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純愛新星作家 超棒眼──初夏推出如童話一般的愛戀故事。--《願成青鳥伴你飛翔》

2018/7/24  
  
本站分類:創作

浪漫純愛新星作家 超棒眼──初夏推出如童話一般的愛戀故事。--《願成青鳥伴你飛翔》

他就像是隻青鳥,在荒煙漫草的年歲裡,悄然翩至,
為我的青春,畫上最為濃墨重彩的一筆。

「妳有沒有想過,青鳥的故事其實還有另一個不一樣的意涵?」
「幸福是長著翅膀的,總有一天,它終將振翅飛去。」

自她離開之後,我的天空是化不開的灰黯、空氣是說不出的窒悶。

在那樣的年歲裡,有個男孩曾如初夏的第一道落雷,
挾帶著璀璨的光芒竄入了我的生命,用晶瑩的雨滴洗淨了沉悶的空氣,
卻也在猝不及防中離開了我的世界,徒留我獨自佇足在永無止境的雨季。

而那抹赫然出現在我視線中的身影,則像是隻青鳥,
自那個明媚的仲夏午後,拍動著飽滿燦爛的羽翼,翩然飛至,
在我靜如止水的心湖悄悄落了腳,泛起了絲絲漣漪。

他給予了我再飛向穹空的力量,卻將自己永遠束縛在荒蕪的陸地上。

那種對幸福的嚮往與卻步我十分熟悉,
如果可以,我只想伴他飛翔,給予他再一次相信幸福的勇氣……

立即訂購《願成青鳥伴你飛翔》

 

內容試閱

【第一章 是結束抑或開始】
[不是所有的結束,都能夠迎來新的開始。]

  「啊啊──終於迎來畢業後的暑假了。」
  豪邁地將剉冰送入口中,坐在我身旁的倪子晴感慨地說著,「想到不久前還整天寫題目、考模考,就讓我不禁起雞皮疙瘩。」
  「講得那麼誇張,真不知道我們之中考得最好的人是誰啊?」
  離學校有段距離的甜品店,是我與死黨下課時常聚在一起的地方。
  這間甜品店雖然小了點,裝潢也十分樸素,但是夏天賣剉冰、冬天賣甜湯與燒仙草,不僅用料實在,品項多又美味,一年四季都是我們聚會的首選。
  而今天,我們亦打算在這個充滿回憶的地方,為高中生活畫上完美的句點。
  面前擺著碗紅豆牛奶冰與季節限定的芒果冰,我們三人圍坐在小圓桌邊。
  沒有否認自己考得好這件事,嘴裡咬著湯匙,子晴聳了聳肩,「話是這麼說,但至少我是拚了老命地在苦讀好嗎?妳也不想想,當妳在打瞌睡時我在幹嘛?」
  聽到她所說的話,我感到一陣羞赧,一把將放在兩人間的剉冰移到自己面前,「那都幾時的事了?忘掉、忘掉!再講下去我就自己把整碗冰吃光!」
  「什麼啊?好奸詐!」她嘖了一聲,作勢搶回芒果冰。
  「喂,妳們等等要是搶到整碗冰倒了,我可不會分妳們吃喔。」葉尹修蹙眉說道,「而且場地也要妳們倆自己收拾善後,別給老闆添麻煩。」默默吃了口冰,他又補了句。
  「薄情郎啊!」手指著尹修,子晴故作感嘆地搖了搖頭。
  「好啦,幼稚欸妳,別再鬧了。」我被她那副搞笑的模樣給逗笑了,對她做了個鬼臉後,便乖乖將冰推回兩人之間。
  「話說回來,要說考得好還該遭白眼的,應該是余紀瑤那種人吧?」子晴鏟起了一匙冰,轉了轉那雙靈動的大眼,「學測前還整天看到她跟男友到處去玩的打卡動態,真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讀書的?竟然可以考到滿級分,扯!」
  「天縱英明吧?」
  「這也就算了,剛才還聽到她說暑假要全家去智利玩呢。」支手撐頷,她又嘟著嘴接續道:「羨慕、嫉妒、恨!」
  「妳管人家那麼多幹嘛?妳跟她也沒差多少吧?」尹修笑嘆,「對了,說到暑假,妳們這段期間有什麼計畫嗎?」他緩緩舀了匙綴著滿滿紅豆及煉乳的冰,塑料湯匙在冰屑裡穿梭的聲音沙沙作響。雖然今天的天氣並不特別地熱,但這樣的聲音在夏天聽起來,依舊相當舒心。
  「不知道呢,應該是去親戚家開的店打打工,偶爾和家人出去玩吧?和以前一樣啊,沒什麼特別的。」說完,她將一大塊芒果送進口中,露出了幸福的表情,「好吃!」
  見她瞇起雙眼,誇張地揮舞著手中湯匙,我不禁噗哧一笑。
  「倪子晴,妳真的很髒欸!都甩到我臉上了啦!」尹修破口大罵,一邊伸手用力抹去濺到頰上的糖水。看見他生氣的模樣,我趕忙止住笑意,抽了張面紙向他遞去。尹修接過面紙後向我道了聲謝,還不忘蹬了眼在一旁幸災樂禍的子晴。
  「我的話,應該會去醫院做志工吧?」
  牆角的電風扇無死角地轉動著,陣陣吹來的涼風讓人好不涼快。碗裡的剉冰已經開始慢慢化成了冰糖水,芒果塊在碗裡載浮載沉,我小心翼翼地撈起還未融化的冰屑,「爸爸說他們的櫃臺小姐最近手不太舒服,需要有人幫忙整理病歷。」
  「是喔,那不錯啊。」尹修衝著我笑了笑,「我的話,應該會去駕訓班吧?等我拿到駕照,就讓我來開車,三個人一起出去玩吧。」
  「太好了,雙手贊成!」
  「你可不要危險駕駛喔。」
  「什麼啊?那麼看不起我。」
  整間甜品店內只有我們這桌客人,三人的嘻笑聲為店裡增添了不少生氣。
  回顧這三年來的時光,高一的懵懂、高二的年少輕狂、高三的學測壓力步步進逼與成績出爐的悲喜交織,我何其有幸能擁有這幾個朋友,在這笑中帶淚的青春歲月中伴我前行。
  笑語聲中,我凝睇著好友們的笑顏,在心中如是想道。

  *

  老式掛鐘在六點半時敲了一下,清脆的聲響這才讓聊到不知天南地北的我們發現天色已從溫暖的橘紅色漸變為冷色調的深藍。
  付完錢後,子晴在店門口向我們揮手道別,還不忘提醒暑假依舊用群組保持聯絡。
  坐在位子上等著去洗手間的尹修回來,我望向面前那還有約莫半碗的糖水。再度拿起塑料湯匙,我舀了匙糖水放進口中,甜膩過頭的味道在口中散開,不再冰涼的液體順著喉嚨緩緩流下。
  「好甜。」我悻悻然地放下湯匙,不再去動那碗美味不再的糖水。
  少了客人的甜品店寂靜異常,就像早先的一切都只是假象一樣,空氣中徒留電扇轉動
  是不是哪怕再微小的幸福,最終都將化做令人不願再嚐一口的遺憾?
  「苡孟,走啦!」
  尹修的呼喚讓我回過神來,我趕緊抓起書包,朝門口跑去。

  *

  我和尹修並肩走在路上,隨著車輪的轉動,腳踏車的鐵鏈發出了規律的答答聲。
  甜品店離我家有段距離,因此每次聚會結束,尹修都會陪我一塊兒走回家,接著再自己騎腳踏車離開。
  至於為什麼不直接給葉尹修載,這就是為什麼我吐槽他不要危險駕駛的原因了。
  一路上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很快便走到了我家門口。將腳踏車靠在牆邊,尹修高挑的身子倚著車身,目送我走上門口的階梯。
  沒有立刻進門,我回過頭來,只見路燈將他的影子拉得長長的。燈光下的他微微一笑,示意我趕快進去。愣愣地望著他的笑容,我突然很想問他一件事。
  右手緊攥著側背包的背帶,「喂,葉尹修。」我小聲開口。
  「嗯?」
  「都快離家到臺北生活了,你還是沒打算讓你爸媽知道……你跟顧德明的事嗎?」
  尹修驀地微怔,似是對我的詢問感到訝異,片刻後,他的嘴角沁出了淡淡的苦意。
  「還是先別讓他們知道吧。」他扯了扯嘴角,「他們總歸是不會接受的,不管我有沒有出外讀書,都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吧?」
  「可是──」
  「沒什麼可是啦,苡孟。」他朝我走過來,大手覆在我的頭上,「每個人的生活,都有它的難處吧?」
  沒等我回話,尹修逕自跨上腳踏車,大有阻止我繼續說下去的意思,「那我先走囉,暑假見啦。」向我揮了揮手,他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我的視線中。
  「每個人的生活,都有它的難處吧?」
  那抹苦澀的笑容讓我不忍再去回想,卻又同時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裡。
  嘆了口氣,我扭開門把走入家中。

  *

  和葉尹修真正熟絡起來是高一下學期的事。
  雖然課業不是頂尖,但憑著小聰明總能只念一下書便取得不錯的成績。高挑的身形、立體的五官、陽光的性格再加上體育課時靈活的身手,這樣的葉尹修不僅使許多女生為之瘋狂,在男生之間也具有相高的人氣。一般而言,這種風雲人物與我這種沒太大存在感的小平凡是勾不著邊的,可好巧不巧,我發現了他的祕密。
  高一下的某個週末,因為忘記將週一要交的作業帶回家,我只好趕緊搭車前往學校。
  氣喘吁吁地爬到了四樓,正要扭開門把走進教室的我突然發現教室內的窗臺邊有兩抹人影──因為沒開燈又逆光的緣故,我看不清楚他們的臉龐。
  竟然有人高一就那麼用功,在假日到校自習嗎?我一邊思忖,一邊扭開了門把。
  而我萬萬沒想到的是,就在扭開門把的那剎那,那兩人就這樣親了下去。
  王苡孟,妳也來得太不是時候了吧?
  正當我打算趕緊撤退、不要打擾時,面前的門已經不爭氣地大大打開,不遠處的兩人在聽到開門的聲響後立刻分了開來。我尷尬地站在門口,沉默蔓延在我們三人之間。門打到牆壁又反彈了回來,清脆的聲響像是在提醒我做了什麼好事,讓我頓時只想挖個地洞鑽進去。
  「嘖。」
  其中一名男子率先回過神來,重重推開了面前那人,低著頭快速越過我跑了出去,被留下的那人則依舊坐在窗臺上,沒有動作。
  「我只是來拿作業的。抱歉啊,打擾你們了。」
  窗簾都被拉上了,教室內顯得有些昏暗,只有那人背後的窗子是開著的,藍色的格紋窗簾間或隨風飄動,透出些許光芒。灰塵粒子在空氣中迴旋、上下浮動,在陽光的照射下閃爍著炫目的光。
  慢慢適應教室內有些昏暗的光線後,我這才發現,窗臺上那人是葉尹修。
  聽到我的道歉,他既沒有回話也沒有生氣的跡象,只是用複雜的眼神看著我。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我垂首躲避他似是帶著審視意味的目光,朝自己的座位走去,打算拿完作業後趕緊回家。
  「妳也未免表現得太明顯了吧?」
  低沉卻又好聽的嗓音傳入耳中,我不禁為之一顫。停下了拿作業的動作,我不解地望向聲音的來處,「你指什麼?」
  「講話結巴、走路同手同腳、刻意迴避的視線。」坐在窗臺上,葉尹修身後緩緩隨風拂動的窗簾讓陽光透了進來,「看見兩個男的接吻什麼的,果然很噁心吧?」他自嘲地說著,明明是開玩笑的語調,卻令我感到既揪心又生氣。
  「我倒認為,擅自揣測別人的想法才讓人覺得噁心吧?」
  忍不住放下了手中的作業本,我越過一排排課桌椅朝他走去,「沒錯,我是講話結巴、同手同腳又迴避你的視線,但那是因為你直盯著我看,再加上我對打斷別人親熱這件事感到尷尬而已。」
  直勾勾地望進他的雙眸,我的語氣不由自主地強硬了起來。儘管與他並不熟識,一股無以名狀的衝動仍舊驅使著我繼續對他說出自己的想法,「在我看來你們就只是兩個互相喜歡的人而已,有什麼好噁心的?」
  一股腦兒地說完後,只見窗臺上的他雙唇微張,愣怔地瞪大雙眼瞅著我,好半晌後,才笑著說:「哈哈,妳真是個怪人。」
  「啊?」我眨了眨眼,對他的反應感到意外,但見他笑了開來,便也沒有繼續糾結的打算,故作不滿地說:「你才奇怪吧?忽然間沒頭沒腦地笑個什麼?」
  沒有回覆我的調侃,俐落地跳下窗臺,他朝我伸出手,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不如這樣吧,我們,做個朋友?」逆光中,他說。
  「什麼結論啊?」我啞然失笑,卻也毫不猶豫地伸出了手,「這樣看起來,果然你才是怪人吧?」
  「彼此彼此囉。」
  「彼此彼此。」
  事到如今,我早已忘卻忘了帶回家的作業是哪一科,但我始終記得,那名對我伸出手的男孩,笑容是多麼地燦爛,靜默了瞬間光源。

  「苡孟,吃飯囉!」
  自樓下傳來的呼喊聲打斷了我的思緒,原本躺在床上的我趕忙起身,打開門應了聲後便快步走下樓去。
  還未走近廚房,飯菜的香味便撲鼻而來。進了廚房,看到阿嬤忙進忙出的身影,我趕緊上前協助將最後幾道菜端上餐桌。
  「唉唷,別忙了!趕緊洗手吃飯,菜涼了就不好吃了。」阿嬤擺擺手驅趕我,一口臺語充滿了濃濃的鄉土味。
  「嗯,阿嬤妳也趕快來吃喔。」
  小的時候,我的臺語並不是很流利,但為了和只會講臺語又不識字的阿嬤溝通,只得不斷嘗試,時間久了,不知不覺便能順暢地與阿嬤溝通了。
  我們祖孫倆坐在餐桌旁一起吃著香噴噴的飯菜。見我將盤中的大蒜一個個挑起並夾到一旁,阿嬤忍不住叨唸道:「妳喔,不要那麼挑嘴啦!這樣以後出外讀書怎麼辦?」
  「知道啦。」我將翠綠的花椰菜送入口中,笑答道。
  笑笑地扒了一口飯,阿嬤也沒再說話。狹小的空間中漸漸只剩下碗筷的碰撞聲與電視節目的聲音,一陣沉默瀰漫在我們之中。
  就像平時一樣。
  捧起碗來喝了口湯,鮮甜滾燙的貢丸湯順著我的食道流下,溫暖了脾胃,我渾身都熱了起來。一邊喝湯,我一邊瞅著阿嬤的臉龐──她正專注地看著電視節目,偶爾隨著節目的進行笑出聲來或碎念幾句。
  不知不覺中,阿嬤好像又老了不少。是因為之前準備考試,每天都草草吃完飯回房間讀書,又每天早早出門才沒注意到的緣故嗎?
  白花花的頭髮、皺紋滿佈的臉龐以及雙手、日漸嚴重的駝背……
  我的心不禁微微一緊。
  平常不會特別注意的瑣事,在象徵著不久後將離家的高中畢業這一天,突然變得越發鮮明。
  是該說點什麼吧?
  我張嘴欲說些什麼,卻發現無從開口,愣了好陣子,只能像以往說句無關緊要的話:「阿嬤,碗我來洗,妳先去休息吧。」
  「好啊,我的孫女真乖、真孝順。」阿嬤笑著說完,駝著背朝客廳緩步走去。

  吃飽飯後,我默默收拾起餐桌,將剩菜放到櫥櫃中──爸爸今天大概又很晚回家了──將碗筷放到洗碗槽清洗,不知不覺視線就模糊了起來。
  等我離開家了,誰會陪阿嬤吃飯?
  等我下次回到家了,我和阿嬤會不會變得更無話可說?
  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不斷滴進洗碗槽中,我感覺無助和恐懼正將自己慢慢吞噬。
  一直以來,我總是不知道,也不曾過問阿嬤那滿臉時光刻痕背後的故事。從最初的課業繁忙無暇聊天,到了後來演變為不知從何開口,害怕她會覺得奇怪。即便知道阿嬤很愛我,而我也很愛阿嬤,但我們之間卻漸漸少了言語的溫度。
  我這才發現,隨著時光的流逝,我們已不再熟悉。
  再過幾個月,我就要離家到另一個城市上大學了,一直以來不願面對的問題再度籠罩住我的心,讓我喘不過氣。
  迅速將洗完的碗盤放入烘碗機中,像是要將滿溢的情緒拋在後頭,我頭也不回地往房間跑去。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0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