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讀者看完大喊「好想談戀愛」的校園戀愛故事!--《一眼望見你》

2018/4/12  
  
本站分類:創作

讓讀者看完大喊「好想談戀愛」的校園戀愛故事!--《一眼望見你》

♥ POPO創作華文大賞愛情組佳作新生代作家
♥ 霸氣學長加天然呆學妹的組合 x 春天一般的故事情節──有歡樂、有心痛、還有滿滿的甜蜜互動,讓讀者看完大喊「好想談戀愛」的校園戀愛故事!

●大學最重要的學分
「妳知道大學生活要做的事情是什麼嗎?」
「當然是......談戀愛囉!」
「嘿嘿嘿嘿。」我笑了笑,「妳說的沒錯!大學必修學分三大要素之一,就是談戀愛。」說著,我滿意的高舉著望遠鏡──這個我未來要拿來觀(偷)察(窺)對面男宿「生物動態」的工具。

●當獵人變成獵物
「欸,妳……妳為什麼哭啊?」學長問。
我咬著唇,用手背抹去淚水,望著他,「學長……那是我的初吻。」
學長睜大眼睛,呆了一秒,說:
「呃……那、那也是我初吻,這樣互相抵銷誰也沒欠誰,可以吧?」


倒追天菜學長行不行?
歡笑中帶點酸楚的校園戀愛故事,霸氣學長加天然呆學妹的組合。
看完絕對大喊「好想談戀愛」!

立即訂購《一眼望見你》

 

內容試閱

【第三章 小學妹】

電梯抵達,叮的一聲,而後電梯門開啟。

「小學妹,等等上完課記得來找我。」翊堯學長丟下句話,然後兩位學長分別從我的左右側走出了電梯門。

我留在電梯內看著前面那兩位學長的背影,失神了一會兒,當電梯門要闔上的時候才趕緊踏出電梯,然後連滾帶跑的往教室奔去。

嗚嗚……怎麼會這樣子……?

喘著氣,我坐在蔓婷幫我佔的位置那,整個心七上八下的胡亂跳著。

我看著蔓婷,哭喪著臉,「蔓婷……」

「妳……妳怎麼了啊?」

「我發現一件可怕的事實……」我欲哭無淚。

「什麼啊?」蔓婷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看著我。

我不得不接受這個殘酷的真相,慌張到我全身都僵硬麻木了,手上的汗毛全都豎了起來。

完全沒有想到翊堯學長──

竟然就是我之前偷窺到的那個學長啊啊啊啊!

就是住在男宿那間與我們寢室正面對面的寢室、那個在陽台貼著『學妹,看夠了沒?』的那位學長啊啊啊!

啊咧!直接殺了我吧!

我將這可怕的真相告訴蔓婷,並請她不要告訴其他人,包括小珠跟樺樺。

蔓婷聽完,眨了眨眼睛,「妳……妳確定嗎?」

我無力的點了點頭,甚至想直接一頭撞上桌子。

「但是……整間學校這麼多男生,又不只妳學長染紅褐色,搞不好是別人啊!」

「是他……」他的那眼神,我絕對不會認錯的,「我很確定就是他……」

自從剛剛在第一眼就認出後,翊堯學長口中那聲『小學妹』聽起來格外的陰森可怕。

這個祕密我絕對絕對不能讓他發現,如果被發現我就真的無語問蒼天、有愧於父母了我。

「我覺得妳不用太擔心啦!人很容易忘記一些小事情的,妳偷窺他是三個星期以前的事,搞不好人家早就忘了。」我想蔓
婷她應該是在安慰我。

我深呼吸,然後沉重的嘆了口氣,「……希望如此了。」

那塵封的望遠鏡,我真的沒有勇氣再度拿出來玩了,那拉上的窗簾,我也沒有勇氣再度拉開了……

雖然到現在還是不知道易銘學長住在哪間寢室……

等……等等!

小花學姊說秋易銘跟許翊堯這兩位學長的感情很好,那他們……會不會根本就住在同一間寢室啊?

腦中冒出這想法的同時我眼睛頓時睜大。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搞了這麼久,其實易銘學長根本就住在我們正對面嘛!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好想要看易銘學長光著上半身走到陽台哦……

啊啊啊!為什麼那天走出寢室的不是易銘學長?

不對!

不行!我不能再想下去了我,為了不讓翊堯學長知道我是女宿對面寢室那個拿望遠鏡瞄他身材的那位學妹,望遠鏡不、能、再、拿、出、來、啦!

從現在開始裝死,一切安分守己開始當乖寶寶,別再當獵人了。



兩個小時之後,鐘聲響起,三點了。

而我的心情早就慌亂到不行了。

手機響了一聲,我低頭看,小花學姊說她會晚二十分鐘左右才到,叫我先去找學長。

於是我深呼吸,看著桌上剛剛去書局幫學長買的禮物。

「盈盈,妳不是要找妳學長嗎?」蔓婷說。

「嗯,對啊……」

「那我就先回寢室了哦!」

「嗯,掰掰。」

揮了揮手,我一個人坐在位置上發呆,看著班上同學們一一離開教室。

「李佑盈,幹麼不走啊?」身為班代的李逸光關了電扇和燈,教室頓時暗了下來,將電源關好後他往我這走了過來。

「我……我等一下要去找學長。」我說。

「妳學長?」他皺眉,「我記得妳直屬不是抽到學姊嗎?」

「大三的直屬學長。」

「妳大三的直屬學長?是誰啊?」

「許翊堯。」我輕描淡寫的說,他卻在瞬間睜大了眼睛。

「妳剛剛說……是誰?」

「許……許翊堯啊。」我又說了一次,他的反應怎麼這麼奇怪?

我納悶的望著他,他往我這靠了過來,表情突然變得興奮,眼睛睜的很大,甚至還閃閃發光,「我可不可以拜託妳一件事?」

不是我在說,他現在真的有點像哈巴狗,若他有尾巴的話現在肯定搖個不停。

「啊?」我皺眉,「什麼事?」

「可不可以幫我跟妳學長要簽名照?」

我愣住,確定自己沒有聽錯,驚訝道:「你要他的簽名照幹麼?」

「我超崇拜他的啦!」他兩手抓著我的手,開始搖晃著我,「妳都不知道他籃球真的打得超好的,連我這男生看到都覺得他好強好厲害哦!」

「籃……籃球?」我掙脫開他的手,再搖下去我都開始眼冒金星,頭都暈了!

「他籃球打得很好啊!妳都不知道嗎?」

「我……」我搖搖頭。

見我這反應,李逸光皺眉,「妳,真的是他直屬嗎?」他一臉不相信。

「我是啊!」

「他是妳學長欸,妳怎麼什麼都不知道?」他說:「吼!他臉書都不加我好友!說什麼很少用,邀請寄出去一直被打槍。」

我無言以對。

因為我一直在追著有關易銘學長的消息,所以根本就沒有注意到系上其他人的消息,再加上我很少參加系上活動,根本就不知道翊堯學長在系上這麼的有名氣,我會知道的那些都是由小花學姊那聽來的。

「欸,為什麼他同意妳為好友啊?」李逸光正對著手機咆哮。

「他加我啊。」

「他為什麼加妳?」

「因為我是他直屬啊!」這小子瘋了是不是?

他抿著嘴,帶點恨意的眼神看著我,「說好囉?幫我要簽名照。」

「我才不要,你想要的話自己去要。」我直接拒絕。

「我這男生去要很丟臉欸!妳就幫我這個忙嘛!好歹我們國小同班過。」

「少拿國小來說嘴了,自己去要啦!而且我跟學長又不熟,根本講不到三句話,怎麼好意思去要。」

「好,那等妳跟他熟了,妳就幫我跟他要,說好囉?」

我瞠眼,「誰跟你說好啦?」

「妳跟我說好啦──」然後他快閃離去,留我一個人在教室內,無言的看著他奔波而走的背影。

我摀著頭輕嘆了一口氣,接著抱著原文書往系學會辦公室那走去。



在接近系學會辦公室的時候,我看到有幾個人從裡面走出來,而且手上還拿著一包看似血袋的東西。

我走到辦公室門口,遲疑了幾秒,最後舉起手敲了門,裡頭隱約有個聲音傳來,但我沒聽清楚,因此我再度敲了門。

門被開啟,我看到翊堯學長頭低低的探了出來,正當我要開口和翊堯學長打聲招呼的時候,他突然整個人往我這裡靠了過來!

我瞠大眼睛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想要推開他,但在下一個瞬間他卻整個身子往我這倒了過來,一個大男生的重量,我就這樣整個人被他壓在了下面。

我瞬間傻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這什麼啦──!?

冰冷的走廊地板直貼在我後背,我整個人被壓在學長的身子下,頭正巧位在他的頸窩處,我稍微側著頭往他看了過去,一叢的紅褐髮無法看到他的五官,他的氣息直撲我的鼻腔,淡淡香香的,屬於洗髮乳的味道讓我失神了幾秒。

「學……學長……」我用可以活動的雙手試著要將他給推開,卻推不了。

他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學長……你可以起來嗎?」我又叫了幾聲,他卻沒有回應。

再度推了幾下都沒反應,我直接捶打他,但他依舊沒有動作,像個死人樣的躺在我身上。

啊咧,他是死了是不是?

不對啊!剛剛他不是上前來幫我開門嗎?

現在為上課時間,走廊上空蕩蕩的,我這位少女正被一位才剛認識不久的學長給撲倒在走廊上。

人家少女漫畫都是浪漫的壁咚,男生將女生壁咚在牆上,而我卻……整個人被學長撲倒在走廊上……

但我現在也沒時間胡思亂想了,我用盡了所有的力氣想把翊堯學長從我身上挪開,但嘗試了幾次就是移不開。

我就像被一顆大石頭給壓住一樣,整個人除了雙手以外其他都無法動彈。

「哇啊!」突然間,有個驚嚇的聲音。

我聞聲望過去。

「你們……你們在走廊上做什麼啊?」眼前那雙腳的主人是小花學姊,她現在正一臉驚訝的看著我們,手上還拿著手機,「這種事情在學校走廊上做……不、不對啊!許翊堯你在幹什麼啦?」

她上前來巴了學長的頭,但翊堯學長動也不動。

「靠,他死了哦?」小花學姊爆粗話。

我一臉委屈的樣子,「我不知道啊……我剛剛只不過敲門他就往我身上撲過來……」

「許翊堯你是色慾薰心是不是?竟然想沾染學妹?」小花學姊又巴了翊堯學長幾下。

「學姊,妳可不可以把他拉開啊?」我現在想喘氣都無法好好喘氣,「我覺得我快被他壓死了……」

「喔好,妳等我一下。」接著,她拉起翊堯學長的其中一隻手,正要使力拉的時候,翊堯學長突然悶哼了一聲。

「好痛……」低沉的聲音突然在這麼近距離的地方響起,我身子瞬間僵硬住。

同時,也感受到身上的翊堯學長動了起來。

「我怎麼會趴在走廊?」他問,同時抽回被小花學姊拉住的手。

然後,他準備起身。

右手撐起地板起身,左手則在無意識下……

「啊──」我頓時尖叫,他愣愣的看我,然後瞬間整個人往後彈了開來。

我紅著臉,縮著身子,一臉不敢置信的瞪著他,旁邊的小花學姊也傻了眼。

因為就在剛剛翊堯學長撐起地的時候,他的左手就那樣無意識的放在我的胸部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媽,女兒的貞節不見了,怎麼辦?



大約經過了三十秒左右,小花學姊先回過神,將我從地上拉起身,而我即便起了身,雙手卻還是不安的環抱著身子,依稀還可以感覺到胸部被別人摸著的錯覺,整個人超級不自在。

「那個……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翊堯學長往我這走了一步,我卻無意識的倒退一步。

紅著臉的我目光一直注視著地上,上齒一直緊咬著下唇。

長這麼大,第一次被人摸了身子,雖然他確實不是故意的,但我就是覺得害臊,甚至想挖洞躲起來。

「我們要不要先進去再說啊?」小花學姊提議,然後她將我帶進了系學會辦公室裡。

辦公室裡有著沙發,吹著舒適的冷氣,我坐在沙發的最旁邊,雙手依舊環抱著身子,臉依舊覺得紅通通,而目光依舊瞪著地上看。

「小學妹,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翊堯學長又向我道了歉。

「嗯……」我低著頭,悶哼了一聲,不敢抬頭看他,我現在真的超想哭的!

小花學姊坐在我身邊摸摸我的頭,然後問翊堯學長:「你剛剛怎麼會昏倒啊?」

翊堯學長嘆了口氣,無奈的捲起袖子,露出裡面用膠布貼著棉花的地方,「剛剛研究所的學姊來抽血,說要做實驗,一下子就抽走我體內六百毫升左右的血,導致我剛剛頭有點暈……」

我看著翊堯學長,比起上課前在電梯遇到的他,他的臉現在顯得比較沒有血色,嘴唇也有點偏白。

「所以,小學妹。」他眼睛看向我,在眼神即將交會的前一秒,我迴避掉他的眼神,「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他說。

我咬著下唇,依舊悶哼了一聲。

現在的我只覺得丟臉,很想趕快離開這個鬼地方,什麼原不原諒的話就別說了,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但我就是不知道怎麼說出口。

「妳們要喝什麼?」翊堯學長問。

我緊咬著嘴唇,小花學姊問了聲:「盈盈,妳喝奶茶嗎?」

我點點頭。

接著她起身,往翊堯學長那走去,「茶給我泡,你這貧血的傢伙給我去跟學妹賠罪。」說完把翊堯學長從裡頭抓了出來。

翊堯學長走到我面前,我又不自覺的縮緊了身子。

「小學妹,妳原諒學長好不好?我再次鄭重的跟妳道歉。」他說完還朝我微微的彎下腰。

我看著他,正要開口說點什麼的時候,小花學姊端著兩杯奶茶來到我們身邊。

「我剛剛想到了一個辦法。」她邊說邊把其中一杯奶茶拿到我面前,然後將另外一杯拿給翊堯學長。

「什麼?」翊堯學長開口問,我也納悶的看著小花學姊。

小花學姊再度轉身去拿另外一杯奶茶,她走到我們面前,笑了笑,開口說:「你不小心摸了學妹,那就讓學妹摸回去啊。」

「啊?」翊堯學長瞠眼,我也傻住了。

「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啊!嘿嘿……」小花學姊笑著,一臉在看好戲的樣子。

「嘿嘿?嘿妳個頭!盡是想些奇怪的方──」翊堯學長蹙眉道,但卻又突然停頓,雙眸看著我,爾後緩緩道:「……這方法聽起來好像可行……」

「哈哈哈哈哈,我開玩笑的你真的要啊?」小花學姊驚呼,然後看向我,壞笑了一下,「盈盈,我們的翊堯學長經常跑健身房,身材好的不得了
,多少學姊和學妹想要摸一把,如果妳今天真的摸了,那可真是賺到了……」

我愣住,腦中想起了之前拿望遠鏡所看到的畫面,那裸著上半身的線條與那分明清楚的腹肌,我不自覺嚥了嚥口水,卻也覺得更加的悲慘,現在只乞求翊堯學長千萬千萬別發現我就是那位偷窺他的學妹。

翊堯學長看著我,「小學妹,妳怎麼想呢?」說完這句話他勾起他的嘴角,也順道勾出了一些邪氣。

我瞪大著眼睛,紅著臉,「我……我才不要……」

要摸也是先摸易銘學長再摸你……啊咧,什麼東西啦?我在胡思亂想什麼啦?

我輕吐一口氣,從包包裡拿出要給翊堯學長的禮物,打算就此結束這個話題。

「學長,這個是我送你的見面禮。」我用雙手將禮物交給他,他看了一眼,從沙發起身伸出一隻手往我這方向靠過來。

「謝謝,不過因為太忙,我還沒準備妳的禮物,下次再補給妳。」他看著那小小的禮物,「我可以現在拆開嗎?」

「嗯。」我點點頭。

小花學姊也好奇的湊了過去,過幾秒後翊堯學長就將書籤給夾在手指上,他凝視著書籤上的楓葉。

我解釋著:「因為學長的臉書上幾乎都是楓葉的照片,所以我猜想學長是不是對楓葉情有獨鍾呢?」

翊堯學長不吭聲,走到一旁的書櫃那,抽起一本書後將書籤給夾進去。

「謝謝。」他低聲又道了一次謝。

接著他走回沙發上坐好,我看著他,讀不懂他此刻的表情,正當我懷疑自己是不是送錯禮物的同時,小花學姊開口說話了。

「所以……」她說:「盈盈妳到底要不要摸回去?」

「啊?」我愣住。

人家好不容易轉移了這話題,為什麼又要扯回來啊啊啊?

學姊妳是故意的吧?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