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精神分析學的探問方式,剖析詩人寫作現象,嘗試溝通文學與精神醫學的隱形交錯路徑! --《詩及其象徵》

2015/12/24  
  
本站分類:創作

以精神分析學的探問方式,剖析詩人寫作現象,嘗試溝通文學與精神醫學的隱形交錯路徑! --《詩及其象徵》

強調「詩歌的象徵性」與「人類個體內在性」之間的連繫與結合,證明「詩」作為「精神療癒」的一種可能存在。

海子詩歌內外的「死亡」,是英勇殉詩還是心靈實況?
在葉紅身上,文學──詩語如何成為一種「抗抑鬱劑」?
寫詩對商禽而言,究竟為了「逃離現實」還是「治療」?
零雨如何以詩翻譯內在異質,並隱含反抗意涵?
林梵詩中的「神明」,其實是詩人「超我」的化身?
魯迅〈復讎〉二首深藏了何等黑暗思維與人性原罪觀念?
「李格弟」是誰?夏宇如何安置其身分?

李癸雲以精神分析學(Psychoanalysis)的探問方式,剖析詩人寫作現象,嘗試溝通文學與精神醫學的隱形交錯路徑!

 

 

內容試閱

詩人自殺‧精神分裂‧烈火詩語--再探海子詩作的死亡書寫

二、自殺--精神分裂--詩語

「穀物和她的外殼啊 只有言說和詩歌/拋下了我們 直入核心/一首陌生的詩鳴叫又寂靜」--海子〈太陽‧土地篇〉節錄

(一)海子自殺成因
王德威曾經觀察現代中國作家的自殺案例,如沈從文、老舍等,發現背後的主要原因為政治。然而,到了二十世紀末、二十一世紀初,華文作家的自殺案例更為多見,自殺的主因也不全然與政治社會相關,反而多與精神病症有關。美國精神醫學教授傑米森(Kay Redfield Jamison)曾以臨床精神醫學和科學分析方法研究自殺議題的專著《夜,驟然而降:了解自殺》分析統計出現代人自殺最常見的因素就是精神疾病。而在各種精神疾病中,幾種與自殺有特別強烈的關聯,包括:精緒疾患(憂鬱症和躁鬱症)、精神分裂、邊緣型和反社會型人格疾患等。
海子死後被診斷為「精神分裂」,傳記資料則顯示他生前便已發病,在後人將他視為宗教狂熱般的詩人英雄、典範化他的詩作之前,文學研究者應先了解詩人內在所承受的混亂與痛苦,死亡也許對詩人而言是某種完成,自殺所透露的痛苦解脫也不該被忽略。
「詩人之死」一旦被符號化,「死亡」便成為象徵,個體的精神現象可能便被取代。誠如海子好友西川所作的陳述:「海子去世以後,理論界大多是從形而上的角度來對海子加以判斷。我不否認海子自殺有其形而上的原因,更不否認海子之死對於我們這個時代的精神意義,但若我們僅把海子框定在一種形而上的光環之內,則我們便也不能洞見海子其人其詩,長此以往,海子便也真會成為一個幻象。」因此,西川歸納了幾點海子自殺的具體原因,提供本文作為海子生命背景的理解資料。簡要列舉其說明要點如下:(一)自殺情結:「我想海子是在死亡意象、死亡幻象、死亡話題中沉浸太深了,這一切對海子形成了一種巨大的暗示。」(二)性格因素:「有時傷感,有時沉浸在痛苦之中不能自拔。」(三)生活方式:「海子的生活相當封閉。」(四)榮譽問題:「事實上1989年以前大部分青年詩人對海子的詩歌持保留態度。」(五)氣功問題:「他可能是在開大周天的時候出了問題,他開始出現幻聽,總覺得有人在他耳邊說話,搞得他無法寫作。……海子自殺後醫生對海子的死亡診斷為『精神分裂症』。」(六)自殺導火線:初戀女朋友的出現。(七)寫作方式與寫作理想:「寫作就像一個黑洞,海子完全贊同這種看法。……荷爾德林最終發了瘋,而海子則以自殺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不知道這裡面有沒有一種命運的暗合?」
詩人的性格、精神生活與外在因素皆可能是自殺的成因,如果對照海子在死前兩天(1989年3月24、25日)的精神狀態,恐怕混亂失序的心靈實況更可能是自殺導火線。他在這兩天曾寫了臨死遺言之外的五封遺書,內容多次提及「精神分裂」、「自殺」、「幻聽」、「昏迷」、「死亡」,如3月24日晚上寫的二封遺書中寫著:「今晚,我十分清醒地意識到:是xx和xx這兩個道教巫徒使我耳朵裡充滿了幻聽,大部分的聲音都是他倆的聲音,他們大概在上個星期四那天就使我突然昏迷,弄開我的心眼,我的所謂『心眼通』和『天耳通』就是他們造成的。還是有關朋友告訴我,我也是這樣感到的,他們想使我精神分裂,或自殺。」「我的幻聽到心聲中大部分的陰暗內容都是他們灌輸的。現在我的神智十分清醒。」3月25日又寫了三封,內容仍重複著:「如我精神分裂、或自殺、或突然死亡,一定要找XX學院XX報仇,但首先必須學好氣功。」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