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集《亲爱的小孩》——送给女儿

2015/8/17  
  
本站分類:藝文

散文集《亲爱的小孩》——送给女儿

散文集

                                                親 愛 的 小 孩

                                              ——送給女兒小冰塊兒

                                                           明霞

*女兒,小冰塊兒,今天,你已經長大成人。媽媽想寫一本書,關於你的,想了有一年之久。半年前,我曾對你說,等你稍稍安定,等我略有時間,就動筆。這本書,是在我斷續的火車上,出差候車時,紙媒手寫題綱,休幾天假,電腦動筆。我原本打算,散文集的時間順序,就從你出生,那個飄雪的冬天寫起,寫你歷盡劫波,終於還是留在了我腹內,我們成了未加商量的母女……

可是昨天,一個阿姨,媽媽的領導,她從東北休假歸來,去看望她生產的兒媳婦。在辦公室,我們簡短的聊過工作之後,又說起家常。她講到兒媳在醫院剛生,兒媳的爸爸媽媽,也就是她的親家,從超市買回了整角的豬肉、豬蹄,還有各類生鮮水果——水池案台都擺不下了——她說她當時就淚水洶湧,因為她想起了她的爸爸,她爸爸小時候對她的疼愛……

阿姨接下來的敍述,媽媽聽得走神兒,她爸爸每到夏天,都會往家裏買一地的西瓜,一籃子一籃子的水果,鮮桃,葡萄……阿姨沒等敍述完,媽媽也開始哭了,因為媽媽想到了你——這個世界多麼的不講理啊,有的人有父親,還有那麼浩瀚的愛。而我們,你,在孤單中長大,小時候,我們連成把的香蕉都買不起……

蒙上蒼恩,你還是健康的長大了,還成了一個孝順的孩子。當你打工的第一個月,掙了一千多歐,竟用近一千元,給媽媽買了那麼好的大衣,媽媽,就再一次難過而不安了。

就從現在寫起吧,想到哪,便寫到哪兒。時間上沒有什麼必須。這本書,是送給你,也是告慰,姥姥的在天之靈。

1 上帝的禮物

比起你,媽媽還算幸運,有父親。雖然我的父親一生都威嚴地抿著嘴角,板著個臉,但他終究是撐門戶、讓孩子們在夜晚安心的父親。十幾年前,和北京的一個女友在電話裏聊天,關於男人,她的丈夫是個外交官,長年在各個國家。她說雖然他不在家,家裏所有的家務,包括撫養孩子,都是她一個人,但是,心理是不一樣的,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她打比方說即使男人是個當兵的,遠在天邊,可家裏有了事,女人拿起電話,求救的人,可以打向的人,還是丈夫——那份心理支撐,是不一樣的。

現在回想,這個女友是一個多麼善良、體恤的人。

記得有一次,家裏衛生間的水管壞了,打電話讓小廣告上的人來修,他們修時關著門,然後出來要錢,要錢後走掉。當媽媽打開門,滿地的污濁,他們並沒修好,還弄髒了礅布。那時媽媽年輕,竟幼稚的再打電話,電話裏質問人家,為什麼這樣,同時,利用自己一點文化,刻薄的羞辱。那民工當時就在電話裏大罵起來,還揚言,一會兒來算賬。

那時已是晚上,吃過晚飯後的時間。寫作業的你,一定是聽到了媽媽的電話,一有動靜,就看媽媽的臉,色厲內荏的媽媽,並沒有什麼能耐,我們交換眼神,什麼也不說。後來,真有人來敲門了——不是敲,是砸,踢兩下。那種下面有縫的老式鐵皮門,我們都能看到外面人的腳,腿,我們不敢吭聲,那時也沒有報警電話,我們就是斂著氣,息著聲,像家裏沒人。那人踢兩下沒意思,走了。隔一會兒,又有人敲門,問誰,不吭,等了一會兒,也不知道是誰,腳步聲又下樓了……莫名的敲門者,在此後的歲月,成了我們共同的噩夢。有一次你告訴媽媽,說夢到一個人拉門,你在裏面拽,我們使勁拽,也拽不動——這樣的夢,媽媽也有過。

曾經的日子,確實太艱難了。你才六歲,就能去菜市場買饅頭。有一次,媽媽切菜切出了蟲子,那種軟蟲,嚇掉了刀。你知道媽媽是多麼怕這些東西,小小的你,沖進來,告訴我沒事,你來解決蟲子的問題。我也奇怪,媽媽生出的你,有些地方,並不像媽媽,你不怕貓,不怕狗,有時咱們下樓乘涼,倘若咱娘倆當晚關係愉快,順心,鄰居的狗來了,你就主動幫我攆,隔著媽媽回家。如果你生我的氣了,比如,我沒捨得錢給你買冰糕,汽水,一晚上,你就走得若無其事,任憑貓狗躥來躥去。那麼一個小豆子般的你,也知道跟我鬥智鬥勇,對你不滿意的物件,略施懲罰……這些媽媽今天想來,都成了悲喜交集的回憶。

你讀書,工作,再留學,打工。這兩年來,你真正的成為大人了,遠隔,使你的心離媽媽更近。你給媽媽買蜜蜂一樣可愛的小卡子,藍瑩瑩的眼藥水,滴眼後睜開,竟然有藍瓦瓦、明眸浩齒的效果。知道媽媽愛打球,一家家店鋪挑來比去的運動裝。不是媽媽崇洋,同樣的運動裝,人家歐洲人做的,透氣的後背,護腰的軟簾,方便的各個小側兜,還不說人家的選材,品質,價錢又比國內便宜……小時候咱們家買不起巧克力,如今,你給媽媽買。小時候你沒有零食吃,現在,你給媽媽買回的是純正的奶糖,含維C的果酸,香濃的咖啡……

化妝品,此前媽媽也是一直不碰的,過敏,擦什麼都不比不擦好。春天,回來前夕,你給媽媽選口紅,眉筆,為了讓我對比顏色,你在人家櫃檯前,讓服務員把你的兩隻眉毛化得一紅一黑,粗粗的,像蠟筆小新。視頻裏,問媽媽要哪樣。那一刻,媽媽看著你花貓一樣的小花臉,忍不住的熱淚。孩子,為了媽媽,你是什麼都肯做的,什麼都不嫌,這讓媽媽情何以堪啊。

這兩年,可能媽媽老了,突然對宗教,有了熱望,追尋。系統的讀了一些書,我相信有上帝。比如你,不就是冥冥中,上帝賜給媽媽的一件禮物嗎?此前抱怨,這個世道不講理,其實,放遠了看,它又是一個多麼均衡、此消彼長的世界啊。媽媽沒有給你深廣的父愛,可是上蒼賦予了你那麼多美好的品質,多少和你同齡的孩子,包括男孩,他們整日呆在家裏,日復一日,打電腦,玩遊戲,遊手好閒,廢物一般,而你,勤勉努力,上進自尊,還有良善的內心,特別感恩……這些,難道不是花錢都買不到的嗎?

所以,上帝待你也不薄,他讓你像個鐵孩子一般長大,健康平安,這既是對你的賜福,也是對媽媽的恩典。

我祈禱。(待续)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5  回應:3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小丸    
小丸
小孩是上帝給的禮物。一直以來只愛我自己,不管談戀愛還是結婚,生的小孩才知道甚麼是愛,還好生了小孩,目前為止,不管是身體多疲憊,遇到甚麼困難,都覺得好過癮。
回應    2    0

杜國維    
杜國維
有時覺得小孩是「上帝的禮物」,但是皮起來卻像是「撒旦的使者」,看完您的文章,我現在相信前者多一些。
回應    0    0

曹明霞    
曹明霞
谢谢杜先生和小丸,养育儿女,记得一个女人说过“那份苦累,浪奔浪流”。上帝给我们设了太多的谜,伏笔,无法破译:(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