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實記錄了一個未婚男子與一隻公狗的互動點滴。--《做人不如做狗--柴犬阿張教我的44堂人生課》

2018/1/29  
  
本站分類:創作

忠實記錄了一個未婚男子與一隻公狗的互動點滴。--《做人不如做狗--柴犬阿張教我的44堂人生課》

☆ 「男人」與「公狗」的陪伴成長日記,詼諧療癒!搭配可愛柴柴「阿張」全彩寫真,暖心惹人愛!

請以後不要再罵人「狗都不如」,因為這貶低了狗。

一隻只會在周末日出現的柴犬阿張,親身示範了何謂愛。
與狗共處其實比戀愛來得更踏實和誠實,你會預計得到雙方在一起的日子,戀愛則不然。
牠懂得分配愛,知道毋須博取世上每一個人的愛,因為牠明白,
只要博取你愛的人愛你已經足夠。
狗懂得愛,甚至比人更甚,只要牠選擇去愛你,就會一生一世,這方面人的確不如狗。
牠,只是路過而已。

但,十年之後,你還會來嗎?

本書忠實記錄了一個未婚男子與一隻公狗的互動點滴,有詼諧、有感傷,
在這些看似無奇的日常背後,卻是一隻狗用生命,教會人類關於「愛」。

是的,這是一個「男人與公狗」的故事,
音樂請下:「OH~愛總是讓人發愁~」

立即訂購《做人不如做狗--柴犬阿張教我的44堂人生課》

 

內容試閱

08 請你不要比我先死
養狗得到的快樂猶如不斷在刷卡,不斷透支未來存款。
當一天牠要走了,往後要償還的悲傷的日子可能會更漫長。

  直至今天,仍拿不出勇氣去養狗,因為至今仍拿不出勇氣接受死亡。
  如無意外,一隻狗大多都有十多歲命,即是我們會有十多年的快樂光景,有時會覺得自己想得太多太遠,莫說是十幾年之後,十幾日之後這個世界會發生什麼事情也很難預料,說不定自己會死先過佢,傷感的角色便可以掉換(或是我先死,牠會覺得自己得到解脫也說不定)。那何不先行享受那十多年的快樂?之後怎辦?沒人是先知,天曉得!
  再說,養狗較戀愛來得更誠實,所指的誠實不是單止在於雙方的互信,而是你會知道狗的壽命大概會有多長,你會預計得到雙方相處的日子,大多不會太短,但亦不會太長,戀愛則不然。
  當人與狗相處了十一、二載,發現愛犬的病痛開始多了,活躍度走到下坡,作為狗主不得不要有心理準備,因為雙方都應該知道,彼此可以依偎的時間已經進入了倒數。相比戀愛便覺得虛無,無論在熱戀階段,抑或在教堂裡睜眼說著彼此要愛到永不分離,熱戀過後,離開教堂,隨時隨地都可能患上戀愛腦退化症,雙方可以因問題積慮導致不歡而散,又或是突如其來的情緒發洩要分手,彼此可以依偎的日子可以是幾個月、幾年、幾十年,老夫老妻的可以離婚,更遑論是小情人,戀愛不能預算,但養狗可以,這方面,狗最誠實。
  記得有一齣電影《馬利與我》,講述由歐文‧威爾遜飾演的報社記者與一頭名為馬利的拉布拉多犬的生活,雖然這隻被稱為「全世界最糟的狗」由小至大無「惡」不作,但牠一直忠誠地守護、跟隨和見證自己在事業和家庭上的起伏,當一切變得美好之時,年老的馬利才決定獨自離開。
  我看了四次,喊足四次。
  我不養狗,就是不想這樣子。
  或者養狗的確可以帶給我十多年的快樂,甚至可以如這齣改篇小說的電影主角般改變了人生,但養狗得到的快樂猶如不斷在刷卡,不斷透支未來存款。當一天牠要走了,往後要償還的悲傷的日子可能會更漫長,就算只還本不還息,快樂十多年換來傷心十多年,怎樣想也一樣難受。有些人便說,在狗狗長到十歲左右便要開始養另一隻,那就算老狗去了,家中亦不會太「空虛」,也可以不用太感傷。但這種失去至親的感覺真的可以完全被填滿取代嗎?如果感情也可以交換,那白姐姐一早便無得撈,王貽興先生的《原來戀愛》[註]還可以大賣嗎?
  最初吳伊諾提議閒時把阿張寄居我家,那時我覺得自己的角色只是一個兼職飼養員,只需要讓牠有入有出,安安全全,然後全身而回,便算是盡了責任,就算日後阿張有甚麼三長四短,我都應該不會太傷心,所以才會答應。但到了現在,我和阿張一起生活了年多,我們已培養出一份連人也難做到的默契,透過一個眼神,也好像已經知道對方的下一步動作……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要目送阿張離開,我恐怕難以釋懷。
但我已經無法回頭,後悔莫及。
---
[註]《原來戀愛》是香港作家王貽興的小說。
---

31 還是覺得你最好
當我遇到那頭乖到不得了的黃金獵犬時都會羨慕不已,
甚至看得入神的時候忘記了自己手中仍然牽著的阿張,
但這只是片刻的觸動。

  男人喜歡在街上看美女,女人喜歡在街上看「歐巴」,人之常情,而且姑且不論是單身抑或牽著另一半都沒有太大分別,分別可能只是前者可以高調地盯著不放,後者則要低調地進行窺視,方法離不開頭部定著不動,但眼珠跟隨著他/她身體的擺動而向後滾動。
  如果問我是高調抑或低調,我會喜歡低調中有一點高調,即是低調看美女,但會高調看帥狗,而且特別喜歡看到乖巧的帥狗,每次看到牠們,我都會凝著神,然後自嘆:「阿張何時可以學到像他這麼乖?」
  特別喜歡黃金獵犬,每逢看見牠那高舉得像塊大旗幟的尾巴,不論大小,我都會駐足觀看,直至牠離開視線範圍。雖然牠們生性活躍,但都有著出乎意料的耐性,據稱黃金獵犬可以待在原地幾小時不動,這或許是基於牠們承繼著祖先靜待獵物的基因。再者,一副經常好像帶著渴求與笑容的嘴臉,加上天生一對惹人憐憫的眼睛,令黃金獵犬特別討人喜歡。更令我羨慕的是,眼見有很多黃金獵犬的主人在遛狗時,都不需要用到狗帶,牠自會緊隨主人的示意而行動,而且不時會舉頭看著主人,生怕錯過任何指令似的。
  人總會有些時候變成了魔鬼,浮現出「別人的總比自己的好一點」的心態。狗如是,人也如是,尤其當兩人感情發展至另一層次,沒有了當初的火熱,而且開始發現自己的另一半越來越多缺點的時候,當在街上看到了別人的另一半,心裡總會有點羨慕之意,羨慕別人的另一半身材應大則大、應細則細,衣著打扮不落俗套,待人接物大方得體,豈只可以入得廚房出得廳堂,走遍全地球也絕不失禮……或許,你真的會有點兒羨慕別人,但我相信大多數人仍然是無悔地繼續牽著現在的另一半。
  他/她或者真的欠缺了別人的好,但對對方也要公平一點,世上可以容得下自己的又會有多少個?給你遇到了現在的另一半,實在難,所以理應知足。況且,身材、樣貌不能一世不走樣,就算給你每日對著白、滑、緊、彈的葫蘆身體,也會有油膩反胃之時;衣著打扮的確需要有潮流觸覺,但就算沒有,清潔、整齊、適當的裝束相信人人皆可做到;至於性格,就算一起相處過亦不能說可以百分百了解另一個人,更何況是在街上或席間看到的表面?既然找到了現在的另一半,又與對方早已「發展至另一層次」,除非發現了他包二奶或給你戴綠帽,否則,身邊的另一半,已經是地球中最好的了。
正如遛狗的時候,當我遇到那頭乖到不得了的黃金獵犬時都會羨慕不已,甚至看得入神的時候忘記了自己手中仍然牽著的阿張,但這只是片刻的觸動。
  我的柴犬,沒有那頭黃金獵犬的定性,但我就是喜歡你的調皮;沒有牠的憐憫眼神,但我就是喜歡你那對圓滾滾的眼睛;沒有牠的雄糾糾,但我就是喜歡你仍像個小孩子,最重要的是,你了解我的脾性,知道我喜歡和不喜歡的,而我亦相信,世上只有你可以容得下我一起與你相處下去。
  還是覺得你最好。

---
◆給十年後的阿張的一封信……

  一直都很想做這個動作,但一直找不到對象,就是好像電視劇集的老橋段一樣,寫一封信給她,加一件對於她來說意義深厚的小東西,放在一個手掌大小的鐵盒裡,然後找一棵大樹底下,挖土埋之。
  至於那封信的內容和那件小東西是什麼,反而是次要,因為我相信,無論她和我在十年後回看十年前的文字和信物,那種超脫時空的瞬間一定十分震撼,情形猶如你找回十年前寫過的一封情信,也會百般滋味。況且,現實點來說,兩人的關係得以維持十年,已經是萬幸,尤其對於我的戀愛經歷總是過不了頭七的人,相戀十年絕對是一項奇蹟,更何況十年後竟然可以找回那棵大樹,慶幸這棵大樹依舊,泥土下的小鐵盒不被發現或沖走,更重要的是找到一個跟你一樣無聊幼稚的她一起挖,整件事情得到完美結果,說是奇蹟不如說是神蹟。
  現在,這個神蹟要顯靈了!雖然那個對象換了是一隻狗,但我也決定寫一封信給牠,連同一個被牠咬至破爛不堪的藍色小鯨魚毛公仔,放在一個不知從哪裡來的白鳳丸鐵盒中。日後,在每次的行山旅程中我都會帶著它,當看到一棵有緣的樹,附近的泥土可以挖得到、容得下鐵盒時,我便會把它埋在那裡。至於十年後我能否帶著阿張返回那棵樹下尋寶?我都是這樣說:沒人知道十天後會發生什麼事,何況是十年後?
要預測得到才去做,最後只會什麼都做不了。
  以下是我寫給十年後的阿張的一封信……

※※※

親愛的阿張:
  你還沒死嗎?
  抱歉十年後的第二句說話就是問你死了沒有,但請不要誤會,這不是詛咒,因為如果你還健在,也已經十二歲了,對於一隻柴犬來說絕對稱得上是長壽,亦證明了這十二年間,縱使不能天天酒池肉林,但總算能夠令你過得溫飽,或者不能天天在狗公園尋覓真愛,但總算能夠從吳伊諾和我的關心中得到些少愛……但願你感受得到。
  說真的,當你在十二年前的一天來到我家,一打開門便飛撲向我大腿的那一刻,我確實有點受寵若驚,那是我第一次得到一隻陌生狗如此盛情的招呼。那時還是小Baby的你毫不客氣地衝入大廳,左探右聞,當發現了我一早預備好的玩具時更為之瘋狂,咬著它走到我的身邊,用那充滿期待的眼神(後來發覺你對任何人都是這樣子)希望我跟你玩,第一次在這裡寄宿,完全沒有早前我擔心的適應問題,就如你的主子說:「牠前一世是否來過這裡?」
  我喜歡狗,真的很喜歡,但一直不敢養,就是因為怕養不好。我完全沒有養狗經驗,即使有心理準備,一齊硬體準備妥當,看過書、牢記著狗隻訓練員的一招半式,但我覺得這根本不足夠,畢竟你是一條生命,也跟其他狗不一樣,一些想像不到的事情都會令我束手無策,慌寸大亂。記得你留在我家的第二個晚上,突然嘔了一攤水連一些狗糧出來,嚇得我立刻打電話向吳伊諾問過究竟,但她好像見怪不怪,似在醉意中懶傭傭地跟我說:「不用緊張……牠之前也曾經吐過……只是水土不服吧了,放心,就這樣吧,先掛了!」我半信半疑,一直坐在沙發上看著你睡覺,還擔心不帶你去診所的決定可能會鑄成大錯……那天晚上我沒有睡過。
  我已經不太記得你如一卷廁紙般長的惡行名單了,只記得第一天你學會了Come,第一天學會了在電梯內安靜地坐著不動,第一天學會在馬路旁的黃色凹凸地磚上停下來,第一天回家懂得停在門口前給我抹腳,第一天剛舔完別狗的屁股後再舔我的嘴,第一天聽到打雷而瑟縮在我的工作檯底,第一天你跟我一起睡在沙發上,第一天在我失意的時候你突然挨在我的腳邊……

(未完)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