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150張珍貴照片等大量第一手資料。--《改革中國報業的無冕王:黃天鵬傳記》

2019/9/26  
  
本站分類:創作

近150張珍貴照片等大量第一手資料。--《改革中國報業的無冕王:黃天鵬傳記》

「今日的新聞,是明日的歷史,新聞記者等同古代的史官,應具有史才、史學、史識和史德。」──黃天鵬

黃天鵬,曾任《申報》編輯、《時事新報》總編輯、國民大會主席團主席等職。著作多達二十餘本,為中國新聞界著作最豐富之人,對中國近代新聞及學術界影響深遠。
1927年,大學時期,創辦《新聞學刊》,為中國新聞界有專門刊物之始。1928年,入《申報》任職,將《新聞學刊》擴大改版成《報學月刊》,儼然成為中國新聞學最權威之刊物。1929年,入東京新聞研究所就讀。1930年,留學歸國後,受邀至復旦大學擔任教授並創立中國第一個新聞學研究室。1931年,任《時事新報》編輯,改革報紙編寫方式,首創報紙頭版為國內外要聞版,開創中國報業新時代。一路由訪員、編輯晉升至總編輯,推升《時事新報》規模與《申報》、《新聞報》並駕齊驅,內容與水準卻遠遠超越此兩大報。
1938年,對日抗戰期間,他隨國民政府遷至重慶,籌劃《時事新報》復刊一事。1939年,日軍進行大轟炸,十大報在蔣中正指示下聯合發行,他擔任《重慶各報聯合版》總經理,為戰時首都惟一報紙的總舵手。
1947年,當選中華民國國民大會代表。1951年,在戒嚴時期的臺灣,與總統府資政張知本、黨政要員鄭彥棻創辦「中國憲法學會」,發行刊物《憲政時代》,凝聚修憲共識,鼓吹民主與憲政。1954年,捐出家產創辦「大同教養院」收容婦孺。先後擔任政治大學、文化大學、師範大學新聞系教授。

作者黃佩珊為黃天鵬么女,擁有詳盡的資料、照片、文件、日記、史料、公文及祕件等第一手原件。本書從黃天鵬家世淵源及求學開始,到報壇發光、轉向政壇、推行憲政,直至去世,分章撰寫,並特別收錄近150張珍貴照片。另外,更首次公布黃天鵬60個筆名及黃天鵬未公開之自述、黃天鵬曾祖五代將軍府莊起鳳家族介紹。除了見證一代報人的風骨,更為軍閥割據、國共內戰、中日戰爭、中國報業發展保留了重要的研究史料。

立即訂購《改革中國報業的無冕王:黃天鵬傳記》

 

內容試閱

【第二章 篤學好古 闡幽發微】

  謁見孫文 文章報國 參與革命

  天鵬在天津上岸後乘車至北京,計劃參與北京大學入學考試,到達時卻已經逾期。詢問之下,北京五私大之一的平民大學設有新聞學系,校長汪大燮延聘北大新聞學教授徐寶璜為系主任,各科教授皆為泰山北斗,聲勢浩大,因此退而求其次,進入平民大學就讀,師從徐寶璜、邵飄萍等人,得以出入北大圖書館。
  京師報紙編製較上海精彩,社論記事出自名家之手,同學當中許多人已經在報館兼職。天鵬從地偏一隅的嶺南跳轉至千年文化古城,頓時感到前所未有的渺小,暗下決心,力爭上游,以求得一席之地。未料接獲家鄉長輩來信規勸,直指:「大學學科若干,精一均足鳴世,惟業新聞,恐非安身立命之道;夫責重薪薄,無供仰俯,數黃論黑,易肇罪戾;往事若《蘇報》章太炎、鄒容之陷於縲絏,《時報》遠生海外之及於奇禍,足為後事之戒。」天鵬置之不理,反倒認為,書生謀所建樹,端恃筆刀,並以《醒獅》週報創辦人曾琦病中編報,口占一絕為例:「書生報國無他道,衹把毛錐當寶刀,心血未完終欲嘔,病中握管敢辭勞。」
  在祖父至交曾習經引介下,天鵬前往拜會梁啟超。曾習經又名曾剛甫,號蟄庵居士,生於同治六年(一八六七),廣東揭陽棉湖鎮人,為嶺南近代詩壇四家之一,梁啓超讚譽為「有清易代之際第一完人」,丘逢甲稱:「四海都知有蟄庵,重開詩史作雄談。」
  梁啟超,別號任公、飲冰室主人,為廣東新會人,跟隨廣東南海康有為推動變法維新,創立學會,發行《清議報》、《新民叢報》、《政論》、《國風報》等,擔任主筆,在文壇最大的散文流派「桐城古文派」中,另創「時務文」體裁,因具深厚國學根柢,又涉獵西洋新知,文體新穎,筆端帶著感情,思想富啟發性,讀者著迷,風靡海內,社會視聽為之一變。
  會面時,天鵬呈閱自己發表於報章雜誌的匡時論政之作,梁啟超大為賞識,揮筆書寫「天地皆春色,乾坤一草廬」,後由南海先生撰為對聯。天鵬奉為珍寶,懸掛壁上,勉勵自己效法梁啟超。
  民國十三年底,孫文為謀求和平,從廣州至北京,與政界共商國事。天鵬和國民黨同志於十四年初,往前拜見孫文,參與黨務,協助革命宣傳。
  孫文北上期間,東江軍閥陳炯明認為有機可乘,與北洋軍閥和英國帝國主義勾結,以推翻國民政府、重掌廣東政權為目的,籌劃由粵東進攻廣州。國民革命政府組成聯軍,出兵討伐陳炯明。天鵬匆促返鄉,與族人共同參加棉湖之役,由於對潮汕地形瞭若指掌,在戰役中,負責偵報敵情,建立戰功,國民黨中央頒發「致力國民革命著有勳勞」證書,勛字七三二號。
  五四運動以來,知識分子大抵為兩派,多數主張效法英美兩國自由、民主、科學之路,卻從未有統一的行動或組織;另一派堅信共產主義,人數雖少,在蘇聯主導下,宣揚攻勢萬分凌厲。列寧取得政權後,頻頻對中國示好,號召無產階級鬥爭,反抗資本主義,鼓勵工農革命,孫文公開主張「聯俄容共」。身為孫文信徒,天鵬醉心於探討社會主義,認為階級鬥爭是社會中不可避免的事實,最後會導致無產階級革命
……

  軍閥追補 倉皇逃亡 浪跡天涯

  民國十三年二次直奉戰爭後,北方政局始終不穩,直系馮玉祥率師倒戈,入據北京,違反「優待清室條件」,將溥儀驅逐出紫禁城。民國十四年,北洋集團爆發直奉第三次戰爭,孫傳芳自稱「浙閩蘇皖贛五省聯軍總司令」,對抗奉軍;吳佩孚在武漢重整齊鼓,號稱「十四省聯軍總司令」,並聲討奉系張作霖;馮玉祥勾結張學良部下郭松齡,暗中反抗奉系。民國十五年,張作霖與吳佩孚聯合進攻馮玉祥,四月十八日奉軍與直魯軍進入北京。
  國民黨領導的革命軍民國十五年七月九日在廣州誓師北伐,揚言打倒軍閥和帝國主義,尋求中國統一和獨立自由,所到之處,勢如破竹,連奪長沙、武漢、南京、上海等地。進至華中,因內部對蘇聯與中國共產黨態度不同而造成寧漢分裂,北伐陷於停頓,八月十三日,蔣中正引退,辭去總司令一職,八月十九日寧漢復合。民國十七年年元月四日,蔣中正復職,各勢力聚集,國民軍馮玉祥、晉系閻錫山、桂系李宗仁分別任第二、三、四集團總司令,聯合向奉系進攻。
  在此風聲鶴唳之際,北洋軍閥急於逮捕國民黨員,新書林為革命通訊機關,受到嚴密監視。天鵬於三月返抵京師,重操舊業,編輯《新聞學刊》。
  三月十六日,金烏西墜、玉兔東升,新書林同仁正在用膳,突然一陣敲門聲,大夥兒以為是郵遞員,開門後見到的卻是便衣偵騎和武裝員警,強行入內審問在現場者姓氏與生平,接著翻箱倒櫃,四處搜尋,歷經三小時後,強迫天鵬具結,並將張一葦帶走,留下兩名員警看守。
  午夜又來兩名巡警換班,表情猙獰,不發一語,天鵬梳洗更衣皆由其中一人尾隨,門外站有步哨。天鵬想起邵飄萍、林白水5因言論抵觸當權者而被補殺害,心生恐懼,整夜惶惶,燈下與姜墨齋兩人靜坐,相對無語,直至雞鳴因疲憊而昏睡,醒時員警早已換班,又是新面孔,言詞較為平善。
  餐後天鵬友人梅兮來訪,審查詰問後始得離開,梅兮通知親友,設法營救。晚上,天鵬與員警閒談至深夜,至曙光微亮時才昏昏欲睡。午後便衣前來告知,上級裁示可以撤離。一周後張一葦獲釋,兩人通夕痛飲、放聲大哭,分別記下〈鐵窗風味〉及〈三日軟監記〉。
……

------

【第三章 改革創新 報壇發光】

  執筆申報 易知先知 樂趣無窮

  天鵬風塵僕僕,來到上海,正值中秋佳節,暫居青年會,琴劍飄零,謀職無方,幾乎斷炊。此時,《申報》正革故鼎新。天鵬曾在東亞酒樓宴席上與《申報》協理汪英賓交談,汪英賓認為新聞記者必定為文學家,天鵬具備深厚文學與史學涵養,擅於駕馭文字,兩人對報學看法不謀而合,之後以書信維持聯繫。透過汪英賓的介紹,天鵬來到申報館拜會總主筆陳景韓。
  陳景韓,筆名冷、冷血、不冷、無名、新中國之廢物,任《時報》主筆時,不隨流俗,獨創「時評」體裁,使《時報》能見度大增,《申報》館長史量才高薪挖角。陳景寒認為,報紙必須具備大量時事消息,寫作要短小精煉,特別重視採訪和編輯,銳意改革下,《申報》的內容與發行量同步提高。
  會晤時,天鵬呈閱剪報作品,陳景韓讀後稱讚,以史家筆調撰文,卻深入淺出,實屬難得,假以時日,將名聞遐邇。陳景韓平日少言寡語,這時彷彿遇到知音般,對輿論和社評開始說長道短,逾兩個時辰。不久,主編要聞版的潘公展從政而有了職缺,天鵬被聘進了《申報》。
  《申報》館位於漢口路、山東路口,為民國七年自建之五層樓館舍,設備新穎先進,從美國定購的新式捲筒機與印刷機,可縮短印報時間;添裝無線電台,以收聽國內外即時廣播消息。
  政論方面,陳景寒為文冷峻辛辣,直指時弊;副總主筆張默,寫作婉轉曲折,謹慎穩健,奉行「對尋常細故不發妄語,對個人行為不加毀譽」,兩人輪流撰寫短評,並稱「松江兩支筆」。此時的《時報》主筆包公毅以風雅蘊藉、閒逸超脫取勝,為文署名「笑」,和陳景寒并列為「一冷一笑」。天鵬取三人之長,形成「鵬字標記」:謹言慎行、引經據典、一針見血、諷刺與幽默並行不悖。
  《申報》編輯以地域作分類,長江做分界點,北方以北京為重鎮,南方以南京為中心。主編胡仲持以天鵬熟悉京津政情,理應編北方版,長江以南原先為潘公展主編,潘從政而空缺,由胡接手。正討論編務時,恰好潘公展前來,與天鵬匆匆一會,相約隔日再談。
  酒逢知己千杯少,兩人促膝長談,從新聞學理談到報界現況,從為官之道談到政治情勢,潘公展批北洋軍閥專橫無知,造成北伐軍勢如破竹,「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兩人對新聞事業與新聞自由看法一致,就此結下不解之緣。
  天鵬除了編輯要聞版之外,還擔任國際版主筆。每晚七、八點左右到達報館,先比較各大報的消息和標題,接著把譯電員已經送達的電報加以修改、下定標題、發下排印。之後各地電報隨到隨編,午夜最忙,有時電報一來有許多頁,必須眼明手快、決定取捨,匆忙中編完上半頁便給等候在旁的工人拿去付印,清晨四時前的電報,若有重大消息全都得趕在印刷截止前編好,看完大樣已是五點左右、晨雞報曉的時光。
  有時遇到戒嚴,只能在報館就寢,即使印刷聲和各種機械運轉聲隆隆作響,在疲倦襲擊下,仍安然入睡,一覺到中午,接著撰寫通訊稿或是外出訪談,忙到省略早午餐。
  為了採訪,工作無定、飲食無時。有時冒霜犯雪、忍渴耐飢,為的是等候某位達官顯貴;有時為偵查真相而四處奔波,卻一無所獲。然而記者一日所見所聞為各式各樣的人生縮影,深度報導更能在短時間內看透歷史與人性,帶來「易知、先知、多知」的樂趣。讀者若有正面回應,天鵬便喜形於色,勉勵自己為人群導師,提供公正、客觀、平衡的報導。
……

  革新版面 創要聞版 洛陽紙貴

  陳布雷為國民黨文膽,曾任《時事新報》編撰、主筆、總主筆,為人正派清廉、愛才惜才,轉入政壇後,大力推薦天鵬入職《時事新報》擔任編輯。
  平津的報紙偏重新聞、副刊和學術論文;上海側重廣告與娛樂,為了遷就客戶需求而犧牲版面的完整性,廣告和新聞參差交錯,來回跳躍。在天鵬主導下,《時事新報》頭版改為國內外要聞版,採用混合編輯,力求新穎鮮明、一目了然;各項消息以專版類聚,每天維持大量的時事消息;廣告依不同性質分散在各版,對於指定版面廣告,限制欄位,以免喧賓奪主,絕不受客戶左右任意伸縮新聞篇幅,為中國報業創下嶄新的面貌。
  天鵬理想中的新聞紙,「非惟報之,並應導之」。編排方式,體現了中國古典藝術與美學修養,刊頭為書法題簽,依各版不同性質而酌量飾以繪畫和插圖,整體而言,簡潔、對稱、和諧、大器。標題兩大原則,一為提綱挈領,便利讀者;二為標奇炫異,引起注意。內涵方面,以時事做為主軸,藉由充實評論質量、增加評議對象,進而貢獻立言機會,形成輿論之總匯。天鵬以史官自詡,報紙累日成月,積月成年,年初時回顧過去一年國內外大事記,匯整成史,以「附錄」形式,提供讀者收藏。為節省成本,各項投稿,概無酬資,並斟酌情形,贈閱報紙;索酬者必須於原稿註明,如為曠世鉅作,恐成遺珠之憾,一經採登,將如數奉上要求之稿費。
  人生如戲,報紙為平面舞台。評論如文武老生,須台步工穩,嗓音爽亮,節短韻長,讓觀者心領神會;要聞為正淨,也就是大花臉,字眼板眼須唱得清楚明白,如同報紙標題必須一清二楚,內容詳實並處處以古本對證,才是上乘。社會新聞如同青衣花旦,重在描摹,若過頭了,反顯得誨淫誨盜,有傷風化;副刊為小丑,伶俐狡黠、語言有味,為嚴肅的電報和不關痛癢的官樣文章注入清流,提神醒腦。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1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