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詛咒少女秀妍」系列第三部。--《轆轤之匣》

2019/6/27  
  
本站分類:創作

「詛咒少女秀妍」系列第三部。--《轆轤之匣》

「那個匣子,被詛咒了……所有打開的人,都會被詛咒……」
筆力非凡的港產當代怪奇小說作家金亮,拿起書後就無法放下、更無法掌握結局發展、獨具一格的恐怖況味再度來襲!
繼《灰燼》、《六臉魔方》之後,「詛咒少女秀妍」系列第三部,死忠讀者引頸期盼的全新故事!家彥、秀妍、昕涵即將迎接更離奇的冒險、更詭異的傳說!

「你們聽過轆轤首的典故嗎?有一名僧人,深夜在山中迷路,借宿某戶人家,豈料這家人全是轆轤首,晚上睡覺時,頭顱全部從頸項飛脫出來,他們原本打算把僧人吃掉,但被機警的僧人發覺,他偷偷把帶頭的那個轆轤首身體藏起來,然後跟那群轆轤首糾纏到天亮,因為他知道,當天一亮,轆轤首若未能及時返回自己身體,便會死亡,結果最後,其他轆轤首見事敗,匆忙取回自己身體逃去了,只有帶頭那個,遍尋不獲自己的身體,天一亮,便死掉了……」

兩具無頭的屍體、一則詭異的故事、一個古怪的匣子。
卓家彥跟童年好友相聚,從他口中聽到一個遠溯至六零年代,詭異之極的「彭家恐怖故事」…….但令家彥感到意外的,是這個故事,竟然跟好友的妹妹……那位擁有一雙碧眼的女孩,擁有不應該存在的巧合連結。。
另一方面,被詛咒的少女李秀姸,和姊夫徐文軒探望笑婆婆,發現一張陳年舊照片,照片中的人,竟然曾經相約秀晶的母親見面,而這位神祕人,極有可能對秀姸身上詛咒之謎擁有更深層的了解……
但令事情變得更複雜的,是家彥的三位堂弟,正密謀對付卓家彥,這件事意外被祝家千金昕涵識破,她在調查的過程中,卻發現一個牽連甚廣的驚天祕密,以及終於和總是躲在幕後玩弄一切的邪惡男人正面對峙……
據說遺失在歷史洪流中,卻被各自心懷鬼胎的人類尋覓、爭奪許久,宛如潘朵拉之盒般禁忌存在的「轆轤之匣」重新面世,即將再度被有心人所開啟……為什麼,它不能被打開?

立即訂購《轆轤之匣》

 

內容試閱

天色愈來愈暗,想不到踏入炎炎盛夏,黃昏還是來得這麼匆忙,抬頭一看,被夕陽染成半邊桃紅的天空,夾雜另外半邊灰灰的、厚厚的烏雲,鼻子彷彿已嗅到水氣的味道,看來今晚會下一場大雨。
潘安俊心裡納悶,必須趕在天黑前,抵達村落。
駕著心愛的凱旋房車,沿著這條蜿蜒曲折的小路一直往東行,把嬌美的夕陽和醜陋的烏雲甩在身後,郊區的路沒有市區好走,路面總是凹凸不平,平時因為怕刮花車子,他一向很少來這些荒蕪偏遠的地方,但今日情況有點特殊。
今日是安俊第一次見彭夏蓮的家人,所以不論地點多麼偏僻,他都一定要來,因為,他很好奇。
跟夏蓮拍拖這兩年間,安俊一次也沒見過她的家人,不單真人未見過,連照片也沒看過。
按理說,當女孩子認定自己的男朋友後,通常都會樂意介紹家人給他認識,除了是要向男朋友發出一個「我肯定你」的訊息外,也希望家人見到自己心愛的對象後,會作出認同和祝福,可是,夏蓮一直沒有這樣做。
不!應該說,她一直迴避這樣做。
最初安俊認為,這是夏蓮愛自己不夠深的緣故,所以一直不想帶自己見她的家人,可是,在這兩年的交往中,安俊發覺夏蓮對自己的付出,遠遠較自己為多,無論她工作有多忙,身體有多疲倦,只要自己一開口,夏蓮必定趕來相見,反而自己曾經為了應酬上司,或者跟同事通宵外出玩樂,整晚沒給她撥個電話,一想到這裡,安俊也感到有點羞愧。
可是,每次當提起她的家人時,她卻總是支吾以對,從不肯正面回應,對於夏蓮的家庭狀況,安俊只知道,她住在西貢半島東邊,一處叫爛泥灣村的鄉下地方,跟成長在上環市區的自己而言,身分背景可謂大不相同。
「我住的地方是窮鄉僻壤,家裡全是粗人,阿俊你這種住慣市區的年輕人,來了也只會嫌棄。」
每次提出拜訪她的家人時,她就會搬出這個藉口來推搪,令安俊心裡不是味兒,自己的家人妳全見過了,為什麼偏偏不讓我見妳的家人?
直至兩星期前,安俊向夏蓮求婚,她答應了,禮貌上,安俊覺得應該當面向她的父母提出這門親事,否則弄得好像自己不知禮數,給未來岳父岳母一個壞印象就不好了,於是,他再次向夏蓮提出見她家人。
令人意外地,夏蓮今次爽快地應承了。
「既然我答應嫁給你,你見我的家人也是應該的,只不過……」
「阿蓮,我愛妳,包括妳的所有,妳若有什麼苦衷,不妨直說,我一定會幫妳。」安俊急不及待回應。
「我父母……很早之前已經離世,家裡清貧,只得一個哥哥,一個妹妹。」
啊!原來父母早亡,難怪夏蓮一直羞於啟齒,以為我會因此而嫌棄她嗎?傻瓜!太空人也快要登上月球了,難道我還會這麼迂腐,對沒有父母照顧的孩子們,投以白眼嗎?
「我家屋子就在村落的盡頭,你來到村口時,我叫妹妹去接你,村落雖小,但我怕你人生路不熟,走錯岔路就麻煩了。」
「為什麼妳不來接我?」安俊感到奇怪。
「我想親自為你下廚,準備晚餐,會忙一整個下午,走不開。」她甜甜地報以一絲微笑。
天已經全黑了,亮著車頭燈,安俊小心翼翼觀察路面的指示牌,慎防自己走錯路,雖然之前夏蓮已經畫了地圖教他如何前來,但畢竟是第一次,在路程上,安俊已先後拐錯三次彎,結果抵達村口時,已經比原定時間遲了四十分鐘。
安俊趕忙下車,從車尾箱拿出大包小包,準備送給夏蓮哥哥的見面禮,正所謂長兄為父,雙親雖然不在,禮數還是要做足。他焦急地往村落方向跑過去,就在村口唯一一盞淡黃色街燈照射下,看見一位身穿白色短袖背心,淺灰色短褲,腳踏拖鞋的女孩。
女孩大概只有十多歲,個子不高,身型瘦削,但容貌秀麗,在暗淡的街燈照射下,遠遠已看見她一雙深邃閃亮的大眼睛,女孩臉型輪廓分明,眉骨高鼻樑挺,嘴唇豐厚飽滿,下巴尖尖,典型美人相。
她就是夏蓮的妹妹?夏蓮已經算是美人了,但她比姐姐長得還要漂亮,只可惜尚未發育完全,胸脯未算豐滿,四肢也顯得纖瘦,待她日後長大了,絕對比姐姐更迷人。
安俊抱著大包小包走過去,向女孩問。
「請問妳是阿蓮的妹妹嗎?」
女孩盯了他一眼。
「走吧!」
就這麼一句,女孩自顧自走在他前面帶路,完全沒有意圖幫他分擔一些帶來的禮物。
這個女孩,漂亮是漂亮了,但好像欠點禮貌,安俊心想。
沿著村子的泥地小路往前走,安俊跟在她身後,望住她那把長及腰際,烏黑光澤的秀髮,夏蓮是蓄齊肩短髮,想不到她妹妹的頭髮留得這麼長。
咦!對了,還未知妹妹的名字,夏蓮好像沒提起過。
「請問,妹妹妳叫什麼名字?」安俊向跑在前頭的女孩問。
「佟兒。」女孩簡短應了一句,頭也不回,繼續往前行。
「啊!佟兒是嗎?很好聽的名字,妳今年多少歲?」
「十四歲。」回答仍然那麼簡短。
「年紀還小呢,哈哈哈,佟兒啊,妳知道嗎,妳姐姐可是……」
突然,佟兒停下腳步,轉身望住安俊,他冷不防對方突然回頭,嚇得手上的東西差點全掉在地上。
「你,跟姐姐求婚了嗎?」佟兒面無表情地問。
奇怪,她為什麼明知故問?今次前來的目的,不正是為了婚事嗎?
「是,是的。」安俊耐著性子,用平和語氣回答,「我剛向阿蓮求婚,今次前來是……」
「分手吧!」
冷冷地吐出這句說話,佟兒轉身,繼續向前行。
這下安俊真的氣得爆炸,這個女孩,不單止沒禮貌,說話也夠尖酸刻薄了,她憑什麼說出這種話來!
安俊本想當面訓斥她,好歹自己也是她未來姐夫,對這個尊卑不分的女孩,不馬上加以糾正她的錯處,日後恐怕會變本加厲,可是,他細心一想,佟兒始終是夏蓮的妹妹,若把事情鬧大鬧僵,恐怕會令阿蓮難堪,這口氣,暫時還是吞下去吧。
然而,小女孩並不這麼想,當走到村落盡頭,眼前只看見一幢破舊但尚算偌大的房子時,她回頭說。
「現在還來得及,分手吧!」
安俊已經忍無可忍,他低下頭,望著佟兒,覺得有必要令她認清一件事實。
「我跟妳姐姐,一定會結婚,婚後我也會照顧妳們一家人,我家境算是富裕,工作收入也不錯,妳們一家三口,我都有能力照顧起來,所以請妹妹妳不要再用這種態度,對我說什麼分手不分手此等無稽的事!」
滿以為這樣可以喝退佟兒,但只見她搖搖頭,眼神憂怨地盯住自己。
「你搞錯了,我們是一家四口。」
安俊詫異得瞪大雙眼。
「誰告訴你我只有一個姐姐?二姐說的嗎?」佟兒幽幽地道,「假如我跟你說,我們一家四口都是怪物,你還願意來嗎?」
彭家恐怖故事(一)
一九六八年八月十四日 酉時

1
「這個故事,幹嘛說給我聽?」
卓家彥呷了一口奶茶,問坐在對面跟自己同齡的好友。
穿上清爽的天藍色配白色橫間襯衣,黑色及膝闊腳短褲,踏著一對灰白色便服鞋,家彥一身打扮,相當配合今天陽光明媚的早晨,俊朗的臉龐,燦爛的笑容,儼如他的招牌特徵。
大清早跟老朋友見面,本應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只是,家彥的心情始終未完全平復。
自美國回來後,家彥本打算逐一相約以前的同學及朋友出來聚舊,但萬萬料不到,家裡這時卻出了大事,待處理完畢後,已過了幾個月,初春也變為盛夏。
經歷那次事件後,本來已沒心情再約朋友出來的家彥,卻突然收到眼前這位中學舊同學主動邀請,到他西貢老家相聚,家彥此刻望住他,心想,朋友啊!你樣子一點也沒變。
賈仲德長相其實不算醜,只是,五官不太搭配。臉型瘦削顴骨飽滿,本來頗為俊俏,可惜前額突起搭上一雙單眼皮的矇豬眼,總給人剛剛睡醒,沒精打采的印象;鼻樑高挺嘴巴闊大,本來頗有男子氣概,可惜偏偏長出一對哨牙,給人一種滑稽荒唐的感覺。
仲德個子矮小,身型也不算健碩,讀中學時,常常被其他個子高大的同學欺負,加上一對哨牙,更經常成為被取笑及欺凌的對象,校園總會發生這類事情,樣子比較怪相的,常常會招惹那些喜歡生事的校霸,家彥就是在一次解救仲德被欺凌的過程中,跟他結為好友。
高大俊朗,笑容滿臉,腦筋靈活,體格強健,家彥中學時,不論讀書抑或運動成績,都是名列前茅,加上優越的出身,家彥絕對是校內的風雲兒。
所以,很多同學都好奇,為什麼家彥會跟仲德交上朋友,畢竟論外型,論家世,仲德跟家彥完全屬於不同檔次。
中學生已經懂得閒言閒語,還會在不知不覺間流傳開去,家彥心裡竊笑一下,這班同學,只看見仲德不討喜的外貌及背景,卻完全忽略他內在的優點。
仲德他,是一個很孝順,很愛護家庭的人。
仲德的父親很早就過世了,留下一間小型裝修公司給母親打理,母親身子本來就不好,為打理生意,心力交瘁,十年下來,弄壞身體了,令到當時還是高中生的仲德,不得不出外兼職幫補家計,這種生活勉強挨到仲德大學畢業後,開始代替母親接管公司,生活環境始略為好轉。
家彥心裡清楚,仲德其實很聰明,蠻有生意頭腦,只是一般人往往被他怪異的外表瞞騙而已。
對於多年不見的好友突然邀約相聚,家彥當然感到高興,可是,為什麼一見面,他就跟自己說了這麼一個……奇怪的故事?
「我父親,小時候跟隨爺爺嫲嫲,搬進西貢半島東邊,一處叫爛泥灣村的地方,大約是五十年前的事吧,他當時十歲,偶然聽到這個故事,印象很深,所以便當成枕邊故事,說給小時候的我聽。」
「我記得你提過,你父親住的那條村落,早已不存在了,對嗎?」
家彥在腦海中,努力搜尋中學時期跟仲德的談話內容。
「是的,因為政府當年要興建萬宜水庫,建造過程會把附近村落淹沒,爛泥灣村便是其中之一,所以,我父親搬進去沒多少年,便跟爺爺嫲嫲再次遷徙至西貢舊墟,後來買了這棟舊房子,一直住至現在。」
萬宜水庫……家彥記得,以前跟外公及父母,好像駕車進去過,那條東壩防波堤,蠻壯觀的!
「我聽外公說過,六十年代出現過幾次水荒,家家戶戶沒水可用,最嚴重只能每四天供水一次,所以政府才決定興建大型水塘,仲德你的村落雖然被淹沒在水塘底下,但能夠解決水荒,總算犧牲得有價值。」
家彥一口氣把餘下的奶茶喝光,身子向後挨在沙發上,翹起腿,定睛地望住仲德。
「不過,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個故事?」
仲德嘆一口氣,為家彥再倒一杯奶茶。
「家彥……其實我今次請你來……是想……是想你見見我妹妹!」
咦?
「我妹妹,雯雯,你以前也見過的,在你去美國留學前,我們替你搞送別宴,她也有份出席。」
「啊!記起了!那個短頭髮,長得像娃娃一樣的妹子?」家彥憶起當晚的情況,「我們幾個同學還讚她很可愛耶!」
「她早就把頭髮留長了,長及腰際,也開始學人化妝,雖然,還是以前的娃娃臉。」仲德一副憂心如焚的樣子。
「但是,她跟你剛才說的那個故事,有什麼關係嗎?」家彥問。
仲德再嘆一口氣,低著頭,猶豫了一會,然後緩緩地說。
「那個故事,父親當年是當成枕邊故事,說給小時候的我聽。」
對!仲德剛才是這樣說的。
「我妹妹小時候是從未聽過這個故事,因為……她出世後不到半年,父親便過世了,母親跟我,之後也不曾將故事說給她聽。」
「這個故事,只有父親、母親及我知道,父親從沒對外人說過。」仲德說話時聲音顫抖,眼神充滿恐懼,「可是,大約兩個禮拜前,雯雯走過來問我……問我可否帶她回爛泥灣村一趟?」
家彥看得出仲德眼神的惶恐,事實上他自己也對雯雯的說話感到詫異。
暫且不論她是從哪裡聽來這個故事,但爛泥灣村已經沉在萬宜水庫底幾十年,她為什麼說要回去看看?
「所以,仲德,你想我怎樣做?」
「我想你,跟雯雯好好談一下。」仲德憂心忡忡,「最近幾個月,她都顯得有點心不在焉,鬱鬱寡歡,尤以這兩星期為甚,我問她發生什麼事,她不肯說,只說想回爛泥灣村,我很擔心,擔心她是否生病了。」
「家彥,她以前一向最聽你的!還記得嗎?中學時,我們約出來打波,只要有你在,她都吵著要一塊兒跟來,她啊,小時候就很黏你,只要見到你,她就高興得要死。」
對,她小時候真的很黏人……那個長得像娃娃一樣的女孩……
「所以……家彥,」仲德誠懇地說,「我相信只有你,才能令雯雯說出心裡的祕密。」
家彥再喝一口奶茶,望住天花板,腦海漸漸浮現出一張天真可愛的笑臉。
賈淑雯,大家都叫她雯雯,這個長得像娃娃一樣可愛的女孩,家彥深信,任何人一見到她,必定被她那雙美眸迷住。
因為,雯雯擁有一雙天然的,碧藍色的大眼睛。
仲德父母眼珠都是棕黑色,按理說,遺傳因子不會生出一個藍眼睛的女兒,幸好他們似乎並不介意,反而視雯雯如掌上明珠,而仲德本人對這位妹妹更加呵護備至,似乎沒有人願意深究,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不尋常,有違常理的事情。
雯雯比哥哥小八歲,家彥跟仲德同年,彼此認識時大約十三四歲,所以第一次見雯雯時,她頂多只有五六歲,家彥十八歲出國留學,她才十歲,計計數,家彥跟她相處的時間,其實也只有四五年光景。
不過,家彥永遠記得,雯雯是那種令你不忍心欺負,可愛嬌小的女孩類型,那雙如碧海一樣的蒼藍大眼睛,配上精緻的小圓臉,瀏海的短髮,嫩白的肌膚,看上去就好像陶瓷娃娃一樣:美麗、可愛但脆弱,任誰見到她,都會產生一股保護的衝動。
「家彥你今晚有空的話,不如就留在這裡吃飯,到時就可以跟她好好談談。」
本來家彥也想看看昔日可愛的妹子,現在長成什麼模樣,可惜今晚不行!
今晚七時,有個很重要的約會!
「這樣吧,我明晚再來,順便帶一些禮物,當手信送給你們。」家彥回答,「雯雯明晚在家嗎?」
「在!」仲德爽快回答,「你明晚來便是了。」
就這樣決定吧!家彥再一次望住天花板回想,不過今次對象不是雯雯,而是那位煩人的表妹。
「我明晚七時約了秀姸晚飯,你也一起來吧!」
小涵昨日在電話裡是這樣說的。
「你啊!喜歡人就要著緊一點,秀姸這麼漂亮的女孩子,一定有很多人追,你不趁她現在未有男朋友時加把勁,將來一定後悔!」
這個表妹,真多事!
「我已經幫你想好了,明晚我們三個一起晚飯,吃完後,我會借故先離開,你就送人家回家,我故意選了一間距離她住處很遠很遠的餐廳,回程路上,你會有很多時間跟她談心事,記得把握機會喔!」
不過……還蠻有心!
「很感動吧?不用謝我,明晚就由你結帳啦!那間餐廳價錢挺貴的,不過對於身為律師的表哥而言,這些錢小意思喇!」
錢當然不成問題,可是,這樣做真的好嗎?
家彥坦承,自己對秀姸確實有少少意思,可是,剛跟她認識不久,這麼快就展開追求,會不會急了點?萬一秀姸只想跟我做朋友,那我這麼快表白,豈不是弄巧反拙?
可是,小涵說得也有道理,秀姸這麼漂亮,身邊一定有很多追求者,若不趁早……
只不過,上幾次跟她見面,她好像還很怕生,對自己總是客客氣氣,相反跟表妹則顯得非常熟稔親暱,不知道……不知道我在她心目中,有沒有留下一個好印象?這時候對她展開追求,她又會否接受呢?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