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插淺顯易懂的中醫常識,讓純文學的閱讀更添興味。--《藥香中尋找愛》

2018/2/1  
  
本站分類:創作

穿插淺顯易懂的中醫常識,讓純文學的閱讀更添興味。--《藥香中尋找愛》

◆旅美中醫師,以醫學專業與華文創作,引領讀者一窺中醫的綺麗世界!

多年前在南加州的洛杉磯,一個巨大而活力四射的大都會,一個炎熱的午後……
在南加州生活的工程師黃誠強,因為朋友的介紹、誤打誤撞來到「甘醫生的中醫課」,原以為只是一場無須投注太多心力的社交應酬,沒想到甘麗澤醫生不僅帶他一頭栽進了中醫世界,也栽進了一場意想不到的動人愛戀……

人們口中的活菩薩「小楊」到底是何方神聖?他和名醫范雨農之間的師徒情緣,還隱藏了一段預言未來的神祕暗號?主角一路尋找名醫小楊,卻不知最後得到的答案是……

本書集結兩篇中篇小說〈藥香中的愛情故事〉和〈尋找小楊〉而成,以中醫為題材主軸,背景走過美國西岸的人文風土,在現代與傳統、西方與東方間,作者透過輕鬆詼諧的筆觸,帶領讀者走進既熟悉又陌生的中醫世界,一窺人們在中醫世界中的生活樣貌和情感。文中穿插淺顯易懂的中醫常識,讓純文學的閱讀更添興味。

立即訂購《藥香中尋找愛》

 

內容試閱

(八)

  我們在南加州洛杉磯的高速公路上疾馳著,雖然任務是這樣急切,但麗澤老師在我的車上,我覺得有一種奇妙的氛圍在車上。但看著麗澤老師握著一大瓶剛調配好的科學中藥並且不斷透過手機問那位「小芬」的先生最新狀況,我覺得這一切只是「我覺得」而已。
麗澤老師在手機上又請她的先生在她的大敦、隱白兩穴用指甲掐來止血,這時也只能臨時教他使用穴位止血法來救急了。
  麗澤老師也向我說了一下她聽到的情形,原來這一位在加護病房中心急救的病人也是麗澤老師的學生,在產後有大量出血不止的現象。根據醫院西醫師的看法,在今夜可能要動緊急手術把子宮拿掉以免產婦大量出血死亡。因為已經輸了五袋血了,對於手術,我們這位小芬抵死不從,她的神智在此時尚清楚,她問醫生是否知道那裡是出血點,醫生說不知道,所以只能以切除子宮做為治法,醫生又提出以紮掉通往子宮的大血管為另一個方案。但這兩種方法都會造成終身不能再懷孕及各種難以想像的問題。最後醫生通知了檢察官來到現場,為見證是病人不願意手術,一旦死亡他們要把責任弄清楚。情況的緊急可見一斑。暫時只能用氣球置入來止血,但若無法自行凝血,手術是必要的。一般人至此大概只會選擇相信醫師而做手術,但此手術會造成不再能生育的後果!
這位女士應知道甘老師功力可以做到什麼程度。這是一個困難的任務,因為西醫院是不可能同意中醫師介入治療的,病人只能以點滴補充水份,完全不讓病人喝水,更何況喝中藥呢?這種情形之下,試問天下有多少人敢要由中醫來治呢?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找你來嗎?」麗澤老師這樣問我。
  「嗯,我可以開車而妳就可以聯絡這位小芬的先生。」我說。
  「主要是我覺得這時候要找個壯漢來壯膽氣,你知道嗎?小芬曾經說她先生家裡三代單傳,她想儘量幫家裡多加生些孩子。但這只是第一胎而已,如果這次保不住她的子宮,這個心願就無法實現了。所以我的責任很重!」麗澤老師嚴肅的表情更是令人心動啊!
  「別擔心,我們大家對妳開的方子有信心。」我雖然這樣說,其實也不無安慰的作用。我想連西醫都已經說出這種重話了,中醫真能做到嗎?
  「逞強哥,你覺得不可能,是嗎?」麗澤老師望診厲害,察言觀色的能力還會差嗎?
  她說:「這個方子原來也不是我設計的,這是東漢末年張仲景先生的方,你知道他是醫聖,聖言量必不同凡響,我有十足的信心這個著名的『膠艾湯』加減來止血是很有希望的,其中的艾葉是用焦艾葉,並另外加入黑荊穗、黑槐花、黑蒲黃也是止血的要藥!逞強哥,我不是逞強!」
  在週日晚上四十五分鐘的車程,這在洛杉磯上班時間可能要一半小時以上才會到。
  來到了醫院,我才開始覺得有點像是做賊!因為事出緊急加上西醫不可能允許湯劑送入,我們只能把粉劑偷偷地經家屬從急診室(夜間對外唯一入口)帶進去,利用醫護人員不注意的時候請病人吞下去,用手機聯絡好小芬的先生,我們算好時間若無其事地閃入急診室,畢竟不是任何人都可任意進出急診室。
  這時一位高大的黑人護士走過來問我們什麼事,她問我們是不是剛從外面走進來?我和麗澤老師都不知如何回答,我不是一個很會說話的人,但這時我忽然覺得我也該有點表現一下,不能只由麗澤老師一個人來應付所有的事。
  我表面平靜地說:「我們不知道這裡不能再進來,剛剛是陪一位朋友進來急診,但我妹妹妹想上洗手間一下,她有些急……」
  說到這裡我指了一下麗澤老師,不錯,她臉上表現出一付誰不讓老娘上廁所老娘就殺誰的表情。
  「沒有問題。前面左轉就是了!」高大的黑人護士同情而微笑的說。麗澤老師看了我一眼而面帶嘉許之意,她偷偷地把罐子交給我走向廁所方向。
  這時小芬的先生從裡面晃了出來,我二話不說趁四週沒有一個人注意時把麗澤老師交給我的藥偷偷塞給他。
我和麗澤老師送藥之後不能久留只得迅速離開,因為我們是不允許進去的。目送著這位心急的丈夫緊握著那罐代表著最後希望的中藥粉走了,我和麗澤老師互望一眼,她輕吐了一口氣,我心中也鬆弛了一些。
  完事之後,在深深的夜色裡,麗澤老師和我走出龐大的西醫院建築,今夜居然有些涼意,我們的車停得很遠,麗澤老師在情急之下只穿了薄衣,她似乎很冷,我才想起她上課時說有些病人令她沒吃飯就來上課,這事件來得急,她全力以赴之後一鬆懈,整個人就有些虛脫且發抖。
  我脫下外套要她披上,她略遲疑了一下就穿了起來。
  「我想把我的車留在診所明天再說,逞強哥,你可以載我直接回我的住處嗎?」
  「嗯,我也不放心妳一個人回去。」

(未完待續......)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8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