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岩子(德國)譯作:人生之半

2019/11/1  
  
本站分類:創作

【歐華作協專欄】岩子(德國)譯作:人生之半

人生之半

作者:弗裡德里希∙荷爾德林

翻譯:岩子

 

黃梨垂枝

漫開的野薔薇

沙洲入碧湖

優美的天鵝呵

親吻得如癡如醉

曲頸輕向

神明冷澈的湖水

 

痛呵,在數九嚴冬

哪裡可尋得鮮花

陽光

和清影?

斷牆無語

如冰,惟有風中

獵獵旗旌

 

Hälfte des Lebens

Mit gelben Birnen hänget
Und voll mit wilden Rosen
Das Land in den See,
Ihr holden Schwäne,
Und trunken von Küssen
Tunkt ihr das Haupt
Ins heilignüchterne Wasser.

Weh mir, wo nehm’ ich, wenn
Es Winter ist, die Blumen, und wo
Den Sonnenschein,
Und Schatten der Erde?
Die Mauern stehn
Sprachlos und kalt, im Winde
Klirren die Fahnen. 

 

譯者說詩:

荷爾德林的這首抒情詩,相信沒有任何背景知識的讀者亦能心領神會:上段寫夏,已經的前半生;下段寫冬,未來的後半生。前半生,優美斑斕,仙境一般令人神往:湖畔,茂盛的野薔薇,成熟著的黃梨;湖上,成雙成對的天鵝,陶醉在熱戀之中。而後半生,情境直轉而下,一反世外桃源般的和祥與溫柔,由暖向冷,由明亮向灰暗,情與景,景與情一落千丈。隨著一聲“痛呵!”,凜冽的寒風撲面而來,詩人不勝悲戚:哪裡可尋得鮮花/陽光/和清影?然而無人答應,風中惟有旌旗獵獵嘶鳴。

《人生之半》寫就於1803年,一年前,即1802年,在詩人與心愛的戀人蘇賽特·貢塔爾德夫人被迫分手了三年之後,蘇賽特因病離開了人間,年僅33歲。一年後,也就是1803年,荷爾德林也步入了人生第33個年頭。莫非詩人觸景生情,懷念起讓他魂牽夢繞此生此世再也不能相見的心上人,預見了自己悲苦孤獨的人生前景?我們不妨再從開篇讀起,試著來破解這首短詩裡可能的文字密碼:黃梨,意味著成熟的季節,暗示詩人正身處的人生階段,在生命的上半程與下半程之間;野薔薇象徵著純真而熱烈的愛情,天鵝則預示著死亡或沒有希望的未來。在古希臘或西方,天鵝被視之為有先見之明,能夠占卜未來的神鳥。“曲頸輕向/神明冷澈的湖水”,第一段的最後兩句,為詩人淒涼的後半生(冬天)埋下了伏筆:我的未來,還有詩情畫意(鮮花)可言嗎? 還會得到靈感繆斯(陽光)的青睞嗎?寧靜的月光(清影)或夜晚,這一切,還會光臨於我嗎?“斷牆無語/如冰”,詩人亦心如死灰。

不幸的是,詩人一語成讖。三年後,即1806年,荷爾德林被強行送進精神病醫院,彼時彼刻,他正好36歲半,恰巧是他人生的一半,命運之巧合也?

 

關於詩人:

弗裡德里希∙荷爾德林(Friedrich Hölderlin,1770-1843),出生於內卡河畔的小鎮勞芬,德國文學史上一名重要的抒情詩人。他的生父是當地修道院總管,不過在他3歲時不幸去世。其母為牧師之女,隨後改嫁。荷爾德林早期作品受法國大革命和席勒等等的影響,多以古典頌歌體的形式謳歌自由、崇高、友誼和大自然。後來藝術上臻于完美,把人道主義思想和對祖國的愛交織在一起,逐漸轉向古希臘詩歌和自由韻律風格。其代表作有《自由頌》《人類頌》《為祖國而死》《人生之半》等等。荷爾德林畢業於圖賓根大學神學系,雖取得了神職資格,但卻從未擔任過牧師,而是以家庭教師謀生。在法蘭克福銀行家貢塔爾德家做家教時,愛上了主人的妻子蘇賽特,其唯一的書信體小說《許佩里昂或希臘隱士》中的狄奧提馬,便是以蘇賽特為原型。後因情事敗露,被迫遠走他鄉。1802年,昔日戀人的死訊使本來就懷才不遇,身心交瘁的詩人雪上加霜,精神錯亂。徒步回到故鄉後,被好心的木匠齊默爾夫婦收留,直至去世。

 

今日人氣:9  累計人次:24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