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時代交替下紙本書與閱讀文化劇變所寫的最新魔幻新章!--《不書鎮》

2018/7/24  
  
本站分類:創作

為時代交替下紙本書與閱讀文化劇變所寫的最新魔幻新章!--《不書鎮》

繼《雲娃娃》、《天空之歌》、《島游4.0》後,
曾獲金鼎獎肯定的資深少兒文學作家蘇善,以擅長的擬人和象徵筆法,為時代交替下紙本書與閱讀文化劇變所寫的最新魔幻新章!
-----------
繳書?
是的,鎮長的「參觀日」只是一個幌子,「書房計畫」才是終極目的。不繳書,就得藏書。

不書鎮繞著腰帶河,又安靜又詭異,非法童話出現在布告欄上,把大家的心思都拴在故事裡,還有續篇!作者是誰?鋼筆爺爺舉止可疑?墨水奶奶出門去?阿牘在鎮上穿房過屋,竟然把線索跟丟了?祕密毒者是誰?一滴「萬能落頁劑」竟能把書淨化,腥、羶、色、晦、澀、鄙、俗都被抹除,還能繼續滲透整本書!

鋼珠走上夜路,進入勾勾林、遇見藏婆婆,甚至得帶上黑貓漆漆和白狗撲花,執行一項祕密任務:「以毒攻毒」。鋼珠、黑貓、白狗,一起歷險,從樹牆到軟軟磚牆,還有追著人跑的星星。這……誰來揪出幕後的黑手?

立即訂購《不書鎮》

 

內容試閱

【21】漂書牆

鎮長的城牆就是陷阱!明擺著的陷阱!
推人入坑的陷阱!
終於,喔不!一直有人這麼想……
那是二等員,他偷偷地寫下:每個人都需要一間書房。
不公開的書房。
一間書房,一個宇宙,藏夢,藏著想像。
偏偏「不書鎮」必須名副其實,不書,不要書,因此沒有私人書房,也沒有個人藏書,更厲害的是,「不書鎮」必須超現實!因此,鎮長傾盡人力與物力,打造公共書牆,那牆,又軟又硬,那是「不書鎮」的招牌,那是「不書鎮」的靈魂!
那是鎮長的一世英名。

¤

以鎮長之名,「大書房計畫」等於把整個鎮的未來全部賭上!
「大書房」,是公共建築。
「小書房」,是鎮民居室。
大牆、小牆都是書牆。
這牆、那牆全部連接到鎮長城堡的「漂書牆」,前瞻計畫則是:漂書可以外送,世界之隅,也行!
不行!不行!一定還有人喜歡讀書寫字……
「難道不能安安靜靜一個人擁抱孤獨?」二等員用問句收了尾,他把紙張對折,放進左胸口袋,手掌一貼,他閉眼感受文字堆砌故事的凹凸。

¤

「一定有人不想開放書房……」二等員自己也想藏書,但是不敢抗議。
沒人抗議。
大書房一幢幢拔地。
小書房一間間挺起。
直到,最後一批,終於……
一等員鬆了口氣,他說:「終於,不用借來借去,不必跑來跑去,萬事都在彈指之間搞定!」
那是侵入思想。
二等員有心無力,說什麼「書房計畫」,蓋什麼「漂書牆」,從來就是明擺著的陷阱,所以二等員一直不提……
「有什麼不能講的?」一等員反對,他說:「愛讀就讀,幹嘛怕人知道?」
二等員細聲嚼字:「讀書是隱私……」
「古板!」一等員再次劈頭斥責:「早就是超書年代了,誰還在那裡抄書!」
糟糕!莫非一等員已經發現了?
口袋裡的故事?
偷偷寫的故事?
二等員的下意識拉起手撫著左胸口袋,囁嚅:「超書……抄書……」
「沒錯,書只是一種載具,在這個年代,必須超越紙本形式,因為,知識不具形式。」一等員自顧自地用錶文說得口沫噴飛,那一股指力,那一副模樣,有信有誓。
習慣筆墨的二等員知道的卻是:摸字摸骨,摸紙摸思。
二等員趕緊收拾、收拾,鎖上抽屜,鎖上隱私。
「啊,清爽!」二等員看著自己的桌子,一向保持乾乾淨淨,很早以前也是如此,頂多就是擱著幾枝筆,他忽然覺得這是唯一不用紙公文的好處。

----------
【22】狀況一

二等員喜歡孤獨,往內裡尋思,往頁裡追尋故事。
一等員總愛溜出去巡視,或者尋事。
躺書房,本該是行政系統的尾端與前線,兩個公務員,卻把躺書房用成兩個樣子,當然,都是瞞著鎮長。
一等員「躺」手「躺」腳,肉體高臥,關閉耳目之窗。
二等員「躺」紙「躺」筆,心馳神飛,降落在文字打場的浩瀚與廣漠之上。

¤

吱!嗚!
二等員的手腕震動,是錶文來敲,那狠勁,讓他丟了筆桿,他趕緊揪拾,同時抓住紙頁,起身,轉頭,他望向門口,叨唸:「沒人……」
放下驚恐,二等員瞅著腕上錶文,念道:「快來!鎮長暴怒!」
一等員用錶文催促!
幹嘛一等員又遛出去找事?
「為……」二等員快速提問,但是從腦袋溜到嘴巴,慢了好幾個字,從嘴巴溜到手指,幾乎慢了一整頁,越是發急,手指越是拙鈍,折騰良久,才敲了一個字。
更別提傳送……
一等員卻「彈」回了一串抱怨:「一定是有人想找亂子,非法海報越來越多,就連小孩也在談非法童話,眼看書房計畫就要開展,難怪鎮長像刺蝟一般!」
「我得先去擋一下!」又一則錶文。
再一則:「快!」
於是,二等員把「為」字刪除,同時刪除所有疑問與臆測。
一等員總是慣於指使。
二等員一向習於聽使。
就是這麼一回事,一個搶快一個滯遲,卻恰恰好搭上鎮民的情緒,一個負責辯護,一個負責安撫,總之,為鎮長擦屁股……
「喔不!是鎮長的『霸圖』,那叫解釋……」二等員嘴上應付,因為,任務之前首先要說服自己。
二等員手上急忙收拾,想像即將面對的仗勢:鎮民啊,好像憋了一輩子似的!
不過他的後腦勺有一個想法快速浮出……
二等員的心口怦怦,手指微微抽搐,他抓起自己的手掌貼緊口袋,用興奮壓制倉皇,他強制自己:「再也憋不住!」

¤

吱!嗚!
二等員的手腕震動,錶文再敲。
那是一等員丟出最後一段錶文:「我到了!」
「好……好……」
「馬上來……」
二等員嘴邊反覆吐字,指間振筆寫字,不過,說的是一回事,寫的卻是另一回事,雖然他的指頭敲不出速度,但是,搖筆啊,他能寫得龍飛鳳舞……
再寫一段!
再寫幾個字!
二等員一手壓紙,一手押出文字……

----------
【24】好大的膽子!

隨口喳喳?一等員張大嘴巴,正在醞釀新的說法,堵回去……
而阿牘,直覺知道:沒有故事,無聊啊!
忽然,這麼一個柔軟卻是有力的回答悠悠響起,大家覺得怪異,因為那聲音如此沉靜,因此鎮定了所有躁動,大家紛紛放下抗議以及海報,轉身……
是二等員!
二等員?
一等員瞠目,瞬間有太多情緒擁擠,因此結巴:「你!慢吞吞的!不幫腔,竟然!你在說什麼鬼話!」「不是鬼話,」二等員面上不動,嘴角緩緩提起,解釋:「是掙扎許久的真心話……」
喔?一等員挑眉,懷疑。
啊!大家的胸口,漸漸鼓起……
「寫成童話!我把想法寫成童話!」二等員感覺臉頰燒燙,不能再說下去,因此趕緊掏出口袋裡的設計,一張紙,打開了,他的眼前立刻攤開一個別境,是故事的場景,必須趁著大家的注意力聚集之際唸出來才行,於是,他吞下口水,吞下畏懼,然後緩緩吐出勇氣,朗讀字句:

***
不久,豆子發芽了。
蠹柴因此決定,再撥出小袋的三分之一來種。
於是,院子的另一角也變成田畦,不過,其中一半騰給了蔬菜,一畦種了馬鈴薯,一畦種了小黃瓜。
「吃吧!」蠹柴摘了小黃瓜佐餐。
「接下來要擺什麼書哪?」蠹米嘟唇呼開熱煙,十指托住卻不停閃彈,整個心思卻是放在別處!
書!
故事!
蠹柴明白,還是不禁笑了:「填飽肚子才好動腦子,然後活動身子,咱們把這些蔬果拿去換豆子。」
換豆子?
「要不要直接換書?」
這麼急?
「不過,直接換書也是個好點子!」
這一誇,讓蠹米一口塞進食物,雙頰鼓鼓,他努力噘嘴吐字但是囫圇咕嚕,他只好端出手指,指東指西,然後拍手翻掌,眼睛裡泌流的,是一股興奮和欲望。
「我知道!我知道!」蠹柴點頭,逕自進食。
蠹米輕捶胸腹,他說:「我去拿桶子!」
於是,又挖了一些馬鈴薯,又摘了幾條青翠的小黃瓜,蠹柴和蠹米上街,找了一處轉角,開始大聲吆喝:「換書!」
「不論小說、童話和童詩!」
「只要是好書!」
來來往往的人,有人停下腳步,有人站得遠遠的,觀望一下子,有人坦然得很,稍稍駐足,把手中的書看完隨即遞出,第一筆交換如此迅速,蠹米不禁歡呼:「謝謝!」
換書消息因此傳開了。
於是,種花的,把花搬來。
養魚的,撈魚;養牛的,提了幾罐牛奶;會裁縫的,一件洋裝說是布疋不夠做一件給大人,因此,恰恰好給一個小女孩……
人聲交錯,聲音最小的反而是蠹米和蠹柴。
蠹米糾著眉:「怎麼變成市集了!」
可不!預期更多好書出現,大家還是選擇民生用品,書,又被遺忘了。
蠹柴反倒想開了:「因為還有比讀書更重要的事情。」
「明明是我們先提,怎麼變成雜貨市集!」
「沒關係,今天就換一本,讀完再來吧?」
「好吧,」蠹米摸摸書,翻開故事,「我會慢慢讀……」
蠹柴把噗哧忍住,仍然開了小小玩笑,說道:「不如你自己編故事,拉長一
點……」
詼諧變做正經。
蠹米的眼睛發亮,口中射出第一個句子:「我不想繳書……」

***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47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