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时光倒流〉(八)

2015/10/31  
  
本站分類:創作

中篇小说〈时光倒流〉(八)

第七章

從哈爾濱走來的母親,原本鄰里關係很淡,很多婦女都說她端架兒,不合群兒,母親心裏也確實鄙夷她們,覺得她們沒文化。一年四季,除了牛馬一樣幹活,伺候丈夫孩子,其他,就什麼都不懂了,更不知道教育孩子,成天悶頭拉磨的驢一樣。幹不好還要挨男人的打。她們是家裏的奴隸嗎?

母親跟她們完全相反,她也是家庭婦女,但她是全家的最高領導。她說話,沒有人敢不聽。實踐證明,她的權威是靠她的智慧打拼下的。先說教育孩子方面吧,大哥宋富和二哥宋貴,都已經去了省城,省城啊,那就相當於大家心目中的北京。他們每個月,都往家裏寄錢,貼補家用。而老三宋榮,剛畢業,就被留校了,當了老師,也是正式的國家幹部。我們幾個小的,見了鄰里,叔叔大嬸的叫得非常有禮貌。相比之下,他們的孩子,見了爹娘都是頭一低不說話。鄰居們儘管不太喜歡母親,可是她們常常不由的誇獎:看看人家老宋家的孩子,個個兒有家教。那宋江林的媳婦,還真不白給呀。

她們開始跟母親搭腔了,家長里短,母親也願意聽她們詢問:老大在哪兒呀,老二又幹什麼呢?宋榮宋華,也都不錯啦。母親聽她們的提問,在回答中,一定是有快感,自豪感。在雙蓮的記憶中,母親最欣喜的笑臉,是宋榮“公出”回來。——“公出”,即是出公家的差。老三宋榮,小時得過肺結核,長大了,也瘦瘦的,經常咳幾聲。但是,他學習好,有才,一畢業,就留校了。在學校,又很受領導喜歡,出差啦,幹點什麼公派了,都是指定他。他每次公出回來,氣色就好很多,可以說紅光滿面。那幾天是母親驕傲的日子,快樂的時光,她逢人便說,我家三兒,又公出啦。

鄰居夏嬸聽了,會嘖嘖,說看,人家她宋嬸,養的孩子多好,個保個兒,都那麼出息。老三公出,那是花公家的錢呢,吃得好,還有剩兒。

三哥宋榮平時臉色臘黃,出了幾天門,油水比家好,回來臉色就好,已經是人所共知,人所共羨。

王娘接話,她說也不知老宋上輩子積了什麼德,這輩子是這樣兒。

母親笑意盈盈,聽著她們說。

夏嬸又說,我看你們家三兒,這回回來,不但氣色好,也胖了。

“能不胖嘛,頓頓四菜一湯。”母親回答。

“我看他也不咳嗽了。”王娘又說。

“油水大,身體就壯了。”母親答。

夏嬸和王娘都說,公出就是好啊,我們家那犢子,這輩子也沒有公出的命!

宋榮是爭氣的,他不僅留校當了老師,還因為會寫大字塊,不久,被縣團委抽去了,刷大字塊兒、寫標語,宋榮成了團委的幹事。團委比學校還有油水,處處都能得公家的濟。雙蓮雙環,我們幾個姐妹上學用的紙,作業本,後來都是宋榮從團委拿回來的,根本不用花錢。還有,他們辦公用的墨水瓶啊,釘書機、檔夾什麼的,他們有什麼我們家裏就能用上什麼。包括羽毛球拍兒,和一架小型的“快樂彈撥琴”。團委有經費,隔一段就要開展什麼活動,有宜青少年身心健康的,就從我們家幾個少年做起了。那時,宋榮經常叮囑我們的一句話是“注意影響”。宋榮說,白紙可以在學校裏用,因為那上面沒有字頭。而稿紙,帶字頭的,就在家裏使吧。讓老師看見,影響不好。

母親說老三,我看你們那兒的白紙又軟和又透亮,前院兒你趙二奶奶當捲煙紙用了幾張,她說好抽,讓你再給她拿點兒。

宋榮說拿是行,但讓她別往外說,影響不好。

看三哥那嚴肅的表情,“影響不好”四個字曾影響了我後半生。

 

晚上吃飯的時候,一家人圍坐在桌前,桌上,一盆清澈見人影的清湯,沒有油花,幾塊寡淡的土豆,沉在盆底。每個人手裏都是難以下嚥的包穀餅子,一碟鹹菜。母親節儉,大哥二哥三哥都掙錢了,並且貼補家,但她捨不得花,每月,她要好好攢出一筆,因為,大哥二哥三哥,他們掙錢了是不假,可是,男兒,哪個不要娶媳婦呢。娶媳婦,不得花錢嘛。所以,這樣的飯食,是我們家的常態。素素的吃著,宋榮又講起了他的“公出”,公出的會議飯,四菜一湯。紅燒肉,木須肉,還有那飄著黃瓜片的蛋花湯——雙環已經饞涎欲滴了,她一遍一遍的問:“三哥,那紅燒肉,有多大塊兒啊?像土豆這麼大塊兒嗎?”

母親用胳膊一碰她,快吃吧,都引出饞蟲來,這飯就沒法吃啦!

雙環咬著筷子說:“長大了,我也要‘公出’!”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