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婚姻往事》(第四部分)

2015/8/27  
  
本站分類:創作

中篇小说《婚姻往事》(第四部分)

5

回到家亞光非常疲憊了,成萬平把她送到樓下,就轉道去接他前丈母娘了。亞光給亞麗發短信,讓她上網,說“有說話”。亞麗隔了好一會兒,才回信,說三姐我沒在家,在外邊。

“在外邊”三個字,讓亞光恍然想起,亞麗已經有好長時間,都不著家,經常“在外邊”了。一種痛感,在她內心升起,她知道亞麗的“外邊”是哪,對著電腦的顯示幕,亞光的眼睛盲了一般,直瞪瞪的看著空氣。

這世間,有哪一個家庭,哪一樁婚姻,不是千辛萬苦又百孔千瘡?女人的一生,開始錯了,就要錯一生?人人都被上帝安置了機關,他不讓任何人圓滿,即使貌似圓滿,也設好了陷阱,坑洞,稍不小心,一腳踏空,便永世都在掙扎……亞麗當初,為追求自己的幸福把二姐氣個半死,她自己呢,如今落得個什麼?魯韋釗把她安排進了棉紡廠,當輕閒的化驗員。但婚姻,他母親不同意。亞麗是在魯韋釗的小女兒都出生了,上幼稚園那年,才跟電工小江結婚的。

“賤貨也沒好下場吧?”亞明說。

“那是你妹妹,不能這樣說。”大姐和亞光一直這樣斥她。

“那臭流氓就有好下場嗎?別看他又是娶又是生的,還兒女雙全,看著吧,報應在後邊呢,不是不報,時候沒到!”亞明轉而又對魯韋釗進行詛咒,這個亞光同意,魯韋釗是已婚人,在那件事上,他全責。

婚後的亞麗,自以為愧對了小江,豈不知,女兒出生後,小江就告訴她,跟她結婚,就是想要個孩子,同時,也算給父母一個交待。

婚前短暫的時光,亞麗一直都以為他羞澀,正經。婚後三班倒,他們碰到一起的日子也不多,白天他在補晚上的覺,夜裏他出門了。亞麗那時還不懂, “流氓”“變態”真正的學名叫“同性戀”,她不能理解,小江為何對她的肉體那麼懼怕,那麼不感興趣。亞麗挨著他的腿往沙發上一坐,他被電了一樣立即起身,藉口拿杯子,喝水,去衛生間什麼的。床上,也離得遠遠的,冬天說冷夏天嫌熱。亞麗曾暗自檢索自己,是不是小江知道魯韋釗的事,心有嫌惡?如果是這樣,又為什麼找她結婚?

亞麗訴說這些的時候,體重只剩八十來斤了。別的女人蜜月後,是新娘。她黃瘦的臉和沒有光澤的眼神,像遺孀。

亞光比她多讀些書,當時也沒有確切的答案,但在後來的日子裏,她明白了,小江這樣的男人,叫“同志”。

“同志”對異性冷漠,非他無情。

她們白天吃飯,飯桌上,小江目光只在菜盤上停留。女兒長大了,小江掙的錢也都拿回家花,但看她們就像看任何物體。小江在這個家,基本如同一個影子。幾年後,棉紡廠被合資,小江單幹,去南方做起了電子生意,一年四季,家裏連影兒都沒有了。慢慢的,亞麗像得了花癡,她看著電視,常常抱緊了自己……

打麻將解憂愁,亞麗就是那時候,有了賭博的癮。男男女女,手碰手,腳抵腳,膝蓋頂膝蓋,煙火氣,讓亞麗不再孤單。還相遇了小裴,一個遊手好閒的光棍,一張床,一口鍋,窮得叮噹響,亞麗不計較這些。一個真實的男人,勝過所有。亞麗就是從那時起,常常“在外邊”了。

小江的影子生活固然可悲,但亞麗這樣,破罐破摔,跟一個整日以賭為生的小混混在一起,也太糟蹋了自己,一點顏面都不要了。亞光第一次知道了亞麗的“在外邊”,她氣得眼珠都不動了,直奔亞麗面前,斥問她。

亞麗就吐出三個字:“沒辦法。”

“沒辦法”——在“沒辦法”面前,誰都啞了聲,沒了話。生活中有多少“沒辦法”?一個“沒辦法”,搪過了所有。成萬平和她一家兩過是“沒辦法”;大姐不還錢也是“沒辦法”;二姐亞明結不成姻,同樣歎沒辦法;亞麗有丈夫如同沒丈夫,和小混混混,依然是沒辦法。生活中的“沒辦法”,替代了一切辦法。

電腦已進入休眠狀態,亞光打了個哈欠,關機睡覺,就是眼下的辦法。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