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本令人重燃對詩與愛的信仰的詩集。--《來我裙子裡點菸》

2018/3/9  
  
本站分類:創作

這是一本令人重燃對詩與愛的信仰的詩集。--《來我裙子裡點菸》

「詩是不貞之貞:有時陷於文字迷宮而有所悖離,卻在不覺中,畫出了一道溫柔致敬的手勢。」──劉曉頤

無論再體弱而忙碌,都要在壓縮的時空裡取暖,借來一點光。詩對她而言,是縫隙之光。以詩抵抗,對於遺忘與消逝……

這是一部看似奔放,其實含蓄的詩集,如劉曉頤獲葉紅女性詩獎的同名詩作〈來我裙子裡點菸〉評審評語。作品分為四輯【我們只有一片草坪可以流亡】、【搶救時間廢墟】、【毛毯上的小太陽】、【我們在滂沱的黑暗裡相認】,共計收錄六十九首詩作,含長詩及組詩,技巧翻新,意象上天下地,且質精量實,多為各大報刊登作品。其中廣受好評、獲喜菡文學網詩獎的〈途經〉一詩,向吹鼓吹叢書主編蘇紹連致敬,也是對於詩路沿途風光的珍惜致敬。

「劉曉頤的詩,充滿奇詭的想像,她長於使用感官意象和語言,營造出曖昧、纏綿且渾沌的詩想世界。這本詩集寫出了一個自主的女性的聲音和話語。」──向陽

「劉曉頤是病於美的:一絲金線在手中,勾起情緒便開始織縫,忽然就有了宛似亂針繡般的奇花。……那形而上的裙子,想像中有如圓傘撐開,劉曉頤可能會更勤於塗換原本變形蟲的花色,但不妨礙任何想要點菸的人,到裙子裡,詩行間,燃燒一段有香氣的時間。」──孫梓評

「她透過種種言說方式,讓存有與歌唱同時散發能量。……我非常喜歡詩集裡那種一無所懼的果敢,詩人極力探勘幽暗意識,並且為自己找到一絲光亮,且不吝將這份光照傳遞給讀詩的人。因為這樣,我總覺得劉曉頤的詩是對世界的祝福。」──凌性傑

立即訂購《來我裙子裡點菸》

 

內容試閱

【來我裙子裡點菸】

你靠著抽菸的牆
影子已經折疊得小小的
下起淡藍色雪花
我卻突然忘記寂寞的筆畫

風大了
來吧,來我裙子裡
再點一支菸

水母般的流亡和跳舞後
擁緊我骨折的身軀
卻怎麼也聽不到海心的血緣
從石頭中抽出一絲腹語
你問,我們還有餘生嗎

不如蹲成廢墟
去愛皮膚觸感上的守護幽靈
凡有香氣的,都像善良的鬼
白色的,都像天使衣襬
你攫緊一角

再次擁緊我的
骨折。還能有餘生嗎
稍早,你已經
抽出棉芯,說破了本質

月蝕,水母都醒了
你知道你擁抱的是
自己的軟弱。來吧,鑽入我
變形蟲花色的裙子

無論你想跳舞,或流亡
至少我可以掩護你
成功地點燃一支菸

          二○一六年六月
註:第十一屆葉紅女性詩獎得獎作品之一。


【差點,就不是了】

卡爾維諾:「差點,生命不能成其為生命,我們不能成為我們。」

差點,會翻譯雪聲的花貓
也要失語
你夜晚寫下的字
搖搖晃晃穿越詞語的月光
卻不能勾勒區區一個
抱著羊失眠的我

區區一個,我,環抱羊的頸項
聽你簌簌抄寫心經
疾病、乳房和月光一樣鏽綠
你的九月是一種穿越
哭泣的火車駛過暗中換取的山洞

車窗交疊流動的燈
和眼睛,如并刀直抵十二月
渾圓的冬日都要沒入疏淡不祥的感官
讓我們縞素
讓我們虔誠
默誦陰翳的蝴蝶連禱文

我向天空敞開圓裙
身體時而芒花,時而金急雨
我們的並立搖蕩如棉花田
何其不易,我快要
快快要是水銀四散的隱喻
你是蘑菇,放棄飛行的夢
我們清濁共治的肉體總偏執於潮溼

經過這麼久,何其不易
差點,你不是現在
骨肉勻整的
一個你

雪花的砌辭掂在手心
掐一朵,夾在裙褶
差點,你不是你,我也不是
我們的名字寫在羊皮紙上那就
不容易磨損了

你用指尖,收攏一束風雨
然後睡成幻燈片裡的煙火
忽明忽暗
我就有了旋轉燈罩的快樂

          二○一七年四月二十三日
          自由副刊


【我們只有一片草坪可以流亡】

我們只有一片草坪可以流亡
可以無所肆忌地相愛、
翻滾,耽溺一次
雷雨後的抒情藍調
我們只有一個羊圈可以說夢話
湊近耳朵,開根號
彈唱琴湯尼的變奏
我們只有一座廢棄的古花園可以迷路
一張地圖可以安慰指腹動宕的記憶
像輕輕收捲了日月
我們只有一顆星星可以瞄準,去殲滅
Wipe Out,Out,只有
焦炭的指節足以指認
我們在煙火焚毀前的櫻花小鎮
眩惑於光速,忽前
忽後、閃爍不定
撿著熟迷的慢板,像撿骨一樣
只有凹陷能讓存在的形狀浮凸
玲瓏,滑膩
一如此刻
你謙遜的脖子如此奶油
嘗了就可以低調地去死

從來我們只剩一雙會痛的眼睛
可以去流浪,去被撞擊
不能承受的都很輕
像水滴形的砲彈
我們唉至少還是
複數的,俄羅斯娃娃,甜美的:
我們只剩
一雙沉默的眼睛可以去流亡
一張床可以相愛,翻滾,泅泳
像史前魚裸泡在此刻我們
即將過去了的
故事

          二○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聯合報副刊


【途經】

蘇紹連:「路過,是最美的動詞。」

不用停下來,不用
啄吻額頭,不用拓刻名字
當我們途經彼此
仰望的小水窪已經濺起
最美的動詞

天琴座的弓弧是你巷口徘徊
花貓的背脊,等待時
百無聊賴的燦爛
廢棄的遊樂場埋有深情的魚雷

如果縫隙是愛,魚苗就是
早於想念的想念。如果找到
午後陣雨投射在杜鵑花上的圓心
或許我們可以更安舒繞著
彼此舞踊,像一隻半透明
聊齋中飛出來的蛾

然而無妨。你經年撫觸
灰藍雨衣的指腹
優雅的傷疤形狀像你偏著頭
聆聽古褐膠卷裡的慢板
旋轉的奶泡咖啡和小狗尾巴
三圈再多一小截焦甜的捲邊

多像煙燼,像你憂愁時的嘴角
曾在暗夜中悸動的
煙花和碑石
污濁了,依然尊嚴的拉鋸

霧或虛線都無妨。不用
停下來,不用啄吻額頭
不用拓刻名字
故事留在
雨中的括弧

註:第五屆喜菡文學網詩獎作品。本詩向蘇紹連老師致敬。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33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