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描繪旅居歲月二十餘年的點點滴滴。--《歸人絮語》

2018/5/9  
  
本站分類:創作

深刻描繪旅居歲月二十餘年的點點滴滴。--《歸人絮語》

▍北美華文作家協會副會長──陳玉琳,深刻描繪旅居歲月二十餘年的點點滴滴,情感豐沛,真摯動人!

出版此書時作者已在美國居住滿二十二個年頭,遍遊美國各地後離愁已漸被歸屬感取代,於是決定以《歸人絮語》為書名。往日曾經過的苦澀與甜蜜在作者的回憶中依舊鮮活,遂以豐沛情愫記下難忘的〈山水情緣〉及濃鬱的溫馨〈親情〉,更有許多發人深省的〈我聞.我見.我思〉及〈文思的啟迪〉,並有魂牽夢縈的〈憶故人〉感懷。將之出版成冊,既為生活留念想;也願與讀者們分享她的「天、地、人」情懷。

立即訂購《歸人絮語》

 

內容試閱

【火山紀行】

  冰島最活躍的格里姆火山,二○一○年曾發生近百年來最大的爆發,二○○九年四月艾雅法拉火山爆發後,所造成歐洲空中交通癱瘓的情形又再度回到我記憶中。從未接近火山的我,四月初剛從哥斯大黎加旅遊歸來,哥國錢幣上刻印的三個火山,我去了兩個,對於火山,我開始有另一層認識。
  到哥國的第三天,我們走訪伊拉蘇(Irazu)火山,這是哥國海拔最高的活火山。當日天氣晴朗,到達火山頂前,經過美麗的山莊與豐碩的農田。車子順著山勢攀爬,視野更是廣闊,只見白絮般的雲朵愈來愈濃密,連綴成一條寬寬的流動長河,將藍天與綠地分隔開,大地彷彿被一枝三色彩筆詮釋得完美無瑕。
  當我們逐漸遠離充滿生氣的色彩時,火山頂到了,站在最高點四處觀望,滿眼盡是灰黑與荒涼,高山頂上的陣陣冷風,由敞開的衣領直吹我心底,結結實實地打個寒顫後,我感到一陣眩暈,以為高山症將發作,暗自抱怨:幹嘛來看火山?
  老公看出我的不安,對我說起這座火山的故事,原來它最著名的爆發竟長達兩年,由一九六三年到一九六五年,當時山下許多受到火山灰肆虐的災區,如今都已成為肥沃的農田耕地,大自然變化中蘊含傷害與利益間的依存關係,竟如此微妙!
  結束高山頂的遠觀後,我們前往已被火山灰與熔岩填滿的火山口,走在通往火山口的道路上,我有些遲疑與膽怯,雖明知此刻這一大片的平坦與荒涼不會傷我,但驚心動魄的火山爆發畫面,此時卻盤據我腦海。
  這一帶共有三個火山口,較大的兩個已被火山灰填滿,另一個較小的火山口則有灰黃靛青色的積水,四周滿布枯黃的植物與黑色火山熔岩。我鼓起勇氣站上那一大片火山灰地,如此貼近火山口的感覺很奇妙!只覺得它安靜又可親得令我無法相信。現實的經驗征服了我心中的恐懼,站在前所未遇的廣闊荒地上,體驗自然現象的不可抗拒,我深感震驚。
  緊湊的祕魯行程後,我們再度回到哥斯達黎加,來到阿蓮那(Arenal)火山公園的溫泉旅館,享受溫泉以恢復體力,並欣賞火山風光。清晨薄霧籠罩下的阿蓮那火山,宛若一位輕紗拂面的少女,要見其真面目,須耐心等待,而它的美是值得等待的。
  這幅美麗的圖畫以藍天白雲為背景,靜止的火山在薄霧環繞下若隱若現,風來了,將霧吹散,一會兒露出大半截山體,山頂卻又藏在雲霧裡。過了一會,冒著縷縷白煙的山頂展露俏容顏,山體卻又沒入輕紗中。如此反覆良久,雲霧散盡,我總算看清楚灰黑色多稜角火山的真面目。它雖不是疊翠青山,但在陽光下的山體有如健壯少男,頂天立地,英姿煥發。身披薄霧時的山體,則像欲語還羞的少女,令人百看不厭。無論何種面貌,我都不會將它與驚心動魄的火山爆發聯想在一起。
  走訪阿蓮那火山公園,是一趟愉快的感性之旅,那兒也是我會想再去度假的地方。而走訪伊拉蘇火山,則是一趟有價值的知性之旅,我非常珍惜這次知性與感性的火山之旅。

------

【老婦人的眼睛】

  那天起得特早,只為趕搭第一班公車去馬丘比丘。在細雨濛濛的迷城中結結實實走了四個多小時,稍微休息吃點乾糧後下山,回到熱水鎮,撐著疲乏的身軀等待返回古城庫斯喀的火車。
  擠上火車後就開始昏睡,直到服務員送來飲料與點心,我才醒來邊吃邊欣賞風景。不久,火車在一個小站停下,我也吃完了點心,收拾好餐盒與免洗杯後,我發現列車椅套上繡著的蜂鳥很有特色,拿出相機正準備攝影留念,有人拍我的左肩,我回轉身只見一位年輕男子,手拿一枝結滿菊紅色碎花的花枝,對我說道:「This is for you。」
  由於事出突然,我愣了一會,以為是賣花的小販,遲疑不敢接受贈花,但發現這男孩的眼神誠懇,笑容也充滿善意,我立刻道謝並接過贈花。一枝我從沒見過的花,來自陌生人之手,這真是旅途中的意外驚喜。我將花豎在椅背旁攝影留念。同行主修園藝的親戚告訴我,這種花名叫小蒼蘭。我手中這枝花有三根長滿花苞的芽,彎曲如弓的花莖上端結滿花苞與半開的花朵,已盛開的花朵美得十分安靜。我仔細賞花的同時,也更想知道這位陌生遊客贈花的原因。
  回頭一看,同行友人的手上也有一枝花,她建議我們去向贈花人道謝,我立刻起身,隨她走向贈花人。這時我才發覺,我後方座位的女士們,每人手上都有一枝花,多數為玫瑰及劍蘭,只有一位與我相同拿到小蒼蘭。
  我與同伴走到贈花人面前再度道謝,相互介紹後得知,這位青年來自羅馬尼亞,他與妹妹準備以半年時間在中南美洲各國旅遊。這對兄妹說話時始終帶著誠懇微笑。我們問他花來自何處,他說剛才火車停下來,他見窗外有位賣花老婦人,正以期盼的眼光向車內張望,他跳下車買了老婦人的花後,分贈給車上女士,而我是最後一位拿到贈花的幸運兒。
  短短幾分鐘的對話,我感受到這位青年無盡的愛心,當他跳下車買花的那一刻,他可曾想到這輛火車隨時會開動?若錯過這班車他也許將留在山谷中過夜。
  這位可敬又可愛的男孩,匆匆跳下車買花,既滿足賣花老婦人的心願,也因為他的慷慨贈花之舉,讓我們這些獲得贈花的遊客開心。我們問他買花的動機,他說那位賣花老婦人的眼睛好美,深深吸引了他,當他買下她的花後,老婦人眼中流下感激的淚水。坐在他身旁一直沒開口的妹妹,告訴我們她用手機拍下賣花老婦人的身影,可以電郵給我們,我們愉快地交換了通訊方式。
  第二天,我在庫斯喀旅店中,收到昨日贈花者妹妹傳來的郵件,照片中的印加老婦人穿著紫衣藍裙,微駝的背使她顯得更矮小,雙手各舉一束花,怯生生地站在一間木屋旁。她,不同於一般職業小販,當火車進站時,一窩蜂地擁向車窗兜攬生意。她只是靜靜地站在一旁等待,等待遊客的召喚,這份安靜的等待使她顯得與眾不同。也許就是這份安靜等待的眼神,使贈花男孩認為「老婦人的眼睛好美」!

------

【遊伊瓜蘇大瀑布】

  二○一一年四月二日清晨兩點,我們由巴拉圭首都亞松森(Asuncion)搭乘包車出發,約四個半小時後到達巴西邊境。我很驚訝邊境三個崗哨警察對過往車輛視若無睹,這與我的耳聞大相逕庭。
  我聽說南美洲最貧窮的國家巴拉圭是罪犯的天堂,走私販毒者出入頻繁,所以各國邊境警察對來自巴拉圭的車輛總是嚴加盤查,看來事實並非如此。
  吃完早餐後我們直接前往伊瓜蘇瀑布國家公園(Iguazu Falls National Park),還沒開門,在園外閒逛,見到門外的標示,聯合國早已將此地列入世界自然遺產名錄。來此前好友曾對我說:「盡量拍下妳所見的美景吧!天災人禍不斷,世上許多美景都在逐漸變化中。」
  據說去年此地水量明顯下降,今年拜豐沛雨量所賜,我來之前就已得知瀑布景色比去年壯觀。每年一至三月是觀賞此瀑布的最佳時機,此刻我們正逢「天時」之利。但凡事有利也有弊,豐沛雨量在雨林區招來蚊蟲引發登革熱,巴西北部疫情嚴重,連巴拉圭也遭殃,首都亞松森已有三百人死於登革熱,我們外出時身上一定噴灑防蚊藥水。
  若將瀑布比作美女,伊瓜蘇瀑布宛如一位美麗的村姑,我見到她的第一眼,是在濃密樹林間,覺得她是天地精華所造就出的自然尤物,天生麗質。
  「伊瓜蘇」在南美洲土著居民的語言中是「大水」之意。伊瓜蘇瀑布地形複雜,多處呈現雙層瀑布,景觀十分宏偉壯觀。據說美國前總統羅斯福的夫人曾在此發出情不自禁的感嘆:「我可憐的尼加拉瀑布!」與伊瓜蘇瀑布相比,尼加拉瀑布的確是相形見絀,伊瓜蘇瀑布不僅高過尼加拉瀑布,也比它寬四倍。
  接近源頭處,有層層疊疊的瀑布環繞著馬蹄形峽谷咆哮著傾瀉而下,激起的水霧瀰漫於密林上空,下端有曲橋,供遊客近觀水勢。峽谷頂部是瀑布的中心,水流最大最猛,人稱「魔鬼咽喉」。我站在橋上距離「魔鬼咽喉」最近之處,感覺有如置身於強烈颱風的襲擊中,很震撼!
  參觀這個世界最寬的大瀑布,須沿著對岸密林中的棧道緩步前行,我和此瀑布的「第一次接觸」是「聲」而非「水」,先聞其聲後見其水。但奇怪的是,當我結束棧道之行,乘升降機由谷底回到平地,在瀑布源頭前,我卻感到出奇地寧靜。
壯觀的瀑布,是由峽谷崎嶇地勢落差所造成,山與水在此巧妙會合,造就出一幅驚天動地的壯闊景象,此情此景使我領悟大自然的奧祕無窮盡,更加產生敬畏之心。
  抬頭遠望對岸阿根廷境內的遊客,相信由那邊看過來,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5  累計人次:3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