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能源,我們還需要知道更多!--《轉給你看--開啟臺灣能源轉型》

2018/3/30  
  
本站分類:創作

 關於能源,我們還需要知道更多!--《轉給你看--開啟臺灣能源轉型》

電價補貼政策,幫了經濟,壞了空氣?
臺灣用電最多的是臺北還是新竹?首都與竹科大車拼!
澎湖除了開發賭場,其實還有另一種選擇綠金的可能?
臺北的下一步可望循鹿特丹模式,轉型為低碳智慧城?
水泥廠本應解決的空污問題,竟然是透過高雄小學生的自發行動才得以改善?
臺中的火力發電廠很重要嗎?讓我們用能源地圖解開臺中的用電密碼!

關於能源,我們實在需要知道更多!本書特邀十餘位跨領域的專家學者,以十三篇專文向讀者介紹「什麼是能源轉型?」「能源政策如何推展?」「綠電該怎麼做?」「公民可以怎麼樣參與能源轉型?」這四大議題。
中央研究院院長廖俊智特別推薦:「世界經濟論壇指出氣候變遷為當前社會最急迫因應的風險,因此臺灣須加速建構高效能低碳社會體系,以深度減碳為願景,擘畫長期轉型路徑。本書分別從『治理體制改革』、『政策工具推動』、『公民行動串連』三大視角,系統性地檢視臺灣能源轉型的挑戰,並提出可行的政策建言,可作為臺灣邁向碳中性社會的行動指南。」

立即訂購《轉給你看--開啟臺灣能源轉型》

 

內容試閱

(*本段節選自:徐健銘、周桂田〈啟動能源之長程轉型路徑〉)

【在混亂中學習】
  2017年聯合報所選出來的年度代表字是「茫」,而同時,Yahoo奇摩也公佈全臺網友所票選的十大年度新聞,從第一名往下排起,分別是一例一休、年金改革、獵雷艦詐貸案、前瞻計畫/軌道建設、815大停電、限電與重啟核電、合法同婚判決、巴拿馬斷交、看見臺灣與亞泥礦權爭議、世大運等。我們看見社會中有很多持續存在的問題,包括勞動、未來的產業發展、能源政策、社會的基本權利、環境權等。這裡的問題往往不是單一領域的專家能夠處理,也不是單獨發展某一種政策就能夠解決;甚至,這不會是單純靠發展經濟、然後等待經濟起飛、整個社會由上到下、雨露均霑就能解決。政府雖然提出大規模政策來試圖應對這些問題,然而純粹由上而下的做法卻引發了更多的爭議。事實上,這社會正陷入一個不知何去何從的情況,正如「茫」字所給人的感覺。
  在此情況下,許多人可能會從過去的經驗中尋求成功模式,或是從當前被視為成功的典範-產業、企業、個別人物-上試著歸納出成功的方程式;接著把我們當前的條件帶入式子、得到未來的解方。諷刺的是,不僅過去的成功似乎無法複製,就連成功的定義都充滿著爭議。更進一步的來說,全球今年度所發生的各種大事,極右派在歐洲的興起、川普的當選等,都說明這種每個人的價值與期盼並不一致、且充滿衝突。特別是在民主社會當中,好像每個人都可以做出決定,但每個人都無法控制決定的後果,也總是找不到現成的解決方案來解決我們的問題。政治的造神運動不能,其他各領域的力量也無法。
  因此,近年來社會上最大的共識就是要轉型,然而應該怎麼轉卻莫衷一是。Loorbach(2007)引用 Rotmans et al.(2001)的說法,「現代社會正發展為網絡社會,問題陸續浮現且越來越複雜,看起來幾乎不可能用傳統作法或是工具、或是既有的制度來加以解決」。期待傳統的領導人和領導方案就意謂接受目前正在生產問題的這個結構;而這個結構目前採取著挖東牆補西牆、救急的、中央控制式的和殘補式的解決方案。然而,因為其各種未預期的副作用,反而可能使得持續性的社會問題更加難解,甚至額外增加其複雜性。對此,我們需要接受這個社會總是持續陷於混亂當中,但我們也要面對在社會中持續存在的問題(persistent problem)。
  面對問題,人們常說要模仿跟我們一樣小國寡民的標竿國家,而永續轉型理論的發源地之一,便是人們常常試著要模仿的對象-荷蘭。荷蘭社會特質是現代、高度發展和平等主義,同時也有高人口密度、高效率的官僚、民主政治文化。當前人口發展停滯,社會上逐漸有更多的另類想法浮現,同時對既有的社會系統(能源、農業、保健、教育、住宅等)日益不滿。整個社會所面臨的問題是高度複雜且又不確定的。荷蘭轉型研究所(The Dutch Research Institute For Transitions, DRIFT)主任Loorbach(2007)便指出荷蘭社會系統的組織方式,從長期來看是非永續的:資源有限、空間有限、經濟發展受限,或者說,沒有再更多發展的可能。長期而言,這些系統是一定要經歷結構性變遷才有可能表現得更好,並且解決今天正面臨的非永續形式。
  Loorbach(2007: 12-16)進一步認為,當代社會不斷變遷,治理和政策的挑戰必須要面對各種變遷的過程,並且將其導向希望的方向,而且加速這個過程,特別是在永續發展的目標之下。他進一步指出,社會創新不只是經濟發展,需要的是在各層面中對基本價值和標準的重新評估;儘管要影響全面的社會變遷極其困難,因為社會是不可操控的,但至少可以在局部影響其進程。實現永續社會需要整個社會的創新,這需要創造力的空間,以及接受長程、高度不確定和滿有爭論的發展過程。
  因此,當轉型是明確的目的,有什麼策略可以從現在這個持續性混亂的情勢下過渡到下一個階段,成為一部份科技創新研究者探索的對象。而早期的一小批荷蘭學者在研究科技創新的過程中,衍生出有關如何理解轉型、如何實踐轉型的思維,試圖跳脫既有的政策研究和產業研究框架的轉型研究(transition research)。經濟發展、技術日新月異和財富積累的副作用,就是非永續的當代癥狀(syndrome),轉型研究也就是從這些持續存在的問題、癥狀來進行研究,理解我們社會及結構如何發展及組織(Loorbach, 2007)。

【轉型理論發展】
  Cherp et al.(2018: 177)指出這個新領域來自1980年代末到1990年代初的技術系統、科技系統、科技創新研究的成果,其中也有部份來自於科技與社會(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演化經濟學(evolutionary economics)的研究成果。在這些早期的研究當中,學者們發展出如長程政策規劃、社會學習等視點和操作方法。Loorbach(2007: 17)認為轉型管理有其人口學和社會學的根源,Rotmans、Kemp等人則是將轉型管理的理念帶到永續發展、治理、政策的領域。其於對轉型管理的基本假設乃是,透過理解結構性的全社會變遷之過程,將有可能重新組織原則方法工具,好來處理這些過程。
  比較一般的政策過程和轉型管理方式(如圖1)會發現政策轉型的思維、目標和解決的問題跟傳統政策有所不同。若將社會視為複雜的系統,則傳統政策往往是在系統已經滯後不前、問題非常明顯的情況下,進行各種短期改善計畫;然而創新往往是在尋找人們尚未理解的問題,並改變既有系統的運作方式和邏輯,帶進長期而根本的變化。Frantzeskaki et al.(2012: 20-21)便認為在動態的社會結構中,個人行動和技術創新之間的相互作用導致社會系統變化,有時會從根本產生轉變,即為轉型。

(……下略……)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31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