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原創家庭懸疑小說驚悚登場。--《親愛的,總有一天我會殺了你》

2017/9/13  
  
本站分類:創作

台灣原創家庭懸疑小說驚悚登場。--《親愛的,總有一天我會殺了你》

每一對情侶與夫妻必看寓言!婚姻如何漸成愛情的墳墓?名著《控制》、《我的危險妻》類型.台灣原創家庭懸疑小說驚悚登場,「誰」才是那位為愛扭曲的恐怖情人……!?

「他一定是我生命中的天使,是我這輩子注定的男人。」
「彷彿伸出手就可以觸碰到幸福的輪廓,我想我們應該會這樣陪伴彼此,直到生命終止的那一天吧。」

傅偉誠和李家甄是一對外貌登對、事業有成,令人稱羨的模範夫妻。但恩愛的背後,卻隱藏著諸多不為外人得知的祕密。而這個祕密隨著豪門之女李家甄的突然失蹤,開始被一層一層地剝開……李家甄是單純離家出走還是不幸慘遭毒手?在媒體與名嘴捕風捉影的報導中成為眾矢之的、曾對妻子家暴的最大嫌疑犯傅偉誠,真是覬覦李家財產不惜殺妻的負心郎君?又或者他只是「某人」設計的陰險圈套中,身敗名裂的可悲犧牲者?
結局真相出人意表──美好的王子公主童話只是虛幻的假象,最想殺害你的,也許就是你最親近的枕邊人……大膽挑戰婚姻、同志議題的黑暗系推理佳作!

立即訂購《親愛的,總有一天我會殺了你》

 

內容試閱


還不到中午,何宥勳就聽到門鈴響個不停,難得放假想賴在床上,卻被這惱人的聲音給硬生生從被窩拉出來。
「請問是哪位?」即使不悅,還是得維持基本禮貌,何宥勳對著對講機說話,盡可能揚起聲調,希望不要太顯露心中的不滿。
「宥勳,是我,幫我開門,我帶了杜瓦(Duvel)來喔!」單從聲音判斷,傅偉誠似乎心情挺不錯的。
何宥勳按下開門的鈕,一樓的鐵門啪地自動打開了,幾秒後,樓梯口傳來快速踩上階梯的腳步聲。
「說真的,我比較喜歡上次的Lindemans Kriek,下次幫我帶。」何宥勳隔著鐵門對傅偉誠說。
「好啦,想說很久沒喝這個啊,快點開門。」打開鐵門,何宥勳逕自走入屋內,傅偉誠則跟在後頭,一邊脫靴子一邊抱怨:「說真的,五樓好高,而且這棟公寓又沒電梯,你怎麼有辦法忍受啊?」
「從大一住到現在,都有感情了,而且你以前來的時候也沒喊累,現在是怎麼啦?提早老化了嗎?」何宥勳打趣地看著他。
「才不是咧,下個月才要三十三歲而已,還很年輕力壯呢!」傅偉誠走進廚房,從抽屜拿出開瓶器:「大概最近工作比較忙吧,沒什麼時間好好休息。來吧,先乾了!」笑笑地把剛打開的啤酒遞給何宥勳。
「我還沒吃早餐呢!你先喝,我弄個吃的。」何宥勳把啤酒擺在桌上,打開冰箱,想翻出可以迅速食用的東西,不過看來是吃完了。
「其實我有買包子,你要不要吃?」
「真假,這麼好,不早點講!」
「接好喔!」傅偉誠做出投手丟球的姿勢。
「哈哈,不要亂丟,小心浪費食物!」何宥勳接下還熱騰騰的包子,咬了一口:「哇喔,是鮮肉加蔥的!」
「好吃吧,上禮拜才發現的店,開在萬芳醫院對面的巷子裡。」傅偉誠一臉得意。
「下次幫我多買一些,我要冰起來,到時候可以當早餐吃。」何宥勳看著傅偉誠:「話說,你怎麼會這個時候跑來,現在才十一點多而已,家甄不會有意見嗎?」
傅偉誠調整了一下坐姿,露出類似苦笑的表情:「她一早就出門了。」
聽起來不太對勁,何宥勳皺了皺眉,他記得傅偉誠和李家甄從以前就有個習慣,每逢周末,兩人都有空的時候,會相約一起享受午餐,這是李家甄非常重視的「週末午間美好時光」,怎麼今天李家甄會一大早出門,實在不像她。
「你們吵架了嗎?」何宥勳歪著頭問。
「嗯,算是吧,其實我也說不上來,反正我們最近相處不太融洽就是了,動不動就發生小衝突。昨天晚上我只是不小心躺在沙發上睡著,沒關電視,結果她竟然對我大發雷霆,我也很不高興啊!覺得為了這種小事情有什麼好生氣的,於是就跟她吵了起來。」傅偉誠喝了一口啤酒:「結果睡覺前都還沒和好,最後我繼續在沙發上睡,她獨自回房,一早醒來,人就不見了,連張紙條也沒留,打電話傳訊息問她去哪裡,也不給我回應!」傅偉誠說到情緒有點激動。
「你剛說你們最近相處不融洽,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何宥勳走過去拍拍傅偉誠的肩膀。
「大概……快一個月了。」
「你們以前不是不吵隔夜架的嗎?」李家甄曾經煞有介事地告訴何宥勳,跟另一半絕對不可以吵隔夜架,當天的衝突就要當天解決,不可以睡一覺後再面對,不然會增加處理的困難。
「是啊,但她最近好像對我有諸多不滿,」傅偉誠深深嘆了口氣:「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我想好好跟她溝通都沒辦法,每次說不到兩句就會吵起來。」
「這實在不像她。」何宥勳拿起的桌上啤酒喝了一大口。
「女人啊……麻煩的生物。」傅偉誠聳聳肩。
「怎麼啦?現在是後悔結婚喔?」
「嗯,這幾天還真的有這種想法。」傅偉誠也仰頭灌了一大口酒。
何宥勳看著傅偉誠的側臉,沒有說話。
「突然好羨慕你啊,沒有被婚姻綁住,感覺就很自由自在,喏,你剛剛應該還在睡覺吧?果然沒結婚就是比較好,不會被管東管西的,躺在沙發上睡著又沒什麼,有什麼好生氣的嘛!」可能是因為微醺,傅偉誠的聲音變得有點大,臉頰也開始微微泛紅。
「其實,你原本也可以選擇不結婚的,不是嗎?」何宥勳望著地板,但還是可以感覺到在說完這句話之後,傅偉誠射向自己的視線。
兩個人就這樣沉默了好長一段時間,冰箱運轉的聲音變得好大,何宥勳還是持續看著地板,傅偉誠則站起身,走向陽台的窗戶。
「抱歉,我不該說那句話的。」何宥勳看著傅偉誠的背影,突然感覺到彼此竟是如此地陌生。
「你……要留在這裡吃午餐嗎?我昨天剛好有多買了一些食材。」又是一陣短暫的沉默後,傅偉誠背後傳來何宥勳的詢問。
「嗯,在這邊吃吧,麻煩你了。」
「不會,那我去準備。」說完,何宥勳轉身走進廚房,傅偉誠繼續看著窗外的河堤上有人在散步,又灌了一口啤酒,味道開始變得苦澀。
「嘿,來吃吧!」何宥勳從廚房走出來,招呼傅偉誠吃午飯。
才花半小時左右,小小的餐桌就擺著三道菜和一鍋湯,不得不稱讚何宥勳,他的手藝實在很好,而且是無師自通的那種天才,就連時常花時間精進廚藝的家甄都曾經讚美過他。
「我想飯應該也差不多了,」何宥勳打開飯鍋:「感覺不錯,這個米是我朋友上禮拜拿給我的,好像他們辦公室在團購吧,說很好吃,於是就分給我一包。」
傅偉誠吃了一口,嚼一嚼,還真的很好吃,有股自然的澱粉甜味。
兩人對坐在餐桌邊,大概是想化解方才的不愉快,何宥勳一直聊些不痛不癢的話,努力揮去空氣中尷尬的氛圍,傅偉誠也在吃飯之餘,搭上幾句,但心裡還是不斷盤據著何宥勳剛剛說的那句話。
吃飽後,兩人玩著Xbox,以前都可以用這個來消磨一整個下午的時光,但今天的氣氛實在太不對勁,玩了一個多小時,傅偉誠就主動對何宥勳說,他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想先回家,於是就起身告辭了。

坐在駕駛座,傅偉誠心想:原本跟家甄吵架已經夠不開心,想說找何宥勳聊聊,應該多少能改變一下這煩悶的情緒,沒想到從何宥勳家離開的時候,心情竟然變更糟,原本帶著一手的啤酒過去,打算要痛快地大喝一場,最後卻只喝了三罐,好好的興致就全被毀了。
回到家才三點多快四點,下車時,家裡養的邊境牧羊犬立刻衝到傅偉誠腳邊,還高興得跳起來。
「咦,傅先生,只有你一個人回來啊?」隔壁的陳太太正在修剪門前的幾株盆栽。
「對啊,剛剛去朋友家。」
「這樣啊,那你太太呢,怎麼沒跟你在一起呀?」陳太太露出一臉八卦的樣子,傅偉誠實在很想叫她少管閒事。
「她一早跟朋友有約了。」傅偉誠蹲下:「嘿,威爾斯,你沒吃午餐對不對?等我一下喔,我去拿你的食物。」說完,傅偉誠就快步走向大門。
傅偉誠打開家門,屋內空氣是凝滯的,非常安靜,看來家甄還沒回家,剛才打電話給她,還是沒接,傅偉誠忍不住嘆口氣,看來李家甄今天晚餐也不會回來吃吧。
餵飽威爾斯之後,傅偉誠坐在客廳沙發上,隨手抓起一旁李家甄最近在看的小說,才讀兩頁就乏味了,內容是一個已婚總裁跟單身祕書發生婚外情,他很意外她會看這種沒格調的故事。
突然傅偉誠靈光一閃,家甄該不會……有外遇對象吧?
傅偉誠思忖著,所以她開始對生活中的許多事情感到不滿,藉著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動怒,希望自己對她感到厭煩,最後受不了於是主動提出離婚。
傅偉誠甩了甩頭,應該不會的,但又突然想到,李家甄今天出門都不接電話也不回訊息,該不會是和另一個男人正在約會?
情緒開始變得焦躁不安,卻不知所措,在客廳來回踱步也沒個頭緒,最後只好打開電視轉移注意力,然後時間就到了晚上七點多,窗外天空早已轉暗,但因為光害,天空不是深藍,而是種奇怪的橘灰色。
打開冷凍庫,隨便找個微波食品,加熱後就囫圇吞下,傅偉誠實在沒有好好吃頓飯的心情。
電視正播著新聞,內容是丈夫殺害妻子後,刻意布置成妻子自殺的假象,藉此想躲避法律制裁,主播用極為誇張的語氣播報,彷彿她就在案發現場目睹一切。
接著又播著業配新聞,現在的新聞還真是五花八門啊,傅偉誠心想。

一直到十二點,李家甄才回到家,傅偉誠正在沙發上吃著蘇打餅乾,配著HBO的影集。
家甄的手指在手機螢幕上滑動,臉上洋溢著笑容,似乎是喝了酒,腳步略顯搖晃。
「親愛的,妳去哪了?」傅偉誠試圖不要把氣氛搞僵,所以硬擠出一個很不自然的笑臉。
「早上跟魏瑾晨去逛街,晚餐後去她家。」一看到傅偉誠,李家甄立刻收起開心的笑容,用嫌惡的表情面對他,彷彿傅偉誠臉上有什麼髒東西似的。
「是真的嗎?那為什麼不接我電話?」傅偉誠有點火了,他真的很討厭她那張臭臉,必須極力忍耐,才能把想賞她巴掌的衝動壓抑住。
李家甄翻了個很澈底的白眼:「今天是假日,哈囉,我可以有點私人空間吧,難道還需要隨時跟你報備我人在哪裡嗎?你如果不相信我說的話,就打給魏瑾晨啊!」說完,轉身就走上樓。
又是魏瑾晨,傅偉誠在心中暗罵,那個女人上次也邀家甄去夜店玩,說什麼要慶祝她離婚,終於恢復單身,結果家甄喝到凌晨四點多,才醉醺醺地回到家,還吐了一地;實在不太喜歡魏瑾晨,雖然她是家甄很好的朋友,傅偉誠和魏瑾晨也算是認識,但傅偉誠還是無法接受她那種有點不受控制的個性。
說不定家甄最近的改變,跟她也有關係。
傅偉誠按下客廳的電燈開關,心想著今晚又要睡在沙發了。

貳、李家甄
你相信父母對子女的影響很大嗎?
老實說,我爸媽的感情並不和睦,在我讀國中一年級時,就知道父親有外遇,雖然從來沒人跟我說過,但我曾經在半夜聽見他們的爭執聲,記得那是國中第一次期中考的前夕,睡到一半被父親的大吼嚇醒。
「到底煩不煩啊?告訴妳,妳就是這種個性,我才會受不了!」
「你說什麼?所以現在是我的問題囉?」父親似乎剛從外面歸來,他們站在玄關,面對面怒視著彼此,雙方都豎起身上的刺,不肯退讓。
接著是陶瓷器摔碎的聲音,那真的很可怕,我站在樓梯口,看到原本擺在鞋櫃上的仿青花瓷樣式的花瓶四分五裂,沒記錯的話,那是幾年前父親送母親的生日禮物,我眼睜睜看著母親邊哭邊徒手撿起地上的碎片,即使手指被割傷也不在乎。
而我也看見他們的信任與愛,碎了滿地。
從那天起,我的家再也不完美。
即使殘破不堪,他們還是極力地裝作若無其事,也許是因為父親在商界頗具盛名,怕家醜會成為新聞報導的對象;而在我面前,他們還是如往常般說話聊天,可能以為我年紀小,不會知道吧,但其實我早已發覺,他們看對方的眼神中根本沒有愛,冷冰冰的;在外頭,他們還是會牽手,會說說笑笑,彷彿還是一對神仙愛侶,只不過一切都是假象,他們之間的鴻溝已經巨大到無法填平的地步,這我全部都知道。
可是我也不忍心戳破他們,我知道他們選擇這樣粉飾太平,除了兩人都很愛面子之外,其實有一大部分也是考慮到我,為了讓我在這個家裡有安全感,所以他們還勉強跟早已沒了感情的人,繼續相處在同一個空間,而我也選擇繼續裝聾作啞,配合他們裝傻。
可惜很多事都瞞不住的,父親愈來愈常以加班為理由,藉故不回家吃飯,我想應該都是去找情婦,或是跟同事朋友一起喝酒;而數不清的夜晚,我就與母親坐在餐桌前,無言地扒著難以下嚥的飯菜,自從他們感情失和後,母親就不太有心思下廚,像以前那樣準備一桌的豐盛料理。雖然她還是偶爾會問我在學校的生活如何,但我明白,她其實並不是真心想知道我的情況,因為她花更多的時間沉默不語,或是機械式地夾起菜然後放入口中咀嚼,那雙失魂落魄的眼睛,我至今仍難以忘懷。
不過我還是會跟她說說學校裡發生的事,還有我今天數學小考差點滿分,即便她可能一點都不在乎。

我聽朋友說,從小遭到家暴的小孩,通常長大後會有兩種情況:第一種是耳濡目染,長大後也會成為施暴者;另一種人則相反,因為受夠了拳腳相向,所以他們會極力避免成為施暴的人。
而從小身處在雙親感情不融洽家庭的小孩,長大後也會有兩種情況:第一種是不相信童話故事所說的,公主王子從此就會快樂幸福地過完下半輩子,並且對愛情感到恐懼,甚至在長大後也無法好好處理每段感情;另外一種人則相反,因為看到父母相處上的問題,得以從中學習,並且不斷告誡自己,要妥善小心地經營感情,千萬不可以變得跟父母一樣,成為一對同床異夢的夫妻。
我猜父母的婚姻不和睦這件事,對我影響頗深,但幸好是正面的影響,正因為他們感情不好,我才對愛情更加充滿信心與期待,因為我相信自己不會和我母親一樣,應該說我努力地不要和她一樣,所以我總是提醒自己,千萬別成為一個不解風情的討厭女人。
我知道這樣講對她有點不公平,但我始終覺得,如果感情發生問題,通常都不僅僅是單方的問題,而我爸媽的感情會產生裂痕,大概也和我母親婚後變得很不善解人意有關吧。
例如有一段時間,父親因為事業遇上瓶頸以及投資失敗,導致家裡的經濟狀況比較不好,這使得母親會開始用金錢衡量一切事物,甚至到達有點喪心病狂的程度。
父親以前一直是個浪漫的人,我記得在我國小四年級時的某天,他買了一大束玫瑰回家,才剛進門就興奮地高喊:「親愛的,七夕快樂!」並舉起手上的那束花。
沒想到母親不但看起來不太開心,竟然還皺著眉問說這一束玫瑰要多少錢,會不會很貴。
「幹嘛要在情人節買花呢?這樣很浪費耶!」母親露出非常不以為然的嘴臉。
只見父親的臉當場就垮了下來,他把花扔在玄關的鞋櫃上,不發一語地走進房間換衣服。
想當然,那天的晚餐澈底毀了,父親始終板著一張臉,吃不到三口就上樓看電視,留我和母親尷尬地繼續坐在餐桌旁,吃著食之無味的晚餐。
之後,父親就幾乎不再帶禮物回家給母親。
其實我們家並不窮,雖然當時父親在生意上遇到一些困難,家中經濟是比以前稍微拮据,但買束花的錢還是有的,況且父親是出於好意,母親大可笑著接受那些玫瑰,說聲:「親愛的,謝謝你。」這樣不是皆大歡喜嗎?
這只是其中一件事,生活中還有很多事件,都顯示出母親太理性、太就事論事,而這樣的性格造成她變成一個毫無浪漫可言的人,甚至到了有點難以親近、討好的地步;後來父親的事業再次成功,家裡的財務狀況愈來愈好,甚至比過去都還要富裕,但也無法挽回他們早已碎裂的感情,就如同那支被摔碎的瓷器花瓶。
我想父親原本是很愛母親的,但最終還是受不了她的改變,只好在外面尋找其他有趣的女人。
因此,我相信愛情總是需要調劑的,假若兩人只談公事,不偶爾說些肉麻噁心的情話,會加速愛情死亡的速度。
只可惜我母親太傻太笨,沒能參透這個道理,也或許她事後終於發現事情的癥結點,但為時已晚。
所以我從國中的時候就發誓,絕對不要變成一個無聊的女人!我絕對不要像我母親一樣,被生活的瑣事磨成一個毫無情趣的女人。

當然,我現在很幸福,而我也深信這樣的幸福,來自於我的努力,我是如此努力地成為一個完美的女人,一個符合男人心中範本的理想女性。
所以,我的另一半,也必須是一個完美的男人。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6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