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的孽緣從前世糾纏到了今生。--《天啊!這不祥的愛情》

2018/5/29  
  
本站分類:創作

兩人的孽緣從前世糾纏到了今生。--《天啊!這不祥的愛情》

♥ 原來命中注定愛上你,真衰?!

黑牆鬼屋是一棟當地著名的凶宅,圍繞在這棟房子的靈異事件不斷,令當地人相當忌諱。
然而這棟凶宅的淵源竟意外地扯上一對本來毫無交流的兩人……

身為國小同學的卓浩凌和于小冬,兩人個性迥異,背景也相差懸殊,
卻因為卓浩凌某天無意哼唱的一首歌,引起于小冬的注意,
她積極的追問他、而他開始若有似無的逃避她。

成年之後兩人再次重逢,莫名其妙的緣分竟將這兩人再次糾纏在一起,
詭異的是,兩人的過去竟意外地與黑牆凶宅牽扯甚深!

他們放下對彼此的成見,開始找尋凶宅與兩人之間相聯繫的謎底──

「不因夢境而迷惘。讓我們攜手踏上旅途。在人生路,實現願望⋯⋯」
迴盪的歌詞是這麼唱著。

立即訂購《天啊!這不祥的愛情》

 

內容試閱

【序.縱火犯】

  「我們真的要進去裡面嗎?」躲在我身後的女同學阿娟膽怯地說。
  明月當空,周圍幾無人家,圍繞在我們身邊的只有幾株低矮的灌木,除此之外就是已無人煙的田野。略微急促的呼吸聲迴響在耳邊,其中夾雜著稀稀落落的蟲鳴。佇立在我們眼前的是一棟附近知名的鬧鬼房屋,聽說這裡已經荒廢了三十多年,就算真有幽魂野鬼佇留在此也毫不意外。
  這棟鬼屋的外牆被從屋頂攀附而下的藤蔓包覆,在夜晚之中宛如一隻將觸手伸長的怪物。
  關於這個地方有很多的傳聞:像是看見飄浮的幽靈、夜晚履履傳出不明男子的哭泣聲以及有人進去探險後就再也沒有出來之類的事蹟。
  然而傳說是否為真,今天我們就要親眼一見。
  我們一行人共有三男兩女,都是一群不畏鬼怪的國小四年級生,趁著夜裡無人時,特別來這裡舉行試膽大會。除了驗證彼此的膽量外,還要找出關於鬼屋的種種傳聞是否屬實的證據。
  才剛站在鬼屋的門口,我的同學阿娟以及一名叫俊強的男同學已經想打退堂鼓。
  「我媽媽說這個地方很邪,叫我儘量不要靠近這裡。」俊強臉色慘白。
  「笨蛋,人都來了,不進去看一看怎麼行?誰都不可以走!」站在最前頭的是我們這一行人的領導,我們大家都叫他阿康。
  「可、可是萬一真的有鬼衝出來怎麼辦?鬼會不會殺了我們?」阿娟害怕地問。
  「沒那種事,都是騙人的,鬼怎麼會殺人?我走在前方,你們後面立刻跟上。」阿康轉頭問另一名男同學:「大樺,我不是叫你帶手電筒嗎?你帶了沒?」
  大樺從背包裡拿出一支手電筒,「帶來了,就在這裡。」
  「一支?我們有五個人你只拿一支手電筒來怎麼夠?」俊強抱怨道。
  「我怎麼知道你們是叫我準備你們的份,我以為只要我一個人帶就行了。」
  「笨蛋,要動點腦筋,叫你帶當然是連其他人的手電筒也要帶。」阿康一把搶過手電筒,「算了,你們都走在我後面,我來負責照亮前方。」
  才剛走沒幾步,俊強又開始找理由:「有一天晚上,我媽媽曾經在這附近聽過男人的哭聲,她很確定聲音是從這屋子裡傳出去的。」
  「你不要媽媽個不停,乾脆叫你媽媽來陪你好了,真是煩死人。」阿康不耐地說。
  阿娟一邊前進一邊緊揪著我的右臂不放。「妳不怕嗎?」
  「有你們在,沒有什麼好怕。」我不是逞強,而是真的沒有害怕的感覺。
  「我就是怕這些男生。」阿娟哼道:「就算我們出什麼事,這幾個人一定是先逃跑,絕對不會來救我們。」
  我從來沒奢望這幾個男生能發揮什麼作用,他們的功能就是儘量地虛張聲勢。最好是先把什麼奇怪的東西引出來,這樣反而安全。
  大夥一路從一樓探到四樓,任何一個房間都沒有錯漏,每個地方都仔仔細細地察看一遍。
  「什麼嘛,根本什麼都沒有,傳說都是騙人的。」阿康站在房間正中央下結論。
  本來還雙腳癱軟無力,連走路都不敢走的俊強終於如釋重負,長吁一口氣。
  「真的是騙人的,害我嚇個半死。」阿娟鬆開那雙本來還緊抓住我不放的手。
  「妳還敢講,就妳們兩個女生一直躲在男生後面,最沒用了,」阿康說。
  「反正看都看完了,不如早點回家。」俊強提議。
  就在這時,我彷彿聽到了什麼聲音……那是一種很古老,就像穿越過去連接到現在的久遠之聲。那種聲音很模糊,似風也像迴繞在這個房間裡的回音,我沒有辦法確切地形容。
  難道是鬼魂在和我說話嗎?它們好像想向我傳達什麼訊息,於是我豎起耳朵仔細聆聽。
  「踏上充滿荊棘的險途,鼓起勇氣忘掉痛苦,前進絕不言悔。」我的耳朵聽到這一段無旋律的哼唱,但我從沒聽過這首歌。
  歌聲一停,手電筒跟著瞬間暗下,周圍變得伸手不見五指。「哇──怎麼搞得?」阿康叫道。
  「八成是沒電了,還不快換電池。」這是俊強的叫聲。
  「我沒有多帶的電池,只剩蠟燭和打火機了。」大樺說。
  「那還不快點拿出來?要嚇死人了。」阿康大吼。
  大樺摸索了老半天才找到東西,「拿去。」他遞給阿康。
  在黑暗中可以清楚看見打火機一閃即逝的火光,但那火燄的壽命卻長不起來。「搞什麼,在黑暗中好難點蠟燭,而且這個地方有風在吹。」
  「你可以去窗邊點啊,外面有一點星光。」俊強說。
  我出聲提醒道:「窗邊有枯藤,你要小心用火。」
  阿康沒有把我的話聽進耳中,他點燃了蠟燭,順便把火花帶給枯乾的藤鬚,結果火燄熊熊燃起,一發不可收拾。
  「怎麼會這樣?剛剛太暗了,害我點錯。」阿康大叫。
  我冷冷地望著火燄順藤蔓爬升,外牆熾烈地被火焚燒。
  阿康、大樺、俊強和阿娟不敢再多停留,嚇得拔腿就跑。
  我痴痴地望著火光約一分多鐘,等我回神的時候朋友早就一哄而散了。為了避免麻煩,我想我也應該趕快離開這棟不吉利的鬼屋。
  「喂,到底是誰放的火?你們給我站住!」就在我剛衝出一樓大門時,我感覺到我的背後有一個中年男人正在追我。
  「爸爸,我們的房子燒起來了。」另一個男生大叫道。他的聲音較為年輕。
  「這些縱火犯居然放火燒別人家,我要把他們全都抓起來!」男人緊追不捨。
  一個不小心,我的右腳絆到石頭,整個人向前趴倒在地。「好痛。」我無力地坐在地上,看著跌破的膝蓋冒出血絲。
  「原來是妳這個臭小孩放火燒房子。」男人右手抄著一根棍子,「我看妳想跑到哪去。」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7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