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黃雨欣

2021/1/31  
  
本站分類:藝文

【歐華作協專欄】黃雨欣

筱云,通往天堂的路你走好……

黄雨欣 

 

亲爱的筱云,但愿你还没有走远,还能读到这封信,还能感受到我们对你的缅怀。

虽然早就知道你身染恶疾,但心里却从未把你当病人看待过,因为,每次见到你,依然是一副热情爽朗,活力四射的样子;因为,你的文章你的芳名依然屡屡见诸报端,文风还是那么泼辣流畅丝毫不见懈怠,就以为你已经战胜了病魔……直到得知你启程前往天堂的那一刻,我才不得不承认:原来,你展露给朋友们快乐健康的表象,不过是你坚强乐观的天性使然,我所认为你的痊愈康复,也不过是暗藏心底的一个美好愿望,虽然这个愿望如今看来是那样的自欺欺人不堪一击。

筱云,虽然平时我们私交并不多,但同为欧华作协和世华女作家协会的一员,我们见面的机会还是很频繁的。在我的印象里,几乎作协在德国境内的所有聚会都是你在热心地张罗,这段日子里,我眼前总是清晰地浮现曾经和你共度的一幕幕:新天鹅城堡门外,你手里攥着厚厚一叠参观门票认真地清点人数;慕尼黑啤酒节上,与大家手挽着手引亢高歌;徜徉在南德的街头,为担心文友们走失,你逐一向大家派发你的手机号码;慕尼黑地铁站台,你和每一位文友拥抱告别,目送着大家乘车离开,站台上只剩下修长窈窕的你围着宽大披肩还在挥手……

​筱云,我的信箱里至今依然躺着一封你两年前你发来邮件:“德国文化古城罗腾堡,有一个畅谈文学、畅饮美酒的聚会,文友们快快来吧!”寥寥数语,把你活泼热情的天性展露无余。在你的感召下,那次聚会内容丰富而回味无穷,最难忘的是在葡萄酒窖里品酒的时候,你嘻嘻哈哈地和我同谋,要把同桌的一位以善饮著称的文友老兄灌醉,结果,未至三旬,你就匍匐在桌下,酒色微醺一脸娇憨,那神态如孩童般纯净天真。如今,斯人已去,罗腾堡的豪饮竟成追忆……

不久前,和另一位探望你的文友谈起你,她流着痛惜的泪水赞叹你面对死亡的达观与超然,当清晨的阳光照在你虚弱的面庞时,你带着安详的微笑对她说:“你看,我又赚到了美好的一天。”你热爱生活,你珍惜每一个属于你的太阳升起的日子,在做完最后一次手术后,你不顾身体的孱弱,换上鲜艳的衣裙和朋友来到辽阔的田野,张开怀抱迎接久违的阳光与和煦的暖风,我能想象出你当时的样子:明艳的红妆映衬着你灿烂的笑容,知性美丽一如往昔……

筱云,相信在你羽化升天的时候并不孤独,因为一路上有你热爱的音乐相伴,有你倾注心血的美文相随,还有文友们的深切祝福和缅怀。四十余年的岁月虽短暂,但你美丽过,灿烂过,真心生活并爱过,经历了如此丰富而充实的人生,在离开的一刻,不知你是否还有所牵挂和遗憾?

筱云,我们曾经被协会的文友戏称为德国华语文坛上的“南云北雨”,如今,南方这朵美丽的云已翩然飘向遥远的天际,徒留北方的细雨抛洒无尽的哀伤。

筱云,相信天堂没有病痛和烦恼,通往天堂的路上,你走好……

文友   雨欣  于 2007年12月29日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38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