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高蓓明:老電影的魅力------我看經典黑白片《第三個人》

2017/3/10  
  
本站分類:藝文

【歐華作協專欄】高蓓明:老電影的魅力------我看經典黑白片《第三個人》

那晚,看完了要看的書後,初秋的天是那麼地舒暢,窗戶大開著,讓新鮮的空氣進入臥室,有點無聊,又有點天南海北地遙想,就去陪M看電視。

哪成想,一看就被吸引住了,電視裡正在放映經典黑白片《第三個人》。這部影片,在文革結束後,作為內部片放過,名字我是記得的,但內容一點都想不起來了,也許當年根本就沒有看上。臺灣人把它翻譯為《黑獄亡魂》,原作就叫《第三個人》,還是保留的好。

美麗的女人,瀟灑的男人,複雜的愛情,你愛我,我不愛你,三角糾纏,還有美麗的場景,憂傷的音樂,晚上在酒吧喝酒,女人的臥室,男人之間的鬥智鬥勇,都是吸引人的因素。

我喜歡這部影片的攝影,場景都佈置得美麗: 安娜的家居佈置,她的窗外好似舞臺的佈景,有教堂的背景,她的房間有頹廢貴族的氣息,那富麗堂皇的陳舊的壁爐,那發著黴氣的精緻的衣服,晚上維也納的街景,戰後殘破的街道,迷宮般的地下水道,石子路上泛著陰冷的光,人的剪影在牆上移動,夜幕中的教堂,幾百年前留下的房子,孤獨的小酒館,這些都是純美的因素。

這大概就是小資情調,小資們喜歡的事物。

說說裡面的演員,扮演馬丁的男演員,對我來說,形象和演戲都一般般(對不起,我信口雌黃了);扮演哈里的演員是非常有名的,他雖然在戲快結束時,才出場,但是明星就是明星,一出場,就光彩奪目。扮演安娜的女人,是義大利人,長得不算好看,但有一種頹廢的別樣風情,有許多男人就是喜歡這類的女人。 

我喜歡那兩場戲,在大轉輪裡的馬丁同哈里鬥智,曾經的朋友,一個仍然心存善良,一個變成了惡棍,二人看似很輕鬆地在談話,轉輪在一圈一圈地轉,外邊的景色在不斷地變換,靜中有動,一個在想如何力挽狂瀾,一個在想如何把對方幹掉,隨著哈里開門關門的動作,我即便沒有聽懂那些複雜的交談,也知道哈里輸了。當兩個男人平靜地走下轉輪,女服務員為他們打開門,並向他們告別時,人們根本不知道幾分鐘前這裡發生過生死搏鬥,這就是藝術的魅力。 

地下水道裡的追捕,就不用說了。幾乎所有精彩的好萊塢電影,都會放上一段類似的場景。 

聽說,這部電影的音樂也很有名,可是我更關注的是這部影片的美術設計和攝影。那些場景多麼美麗啊,據說那是表現主義的風格,為何現代的影片都趕不上它?經典就是經典,這部影片拍攝於1949年,那時,我們都還沒有出生,但是想想,歐洲在幾百年前,就有了那些無與倫比的油畫,答案不難找到。 

我喜歡那個結尾,秋天的林蔭大道,好看的樹葉,遠處一個女人,在弔唁了不愛她的男友後,嫋嫋地向觀眾走來,近處有個男人靠在樹樁上,一邊抽煙,一邊等著這個女人。他明知道他會輸,但是仍然要這麼做。他愛她,但是她不愛他。電影結束。 

附錄:摩天大輪中的對話,是電影史上最精彩的臺詞。惡棍哈里說:

“你知道人們怎麼說?在博爾吉亞統治義大利的時期,到處都是戰爭、恐懼、殺戮和流血,可是他們給世界帶來了米開朗基羅、達芬奇和文藝復興。在瑞士人們互相友愛,他們擁有五百年的民主與和平——可他們給世界帶來了什麼?布穀鳥鐘。”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1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