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示異國婚戀最真實的一面。--《櫻花樹下的中國新娘》

2018/4/18  
  
本站分類:創作

揭示異國婚戀最真實的一面。--《櫻花樹下的中國新娘》

★ 展現鮮為人知的八○年代上海學生留日生活
★ 揭示異國婚戀最真實的一面
★ 電視劇《遠嫁日本》的故事原型,九○年代中日聯姻的紀實文學。

這些正值貌美年華的中國女孩,她們穿著婚紗、手捧鮮花,面容嬌羞的踏上那條看似灑滿花瓣的人生之路。

一個共同的目標……
九○年代初期,中國學生留日的比例達到高峰,來到日本的很多中國姑娘選擇成為花嫁。當年,那些初為人婦的女孩們穿著世界流行時裝,戴著漂亮的結婚戒指走出機場,坐進豪華的轎車,一溜煙地駛向希爾頓、花園飯店。誰都會露出羡慕的目光:好闊氣,好氣派!還是嫁給日本男人好,於是大家爭相通過不同的途徑嫁給日本人。

十五段中日婚戀的真實樣貌……
當年經常聽同學議論:「某某嫁給了日本人,那個日本人,婚前沒有攢一分錢,結婚都是用她的錢,現在又不讓她出去幹活。她一個人整天待在家裡,寂寞又沒錢,想離婚人財兩空,回到上海太沒面子,上次在電話裡哭著和我講了一個小時,求我幫忙。」或是「上次我在入管局看到某某和飯店夥計結婚了,男人穿得那麼寒酸,傻乎乎的,她很難為情,沒敢叫我。」


「花嫁之路大為不妙,我一直想寫這本書,但我不忍心將朋友的花嫁生活公佈於眾。如今,這些都成了歷史──那段中國留學史上,令人深思而悲哀的真實寫照。」--本書作者林惠子

立即訂購《櫻花樹下的中國新娘》

 

內容試閱

〈情歸何處〉

  有一年冬天,我剛回東京,深夜,突然接到清水先生的電話,他非常著急地對我說:「你能不能幫我做一件事?」

  我連忙問:「什麼事?」

  「我的上海新娘失蹤了!」

  清水先生是日本人,在日本一家有名的影視公司工作,職務是科長。五年前,我的第一本書《東京私人檔案》出版後,《中文導報》在東京勞動會館召開中日文化交流會,我在那裡簽名售書。

  清水先生也來了,很高興買了我的書。凡是來買中文書的日本人,大多數是學過幾年中文或對中國文化感興趣。

  那天我把電話號碼寫給他,告訴他,如果以後想學中文,我可以教他。

  過去好幾年了,那年夏天,我代替一位朋友教中文,當我走進教室,發現一個熟悉的面孔,好像在哪見過!一時想不起來。

  中文課結束後,他走到我面前,高興地對我說:「噢!原來是你呀!還記得吧?前幾年我買過你的一本書。」

  我這才想起來:「兩次遇見你,看來你對中國文化很感興趣?」

  他說:「是的,我很喜歡中國的歷史、文化。」

  在教室裡,他又買了我一本小說《懺悔夢》中文課結束後,我們一起走到車站,他興高采烈的告訴我:「我結婚了,娶了一位中國老婆,是你們上海人。」

  我有些吃驚,他看起好像年近五十,怎麼才結婚呢?我故意調侃著問他:「新娘妙齡多少?」

  「三十五歲。」他滿臉洋溢著喜悅。

  我不由看了看他:「你們相差多少歲?」

  「二十多歲,我沒有結過婚噢!」

  「你們在哪裡相識的?」

  「在一家酒店,按你們中國人的俗語講,酒店是我們相戀的月下老,」他自豪地的說:「她長得很漂亮!」

  我一聽,有些不妙!年齡相差那麼多,能有真正的愛嗎?

  最近日本大使館對中國留學生的簽證管得很嚴,警視廳在查沒有簽證的各國留學生,發現後馬上遣送回本國,幾年內不得入境。所以最近很多沒有簽證,不想做黑戶口的中國姑娘急著想找日本男人趕緊結婚,這樣就馬上有簽證了。

  他喜氣洋洋繼續說:「前些天,新娘回上海過生日了,我給她帶了很多錢。她來電說,在家開了一個生日派對,許多朋友都來慶賀,這次回上海,她非常高興。」

  我心想:有錢當然高興,可生活不是每天都有生日派對。憑直覺,我感到他們的婚姻潛伏著危機,很多日本男人真的有些傻,工作認真,看人走眼!他們根本不瞭解有些上海姑娘所謂的聰明和計謀。

  由於我們不是很熟悉,又看到他高興的神態,不便告誡和提醒他;我們邊走邊聊電影和書籍,進了車站我們就分手了。

  不久,我結束了教中文的工作,回到了上海,聯繫拍攝電視劇《遠嫁日本》的一系列事項。在這期間,和清水先生通過幾次電話,希望他能幫我找投資商,介紹日本廣告商和電視臺的朋友。

  他很熱情的將有關朋友的名片複印後傳了過來,他說,希望能早日拍攝成功!中國新娘在日本結婚的故事,你一定寫得很精彩!

  我心裡想,他不知道我寫的遠嫁日本的新娘,命運都不是很好!

  我問起他年輕、漂亮的新娘現在怎麼樣了?他樂呵呵地說:「她很好,很好!現在每天在打工。」

  我問:「打什麼工?」

  他說:「在日本料理店幹活。」

  我知道嫁給日本男人的中國新娘,她們在結婚前就做好了二手準備,結婚後藉口說在家很寂寞,想去上班;自己掙的錢都儲蓄起來,吃、用是日本老公的,自己不會掏錢用在家裡。萬一離婚了,不會弄得人財兩空。

  我故意問:「你掙那麼多錢,為什麼還要讓她打工?」

  他說:「是她自己要去的,她說,待在家太寂寞了。」

  我知道這位新娘也在走這條路,很不妙,但我不能和他直說,萬一被他的新娘知道了會責問我:你怎麼知道我以後會離婚?

  「你這是在破壞我們的婚姻!」我知道上海姑娘的狡辯是一套套的,我何必要摻和進去呢?中國有句俗語:寧拆十座橋,不拆一對婚!

  所以我也只好難得糊塗!尤其是在日本,日本人不會管不熟悉朋友的家事,他們心裡清楚知道會發生什麼,嘴上還一定會說,你的中國新娘太能幹了!你很幸福!

  所以我也只好隨鄉入俗了。沒有幾個月,他來電話了!我的猜測被言中,所以我沒有很吃驚,只是問他:「怎麼會失蹤的呢?」

  他說:「前一星期,突然接到她在拘留所打來的電話,她被警察抓住了。

  我這才知道原來她在新宿一家酒店打工,這家酒店許多姑娘都是黑戶口,被警視廳查出,她們都被抓進了入管局拘留所。

  「後來我去保她,她被放了出來。我很生氣,因為她說謊在一家料理店工作,我就讓她去了,哪裡知道她竟在酒店打工!你說這多丟臉,還把我當丈夫嗎?」

  清水先生越說越生氣:「我譴責她欺騙了我,和我結婚是別有用心!我生氣的說,我們離婚吧。」

  「當時她沒有說什麼,很委屈的樣子,看看她也瘦了,我也很心疼;當時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希望她不要再去酒店打工了,我能養活她。」

  我知道她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掙夠了錢,離婚後回中國,可是清水一直是被蒙在鼓裡。

  「沒有想到,昨天,她突然離開了家,不知去向。我趕緊到店裡找過,店長說沒有來上班。我又去認識她朋友家找,也都沒有找到她。」

  我勸道:「她不會失蹤的,肯定是躲在朋友家裡。」

  清水冷靜下來了:「你什麼時間回上海?幫我打個電話,問問她家人,她回上海了沒有?」看來他很著急,畢竟是自己的妻子。

  他把妻子在上海的家庭住址和電話號碼告訴了我。

  我問:「你為什麼自己不打呢?」

  他答道:「我不會說中國話,她家人又聽不懂日本話,反而更麻煩。」

  我不太想管這份閒事,我很清楚有的留學生就是將結婚作為簽證的一個跳板;結婚後拿到日本護照後,她們隨時準備撤退——離婚!在有簽證的時間裡,趕緊打工,掙夠了錢,去其他國家簽證不是很嚴的國家——澳大利亞、玻利維亞、塞班等國。

  這樣的生活態度和人生觀,並不完全是因為生活所迫;其實在留學生面前有許多路可以走,可以去讀專科學校、找一些小公司上班,可以和有簽證的中國留學生結婚,可是她們自認為走的是一條又快又方便的捷徑。

  我無法對清水先生說這些現象。他很焦急,請求我一定要幫忙找她,我只好答應。

  兩個星期後,我回到上海,按照他給的電話號碼打了電話,電話不通,我懷疑她給清水的是假電話號碼。

  雖然有上海的地址,但離我家很遠,我不想費力的去找:如果我去了,她不願意回國,我沒有辦法說服她!還有一種可能是:她躲在東京哪位朋友家裡,等事情過去了,到其他國家有眉目了,下一步計畫就是——離婚。

  她知道丈夫已經不會相信她了,也不可能讓她再出去打工,自己絕不會甘心守著一位比她大二十多歲的老頭過一輩子。

  當我返到東京後,給清水打了電話說:「非常抱歉,我打過電話了,但是電話不通,也許她們搬家了。」我不能說,電話號碼可能是假的。

  清水懊喪的說:「讓你費心了,她的確沒有回上海,今天白天來過一次,把她的東西都拿走了,我要馬上就和她離婚!」

  「以前我很喜歡中國,也喜歡中國姑娘。現在我受騙上當了!我問過周圍許多和中國姑娘結婚的日本人,他們都說受騙了。她們並不愛我們,只是想留在日本。我不明白她們為什麼要這樣!我真心喜歡她,可她卻利用我。」清水先生在新娘失蹤後,清醒了許多。

  我說:「你再耐心等待吧,也許她還會回來,回來後你們再好好談談。」

  其實這話等於白說,日本人雖然看人易走眼,一旦發現你欺騙了他,他絕不會再相信你了。

  由於回上海採訪後,趕緊要寫稿件,我沒有再繼續關注清水的這樁婚姻。

  春節,要寫《遠嫁日本》的劇本,想再採訪幾位中國新娘,翻開名片本,清水先生的名子躍入眼簾,突然想起他和中國妻子的事,這不是一個現成的故事嗎,於是我打了電話給清水。

  他不像以前那樣熱情了,他沮喪的告訴我說:「我離婚了。上海姑娘很聰明,可是她們在個人的婚姻大事上不應該這樣,北京和大連的姑娘沒有上海姑娘這樣會耍小聰明。」

  他說的是事實,我也是上海人,無言可答。記的有一次回上海,遇見一位日本人,他六十多歲,會說一口流利的中國話。

  我很奇怪他的中文怎麼會說得這樣好。

  他得意的告訴我說:「我雖然是日本人,可我也是老上海,」

  你是華僑嗎?我問道。

  他說:我解放前就在上海做生意了,所以我很喜歡上海!」所以最近他也娶了一位四十多歲的上海新娘,現在住在日本。

  我問道:「你們生活得好嗎?」

  他沉思了一會搖搖頭,苦笑著說:「你們上海人講,不看不曉得,一看嚇一跳。我是不結婚不知道,一結婚嚇一跳!上海女人太厲害了。我朋友娶了哈爾濱姑娘,大連姑娘,她們都很好;唯有娶了上海姑娘,大多數都離婚了。」

  我不好判斷孰是孰非。他還說:「上海姑娘心計多,門檻精,會打小算盤;北方的姑娘直率、善良。」

  那你為什麼還要娶上海姑娘?我笑著問。

  他不好意思的笑著說:「上海姑娘真的很漂亮!」

  清水的上海新娘也很漂亮,當初他很自豪的告訴我,可是不到一年就離婚了,我為他感到惋惜。由於這次不幸婚姻的緣故,他不再像以前那樣,樂呵呵的問我中國很多事情,我也感到很沮喪,他現在一定不相信中國人了?

  他還會喜歡中國的文化嗎?他還會再買我的書嗎?他是否會認為上海姑娘都很壞?

  放下電話,沉思很久:上海人見多識廣,在各方面都表現得出類拔萃。

  可是在婚姻問題上,有些人也很「出類拔萃」,她們自以為很聰明,把婚姻當兒戲,結果並不如意,聰明反被聰明誤!

  姑娘們自己應該有所反省,否則只能陷入結婚、離異這個周而復始的怪圈中;無法找到自我,找到真正的幸福!

────────────────

  我後來沒有和清水再聯繫,我想,現在他看到上海人一定會想起他前妻,他不會像我們第一次簽名售書那樣興高采烈。日本人一旦上了當,他一定會很謹慎的和上海人接觸,所以我也不便和他聯繫。

  但願晚年的他能夠幸福!上海人不都像他前妻一樣,在這個世界上,好人還是更多。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5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