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開那本書,流逝的過往,童年最是令人動容。--《辜卡兵的禮物--翻閱童年》

2015/1/9  
  
本站分類:創作

翻開那本書,流逝的過往,童年最是令人動容。--《辜卡兵的禮物--翻閱童年》

冰谷的童年記憶中飽含著一份超越物質的幸福。在這麼多年後驀然回首,以細膩、輕快的筆觸去書寫孩童歲月,那遠去的苦難已轉化成珍貴的生命內容。此刻下筆成文,雖有八分艱苦,仍帶兩分甘甜。
──台北大學中文系教授/陳大為

 

內容試閱

城鄉紀事
不知是幸還是不幸,我的大半生,都是在漫長的綠色旅程中兜轉;遠離城鎮,投入無邊蒼茫又深邃的橡膠、可可、棕櫚樹林裡,經營人生。直到退役職場,我才走出叢林,有機緣落足城市。
我的出生地瓜拉江沙(Kuala Kangsar),是座小城。霹靂河與江沙河在此交匯,把水流的氣勢壯大,經直落英丹融入大海。
所以,在我奔波顛沛的歲月裡,江沙永遠在記憶裡佔有一片天地。
小城不僅是我的誕生地,同時也是我成長和受教育的故鄉。
這個坐落於霹靂州中部的江城,是荒古江河沖積形成的三角洲盆地,土壤肥沃,世代子民沿岸結廬、蟄居耕耘。
這樣的沖積層盆地,是祖先最理想的聚落。隨同歲月成長,昔日江水泱泱的聚落,發展為今天商業兼農耕的城鄉。而更歷史性的,小城不僅為霹靂蘇丹殿下的福地,王宮巍巍然座落於高崗上,下臨不舍晝夜奔流的江水;小城更是我國橡膠樹發祥地,枝葉茂盛的母樹繁殖出子孫千千萬萬,讓國家長期享有橡膠王國的美譽。
可是,這樣肥沃的三角洲盆地,當季節性的風雨來襲就會造成嚴重災難,上流匯集的洪水像巨浪翻騰、崩流直瀉,形成驚濤拍岸之勢,驟然間江沙全城變成咆哮水鄉。開埠以來,河邊街一帶似乎每年遭受水劫,而舖天蓋地席卷全城的泛濫,也留在市民沈痛的記憶深處。
所以,回顧小城的過往,總難免勾起一幕又一幕的歷史滄桑。父母親見證了三十年代那場驚心動魄的浩劫,狂濤淹上市中心的地標―大鐘樓的時針,整個市鎮變為水底城。
那時候你還沒有出世,母親說。
想把所有的災難埋葬,風乾,然後遺忘。
但是,似乎不可能。當浩劫過後,我走過污濁泥濘的大街衢巷,目睹面容倦悃的市民埋頭洗涮的慘況,一股惻隱之心油然而生。眼看洪水一寸寸升高,我把布匹移到二樓駐守,三更三夜在黑暗裡靠乾糧渡過,一個店主向我訴說苦難。
一九六七年那場大水,我已經離鄉五年,深入異域濃密的橡林腹地體驗人生風景。當我獲得批準回鄉採訪災情,只見四處盡是洪水描繪的斑斑爪痕。離城臨遠,居高盤嶺,雙親有幸避過洪流,但滿城淒風苦雨,也有悲涼,也有憤慨!
那是霹靂河最後一次怒吼。也是小城最後一場夢魘。自宜力(Grik)三座水壩工程完成後,小城全民從此告別憂患,浸水寫上了句號。小城更因此變為農商福地。
2008年4月10日南洋商報「商餘」副刊

了解更多請至購書頁面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