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具解謎與驚悚類型,描繪人性欲望之異色小說。--《慾之華》

2017/2/24  
  
本站分類:創作

兼具解謎與驚悚類型,描繪人性欲望之異色小說。--《慾之華》

慾望才是最終支配人行為的關鍵……
本書集結了六段短篇小說。儘管主題各異,其主體皆以人的「慾望」為核心:包括對於愛的慾望、性的慾望、探索的慾望、存活的慾望、又或是復仇的慾望……。作者擅於利用情節轉換,結合解謎與驚悚的元素,將人性深層的黑暗呈現給讀者。

Story 1│咖哩
深愛男友的女孩、深愛母親的男孩、深愛丈夫的母親……一盒母親特製的咖哩,三段截然不同的告白;所謂的愛,是否才是傷害本身。

Story 2│雪
對於膚白女體的迷戀,竟伴隨巨大的罪惡感!關於慾望的線索,竟是父母過世後留下的一張「死亡證明」──一張與我同年同名的,六歲男童的「死亡證明」。

Story 3│女兒紅
這不是一般的新娘致詞。這是一場精心規劃的復仇,對於權力遊戲的世界、對於父親的暴行、母親的漠視、周遭的巴結…………一切的一切,都要從這一罈女兒紅說起。

Story 4│蟻
雅婷是這樣的女孩:做事很低調、安分,不偷懶也不多事。和她同在一間辦公室裡,甚至不會發現她的存在。然而,隨著更多不尋常的事件發生,我再也不能克制自己的好奇心……

Story 5│守護者
懷才不遇的作家碰上窮途末路的流鶯,一場改變彼此的跟蹤之旅即將展開。也許我們一輩子,都在等待一個守護者的出現……

Story 6│蘭姐姐
一場兒時的意外,一次原諒自己的返鄉之行……我站在她的故居前,心底終於感覺平靜。如果一切還有機會重來,你會選擇怎麼「彌補」?

立即訂購《慾之華》

 

內容試閱

【雪】


我看著她的時候,世界幾乎停止轉動。
她留著長而直順的頭髮,身材纖細勻稱,靈動的眼睛透著溫紅,彷彿在對我笑一樣,深邃溫柔。尤其最讓我著迷的,是她全然透白的身體;指頭、鼻尖、肌膚、頭髮、雙頰、背膀。──她是我所見過美麗的總和,是我的老婆,是一名白子。

我從小就非常喜歡膚白的女生。
第一次認清自己的喜好,大概是國小六年級的時候吧!我家住在台南市市郊,偶爾週末,媽媽會帶我,到市中心的果菜市場小時候,能與媽媽獨處的機會,大多是上市場採買的時候。每次我最期待的,是買齊了菜以後,提著大包小包坐在市場門口。那裡有一攤專門拉糖偶的小販,媽媽會買一根麥芽糖給我,直到我開心地吃完,再一起搭火車回家。
媽媽常說,我小時候最黏她了,隨時隨地都要有她在身邊才行,不然動不動就大哭大鬧的。我記性不好,關於孩提時候的事,若不是媽媽後來提起,我根本都忘得差不多了。
但唯有那次,相當稀奇地,那次我記得特別清楚。
那天是年節前夕,母親帶著我採買年夜飯的食材。對現代人來說,不再準備年夜飯,改為上館子聚餐的大有人在。但在十多年前,這種風氣並不盛行,加上台南人又特別傳統,市場的人超乎想像地多。
我的小手緊緊拉著母親,一開始還可以靠著母親前行,直到後來走到市場中心,人潮將市場塞得水洩不通。我的手幾乎快要被推擠開來了;市場裡的人越來越多,一個不留神,我便和母親走散了。
我到現在還記得,那時,耳邊充斥著小販此起彼落的叫賣聲;越是激動叫囂,我就越徬徨失措。望眼所見,人來人往,卻盡是陌生的面孔。我在人群中非常害怕,害怕自己再也回不了家,再也見不到母親……
我下意識地哭了,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這個舉動引起了部分群眾的注意,有人注意到我和家人走散了。儘管如此,在擠得水洩不通的市場中心,大家能做的也只是大聲疾呼,希望將訊息傳遞出去。
在那一刻,我看到旁邊不遠處,賣水果攤販上的姐姐。
我當時年紀太小,已經完全不記得她的長相了,只記得她看起來似乎不過二十歲左右,只是皮膚光滑透亮,非常白皙。
我下意識地往那個攤販走去,不知道為什麼,那樣素昧平生,只是皮膚白皙的女人,居然能讓我的心靈感覺平靜。我還記得,當那位姐姐發現我一直盯著她看,便問我家裡人在哪裡呀?怎麼一個人在這邊?她領著我在她的攤販旁邊坐下,還削了一片西瓜給我吃。
那西瓜好甜呀!一直到現在我都沒有忘記。我坐在那個攤販旁,看著人來人往,不知不覺之間就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看見母親慌慌張張地找到我。母親披頭散髮,眼睛紅腫,必定哭了好幾遍。她一見到我便把我緊緊抱在懷裡,不停向漂亮姐姐道謝。
後來長大聽母親轉述,那天她快著急死了。我一轉眼就不見了,她只能順著人群一直找,後來甚至跑去報了警。可是人潮實在太多,警察也只能盡力在每個出入口盤查,沒有辦法第一時間幫忙搜索。「但萬萬沒想到,」母親講著講著也笑了,「沒想到這個混小子,跑去給漂亮姐姐要西瓜吃了。」
她笑著說,可能是漂亮姐姐把你迷倒了,你看看你,連媽都不要了。雖然我說不上為什麼,一直到現在也還沒搞懂,但我想,我就是對皮膚白皙的女孩特別有好感吧!像有些人,特別喜歡留長髮的女孩一樣。
隨著我逐漸長大,我對這樣的「好感」也開始有更多理解。

嚴格說來,我的初戀發生在高中,對象是隔壁班新來的實習老師。
記得是高二那年。當時,大家經歷了青春期,身體的發育早已成熟。我參加學校游泳隊,身材本就因為訓練的關係,比起同年的學生來得健壯許多;而高二正是代表學校,出外比賽最重要的一年,泳隊訓練更頻繁。
我就讀的是男校,一群剛「起邱」的男孩聚在一起,三句不離一句色情;我們課餘最常做的事情,就是討論哪個學校的女生比較漂亮、下次可以去哪邊聯誼、或甚至交換彼此珍藏的「愛情動作片」之類的。
我很愛聽他們說這些,其中,特別是班上一個同學,記得當時大家都叫他大山。他身形高大魁梧,如果不是穿著制服,一般人根本不會曉得他只是個高中生。
也不知道他哪來這麼多管道,可以一直認識新的女同學。他常常會跟我們分享,自己又和哪個學校的女孩子勾搭上。講到激動處,像是最後在哪裡和女孩子搞起來,女孩子怎麼樣激動呻吟之類的,常常讓整班的男人春心蕩漾,我當然也不例外。
在那個精蟲衝腦,每天跟一群大老粗打打鬧鬧的年代裡,我遇見了她。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