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戰亂時期最具代表性的歷史縮影。--《戰亂與革命中的東北大學》

2015/3/27  
  
本站分類:創作

民國戰亂時期最具代表性的歷史縮影。--《戰亂與革命中的東北大學》

抗戰期間時局的發展與東北大學的命運緊連一線,自九一八事件起,東大與中國同時開啟了動盪年代的歷史。東大的遷徙從燕市開始,途經長安、開封,接著南渡潼川……當中經歷八次的遷徙,走了十八年的流亡路,之後隨著中共建國,才結束其顛沛流離的命運。東北大學的流亡史,堪稱是民國戰亂時期最具代表性的歷史縮影。

 

內容試閱

高粱葉子青又青,九月十八來了日本兵;
先占火藥庫,後占北大營。
殺人放火真是凶!殺人放火真是凶!
中國的軍隊好幾十萬,恭恭敬敬地讓出了瀋陽城。
―東北民歌〈九一八小調〉

一、本莊繁的決定
1931年9月18日的晚上,關東軍司令官本莊繁視察了日本駐遼陽的第二師團後剛剛返回旅順,準備洗浴入睡。
副官躡手躡腳地走來,小心翼翼地向他報告:「司令官,三宅參謀長來電話報告,奉天的中國軍隊和我守備隊發生了戰鬥,請您立即去司令部……」
本莊繁憑著一個老軍人的敏感,知道遲早會發生的事情而今提前發生了。
情況是當晚關東軍值星官小西大尉最早報告的。他收到了奉天發來的緊急電報,報告了一個驚天動地的消息:
今晚十時半左右,中國軍隊在奉天北大營西側破壞了南滿鐵路,襲擊我守備隊,同我趕赴現場的獨立守備第二營發生激戰。事關重大,小西大尉立即報告給參謀部總務軍官片倉大尉。片倉緊急通知石原、竹下、新井、中野等參謀到三宅參謀長官邸集合,他自己匆忙跑向三宅官邸。
三宅急急看了電報,立即給本莊繁司令官掛電話,請求司令官速到司令部來。他並命令全體軍官到司令部集合,必須刻不容緩地決定初步作戰的最高決策。
晚十一點剛過,本莊繁帶著住友副官來到司令部,三宅參謀長馬上根據緊急電報向司令官作了情況報告。
為了爭取作戰的主動權,首先命令軍隊主力向瀋陽集中,還是命令立即出動?本莊繁皺了皺眉,略一沉思。
石原莞爾在一旁提出了堅決的主張:「立即向全軍下達出動、攻擊命令!」石原莞爾是關東軍的作戰主任參謀,他根據日蓮宗的信仰和歐洲戰史研究,構思了預言性的世界認識論―「世界最終戰論」。其內容是日本與美國之間,即將爆發爭奪世界領導權的最終戰爭。因此石原鼓吹日本應佔據滿蒙並進行開發,為戰爭做準備。他的思想極大地影響了關東軍的參謀們,在日本國內也有很多中層軍官認為應以武力解決滿蒙問題。本莊繁看看石原,又看看三宅和各位參謀,他想聽聽謀士們的意見。這時的關東軍司令部像即將爆炸的定時炸彈,時鐘指針鋼鋼鋼地以金屬般的果斷走向一個重大的決定。
本莊繁一臉陰沉地坐在靠椅上,搖曳的燭火使他的臉像粗糙的玻璃,透出它後面的思維活動。而他的耳邊響著石原的催促。
本莊繁到達旅順的十幾天中,就一直在琢磨著石原提出的作戰計劃。只是他沒想到需要他下決心的時刻來得這麼快。關東軍的「柳條湖計劃」原定於1931年9月28日實施。
其實,從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開始,經過1904年的日俄戰爭,日本的侵略魔爪就已伸進中國的東北。從1906年起,在中國東北地區設置了一系列侵略機構,如「南滿鐵路股份公司」、「關東都督府」(後分為「關東廳」和「關東軍司令部」)以及日本駐奉天總領事館等等,作為推行大陸政策,實行殖民統治的工具。1927年6月至7月,日本田中內閣召開專門研究對華政策的「東方會議」,進一步明確了新的對華政策。會後,日本首相田中義一將會議討論決定的方針政策,擬定了一個上奏日本天皇的祕密檔:《帝國對滿蒙根本政策》(即《田中奏摺》)。檔中明確提出了「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滿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的侵略路線。
1928年4月,林久治郎出任日本駐奉天總領事。上任伊始,他與陸軍特務機關的秦真次少將,奉天省政府軍事顧問土肥原賢二大佐就時事問題進行了會談,「他們兩人的意見是,張作霖對日本的態度歷來很不馴順,有必要趁此時機從東三省把張鏟除,而另以他人代之;總參議楊宇霆是張作霖手下權勢極盛的人物,他對日本也一直持不恭順的態度,尤其是去年以來他的排日態度更是不能容忍的,故對楊也必須在這時與張作霖一同除掉,當說到用何人來代替張作霖的時候,他們兩人都認為張作霖之子張學良最為合適。」6月4日凌晨,張作霖乘坐的專列從關內返回奉天,途經瀋陽附近皇姑屯時遭關東軍預設的炸藥襲擊,史稱「皇姑屯事件」。據齊世英口述自傳中說:「我見楊宇霆(字鄰葛)和劉尚清,他們對這件事說得很詳細:張作霖遇炸時身受重傷,尚能說話,旋即昏迷,日本急欲知道張遇炸後的情況,欲見張,始終不給見,及張死,也秘不發喪,等張學良回來,安排停當,才於6月21日正式發表死訊。當時日本原欲在張死後即動手,可是始終不知道張有沒有死,不敢輕舉妄動。這完全是當時奉天督軍署參謀長兼奉天兵工廠總辦臧式毅及奉天省長劉尚清處置得當,以致能渡過難關,否則『九一八事變』恐怕要提前在這個時候爆發了。」皇姑屯事件之後,日本天皇自身對軍部單幹也不置「不可」,想作「沉默的帝王」。軍部遂以天皇統帥權為後盾,幹預政治的行為愈演愈烈,從此日本失去了控制事態發展的閘口,奔向毀滅的道路。
1928年7月2日,東三省議會一致推舉張學良為東三省保安總司令兼奉天省保安司令,標志著張學良繼承父業,主政東北。可以說,張學良上臺正中日本人下懷。然而是年底,張學良宣布東三省易幟,與南京政府實行統一合作,無異於與日本對抗。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