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膩刻劃虛實交錯的驚悚懸疑之作!--《窗--曾湘綾驚悚小說選》

2018/11/15  
  
本站分類:創作

細膩刻劃虛實交錯的驚悚懸疑之作!--《窗--曾湘綾驚悚小說選》

‧美髮院的假人頭
‧活在鏡屋中的女老師
‧大賣場偶然認識的LINE友
‧水族館裡奇異光澤的熱帶魚
‧高科技機器人包藏的殘忍祕密
‧颱風夜的教室鬼影
‧蔓草叢生的灰樓

取材自真實靈異事件、社會祕密檔案、個人詭譎夢魘、親身驚悚經驗,以推理、解謎的方式,引領讀者深入其境,步步驚魂涉險,與小說中的人物一同抽絲剝繭,經歷各種不可思議的神祕事件。全書以「半夜不要吹口哨」、「灰樓」、「藍眼睛」、「窗」四大篇共13個故事,虛實交錯的離奇幻境,讓人讀著讀著……無法確定是否能從糾結的謎團鏡像中,醒覺離開……
  
─‧─在疑雲重重的故事迷霧中
─‧─看見潛藏於人性的心魔和私欲

立即訂購《窗--曾湘綾驚悚小說選》

 

內容試閱

〈灰樓〉 (節錄)

穿過大門以後,四周盡是荒煙漫草,看不到半個人影,李薇抱著貓咪小小途經這兒不知幾回了,除卻高聳入天密布的濃蔭,偶爾幾隻小鳥發出的鳴叫之外,竟只有冷風鑽入耳際的輕音。
這兒是灰樓,A大教授的宿舍,住著幾戶歸國學人,樓外隨意擺放的自行車,停在宿舍院落的古董賓士,泰半是他們日常的代步工具。只是李薇絕少撞見有誰從這棟灰白石子砌成的樓房裡走出來,騎上或者開走這些十分老舊的車子,無論李薇帶著小小何時經過這兒,樓房周遭的一切都像是收藏在博物館內的古代文物沒有任何改變。
若真有什麼變動,除了野草隨著年月越加肆意冒長,林園葉片更形遮天蔽日,灰樓未免過於寂靜,令李薇感到隱隱的哀愁。總覺得居家對街的灰樓,有著無以言喻的神祕,正強烈吸引著她窺探究竟。
可除卻李薇和她的愛貓小小無畏於灰樓,社區的鄰里對灰樓的動靜在難掩驚恐之餘,更熱衷耳語那兒曾經有過的風華,盡說住進灰樓的住戶絕非等閒之輩,不是學校重金禮聘回國任教的頂尖學者,就是學富五車的才子佳人,也因此傳聞過往灰樓,夜夜盡是吟詩詠月的衣香鬢影,當時誰若能受邀到灰樓作客,甚覺無比榮幸。可日後,不僅去拜訪的人少了,連住在灰樓的住戶也陸續遷出跟著行蹤不明。即便來年搬進灰樓的人,舉止在遷居後都變得日漸隱祕,就像是灰樓自成一個小小的天地,遺世獨立於喧囂的紅塵。
李薇對於大家嘴裡灰樓繁華如夢的往昔並不感興趣,李薇關注的是為何幽居灰樓的人會在遷出不久跟著人間蒸發,又新搬入灰樓的住戶為何會行為逐日詭祕,懼人於千里。難不成這灰樓擁有什麼可怕的魔力,足以改變住戶的心性,進而控制他們的魂靈。不,這樣的揣測太離奇,如今是什麼年月了,都要搭上太空梭到水星觀光旅行,那些出現在鄉野的傳奇,又哪會真的發生在灰樓。此刻看著眺望灰樓的愛貓小小,李薇不禁為自己莫名的念頭感到可笑,隨手抱起小小站在窗前,窺探灰樓靜靜矗立於暮色中,視線逐漸模糊於突發的暴雨。
直至某日清晨,在社區散步的李薇聽見流浪貓菊子對著灰樓發出嘶吼,懷中的小小聽聞跟著奮力掙脫她,同菊子不斷瞄瞄叫地飛快闖進灰樓,沿路追逐牠們的李薇,才頭一回撞見從灰樓走出來正要騎車出門上課的齊教授,看這身形高挑又略顯羞澀的男人,如何蹲下身子,一方低聲細語地對著躁動不安的菊子說話,一方不忘柔撫小小背上銀灰色的長毛輕哄著。奇異的是,先前這兩隻還不斷向著灰樓發出吼叫的貓,傾刻在李薇的眼裡變得無比乖巧,那信服的神色,恍若跟前這個相貌清俊的齊教授,是牠們極親愛的朋友。
齊教授,名喚齊悅,本是灰樓住戶齊老的獨子,最近剛回國受邀到A大任教,繼父親齊老之後成為A大最年輕的教授,由於相貌出眾又才華洋溢,教課幽默風趣且特別疼惜小動物,更受學子歡迎。校園裡崇拜他的女學生暗地裡都膩稱他為悅悅,誇他相貌清俊令人賞心悅目。這些攸關齊悅的消息,自然是李薇好事的鄰居透露給她知曉的。原來那日清晨因追逐愛貓在灰樓與齊悅的偶遇,在大家的傳送下,似乎已成一場美麗的邂逅。於是不管怎麼賭咒否認,都沒有人相信李薇和齊悅之間,全無情愫。
怎麼可能會沒有,灰樓對街的鄰里那天一早出門散步、上學運動的,全都看見齊悅和李薇一人抱著一隻貓咪從陰暗的灰樓裡有說有笑地走了出來。而李薇那隻素日黏著她不放的波斯貓小小是怎麼將整張毛絨絨的臉頰就緊緊貼在齊悅的胸口不放,那撒嬌的媚態就像是牠主子李薇青春燦爛的模樣,若說齊悅同李薇沒什麼交往,還真是叫人無法置信。明擺著是偷雞摸狗的現行犯,卻又要在大家面前佯裝貞節烈婦。由於一場意外的偶遇,倒叫李薇無端被齊悅推入了口舌地獄,備受無妄之災。
或者齊悅耳聞了,這些像風般無孔不入的流言,覺得李薇無故因他受累,自覺過意不去,竟在小小到灰樓玩耍時,趁機在牠頸項繫了張紙條,藉此邀請李薇來灰樓餐敘,由他齊悅親自下廚當做是賠禮。那日黃昏李薇下課,發現了小小脖子上的字條,見到齊悅一如他雅秀的字,臉上不由泛起紅暈,邊是暗暗欣喜,邊微微怨懟齊悅的任性,想她去了灰樓,來到齊悅的住處,一不留神讓鄰居撞見,那就真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可又想,齊悅會邀約她到灰樓,也是誠心實意想跟她致歉,視她為友,倘若不去,未免太過矯情。況且她也想透過齊悅多瞭解灰樓的過往,是不是一如傳聞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
念頭才轉,就聽見門鈴突地響了,是社區管理員廖伯送來的掛號信要李薇簽收。廖伯看著李薇的臉,想了想,終於脫口而出,李小姐啊,有些話我忍了很久,不曉得該不該跟妳說。那個齊教授啊,妳沒事最好離他遠點。他的父親齊老住在灰樓時,曾找我去他家幫忙過一陣子,那年齊悅不曉得為了何事常跟齊老發生爭執,不久齊老就突然離家失去蹤影,接著齊悅獲得研究所的獎助金跟著出國唸書。可怪就怪在這裡,身為獨子的齊悅對於齊老的失蹤居然不聞不問,全不管父親的生死究竟如何。更詭異的是,從此以後我就常恍惚看到齊老站在灰樓的住處,用一雙哀傷發皺的眼睛緊盯著我不放,就好像有什麼事要我幫他似的。
廖伯的好意提醒,確實在李薇的內心起了不小的震盪,可李薇並為因此放棄去灰樓一探究竟的機會。隔日周末,李薇照樣依約到灰樓探訪齊悅接受熱誠的款待,也在他的默許下自由隨意參觀齊老的住處與文物字畫,驚覺齊老的收藏品氣一如名家。欣賞之餘不免念起廖伯的警告,也對齊悅出言探問起齊老的下落。齊悅聽了,頓了許久,才緩緩吐露齊老近況,只淡淡地說,父親早在他出國之前住進了精神療養院,對親朋沒有說明的原因,純粹是為了保住父親的顏面,不想讓外界知曉父親發病之後狼狽的面目。父親發病時總是時而悲痛時而暴怒的對著齊悅吼著,這灰樓,不是樓啊,這灰樓是噬人奪魄的妖怪,要齊悅趕緊帶著他逃走,不要再猶豫了。
那陣子因為齊老鬧得厲害,意外驚動了學校派人來關注,更惹的齊老越發失神,常常大白天就緊緊抓著獨子齊悅的手不放,「兒子啊,你要救救我啊,若連你都撒手,那我只有死路一條。」幾回耐不住身心折磨的齊老決定一死了之,趕在灰樓處絕他前索幸了結自己。還好都被機靈的廖伯救下,免除齊老的死劫。廖伯能來灰樓齊家幫忙,外人看以為是齊老的主意,其實是齊悅擔憂父親的安危輾轉託人請廖伯幫著他照看齊老。
李薇聽了齊悅的解釋更覺驚詫,暗自想著這齊悅看似清淡如水地娓娓傾訴,卻彷彿是天衣無縫地反駁了廖伯對他私下的指控,駁斥他可能與齊老的失蹤有關。正因為齊悅的說詞毫無破綻,李薇的心不由微微發涼。一會齊悅念起什麼,輕笑地對著李薇說,妳有沒有發現灰樓這兒的樹、這兒的花草長得比別處茂密,也比你們對街的妖艷且香氣濃郁。學校派來的除草工人,常常玩笑地說,灰樓不像是給人住的,倒像是讓妖魅寄居的深山幽林,否則那些野草分明前日才拔除,怎麼沒幾天又高到快把人淹沒,難不成灰樓當真有不尋常的來歷。李薇,妳說這些沒讀過什麼書的莽夫是不是特愛無中生有啊。
離開齊悅家那晚,李薇做了個夢,夢見齊悅緊緊抓住她的手在灰樓外狹長的院落一直跑,一直在高聳入天的濃密綠蔭裡,鑽來竄去,可無論他們怎麼跑依舊轉不出灰樓漫天高大的草叢,不只李薇無法掙脫齊悅的手,連她的愛貓小小也被一隻銀灰色的貓緊緊糾纏困在灰樓動彈不得。

......
(未完)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