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新人/美少女新星作家盼兮.現代純愛童話處女作堂堂登場!--《童話式戀愛》

2017/7/25  
  
本站分類:創作

話題新人/美少女新星作家盼兮.現代純愛童話處女作堂堂登場!--《童話式戀愛》

美少女新星作家盼兮.既酸且甜的純愛進行式
你就像迪士尼世界中的王子一般耀眼,但我既非被後母欺凌的仙杜瑞拉、更不是美若天仙的白雪公主。這趟夢幻般的戀愛起點,終點線後是繽紛的彩、還是憂傷的灰?

長久以來,我努力想找到父母身亡的意外裡也跟著失蹤多年的哥哥。縱然身邊的人都對我說該放棄了,可是我知道,他一定還在,也默默關心著我。
我等他,調查他,卻先等到另一個他──邵凡。
在那之前,我從未想過我會愛上一個人。
也許是因為我們如此相似,又也許是在他身上,我體驗過去曾經出現過的安定感。
等我回過神,才察覺我的心裡只剩下他。

當相愛只是為了分別,這樣的愛情還有質量嗎?
我早就放棄追尋幸福的青鳥,我不該愛不能等的那兩人,卻在藍色青鳥之後同時出現。

「妳許的結局太美,現實不可能。」
不該相愛的兩人即使注定相遇,那不是愛情,只是命運。
現實不是童話,勇敢就可以感動仙女婆婆。

「你讓我愛上你,很殘忍。」
「我知道。」
「如果可以我不原諒你,即便知道真相也絕不。」
「這樣也沒關係,因為我愛妳。」

那年青春,我們就像走過了一場沒有完結的童話。
只是我們都有一段無法割捨的過去,決然擺脫的那天,我們捨棄的其實是彼此。

立即訂購《童話式戀愛》

 

內容試閱


適才年少時,我們都有過幻想。心想著喜歡一個人,那麼對方可不可以剛好也喜歡自己。
流光徐徐,在這偌大世界,茫茫人海。或許越是簡單的心願,越是得來不易。
梨樂陪著我走過童年最痛苦的階段,他和我一起成長。
我們是最明白彼此的人,也因此我們中間有太多複雜的感情和問題。就像平衡木上,我們各自僵持一邊,誰都不願意打破平衡。
而學長是出現在我們之間最後的平衡點。如果我並未走近他,也許故事的結局會不一樣,或許在梨樂面前,我會妥協;又也許我還是會遇見他,以截然不同的方式認出對方。
但其實,愛情裡不需要如果,只要因為命運不期而遇的我們都能好好過,這樣就好。


Chapter 1 玻璃鞋
日子在走,回憶停在過去未跟上,所以才痛。
「如果能再見到妳哥,妳恨他嗎?」
梨樂在凌晨三點多的時候撥了電話給我。
我沒接到,只收到了訊息。
二月的空氣還帶著冬天的寒氣,一早醒來,難得看見灑滿室內的柔和陽光。我沒有多在被窩貪睡片
刻,抓著床邊的制服從床上爬下來。
寂寞很溫柔。往領口別上蝴蝶結,盯著白花花一片的牆壁,我忽然脫口而出。
像在夢裡,現實竟然帶有虛幻感。
打開手機時愣了一下,隨即闔上手機,大概是睡前和他討論起最近的報告,他忽然地有感而發。
如果能再見到妳哥,妳恨他嗎?
小時候梨樂很常問我這個問題,我已經忘記最初的回答。但至少現在,答案是無解。
拉了拉外套,我獨自在空蕩的公寓簡單地吃了早餐,洗乾淨了盤子放回烘碗機後,我提著書包離開
公寓往學校的方向走去。

才一走到巷子口,熟悉的身影就出現在我視線內。
「早安。」
「早。」我停下腳步。
梁梨樂。我們是青梅竹馬,與我住家距離只有一個巷子之遠。他是喜歡我的,他在八歲那年向我告白,但被我拒絕。
我們之間,一晃眼就是十年的情誼。我們給彼此預留了各一個剛剛好的距離,當一個往前時,另一個停在原地,誰也牽制不了誰,最後乾脆原地踏步。
他走過來提走我的書包,「妳沒睡好嗎?」
「挺好的。所以就漏了你的電話。」
他看起來神采奕奕。
「那也不是什麼要緊的問題。我也沒想到那麼晚了,只是在整理資料的時候,忽然想到,有點好奇。」他頓了一下,開口有些遲疑。
我哥啊,十年前我家發生火災後,他從此下落不明,失蹤事小,問題是,我哥被列為引發火災的嫌疑人。
「我不確定。」我搖頭,抬頭對上他不正經的笑容,我改變主意收回原先要接下的話,「不過我不是說過,我們不要一起上學了嗎?」
「今天是剛好經過。」他一臉理所當然。
我哭笑不得。
昨天是要去寄信,投我家附近的郵筒比較方便,前天是被狗追跑來我家避難。總之,不管怎麼拒絕,他總有辦法有理由解釋。
「算了,以後我經過你家再出來就好了。要是我太晚起,你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要是運氣好,可以偷跑。
「不麻煩。」他看出我的心思,彈了我一下額頭。
其實我並不是排斥他一起陪我上學,只是梨樂在學校挺引人注目的。我還想低調生活。
再說了,世界那麼大,可以選擇陪伴的人那麼多。我未必是最好的選擇。
在我看來,梨樂很像是那些過度保護欲的家長,但我們分明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猜,妳一定在心裡抱怨我過度保護。」
「知道就好。」
「也不知道最一開始是誰說喜歡有人陪著一起上學。」
「情況不同了。」
沒想到他還記得,十年前我無心的一句話,小時候,我和哥哥是上同一間小學,因此,哥哥總會陪
著我進教室後才離開。習慣有人陪,習慣身邊多一個人,當時承接這些習慣的人就是他。
「再說,我也習慣和妳一起上學了。」梨樂低下頭看著我。
「你現在也可以開始習慣自己一個人生活。」
他勾著我的肩,揉亂我的頭髮,「那妳要說服我。」
兩人的身影在陽光微暈下,有點矇矓,看得我如夢似幻。
也許我們都是,同樣的霸道。沉溺在自己以為的世界,想像著四周浮現的夢幻泡泡,縱然知道只要
一戳就會破裂,仍舊假裝它是塑膠球,多少還能再持久一點。
「當我的女朋友不好嗎?」梨樂有意無意地發問,搭在我肩上的手臂絲毫沒有要放下的意思。
這已經不是第一天突發奇想的問題。
然而,聽到問題的瞬間,我還是愣住。
「不好。」一貫的回答。
多數情況下,我寧可死守著幻想泡泡能高飛遠走,而不是在眼前稍縱即逝。
「沒關係,我會等妳,來日方長呢。」他放開手露出笑臉。
我輕輕地搖頭。推著他繼續前進。
海枯石爛的誓言。
有多少甜言蜜語和轟轟烈烈的愛情,都葬送在那奢侈不可能的承諾裡。但是絕大多數的人選擇一頭栽進那陳腔濫調的約定,假裝自己已經身在其中,但是泡泡暴露在現實久了,還是會破裂。
太過美好的現實只會招來質疑。
「欸未雨。」洩氣了幾秒,梨樂又恢復正常地追了上來。
「幹嘛?」
「我們去放風箏。」他偏著頭,帶著孩子氣。
我納悶地抬起頭,隨即會意過來,遠遠的天另一端有幾張風箏。以前還住在舊家的時候,鄉下生活假日沒什麼事。
我大力點點他的額頭,「數到三,誰先跑到學校,你贏我就跟你去。」
「說話要算數!」梨樂張大眼睛,閃著一絲光芒。
我莞爾,但忍著不笑,「我數了喔!預備、」
一聲驚呼,梨樂在的三聲落下瞬間一個箭步衝出去。
「要到校門口才算喔!」在他背後,我拱起雙手在嘴邊,忍不住笑出來。
可不可以數到三,我們再也不要糊里糊塗,彼此都停下一個空間去容下彼此。


愣愣地望著窗外,想起早上梨樂聽到我的回答後還是很溫柔的微笑,但是正常人被拒絕以後應該會
很失落而不是不為所動,那個時候,他的微笑背後也許很痛。
我勾起一年前梨樂送我的御守,胸口揪了一下,不是心痛,但是心疼。
兩個人會相遇,並非是外力使然,而是必然,注定會出現的人,縱使經過一波三折,歷經人生風
雨,仍會出現,因為這就是命運。
也許我和梨樂,早就注定了命運。
剛把下堂課的作業交出去,一轉身我便對上一雙灼灼目光,眼神熱切地好像我再稍停三秒再轉身接
收到的便不只是熱情。
「交個作業也蘑菇成這樣。」澄希勾住我的肩膀。
「交個作業又耽誤了妳的什麼事?」
「我上次跟妳說的那個超級大帥哥學長剛才經過我們班!都怪妳,上一節下課不交偏偏這個時候
交。」
我拍掉她舉起來抗議的手,「怎麼,剛才我不交作業的話難不成妳要衝出去?」
轉學進來的時候,帶我熟悉校園的正是坐在我隔壁的澄希。在台上自我介紹的時候,我就注意到這
個長相清秀的同學。深入了解後,才發現人不如外表,澄希並不是像外表給人的觀感那樣文靜,她實質
性格是活潑外向,且她直爽個性讓人覺得很好相處,我們很快就成為了好朋友。
不過,我們會成為好朋友,我其實有點驚訝,因為我一向不善於交際,和別人交談總是客套居多,可能就是所謂的一長補一短,澄希的健談剛好補齊了我的寡言。
「沒意思。」她撇撇嘴,一會又意味深長地開口,「我們女孩這個年紀就是該好好把握機會看帥哥,等妳出了校園,看妳去哪裡看。」
我朝門口做一個請的動作,「那妳站在門口吧,還有半天課,看妳要看多少就多少。」
嫌棄地撥開我的手,「那個不重要,就是下個月校園音樂會,妳一定要來看,這次聽說辦得不錯!」
澄希的皮膚很白晰,好像一掐就能掐出水,一雙眼睛古靈精怪的,看的人心情都跟著活潑。
「有空我會考慮。」我訕訕道。這樣的活動我八成的機率不會到。
澄希啊的一聲,露出不滿,「妳每次都這麼說。」
我只是笑沒有答腔。
「我今天早上看了妳的星座運勢。」
「妳知道我不信這個的。」
澄希撇撇嘴,「這不一樣,這個節目的超準的!」
「請說。」
「照妳的運勢,妳將遇到一個顛覆妳命運的人,那個人會是改變妳一生的關鍵。」
「聽起來可信度不高。」
和我同星座的人那麼多,每個人都偶爾逆天命一回,這世界不就大亂。
「快打鐘了。」班長經過我們身邊比了比手表提醒。
「啊好,我下課再跟妳說!」澄希急急忙忙地補上一句。
「好啦!」我扮個鬼臉,依她的個性,即使我攔著她也沒用。
轉身之際,一名匆匆走過的男同學與我擦肩而過,一條紅色手環做成的掛飾因為摩擦力掉落地面。
「同學!」
我向轉角逐漸變遠的背影想出聲呼叫。
撿到的手環很特別。看著它有種既視感,皮革編織的帶子,摸起來很舒服。我翻到背面想看內環。
「怎麼了?」澄希聽見我的聲音,轉頭過來。
「就是,啊沒事。」
我舉著手環,一抬頭剛好看見物理老師出現在我們的視線,我趕緊閉上嘴巴拉著澄希進入教室。


也許人生有一回荒唐並不過分。
第一次見到那個人是在校園,對當時的我來說,那僅是無心的插曲。
只不過是我不小心把球打到樹上,恰巧是他那時經過。而他聽到我的要求很後乾脆地直接攀到樹上
幫我撿球。
單純只是一個要是不用心記住,細節就會模糊失焦的過程。唯一我記得很清楚的是,他的聲音很好
聽,勾著我心神不寧。
我並沒有把這回相遇和澄希先前的說法聯想在一起,等我事後感慨回想時,似乎一切都如她所說,
但那都是後話。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