店內,外帶應該不會耽誤太久時間。點餐排隊的隊伍再次縮短時,哲倫身上的手機忽然響起。
「喂?喔,陳桑……對,我們正在買餐,很快就要過去了。嗯,嗯好,我們會。」哲倫接起右邊口袋裡的電話。他不喜歡自己手機和其他雜物一起放,因為螢幕有可能會被畫傷。
「怎麼了嗎?」阿雄回頭問道。由於是證人的祕密保護工作,上面要求了員警們執勤時要避免與外界聯絡,除非有緊急的事態。
「林秘書長說…也幫他帶一份。」哲倫掛上電話後,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離交接還有十五分鐘,時間還很充裕。如果不是男廁外放著清潔中的立牌,他會想去廁所一趟。
「那要幫他點什麼?」
「不知道,隨便吧,他又沒說。」
「那傢伙挺討人厭的……不如,就幫他點雙層吉事堡套餐吧,嘿。」阿雄想想後,得意提議道。
議會辦公室的林秘書長雖身為汙點證人,可是對二十四小時貼身在側的刑警們,總以對下屬的態度指使,一點都沒有被保護者的自覺。他們私下對林秘書長都很感冒,不過都忍耐著。畢竟只要過了這幾天,順利確保他的人身安全,日後彼此就沒有瓜葛了。
想像林秘書長吃到雙層吉事堡內番茄時的酸澀表情,阿雄不自覺地感到愉快。難得有一吐怨氣的報復機會,就算是特地替他帶餐也不覺得麻煩了。當然這計謀的前提,是每個人都和他一樣討厭吃番茄。

2.3
拎著速食店外帶的紙袋和飲料,哲倫和阿雄在九點二十八分便抵達了旅館的門口。今晚附近似乎有什麼慶典,一路上陸續都見到了從建築物後方升起的煙火綻放,中間還不時夾雜著鞭炮聲,像是跨年夜一樣的熱鬧。雖然好奇抬頭望了幾眼,兩人皆默契地未停下腳步觀賞。除了趕著交接,那種並肩站在夜空下、讓絢爛繽紛的炫光輪番交疊在彼此臉上的氣氛,畢竟還是比較適合情侶。
相較外頭喧鬧的景象,一步進旅館內,就可以明顯感到氛圍的不同。今晚旅館的生意仍冷清,牆壁上掛著的房間鑰匙除了少數幾把,皆沉靜地垂吊在原位,讓人不禁聯想起鄉村夜裡的柳樹。大概是為了省電,接待廳天花板的四盞日光燈只開了一盞。而櫃檯內的老闆,如往常看見地癱在藤椅內熟睡。如果不是見到他臉上隨著沈重呼吸起伏的報紙,很容易會誤以為那是具屍體。
兩人搭乘電梯到了三樓後,在租用的301房間外敲了門。
「老江、陳桑!開門啊,我們到了。」等了一會沒反應,阿雄又重敲了幾下,朝門內喊道。
「他們在幹嘛……?」哲倫把食物袋放下,奇怪地撥起電話。
出入的鑰匙只有一把,由值班的刑警持有。一般在門上魚眼確認外頭是來交接的同事後,便會開門。不過今晚的情況不太對勁,房內電音版『何日君在來』的音樂已經響起了快一分鐘,卻仍沒動靜。他們認得出那是老江的電話鈴聲,代表房內有人,就算他在廁所內沒接聽,陳桑也應該會來開門。
「喂!裡面的,開門啊!」兩人開始感覺到不妙,輪流試著轉動上鎖的門把,但徒勞無功。阿雄甚至退了幾步,想用蠻力衝撞開厚實的鋁門,可惜在沈重的撞擊聲後,晃動起的只有他腰間的贅肉。
「怎……怎麼辦?」阿雄冒出冷汗。
「你在這守著,我去找櫃檯拿備用鑰匙!」哲倫知道已沒其他辦法,當機立斷地吩咐阿雄。手腳較俐落的他三步併兩步,迅速地衝下樓梯,領著兩眼惺忪的老闆上來。
「幹嘛啊,那麼急……你朋友可能睡著了吧。」走廊內仍不時可以聽間外頭煙火的隆隆聲響。突然被叫醒的老闆,仍未回過神,以為其他人都能像他一樣在這爆竹聲中酣甜入睡。為了防止消息走漏,警方租用房間時並未告知旅館實情,老闆並不清楚刑警們的身分。再次被催促後,他才緩緩掏出腰際上一大把用彈簧繩串起的鑰匙,邊瞪著兩位刑警,邊將上頭標示著301的鑰匙,插進門把轉開鎖。
哲倫輕輕推了一下,房門沙啞地開啟。通往小客廳的無人走道隨著視野逐現,有如舞台劇掀幕的既視感。
房內亮著,但除了電視聲,裡頭仍沒有回應。哲倫與阿雄有默契地對看一眼後,謹慎地前後持槍進入。室內門旁的廁所半開著,只要稍窺一眼便知道裡面沒有人。他們靠著走道牆壁探進,緊張的情緒反應了在前額冒出的汗珠上。兩人壓抑的鼻息,隨著前進的腳步越漸沉悶。不過在右轉進走道盡頭的小客廳,見到眼前的景象後,他們的呼吸才真正暫停住。
陳桑與老江都在……但就如背景般死寂。
陳桑坐在轉角旁三人沙發的左側,仰首斜靠牆,露出的左側腦袋有個彈孔,而垂下的左手旁落著一隻手槍。倒趴在沙發右邊前地板上的老江,則在側轉過來的眉心間,也深印著一發中彈槍痕。對面靠牆的電視正播放著意外保險的廣告,聲稱即保即生效,不過對原本的兩位觀賞者似乎還是太晚了。
哲倫表情惶恐,急忙跪前查看。不過再怎麼看,兩者都早已沒了生命跡象。阿雄也揪著臉,心情複雜地不知如何是好。
「啊,林秘書長呢……?」哲倫突然想到,望去房內另一側整面拉起的布簾。阿雄反應過來,急忙跨過老江的屍身,走去掀開那面隔住視線的幕簾。但揭露的景象並沒有較悅目,只是讓房內死亡的氣味更加瀰漫……眼鏡歪斜的林秘書長躺靠在床頭邊,佈滿血跡的臉上仍是相同的一槍。
死亡數字加一。
室內沒有其他可疑蹤影,阿雄回頭望向蹲坐在地的哲倫,彼此半張著嘴,卻都講不出任何話來。受保護的證人不但遭殺害,同僚的兩位刑警也在任務中身亡。電視旁敞開窗戶外的耀目煙火,再次在黑夜裡綻放,拒絕了他們的默哀。目前最該做的,是通報警局眼前的狀況,不過兩人誰都沒有勇氣先打這個電話。
「你們是誰呀!不要亂來,我要報警喔!」仍在門外的旅館老闆並沒見到房內的慘狀,只是驚見兩位刑警持槍進房的舉動。
「嗯……謝謝。」哲倫對他的貼心舉動道謝。

2.4
「魯大……」阿雄躊躇了好一會後,才開口。
「閉嘴!」被稱作『魯大』的魯姓分局偵查小隊長,臉色鐵青地低聲斥道,緊抓在指間的黑皮手拿包已皺得變形。雖身著暖洋風味的花襯衫,卻明顯處於低氣壓。他與老江和陳桑是老交情,三人已熟識了二十多年。相較這兩年才進單位的哲倫和阿雄,對於同事的身亡,他內心的衝擊理所當然地大上很多。
哲倫悄悄拉了阿雄的衣袖,要他識相別再多嘴。魯大雖然被稱呼為魯大,但平常其實很魯小小;就算是訂錯便當這種芝麻小事,都可以讓他藉故碎罵上一整天。不過面對今晚這件出了三條人命的大事,反倒意外沉默地讓人渾身不舒服。哲倫知道魯大鼓起地粗脖子裡滿是怒氣,一旦爆發出來就會很難收拾。
三位分局刑警現正無事地站在案發房間門外對視。兩個小時前通報後,來支援的警力和鑑識組很快地就到達現場,但由於滋事重大,中央警政署的刑事局很快地就通知了要接管此案。在旅館門口拉起了警戒線之後,他們剩餘的工作就是等候刑事局偵查隊到來,並保持現場的完整。之前這種看守屍體的工作,通常是由葬儀社業者勝任的。
稍早刑事局的刑警才抵達,帶隊是罕見的女隊長。年紀三十出頭,在美國聯邦調查局受訓回國後,展現出的優異破案能力很快地便讓男性同僚們折服。雖然留著幹練的短髮,但她身上的俐落皮外套,仍遮掩不住一股天生的嬌貴氣息。
「喂!你,小隊長怎當的?證人的安全住所怎麼挑在這種破爛地方?」她簡略巡視完案發的房間後,走上旅館走廊,皺起眉頭問道。
「……」被問話的旅館老闆,難堪地吞下口水。
「呃……Tina,他們分局小隊長應該是那邊那一位。」一位體格高大的壯碩刑警,聽見後趕緊上前解圍,指去門另一邊的魯大等三人方向。從他的語氣和態度,像是帶隊副手的角色。哲倫對這位刑警有點印象,好像是以前警校的柔道大賽決選中見過。當時是去替參賽的學長加油,不過在被對方大動作的甩出場後,就直接去了醫護室探視。雖然眼前刑警現在穿著令他感冒的西裝打扮,卻也不得不承認那因肌肉緊繃的西服線條,很有執法人員的魄力。
被稱作Tina的女刑警頓了一頓,隨即像是沒事般地轉過頭看向魯大,等待他回答。
「嘖,妳真的懂嗎?就是在這種低調的地方才安全啊。」魯大用著輕視的語氣,反擊對方剛才不知是有意或是無意的羞辱。
「這旅館內連一個錄影鏡頭都沒有,根本過時。外頭最近的監視器也在兩個巷子之外,哪裡安全了?」她沒示弱,指出問題所在。不虧是菁英所在的刑事局,在短時間內就掌握了附近情況。
「什麼過時,是注重客人隱私啊!」旅館老闆抗議道,但沒人理。
被夾在中間的哲倫與阿雄,不知是該站在自己人那方,還是認同女刑警的合理質疑。他們本能地緊靠牆壁,如不慎跌進西班牙鬥牛場中的觀眾。但由於是失職才導致了這種局面,兩人都很明白箭頭遲早會轉向自己,所以更像沒交作業、罰站在教室最後頭的小學生。
「哼,沒監視器就不會辦案啦……」魯大低頭小聲揶揄,卻又故意讓人聽見。
「慶!我不想跟穿花襯衫的人說話,叫他走開。」Tina臭著臉,用著幼稚園大班的口吻指示身旁高過她兩個頭的副手。被喚為慶的高大男警面露難色,不過比起楞住的哲倫與阿雄,似乎已經很習慣對方的脾氣。所幸在場面變得更尷尬之前,魯大便賭氣地點起煙,悶聲不響走下樓了。衝突外的眾人都鬆了口氣,除了欲言又止的旅館老闆。他不時望去走廊上『室內禁煙』的字牌,卻又不敢上前招惹背影滿是江湖味的魯大。
「嗯,兩位是案發現場的發現人吧,可不可以詳述事件的前後經過?」慶從西裝內袋掏出本筆記,想藉此轉換氣氛似的問向貼著牆壁的兩位刑警,即使這本來就是應先著手的正經事。
哲倫與阿雄點點頭,先後描述了今晚稍早前的事情。大致上就是兩人在九點零七分時會面在捷運出口,也就是各自住家到旅館的交集點。路上進了速食店買晚餐,排隊時接到死者陳桑電話,約是九點十五分。買完餐後便沒有耽誤,在接近九點三十分時到達了旅館房間門外。
由於旅館老闆隨哲倫上樓前,謹慎地先鎖上了一樓旅館大門,所以支援警力在封鎖建築的前後,皆無閒雜人進出。而發現屍體的兩人,期間也與老闆一同守在房間外,確保了現場不被它人破壞。
「所以,事發時間就是九點十五分到九點半這期間……」慶頓了頓鉛筆,若有所思。
「唉,才短短十五分鐘,就發生了這種事,如果我們早點到的話……」阿雄悶嘆了口氣。哲倫明白他的心情,賣愛心筆的至少耽誤了他們五分鐘的時間。
「那其他的住宿房客呢,聽到槍聲後,怎麼都沒人先報警?」Tina不解提出。
「經旅館老闆確認,今晚除了案發房間301,只有另外兩間房有住客。一間是203,一間則是同層的307。目前都留在各自房間,等候進一步的筆錄。不過早先在其他員警口頭詢問時,皆說整晚都是煙火和砲竹聲,就算是聽見槍響也不會特別注意到……」慶翻閱著手上剛收到的資料。
「嘿啊,今天是太子元帥聖誕千秋,附近的宮廟很熱鬧,從晚上六點開始到凌晨都有慶典活動。」旅館老闆插嘴道。
「什麼聖誕節?現在都還沒十二月。」Tina眨眼,一頭霧水冒。
「太子元帥聖誕啊,就是三太子生日啦。」老闆解釋,略帶神氣。
Tina仍臉帶疑惑,像是聽見了外星語。慶彎下腰在她耳邊悄聲,大概是在做更進一步的解釋。哲倫猜想Tina去美國受訓前,很有可能就是在國外長大的有錢人家千金。除了傲慢的舉止,口音也有些微妙。
「她其實也沒多厲害嘛,連三太子生日和聖誕老人生日都分不清楚……」阿雄趁對方交頭接耳時,不以為然地擠眉。雖然理應聽從刑事局指揮,不過對方絲毫不給人面子的態度,仍讓人反感。哲倫點頭表示認同,但隨後意識到,聖誕節好像不是聖誕老人的生日。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4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