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作者的感觸,刻劃自己的歷史刻痕。 --《花園長談》

2015/5/25  
  
本站分類:創作

書寫作者的感觸,刻劃自己的歷史刻痕。 --《花園長談》

作者看見自家居住的回遷小區,其居民與土地與外來者混居的情形,書寫自己對於此混亂的感觸,添有一點個人的遊歷經驗,刻劃下這段時間屬於自己的歷史刻痕。

 

內容試閱

Ⅰ 花園變貌記
花園舊稱祠堂郢,居住著亡國的楚人。
深秋,他們在地底埋黃金般的麥粒,
彷彿他們在泥底豢養了一群煉金術士;
他們是太陽的後代,保留著祖先的膚色,
把光照存貯在麥粒裡,於晨昏進食。
拆遷的隊伍席捲過這裡,像一次洪水
帶來毀滅:從圖紙裡引來了烏雲和瘟疫。
「他們是自己的行刑隊,掘後人的墳墓。」
病態如一枚生長在蘋果樹上的癟棗,
在擁擠的廣場上,他們在喪鐘下起舞。

水泥覆蓋著花園,揮霍了泥土的天賦,
如今,花園屋舍整齊,像一副假牙
在城市的擴張中脆弱得失去咬力,
花園塞滿回憶的鳥群,它們空虛如大海
揚起手臂拍打礁石的皮膚;空虛如
饑餓的陽光再也無法獲得泥土的回報。
水泥製的毛胚,不過是暴君的玩具,
他的表情僵硬,像一艘心虛的潛水艇。
高速公路截斷了炊煙所傳遞的情報,
你也因此失去了進入舊風景的密碼。

這些楚國的後人現以圈養雲朵爲業,
彷彿雲朵的種子能治癒潛水艇的腐朽。
「要謹記晚霞的遺訓,才能依偎在
宇宙的懷裡以免被明朝的雨滴打濕。」
你──一個背負著共和國流亡的人
將自己拆毀,融進這張農業的遺照,
夜晚,你和新婚妻子繞著花園散步,
辨別一株合歡的屬相,像回憶一次雪崩。
「我夢見變硬的麥芒刺破水泥來到
我們中間,像個亡人從灰燼之中站起。」

Ⅱ 花園晨曲
從此窗望去,清晨的事物遠小於它們本身。
不相干的聲音混疊在一起,像大合唱,
但這合唱像是在掩飾另一個陷阱的鋪設:
「行刑隊在重霾的掩護下秘密地完成
槍決,花園曾陷入你不能理解的寂靜。」
這水泥製的花園易碎,像一件瓷器
靜臥在霜底呼吸,槍聲包裹花園的寂靜。
「對深埋的樹根坦白能延緩枝葉的枯萎。」
流水線工人從螺絲殼般的居所中鑽出,
一種恐慌在腳印的重疊中蔓延。穿制服的
麻雀站在高壓線上,截獲了電流中的暗碼:
「音潮褪去時,我本以爲我失去了你。」

你經書脊下樓,發現事物慢慢接近自己。
「從消亡的事物中分裂出來的部分更迷人。」
一個被俘的人,沿著整個快鬆脫的花園
繞圈而不入,像一隻蠶在織繭,彷彿
只有經過這種儀式才能避開監視者的威脅。
「不,我是在給夜遊的群星鋪軌。」
星光的灰燼堵住花園的入口,你踩上去無聲。
一棵樹樁腐爛殆盡,明年夏天,此地將升起
一株通曉枯榮之道的棕櫚,它一眼就能
辨認出你,它的長葉能分泌多餘的大海,
並向你獻出它的珍藏。你騎在停泊於樹蔭下的
石凳上,像是在輕撫一頭鯨魚的脊背。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