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歐華詩篇第四輯《夏》徵文

2020/4/24  
  
本站分類:藝文

【歐華作協專欄】歐華詩篇第四輯《夏》徵文

古體詩

 

七絕 ∙ 初夏即景(新韻)

文/岩子

 

煙雨蔥蘢遠岫輕,啁啾癡鳥後花庭。

丁香謝卻春將盡,芍藥含苞向晚風。

 

 

新詩

1. 《這個夏季,回憶是一把利器》

   文/常暉 (維也納)        2020.04.03

 

這個夏季

炎熱擋不住寒意

寒的靈魂

寒的軀體

寒的門窗

寒的大地

這個夏季

綠蔭罩不住枯白

枯的謊言

枯的悲哀

枯的屍骨

枯的胸懷

這個夏季

神靈抵不住瘟毒

毒的妖嬈

毒的蠱惑

毒的口舌

毒的魂魄

這個夏季

天地堵不住謊言

謊的數字

謊的稱謂

謊的什物

謊的讚美

這個夏季

萬物藏不住孤獨

孤的江河

孤的草木

孤的面龐

孤的淚珠

這個夏季

蟬鳴留不住昔日

昔的歲月

昔的安好

昔的芬芳

昔的微笑

春在逝,冬已往

這個夏季

只剩下回憶

像一把

見血的利器

刺穿悲憫

斬斷別離

在悲涼的心田

魔咒般佇立

 

2. 《夏之渴盼》

呢喃/德國

 

從來沒有過的期許

盼夏快些蒞臨

春暖日麗花香鳥鳴

惹來蜂蝶之戀

記憶裡風華歲月

 

從來沒有過的期許

盼夏快些蒞臨

芳香溢出心脾時

明眸中跳動的鮮豔

也跟著親吻一起回來

 

從來沒有過的期許

盼夏快些蒞臨

趕走那看不見的恐慌

連同真相的反意詞

見證存在的鮮活

 

從來沒有過的期許

盼夏快些蒞臨

一樣的日升夜落

接受不同的落葉輪回

上帝考驗免疫力的揀選

 

從來沒有過的期許

盼夏快些蒞臨

走出人為的羈絆

如跚跚學步的孩童

回到大自然母親的懷抱

2020.3.25

 

 

 3.《夏》

   文/老木      2020 03 31

 

白晝最長的日子過去了很久。

離最短的那天還很遠很遠。

梢頭鵝黃的樣子已經模糊。

枯黃委地的時刻還沒有到來。

 

這個由生向死最激烈的門檻。

有點像多年的戀人,

從青春走向黃昏的途中,

忙碌麻木地孕育著後代。

 

每一顆由鮮花而來的果實,

都在走向香甜之前苦澀的路上。

先前的繾綣纏綿,

早變成了模糊遙遠的記憶。

 

看似炎熱難當的情狀,

心中期待的是冷卻……

像樹上晝夜歌唱的蟬,

用八天來釋放積蓄了八年的願望——縱情歌唱

 

放過春秋

從三伏直接走進冬季。

在天堂裡

尋覓春暖花開的氣息。

 

4. 《夏日情思》    

文/麥勝梅 (德國) 31.03.2020

 

入夏,繁花如錦

和煦的陽光

宛如你熱熾的眼神

溶化了瑟縮於風霜中的我

 

清風徐來

夾著玫瑰香味

掀起了漫山遍野的絢爛

 

楊柳絲絲飄逸

宛如懸繫在樹幹上的鞦韆

盪呀盪呀 回到歡樂的童年

 

绿蔭下的漫步

沉浸在無比悅愉的

夏日情思

 

這一切都是奢華

當我想起

成千上萬的新冠病患者

悄然痛苦逝去

 

5. 《午後》

文/穆紫荊(德國)

 

我怕那午後的一抹斜陽

它讓困倦總是夾裹起記憶的狂潮

猶如待啟封的漂流瓶

引誘你的心起起伏伏

 

我怕那午後的一絲寧靜

它讓忙碌總是破碎成慵懶的理由

猶如一張嬰兒的眠床

引誘你的眼開開合合

 

我怕那午後的一縷清風

它讓茶香總是勾起了沉淪的思念

猶如凋謝一地的花瓣

引誘你的頭暈暈乎乎

 

然而,我知已進入了午後的年華

它豐滿而溫暖,卻不再潤滑

猶如我生命的一個柔美篇章

引誘我愛它,且毫不猶豫

 

6. 《夏啊!回來啊!》  

文/何須問風

 

   哦,火熱的夏天,

 你生在春末,

 春的繁華已不可追尋;

 你把希望寄託於秋天?!

 

 你的勤奮也是過分,

 把本日曆朝夕清點;

 你的熱情也是超度,

 把個人間全盤抱擁;

 你甚而想撕下人的假面,

 讓他們赤裸裸地相見!

 

 你不會卿卿我我,

 又不懂顧盼殷勤,

 所以風來罵你,

 雨也施淫;

 直把你弄得個冷落寥零,

 蓬頭垢面,不成人形!

 轉瞬已經立秋,

 就這樣去了嗎?

 默默,默默地

 去了啊,去了

 就這樣去了?

 赤誠的夏天!

 

 啊,赤誠的夏天,

 你來得何急急,

 去得何匆匆!

 你積聚時間,

 你馳騁空間,

 你濃縮大地,

 你轟擊天庭,

 你終於成熟了,

 在成熟中沉默,

 在成熟中隱退,

 地球不停地轉動啊!

 

 夏啊,你去後,

 冬天又將來臨;

 冬凍時又會把你叨念,

 把你呼喚,把你呼喚

 騎著你霹靂的駿馬,

 舉著你閃電的利劍,

 夏天啊,夏天,

 你快回來喲,你快回來呀!

 

 

7. 《無題 ——

一首絕非虛擬的夏日挽歌》

文/岩子

 

紫色的風

吻幹了

窗面頰上的淚珠

書架開始了晨禱

沙發、茶几、波斯地毯上的花籃

一片謐靜的溫柔

主人不在家

命運交響曲正演繹著抒情的慢板

 

而我的記憶定格在昨夜

——2020年的庚子春天

一個黑暗的影子,踉踉蹌蹌

始終不肯出離我的視界

我認得他——

這個鼻青眼腫的時間老人

在呼嘯的落英和亂石間

數點著漫山遍野的哀鴻

並將那些個名字

一筆,一筆,一筆

銘刻在參天的古樹上

他必許深悉:人類屢教不改

忘性永遠大過於記性

 

我的心隱隱作痛個不停

不過,只要掉轉過頭

便是另一番大好光景

但我不能

片刻的躊佇

鼓足了勇氣

我朝他而去,步向——

主人不再的空宅——

在過去與現在的交界處

有一線光明滅滅熒熒

2020年4月10日

 

今日人氣:4  累計人次:373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