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俞振飛及現代崑曲史與崑曲藝術的珍貴史料。--《俞振飛書信集》

2016/4/14  
  
本站分類:創作

研究俞振飛及現代崑曲史與崑曲藝術的珍貴史料。--《俞振飛書信集》

本書收錄俞振飛先生與友人往還的書信,時間跨度從上世紀五十年代,歷經文革,直至八十年代後期。俞振飛於信中敘述了崑曲諸多劇目的唱腔、身段,在演出需要注意的要點及其藝術心得,並論及其與梅蘭芳、程硯秋、張君秋、馬連良等名人的交往掌故;最爲重要的是記錄了他數十年的個人生活,包含日常交遊、家庭變遷、從藝經歷等,真實呈現崑曲名家的真實面貌。

 

內文試閱

【致徐希博】

希博弟:
  十日為了吃晚飯,累您到我家兩次,十一日為我精神欠佳,又到寒舍探望,盛情心感。我因昆明侄媳的表妹,在部隊參軍復員,一個月前來上海,由於她愛唱洋歌,親友們給她介紹了一位在「上海樂團」工作的老師教她唱歌,同時,她又要求我有沒有家裡有鋼琴的朋友,當時我就想到陳鋼,我答應她便中先徵求一下人家的意見,再通知她。一晃二十多天我也沒有去問。因此這位昆明姑娘於勞動節又到我家來問是否去問過?實際我這幾天確實感到脫力,尤其腿一點力氣也沒有,由於泰興路的工作逐步在推動加快。我更害怕的,擔心自己不要再出現北京咯血的情況。因此星期日我們一同晚飯後,我到陳鋼家去了一趟,結果陳鋼非常熱情,叫昆明姑娘每日上午他們上班之後,儘管到他們家去用鋼琴吊嗓子(小姑娘略微能彈一點鋼琴)。同時也談到外面謠傳華香琳的事,陳鋼夫婦和華香琳都認為中間有人在放野火,這樣一來,聊到了九點鐘才從華家走出,陳鋼特地送我到四八路車站,等了將近二十分鐘才乘到車子,到家已經快十點了。吃中藥,洗腳等完畢,將近十一點,以致服了鎮靜藥片也不起作用,同時,泰興路又來催我把「太白醉寫」全出詞句和樂譜寫給他們,他們馬上就要刻蠟紙分發給大家。電影廠導演和工作人員,要求於本月二十六日就要彩排一次,所以那天陳義家吃晚飯,無論如何我去不了。由於「醉寫」是我把崑曲的「吟詩脫靴」作了一些增刪,這個劇本,任何曲譜裡沒有,必須由我一點一點想起來,因此更加費事。現在,總算於昨天(十四)晚上完成。我從十日到十四日共五個晚上,雖然我怕失眠,每日工作到八點半,但這五個晚上都失眠了,今天上午劇本交去,可能精神可以鬆弛一下。這種情況我不講,別人是猜想不到的,陳義、振雄等如果見到,請轉言,同時,也希望您對我諒解是幸!
  博海(十一日)不知戲校去了沒有?我連打電話的時間都沒有,明天(十六)是星期天,唐文林同志可能在值班,我準備通個電話問一下,如果有什麼情況,我會寫信告訴您的。
  在一個月前,「言子」問我,她娘寄骨灰的公墓裡有否來信?我說沒有(寄骨灰的一張證,他要,我已給他)。今天上午,娘娘見他踏了車子回來,捧了一隻「匣子」,放在他睡的地方一隻小手提箱裡,估計是骨灰匣子。現在看來,大概他準備把骨灰匣子埋葬在草地裡,作為以後不能搬出華園十一號的「理由」。據您看他這一手,起得了作用嗎?明日我也準備彙報一下戲校。
  這幾天排戲在加油,您也不必來,我有時間,抽空會到您家來的。您想到什麼問題,望函告。順候
儷綏!

     知手啟 五‧十五.下午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