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就職典禮表演風波──「抗爭」不能被表演,但能被書寫

Top

藏在字裡行間的台灣史

首頁圖來源:ricky9950 

【編按:蔡英文、陳建仁於今日(2016年5月20日)宣誓就任中華民國第14任總統、副總統。而就在兩天前,社會輿論才因為520就職典禮規畫將過往幾項重大的社會抗爭議題,納入表演節目而鬧得沸沸湯湯。

原本預計表演的節目,不但未獲社運界人士的支持與認同,反而遭到重砲批評是「可惡又荒謬的行為」、「民進黨的狂妄」。面對這樣的評論,黃重諺(520後正式就任總統府發言人)解釋道,此表演所要表達的是「我們之所以能從過威權走向民主,都是無數人付出血淚,抗爭得來的成果。我們重視這段歷史,正因為我們沒有忘記這群勇敢的人民。」然而,這樣的解釋顯然未能平息輿論的壓力。最後,典禮的戶外活動決議取消這段表演。

回顧台灣自解嚴以來發生的重大社會抗爭事件,我們除了從新聞報導中得知相關報導外,其實也能從「小說」裡讀到這些時代的軌跡。

根據王國安所撰寫的《小說新力:台灣一九七○後新世代小說論》一書,他發現小說家與社會環境改變的關係,大概可以從美麗島事件說起……】

美麗島事件發生於一九七九年,以本書所研究的台灣一九七○後新世代作家而論,最年長生於一九七○年者如胡淑雯等,事件發生時才九歲,跨越童稚時期後,與一九八○年後出生者,一同迎接解嚴前追尋自由的社會氛圍;解嚴當年(一九八七)出生者如楊富閔、林佑軒,最年輕如朱宥任(一九九○─)等,九○年代後的自由、民主與多元,更是他們最直接的感受。從黨外運動的蓬勃到政黨輪替,台灣文學從打破大敘事到議題開放,都將是他們成長時期最重要的環境滋養。

也就在這樣的時代氛圍中,二十一世紀後嶄露頭角的一九七○、一九八○後出生,成長於自由、民主環境下的新世代作家們,當藍綠撕扯到震天價響的時候,他們轉身向網路世界進行人情聯繫,對政治、對社會不僅冷眼旁觀,簡直不屑一顧。所以即使書寫「鄉土」,「時間」、「記憶」的不穩定才是他們關注的重心;即使書寫政治,也會適時地沖淡前行代所「標榜」的「悲情」;即使為女性發聲,也保持一貫輕鬆的敘事態度。如甘耀明(一九七一─)、王聰威(一九七二─)、吳明益(一九七四─)、許榮哲(一九七四─)、童偉格(一九七七─)、伊格言(一九七七─)等被評論家范銘如歸類為「輕鄉土小說」或「後鄉土小說」的作家群,小說中「本土化」與「後現代」的結合,不正是新世代作家所感受到的時代氛圍的縮影!無獨有偶的,雖然後設小說風潮到九○年代後期就有如強弩之末,但新進文壇的寫手,卻仍延續此非寫實的路線進行創作,非寫實的風潮在二十一世紀初仍未見消褪。可以猜想,新世代對「寫實」的抵抗,有其對前行代文學影響的焦慮,因為在七○年代鄉土文學蔚為風潮時,寫實主義也逐漸取得了它在文壇的地位,將「寫實」與當下的政治環境結合,並以「政治正確」與否作為文學批評的文壇慣習,實從八○年代至二十一世紀都未曾改變。所以,對政治紛擾的迴避,對文壇寫實要求的背離,成了新世代作家的抵抗姿態。而這也正是二十一世紀後嶄露頭角的新世代作家的共同樣貌。

【編按:從這次總統就職的演說中,我們看到了國家元首將關注視野從以往中壯年的中產階級,移往年輕族群。王國安同樣也觀察到年輕族群表現在社會議題上的公民參與度,他認為:】

在二次政黨輪替後,各類社會運動又如八○年代一樣開始在各地風起雲湧,不論是土地議題的「士林文林苑都更案」、「大埔張藥房案」,環境議題的「反國光石化」、「非核家園」,勞工議題的「全國關廠工人連線」,以及同志議題的「多元成家方案」等等,各類社會運動都可見學生族群的身影。而在二○一三年七月間發生的洪仲丘下士遭虐死案,更在網路號召下,由一九八五行動聯盟促成「二十五萬白衫軍上凱道」訴求真相,以及二○一四年三月十八日開始為時近一個月的「太陽花學運」,抗議政府在兩岸服務貿易的黑箱作業,都可見到原先被視為政治冷感的年輕族群前仆後繼地加入抗議的行列。他們所訴求的「公民不服從」,是長年在民主化環境下生長的民主素養的展現,也是對自身「公民」身分的權力與權利的認知。

洪仲丘下士遭虐死案發生於二○一三年,後之新世代作家對此事之諷刺時而閃現於行文中,如伊格言《零地點》中,陰謀者賀陳端方為求湮滅證據檢視監視錄影帶時,小說寫道:

「就算拍到也看不清楚?」「對,我確認過了。」「那很好。」賀陳端方冷笑。

「監視系統和中華民國國軍有得拼。」他沉默半晌。

此處便是在諷刺洪仲丘案中被指為「國防布」的監視器錄影中斷的畫面。同樣的,在黃崇凱《黃色小說》中,「我」的好友豪洨新訓後自願分發到南沙太平島,小說寫道:

豪洨自願到南沙太平島,因而被分發到高雄的海巡局訓練大隊受訓。他的決定嚇壞了女友和爸媽,他們都希望豪洨留在本島比較好,畢竟當兵會出什麼事誰也不敢肯定,就像洪仲丘只差兩天退伍還是被整掛了。女友在電話中咆哮說:「我們當初還一起上街頭示威耶,你這樣到底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黃崇凱同樣在藉由這曾經引起網路串連的政治事件,諷刺軍中權力關係不對等將引起旁人家屬的疑慮,由此也可見新世代作家對於當下政治環境中的重大事件不僅願意關心,更願意介入,以小說發聲。

小野曾在太陽花學運後表示對年輕世代的理解,他說,兩次的「政黨輪替」以及高度民主化的教養,「這些不一樣的土壤和空氣,滋養了台灣的新世代,因為他們親眼目睹了政黨是可以輪替的自由和民主,進一步又體驗了政黨輪替和代議政治並不能保障人民的幸福和未來,終於決定用公民運動的方式來改變這個沉悶的僵局,改變他們在鬼島的命運」,中國威脅進逼與世代不正義,是新世代展現政治意識時關懷的議題,一個不同於以政治冷感表現政治態度的時代來臨,政治、經濟、社會議題又重新與新世代搭上線,連帶也使他們的小說創作有了新的關懷。不僅是從八○年代即已流行的女性議題、同志議題、原住民議題等的小說被持續書寫,對遊民議題的關心如蘇飛雅的《蛆樂園》、陳又津《少女忽必烈》,對外籍新娘的關懷如吳柳蓓的《移動的裙擺》,臥斧的《碎夢大道》表現出對都更議題及土地正義的關心,「反核」議題的小說也陸續出現,最著者如葉淳之的《冥核》及伊格言的《零地點》。

以伊格言為例,他早期被列為新鄉土小說的《甕中人》,就與他的《零地點》有了迥異的關懷面向與書寫形式,參與「反核四五六運動」的他於《零地點》中說道:

某些時刻,我想正面撞擊、甚至直接介入當下現實,而《零地點Ground Zero》正是這樣的作品……《零地點Ground Zero》這本書必然不是當下現實的單純複製──是的,無可避免,它的眾多材料來自台灣的當下現實,來自台灣的荒謬、迷惘、譫妄、徬徨、黑暗,文明無所不在的巨大黑洞……當我選擇與現實對撞,將之交付予台灣市場、台灣社會和台灣人民,它將同時離開單純敘事藝術的範疇,而兼容有行動藝術的功能。在台灣的每個人都將是此一行動藝術的參與者(當然,也包括馬英九、江宜樺、台電、核四廠、民進黨、劉寶傑等等)。我無法預期台灣社會將如何看待如此「貼地飛行」的小說……  

【編按:台灣在經歷過選舉的激情與紛擾後,新任國家元首帶領新政府承擔起國家責任,開啟了台灣民主發展的新頁。如果說「文學反映時代」,那麼,這些與我們足踏同一塊土地、一同呼吸、脈動的新世代小說家們,未來會創作出什麼樣的作品?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本文編輯整理自《小說新力:台灣一九七○後新世代小說論》,作者王國安
編輯/整理:徐佑驊

延伸閱讀
爭取對性別議題發聲權──談李昂小說中的社會寫實現象
撒哈拉的故事:三毛的文學與書寫

林全內閣發言人童振源:台灣應以民主、和平、繁榮為兩岸戰略三大支柱

蔡政府上台後陸客將銳減?陸客對觀光產業的影響在哪裡?
推動無核家園的重要一步 台灣能源新救星就在小琉球!只不過……
即將開打的能源大戰──破解核電迷思
反核不可能?為核這麼說?
台灣史冷知識:在「借鹽時代」,破壞公用電話是會被處死刑的 

秀威和台灣相關的專區
世界中的台灣 

分享: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255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