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岩子(德國)譯作:邊緣

2019/10/25  
  
本站分類:藝文

【歐華作協專欄】岩子(德國)譯作:邊緣

邊緣

作者:特奧多∙施托姆

翻譯:岩子

 

如此之靜寧。芳草甸

沉浸在和煦的午陽裡, 

玫瑰色光輝飛舞著

把古老的墓碑縈系。 

野卉吐馨,石楠花紅,

冉冉芳菲漫向湛藍夏空。

 

灌林裡甲蟲們腳步匆匆,

身穿著襲襲金色的戎裝。

蜜蜂們花枝挨著花枝,

耽附在朵朵小酒盅上。

草叢裡燕雀們唧唧咕咕——

百靈鳥的啾啾聲此起彼伏。

 

一間破舊低陋的茅屋,

孤零零在日頭底下。

茅屋的主人倚靠著門,

笑眯眯地瞧著蜜蜂玩耍。

門口石頭上他的小子

正一刀一刀把木笛削制。

 

這晌午靜謐得幾乎聽不見一聲

顫抖的鐘鳴,自遠處的村落,

老漢的眼皮上下闔在了一起,

他夢見自己的蜂蜜豐收了。

——不再有任何時代的喧囂,

打破這份寂寥。

 

Abseits
Theodor Storm

Es ist so still; die Heide liegt
Im warmen Mittagssonnenstrahle,
Ein rosenroter Schimmer fliegt
Um ihre alten Gräbermale;
Die Kräuter blühn; der Heideduft
Steigt in die blaue Sommerluft.

Laufkäfer hasten durchs Gesträuch
In ihren goldnen Panzerröckchen,
Die Bienen hängen Zweig um Zweig
Sich an der Edelheide Glöckchen,
Die Vögel schwirren aus dem Kraut -
Die Luft ist voller Lerchenlaut.

Ein halbverfallen niedrig Haus
Steht einsam hier und sonnbeschienen;
Der Kätner lehnt zur Tür hinaus,
Behaglich blinzelnd nach den Bienen;
Sein Junge auf dem Stein davor
Schnitzt Pfeifen sich aus Kälberrohr.

Kaum zittert durch die Mittagsruh
Ein Schlag der Dorfuhr, der entfernten;
Dem Alten fällt die Wimper zu,
Er träumt von seinen Honigernten.
- Kein Klang der aufgeregten Zeit
Drang noch in diese Einsamkeit.

 

 

譯者說詩:

這首寫作於1847年,發表於1848年的《邊緣》共由四個段落組成。

第一段寫花草:正午,一個人跡罕至的夏末。石楠花無聲地開著,一縷玫瑰紅的光芒在空中飛舞著,令人嚮往的安謐和美好。

第二段寫動物:怡然自得的甲蟲、蜜蜂、百靈鳥…… 婉囀的鶯聲此起彼伏,勝似世外桃源。

第三段由物及人:一所破舊茅屋及其主人,還有主人的兒子——正坐在門前的一塊石頭上雕制著木笛。此情此景與前2段中田園而誘人的景致形成了鮮明比照:偏僻而貧窮。

第四段:進一步緊扣主題,深化“邊緣”之印象:此乃一塊遠離“文明”連村莊都沾不上邊,連“顫抖的鐘鳴也幾乎聽不見一聲”的窮鄉僻壤。然而,這位窮漢子似乎也別無他求,自是愉快地瞧著小蜜蜂們飛來飛去。這樣說,似乎也不甚準確,他不是也在朦朧之中夢見自己的蜂蜜豐收了嗎?有誰說得清,這種遠離塵囂的幽閒時光還能持續多久呢?

這首詩只有短短的24行,字裡行間蘊含著在十九世紀中期德國工業化和隨之而興起的城市化的大背景之下詩人對現實和未來走向的微妙洞悉。

 

關於作者:

特奧多·施托姆(Theodor Storm,1817—1888),出生于德國瀕臨北海,當時處於丹麥統治下的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州的一座小城胡蘇姆(Husum),十九世紀著名小說家和詩人。15歲起以寫抒情詩開始了他的文學生涯,20歲時入讀基爾大學攻讀法律。此間結交了語言學者梯肖·毛姆遜,並與他以及另外一位友人特奧多·毛姆遜一道採集地方民歌、童話和傳說,合作出版了《仨友共歌》一書。1843年,施托姆回到了自己的故鄉,一邊開辦律師事務所,一邊繼續自己的文學創作。在1847年至1888年期間有58部中、短篇小說先後誕生。其代表作有《茵夢湖》、《淹死的人》、《白馬騎者》等。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3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