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神話鳳凰與大眾生活完美結合。--《浮華世界:台北凰城霧語》

2018/1/16  
  
本站分類:創作

將神話鳳凰與大眾生活完美結合。--《浮華世界:台北凰城霧語》

【梁丘樂(厭世的毒萌派) ╳ 韓東宇(高冷的禁慾系)】

  一間神奇的咖啡館,咖啡芳醇,店面晦暗,像是沉默的貴族坐落在城市鬧區。小樂是這兒的店員,他野心勃勃的經營店鋪,韓東宇說他是小財迷。他言語刻薄卻有顆棉花糖般柔軟的心。老闆韓東宇兼咖啡大師,一絲不苟的35歲男人,對生活缺乏熱情,不像小樂總對別人生命充滿巨大興趣。他們互相針對,他們思想迥異,他們也格外契合,像音色不同的鋼琴黑鍵與白鍵,協調出完美的琴聲。

【一間咖啡館,一本古老的日記簿,一隻鳳凰,開啟了台北的前世今生。】

  小樂在倉庫撿到一本名為凰城霧語的冊子,裡頭記著台北裡鳳凰的歷史,還有這座城市的風流往事。小樂把自己遇見的客人故事都寫上去。卻沒想到原來這些人彼此關聯,沒有誰與誰毫不相干!
  一對青梅竹馬來到這咖啡館,欣嵐與洛謙。她等他,一等13年,他從男孩變成了男人,學會很多事,就是沒學會愛她。小樂給欣嵐端上咖啡那天,她手指上帶著漂亮鑽戒,下午她就要去登記結婚,而那人終究不是洛謙。洛謙問她:「妳愛那個人嗎?」欣嵐笑:「見過五次面,你告訴我有多愛。」
  小樂看見一個穿著Versace的優雅少婦約小三喝咖啡,兩個女人擁有同一段感情,詭異卻和平。他認識了肌肉壯碩的流氓,那人野蠻、不懂禮數,卻不惜流血只為守護一隻柔弱的小狗。他和一個不相信人心的巨帥男公關討論初戀,研究男女的愛慾,並意外揭開他比牛奶還純的高中初戀。他目睹早已陌生,連在彼此臉書點讚都嫌尷尬的一對閨蜜,卻在結帳櫃檯前淚流滿面的看著對方。

【9杯咖啡,9段台北城裡關於慾望與真心,在愛與友誼裡發展的真實故事。】

  小樂具備商業強才,為何毅然辭職加入咖啡館?韓老闆魅力十足卻心如止水,又是有什麼感情祕密被時光掩埋?在台北這座繁華城市,每個疲倦的人都在找尋自己的幸福。小樂最終發現幸福是活著,活著去愛,活著去原諒,活著學習成長。他恍然記起初到咖啡館那天,他看見一隻冒著火焰的大鳥,那就是鳳凰?最後他捧著最後一杯瑰夏咖啡,將在白色的光芒中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與歸處……

立即訂購《浮華世界:台北凰城霧語》

 

內容試閱

【第1杯摩卡咖啡 ▍致青春裡辜負我們的壞傢伙】

  梁丘樂,一個被太陽煎得酥黃的盛夏,他在咖啡館工作。
  
  小樂是偶然路過這家咖啡館的。灰色的招牌,白色印刷字體,沒有斑駁,但存在感低調,像是一個沉默的貴族坐落在城市鬧區。咖啡館雖然位在捷運站附近,但屬於那種只會因為跟朋友約吃飯而造訪的地點。當時因為躲太陽的關係小樂在店門口晃了一眼,玻璃門內大約有二十坪空間,擺了六、七張褐色桌子,頗有質感,但是下一秒如果有陰森巫師從裡面竄出來也很合理。
  小樂那時想:這大概是一個充滿夢想的年輕人開的店吧,他聽過不只一個長輩曾說:「想毀了一個年輕人,就去鼓勵他開咖啡店!」,後來他在公關公司做事,經手從企劃設計到推廣行銷,營運品牌與商店,對於市場有一定的理解後他更是認同這句話。如果你一無所有,想開一家咖啡店當做生意的起頭,那麼你一定是傻子。
  不會賺錢的商店,就像不會說話的主持人或是不會教書的老師,都該拉出去打五十大板。
  「你在公關公司做得好好的,為什麼要來咖啡館打工?」
  說話的人是咖啡館老闆,韓東宇。雖然他後來叫小樂不要喊他老闆,但小樂實在想不到其他更好的稱呼。韓老闆絕對不是那種親切到讓你可以喊他韓大哥或東宇哥的傢伙。事實上在小樂工作的前三個月裡,他就對小樂發過五次脾氣,臉紅脖子粗的那種生氣,包含了小樂印製新的菜單,改變了店裡桌椅的顏色,要求他增加咖啡的種類,延長營業時間以及讓他對客人笑一笑。等你對他們和咖啡館了解多一點,你可能會認同小樂是正確的。商人沒有信仰,就算有也不是甚麼創業的初衷還是烹調熱忱之類的廢話,而是金錢!
  「我一畢業後就進入那間公司,待了兩年又十個月。」為此他很遺憾,他應該熬滿三年,這樣之後跳槽到任何一間單位,都會更好聽更理直氣壯,可以稱我工作了三年,而不是畸零的兩年又十個月。這對數字和顏色等等有強迫症的小樂來說就好像看見書架上獨獨空了一格位置,填不滿的不舒服感讓他超困擾。
  當初領完年終獎金後他就忍不住辭職了,源於跟他共事的同事很機車小人,常常撿容易的活做,完事後又以一種我可是比較操勞的態度跟他檢討。還有上司,一個常常愁眉苦臉的主管,老是覺得企劃這邊不夠詳細那裡可以再多寫,當你真的給他一份鉅細靡遺的檔案時,他又還是看簡報檔跟你對話……當然這都不是大事,他們依舊對小樂張著笑臉,偶爾還是談笑風生,但很多扎心的小事,都是攤牌說了顯得自己小心眼,不說又快憋到內出血。
  他們永遠不知道如果沒有他,小樂不會說很多案子會因此談不成,因為年輕人最忌諱自以為是,但他只能說如果沒有他的斡旋和手腕,很多事不會那麼輕鬆的解決,最後,他也懶得說了,因為他迷信優雅轉身的原則,他想等到公司失去他後終有一天他們會在企劃案裡奔波和愁眉時想起,曾經有他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工作對他來說,或是對很多年輕人來說就像戀愛一樣,認真付出的時候根本不知道甚麼斤斤計較,甚麼叫受了委屈,因為我愛我甘願。他可以把咖啡當開水喝,他可以把熬夜當成看電影一樣享受,工作虐我千百遍,我待工作如初戀,但是要有一天你把他虐醒了,那麼就沒有互相體諒這回事,他揮揮衣袖,轉頭就是一個新世界。人生嘛,敢放下的人便無所顧忌。
  其實最大離職的原因是他不知道再待下去,等待著他的是萬里前程還是無底深淵,他討厭未知,害怕不確定,甚至用理性分析後得到毀大於成的結論,於是他毅然決然地離開。而且身體也在日夜燃燒的工作中支離破碎得差不多了。
  總之他累了。
  在投入下一份工作前,他不知道要在同行裡持續深耕還是轉行,畢竟也擔心繼續下去可能一輩子打死就是公關這行了。但轉行,興趣真要說又太多,也無法一下子掐準主意,所以他給自己一個冷靜期,順著衝動和單純的想要試試,咖啡館浮現了出來,但他不可能腦子一熱跟銀行貸款開家店,幾番思量,他想,我不能開,但我可以去一家咖啡店工作呀。
  「我不是來打工的,我是來要一份工作的。」小樂說。
  韓老闆有一張冷硬卻不失魅力的臉,不過他總在避免產生正面情緒,他像是日本那種專精工藝的師傅,嚴肅的眉頭,不悅的嘴角,無可挑剔的專業。小樂忽然想起太宰治在《人間失格》裡所說的:若能避開猛烈的歡樂,自然也不會有很大的悲傷來訪。除非韓老闆抱持著這種觀點,否則小樂說韓老闆就是一個冷漠的人這一點也不過分。
  「可是我只要一個工讀生,沒有工作可以給你。」
  小樂拿出一份營利估算表。
  來訪之前他觀察了這間咖啡館兩週時間,清楚咖啡館從下午一點到晚上八點會有多少客人,其中多少是熟客多少是路過,甚麼飲品的材料進貨根本是多餘,甚麼熱門款項他偏偏缺少。而在附近有其他三間會跟他共享客源的售貨端點:一家星巴克、一家超商和一間開到下午的複合型簡餐店,咖啡館要如何從競爭中脫穎而出。這份企劃書裡根據種種理解和預估每月的支出開銷成本,小樂粗擬了一份讓他營業額能在下個季度由虧轉盈的方案。他很專業,他很得意,因為換作是在以前公司,他製作的企劃和營業方略那是按件計酬的,現在韓老闆招到一位有近三年市場行銷經驗的公關,還不樂透了。
  然而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韓老闆翻了前面幾頁就擺回桌上說:「我沒興趣,也看不懂。」
  小樂的錯愕是放大的字體全寫在臉上,「難道我有估算錯誤嗎,雖然失禮,但咖啡館目前一定是虧損的,就算這地是你的不用繳房粗。」
  「你沒想錯,是虧損,我看你前頭的估算也都非常正確,但我不知道你寫這要幹嘛。」
  「我可以讓你這間店有合理的營收,你開店就是要賺錢,不是嗎?」
  韓老闆盤起雙手沉默,只是盯著小樂。韓老闆的模樣看起來像是二九、三十上下年紀,但是小樂從他的語調和牆上用圖釘釘住的幾張明信片,附註的年份和他當時的學生背景來推算,他現在年紀落在三十五歲,正負一歲誤差。小樂想了想,理解甚麼的說:「你是有錢人,只是開興趣的?」
  「不是。」
  「你對於賺錢這件事有排斥嗎?」
  「沒有。」
  「如果我是來應徵打工而不是一份工作,你會接受嗎?」
  「如果你能做好工作,我會。」
  小樂滿意的點頭,「所以現在唯一讓你決定要不要錄取我的因素是酬勞對吧,我想打工跟工作的差別也就在這而已。」
  「不是,因為我感覺你的氣質並不適合這間咖啡館。」
  「氣質這種東西演一演就有了,何況我是到這工作,又不是來這拍照打卡上傳IG,拿氣質出來幹嘛,作為一個老闆,你只管我有沒有做事才幹,至於氣質,我談吐正常不吐髒字,行為端正不偷雞摸狗,這就是最好的氣質了。」小樂雙手掌心對掌心的交疊在一起,看起來真心而隆重的說:「而且我真的喜歡咖啡。」
  「那你喜歡喝甚麼咖啡。」
  「我不喜歡喝咖啡。」小樂眼皮跳了一下,急促的補充說:「我是喜歡聞咖啡,我喜歡咖啡的香氣。」
  韓老闆像是瞪著他,像弓箭手望著一隻在草叢中腳步猶豫的小鹿,過後緩緩的說:「聽起來你有說服我的提議?」
  原本小樂以為是自己講話不帶修飾韓老闆也才懶得客套,但後來他才明白,韓老闆講話本身就很不客氣。
  「我不會跟你開四萬這種要求,但說真的兩萬多我也做不下去,我的底線是三萬,對於工作共事對象我喜歡坦白,不玩拉鋸戰,如果你接受,合約期間內我都不會要求漲工資,甚麼三節獎金、額外福利都不用,踏踏實實的一個月我領三萬元就行。」
  「兩萬八。」韓老闆說。
  小樂的眉角抽蓄一下,他從來沒有覺得整數是一個多麼棒的存在,但此刻他願意傾盡所有爭取它。他不能答應,現在妥協他每個月都會痙攣的。
  「你答應的話今天你就可以上班,我本來對你有點存疑,但你似乎的確很直接,我討厭麻煩,所以你這點個性很加分,平常你中午十二點到,我們一點營業到八點,你可以準時下班,我來收拾善後就行,工時一定正常。」
  「我可以早九到晚九,但我要三萬。」以時間換取金錢空間,打仗哪有不吃虧,我願意,他想。
  「沒得商量。」
  從韓老闆篤定但逐漸不集中的神色,小樂可以知道這場業務談話還有六十秒左右的有效溝通時間。
  「兩萬八聽你的,但我還是可以九點來,因為咖啡館實在太晚營業了,這不行,之後我再給你詳細調整建議。」小樂挺直了腰桿,輕輕微笑,「我現在要說的是,我從了你一項,你要妥協我另一項,如果在合約期間我能有效提升店裡營業額,以今天往前的一個月數字為基準,只要成功拉抬到兩倍,你就要給我抽乾股,你六成我四成,可以嗎。」
  「我再退一步,我51%你49%,就這個數。」
  小樂抽蓄,想韓老闆一定是發現自己對數字的心病了,而且這傢伙不知道是不相信小樂能辦到,還是他根本不在乎錢。但不管了,合約傍晚就簽上,一年為期,小樂慶幸還好他沒有給打一年三個月的可恨數字。
  
  地理位置的關係,會來這裡的八成客人都是常客,有固定的習慣。
  比如穿著卡其色制服的建中學生,他每天六點半都會來買一杯大杯的咖啡,並且請小樂加特別多的糖,小樂也沒心沒肺的往死裡加,很多時候都像是故意在整人的糖分,但他一次也沒在隔天跟小樂抱怨說:「去你的,你想弄死我啊。」可見高中生活有多苦。
  韓老闆很不喜歡小樂跟客人聊天,他說小樂以前是做公關還是男公關!用不著見人就聊天客套,太多餘,他們也未必樂意。
  小樂回嘴:「以前那個建中學生有天天來嗎,沒有吧,那是因為他覺得咖啡太苦,但不喝黑咖啡他又會睡著,他說他請你幫他加過糖,但你說最多一顆方糖不然會壞了味道,我說你有甚麼問題,還干涉客人的喜好。」
  「我們是專業咖啡館,又不是賣三合一即溶,那麼甜幹甚麼。」
  「客人的需求才是硬道理,他就是要你邊跳火圈邊泡咖啡你也得做。」小樂看到他緊繃的臉色,知道他快要毆打自己了,於是鎮靜地說:「我這個比喻是有點過火了。」同時迅速和他拉開距離。
  好在客人進門,拯救了生命受到威脅的小樂。
  小樂遞上菜單,來的人是一個打扮入時的年輕女性,眉目爽朗。小樂成功推薦她點了下午茶套餐,手沖咖啡加杏仁餅乾。餅乾是他去麵包店買的,一份八十塊包裝的份量可以分成三盤,一盤就賣八十,他認為這頂多就是微暴利,主要成就在省事。
  「你們這邊下午人會不會很多。」她問。
  「現在是離峰時間,空間滿清靜的,妳是要跟客戶碰面嗎?這裡是很好的地點喔,有格調又不會太嚴肅。」小樂不喜歡房仲那類業務盤據店面空間,他認為那會讓高端客群卻步,賺錢歸賺錢,他還是挺挑客人的,而眼前的女子倒像是要談化妝品合約的時髦女性。
  「不是見客戶,只是朋友。」
  小樂見她臉上的神情別有桃紅,玩笑的說:「男朋友約會的話也可以喔。」
  「換做是過去,我也希望是和男朋友來。」說話的女生名字叫汪欣嵐,她的這杯咖啡是要跟一個共度十三年光陰的老朋友喝的。
  她和小樂聊天時,問道:「你相信結婚的那個人,絕對不會是你最愛的那個嗎?」
  「不信。」小樂手肘撐在吧台,「不愛幹嘛結婚,就等到有愛的那個人在結婚不就好了。」
  廣播放送著劉若英的〈成全〉,他們共同在副歌時停了下聲音。
  我對你付出的青春這麼多年,換來了一句謝謝妳的成全。
  成全了你的瀟灑與冒險,成全了我的碧海藍天。
  「這是我最喜歡的歌!真的是,這樣聽到我眼淚都要掉下來。」她故意玩笑道。
  她淺淺的說起自己和朋友的故事。小樂對於八卦花邊只有來者不拒,十分專注。
  小樂叩了桌子說:「妳為了他耽誤了十三年,結果他就給你一句『謝謝妳的陪伴』,怪不得妳喜歡這首歌,妳把妳自己感動了吧,妳是不是傻啊。」
  她說:「你沒談過甚麼刻骨的戀愛吧。」
  「戀愛談過,刻骨沒有,因為不信,比如人人都說青春時候的戀情特別珍貴, 因為無邪,但真的嗎?還不是賀爾蒙作用,如果十七歲的年紀我是一個大胖子,滿臉油光,天天領著不及格的考卷,請問我去哪找一份天真可愛的戀情?」
  「你現在看起來很好,也算是一個年輕帥哥,怎麼說起話來這麼厭世。」
  「在工作的人不適合有太夢幻的思想。」小樂拿起遙控器把冷氣溫度調低,他偷偷瞄了韓老闆一眼,因為韓老闆不讓他把溫度調太冷,說這樣咖啡容易涼得快。小樂回過神說:「不過妳說起他的時候總在笑,妳大概對他……沒有一點怨吧。」
  「可能你說得有道理,我是傻,我還幫他追過女孩子。」她皺眉,眼光飄向天花板,數了數說:「費心費力的有五個,而且都成功喔,最可怕的是大三那年他還發生一件特別滑稽的事,也都是我處理的。」
  「不是他要分手還請妳代勞吧。」
  「他把系上一個女同學肚子搞大了,那女生哭著問他要怎麼辦,然後他哭著問我要怎麼辦。」她的態度像是一個蒼老而睿智的述說者,十分平靜,分外從容。
  小樂冷冷的呵了一聲。震驚!震驚這兩字已經不能形容小樂此刻的心情。直說:「妳怎麼沒拿一把刀插在他腦門,他把女朋友肚子搞大,要結婚要生還是要休學墮胎他自己決定啊,甘妳甚麼事。」
  她晃晃手指頭,「錯了,那不是他的女朋友,不過只是一個同學,在成果發表排練的時候走得很近,接著在某個熬夜練習的夜晚兩個人看對眼了,天雷勾動地火。」她用手做了一個爆炸的動作。
  「他劈腿!這畜生。」
  「那時候我很生氣。」
  「我聽到都想報警了。」
  「我是想無論是正牌女友還是小三,竟然都不是我。」她笑,但小樂相信有那麼一絲成分,是真心的,是恨自己不是那個人,無論是小三還是正宮。
  「既然愛到這個地步,為什麼不多一些,告訴他妳愛他,然後有情人終成眷屬。」
  「有些事的確有可預期的步驟,但那未必是最好的方法,如果是因為我愛他 而跟他要求,他才走向我,那我就會變成他所有死亡戀情裡的其中一個,男人是不會珍惜唾手可得的感情的,男人,就是賤!」欣嵐總用調侃的語氣說著很真的感情,這樣的人要不是早已看開,就是還深陷其中,只好佯裝看淡。
  小樂聽了汗顏,但反而高興她有這個領悟,「這些年妳也談過戀愛吧,哪怕是等他途中的消磨,難道就沒人讓妳覺得不必吊死在一棵樹上,乾脆換人去愛嗎?」
  「試過,這麼多年我談過三次戀愛,一個還是他的好朋友,大學時他的兄弟追了我四年,然後在大四的寒假,我還印象很深是過年的前一天,那天天氣很好,陽光很反常。洛謙說父母都不在家,無聊、孤單寂寞覺得冷,裝可憐,要我和他兄弟陪他吃個飯,結果我們到了,但不久一個學妹來電話,不過幾句撒嬌就把他拐走了。」
  「他會不會是幫他兄弟湊合妳呀。」
  「他要有這種想頭倒好,我也坦然,結果他知道我和他朋友在一起後,還跟我們鬧了好久彆扭,我就想奇怪了,你又不追我,跟我不愉快甚麼。」而到了畢業前,欣嵐提了分手,小樂問說是不是她沒有愛,於是好聚好散。
  「不會沒有喜歡,但不到愛,當初會再一起,就是大除夕那天他送我回家,他說追了我四年,『妳不給我一個機會,哪怕是在一起三天就把我甩了,我都甘願。』,我那時候特別不理解他要個結果的心情,但我想快四年了啊,一千個日子,我不是沒有感動,於是我答應了。」
  小樂相信那個男孩肯定是付出全心全力的,不為別的,爭取了四年,就是要撂開手,都為自己不值。
  「畢業前夕,我清楚我們到社會上會遇見很多新的人,眼光會更遠,而且明白我心裡還是更在乎洛謙,更堅定認為總有一天我會和洛謙走上紅毯,於是我不想耽誤他,我給過他成全,所以我認為放走他才是真正的為他好。」
  那時欣嵐說:「我成全了你,可以了,我們戀愛過,你也快樂過。」
  大男孩特別釋懷,只說:「我就不懂洛謙怎麼不愛妳。」欣嵐永遠記得當時她聽見這句話的詫異,原來他清楚,清楚她心裡有別的人。大男孩說他相信有一天欣嵐會和洛謙走到一起,所以他不想失去兩個朋友。
  「我們到現在還是朋友喔,想來當初的分開,實在明智。」
  小樂自動為欣嵐補了一盤杏仁餅乾。他覺得這個楊洛謙身邊的人都活得好坦然,對感情都很真實,就他自己特別逃避,好討人厭。他也對欣嵐這樣說。
  「可能因為你只聽我說這十三年的結論吧,其實他很有魅力,家境也好,父親在醫院當院長,沒辦法,爸爸太優秀,兒子不是超越,就是頹喪的活著,而且他雖然長得不是頂帥,但很高,對於我們這些不是顏控的女孩子來說,林書豪也是一百分的天菜啊。」
  小樂忍住吐槽的慾望,他開始覺得這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總結就是兩個小白癡。真是問世界情為何物,直叫人智商全無。
  「那妳這回失戀跟那位洛謙兄說了沒有。」
  她縮脖子,眼神直露納悶,「我是要跟洛謙交代我的感情,不過我沒失戀。」她抬起手指,「我要結婚了。」
  「妳要訂婚了才通知他!」夠絕!一次轉身,就是一輩子的無緣,小樂還以為這樣糾纏多年,怎麼樣都還會繼續鬧騰下去。
  「不,我是要結婚了,再過三個小時,我就要到戶政事務所登記了。」
  小樂好難說出恭喜,可是呀,要結婚的人,帶上鑽戒的人,怎麼能不說恭喜,而且她是拋下了一個爛人,但小樂的潛意識竟然在這一秒出賣他,他評斷那個叫洛謙的男人很糟,卻還是希望他們最後能有結果。他只得尷尬一笑:「雖然都說結婚時女孩要戴上鑽戒,但現實中可不是人人都能買得起,妳嫁得好,真恭喜妳!」卻又忍不住追問:「為什麼這麼長時間沒放棄他,在這時候偏偏想通。」
  「我沒說完那時候他把人家肚子搞大,我是怎麼解決的,他約了那個女孩出來,在學校對面的麥當勞。」說到這她搖頭,頗有一副這孩子真傻真可愛的意味,「那個女孩揹著一個帆布包包,眼神特別憤怒,他一看就想跑,我對那個女孩子說我是他姊姊。」
  欣嵐扯住洛謙的手,面無表情,細細的問:「在我們開始所有的對話前,我想問妳,妳有沒有想把孩子生下來,妳的父母是否可以接受現在就結婚,以及妳有試想過周遭的朋友會怎麼看待妳未婚生子或者奉子成婚這件事嗎,妳都可以承受?」
  女孩一聽她這樣說,立刻淚流滿面,哪還有主意,只剩徬徨。
  「妳這是問她想法,更是讓她肯定只有拿掉小孩才是對的。」
  「我有私心,但是我沒錯,當初只有如此,這兩個太年輕的人才能有重新開始的機會,否則今天洛謙就是一個小孩都上了國小的父親。」她的咖啡早已涼透,卻不在意的喝著。「我帶她到醫院,看著她進行了手術,在醫院休養了四天,都是我從早到晚的陪著。」
  那女孩說:「妳不是他的姊姊吧。」
  「怎麼不是,我對他不好嗎。」
  「就是剛剛他們叫妳汪小姐,而楊洛謙怎麼會有個姓汪的姊姊。」
  「我喜歡他。」欣嵐淡然的用這句話解釋前因後果。
  「我看的出來。」
  「妳會恨我嗎?覺得我是在清除障礙。」
  女孩臉色蒼白,毫無血氣,聲音疲乏的說:「我是蠢,蠢到跟人亂來還弄大肚子,可是並沒到是非不分的程度,妳可以不在這裡的,說實話哪怕是他,就是在我推出手術室的那瞬間也早就可以兩清了,可是這幾天妳陪著我,他的人影我都沒見到。妳替他解決麻煩,還細心的好好善後,把人往壞裡想的說,妳是想做到滴水不漏,讓我毫無怨言,自然以後也沒藉口糾纏或怨懟他,但實情沒那麼複雜,不過是妳愛他,所以想把他的事辦好,僅此而已。」
  「都說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妳說番話聽得我聽又感謝又悲哀。」
  「我沒找他的女朋友鬧,是因為我臉皮薄,擔心鬧到人盡皆知我無法做人。」
  「妳是對的,女孩子名聲要緊,風流韻事都只會是重傷害。」
  「我沒有可以報答妳的,但我能成全妳一件事,如果他女朋友知道了他和我的破事,我就不信還能待在他身邊,我想跟他走在一起大概是妳唯一的想望了吧。」
  「妳的心意我收下了,但不要這麼做。」
  「妳不必擔心我是開玩笑,不過是當一回潑婦,到她面前哭鬧一番,就在我最害怕連爸媽都不能求援的這幾天是妳陪著我,我如果有良知,就該謝謝妳。」
  欣嵐淡然一笑,「妳如果去鬧,到時候洛謙又會哭著找我,問我該怎麼辦,妳說要是他想挽留女朋友,我是幫,還是不幫。」
  她們兩個對看,哈哈大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兩個人對洛謙都有朋友之外的情感,一個是深愛,一個是體內曾有他的孩子,但此刻的兩人都比誰還淡然的處理關於他的事。
  病床上的女孩說:「妳這個『姊姊』太辛苦了,說真的,妳是個很優秀的女孩子,不要跟他在一起,他沒有那個擔當讓你幸福,說得難聽些,他不是個有出息的男人。」
  忠告啊!都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而一個女人經歷過拿掉孩子這樣近乎在鬼門關盪過一圈的體悟後,大概也能有幾句發自肺腑的心聲,可惜欣嵐沒聽進去,用了十三年也還沒明白。
  「我要去一下洗手間,他就要來了。」
  欣嵐補好妝,回到位置的時候,小樂細細凝望她,不由得衷心地說:「妳看起很美。」
  她微笑,雙眼像是彎月,明媚動人。
  對感情執著,遇事卻冷靜智慧,怎麼好女人,偏偏撞上了不夠好的男人。
  
  「這一回又八卦了客人甚麼事。」韓老闆懶得再讓小樂遠離客人,這就像誰都無法阻止泰勒絲交男朋友、柯南不斷害死人一樣。
  「我不懂怎麼會有人對這樣的女人毫不動心呢。」小樂對韓老闆說道。眼前的欣嵐穿著一件絲質白襯衫,緊身牛仔褲,七分長度,露出白皙的腳踝,黑色細高跟鞋。一頭光澤的長髮,大方自然。
  韓老闆不以為意的說:「你是不是外貌協會。」
  「誰不是外貌協會。」
  「那你是不是覺得咖啡有拉花就會特別好喝。」
  「並沒有,我討厭奶泡這件事,就跟好看繽紛的杯子蛋糕通常都不好吃同個道理。」
  「那就對了,女人,不是皮相美就能處得好,有時候外人看著樣樣都好,但就只一個小缺點,便足以讓人敬而遠之。」
  小樂斜眼睨著韓老闆,「老闆,你愛過嗎!說得跟真的似的,唐橫呀你。」
  韓老闆全然忽略小樂,走去洗手槽沖洗一個小樂早已處理過的馬克子。漠然地說:「愛過,結婚過,還有一個女兒。」
  「甚麼!」雖然是幾步的距離,但小樂還是盡力用衝的,用看珍禽異獸的姿態盯著韓老闆的側臉,「你說真的還假的。」
  「你猜啊。」
  這時一個男人推門而入,他帶著一副時髦的海軍藍太陽眼鏡,有質感而不流俗的設計,鼻樑處有個金屬V字。他摘下眼鏡掛在白色的T恤上,T恤外是一件黑色西裝外套。模樣自信,是個活潑氣質很重的人。
  他打開大大的笑臉,在欣嵐對面坐下。
  呀!這人就是洛謙。小樂心中打量。
  小樂拿著菜單走過去,洛謙對他微笑。
  「給他摩卡就好,他這人吃不了苦。」
  小樂忍不住笑了出來,洛謙也笑,「妳損我!」
  「你說呢,不喜歡換一個啊。」欣嵐話說完給小樂一個眼神,小樂重新把菜單遞給洛謙,但他用掌心推了一下,認份說:「別別,妳說的對,我吃不了苦。」
  氣氛很和樂,一派自然,直到洛謙這麼問:「妳最近忙甚麼,好常給妳傳訊息都到晚上才肯回我,我還以為妳偷交男朋友了。」
  「是啊,我是交男朋友了,而且這陣子工作忙,想要兩邊兼顧,自然放鬆的時間就少了。」
  他急促放下杯子敲出了聲響。「妳逗我?真的交男朋友,不可能吧。」
  「我是條件很糟還是人格扭曲,怎麼就不可能交男朋友。」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好好的妳交甚麼男朋友。」
  欣嵐貌似覺得荒唐一笑,「楊洛謙同學,我三十一歲,已經是大家所謂拉警報的年紀了,縱然外表能騙人,裝個二十六七,可是裡子騙不了人啊,身分證上的數字連在病歷上都一清二楚,我要過日子啊。」
  「不是!」洛謙據理力爭,「妳不談戀愛怎麼就不能過日子了。」
  「你有單身過嗎?」
  「這有甚麼關係。」
  「單身可以過日子,你幹嘛老是談戀愛。」
  兩相靜默,有著颱風颳過都吹不走的尷尬,說是尷尬,更多的是嘆息與不敢相信。
  欣嵐柔柔的說:「那個男人很好,我們是以結婚為目的認識的。」
  他臉紅脖子粗的說:「我告訴妳,男人都沒正經的,沒有簽字之前跟妳說多誠懇都是假的,妳看我不就知道嗎?」
  「還好他不是你。」欣嵐認真說,但笑了一聲,「我們老闆介紹的,我在他身邊工作七年了,他不至於坑自己員工的幸福吧。」
  「那就是你們老闆看走眼了,他說那男的有結婚的誠心,但妳怎麼知道戀愛談一談真的會──」
  她舉起手,手背向他。那枚鑽戒切工精巧,大小討喜,成色和淨度也在中上之列。所謂幸福或許不是這樣,但幸福之前的門檻,大概就是這個模樣。「我要結婚了,洛謙,我要結婚啦,我要你的祝福。」
  他張著嘴,完全沒有修飾表情,沒有一點客套,沒有一點開心,盡是不該如此,為何如此的神色。
  「都要結婚了?我最後才得到消息。」
  「你需要時間準備嗎?」她玩笑似的嘲諷。
  他恨恨地說,加重的音量像是抗議,「怎麼不需要。」
  「我給過你時間準備,給過你時間給我意見。」
  「妳甚麼時候讓我這麼做了。」
  「十三年啊!十三年的時間,洛謙,你對我永遠不知好歹,我對你永遠死心踏地,因為你知道即便你給我愛理不理,我都會還你熱淚盈眶。」
  「妳這樣說就過分了。」
  「作為朋友我沒有一點虧欠你,我回頭想我們之間這些年的事,我覺得好累,甚至委屈,我總是在照顧你,我不像你的朋友而像你媽,還做得比你媽多,我敢說這句話是因為很多你不能跟家裡反映的事你都跟我說,都是我拉著你一件一件解決的。」欣嵐紅著眼,也許這樣的吐實來得太晚,不是要討個公道說法,而是要讓自己的青春死得明明白白。
  「你還記得剛出社會工作的那會兒,你買了一條五千塊的項鍊,說是女朋友生日,砸重本了,結果慶祝那天你們吵架,大半夜的你打電話給我,說夠朋友的話就陪你聊天,你這個人不會喝酒,可我們就在酒吧坐了好幾個小時,話你在說,酒我在喝。」欣嵐摸了自己脖子,那有一個銀色心型項鍊,模樣很簡單,甚至有些可愛的俗氣。「後來你問我項鍊呢,我跟你說那晚你生氣扔了,我騙了你,我想大半夜的我聽你說了那麼多愛與不愛的廢話,我總得撈點好處吧。」她刻意用玩笑語氣,卻眼角含淚。
  洛謙臉龐僵硬,像是極努力才能擠出聲音,鬆口說:「妳愛那個人嗎?」
  「見過五次面,你告訴我有多愛。」欣嵐一滴眼淚落在唇邊的笑容。
  「只見過五次妳也敢嫁。」
  「大S只見她老公四面,不也就嫁了。一個見過大風大浪的女明星都有這勇氣,不怕糊塗,我一個小老百姓,有甚麼不敢。」
  「那他愛妳嗎?」
  「你覺得我在乎嗎?」欣嵐輕輕揩去淚水,吐氣說:「他在台北有兩間房子,平常都在大陸工作,最近因為要結婚了給我送了台車,但我可不傻,確定名字是寫我的。」在這一連串的說明後,彷彿要他相信自己所選沒錯,便接續說:「他還有一個小孩。」
  「小孩!」如果這裡還有其他客人,鐵定以為這男的是碰見女朋友忽然閃嫁小王,又或者老婆明目張膽的外遇。洛謙根本不能接受這些訊息。
  「又不是我的,是他前妻的。不過他前妻擁有扶養權,別說我不想養,就是我和他都想,他前妻也不肯,所以對我來說很好啊,我既沒有生兒子的壓力,又沒有當人小媽的負擔,在合適的年紀嫁做人婦,不愁吃穿,對父母有交代,人生也差不多沒有其他想頭,我覺得很幸運。」
  「妳甚麼時候活得這麼不自信了。」
  「我憑甚麼活得理直氣壯?我所堅信的感情觀一蹋糊塗,我還有自信的資本嗎?我拿甚麼說服自己?」欣嵐前傾身子,像要說一件有趣的事,「你知道我媽對我說話有多難聽嗎?她說:『欣嵐,妳都三十一啦,再拖下去都絕育啦!』我差點沒氣到中風。」
  小樂忍不住低頭竊笑,怎麼作媽的對自己女兒這麼不留情啊,胡說八道,三十多歲的女性多的是快樂成功的。
  「妳這就是不自信。」
  「累了跟不自信是兩回事,我如果不自信我不會嫁給一個這樣條件的男人,他有錢有精力又還沒老,肯定花心,所以未來我也肯定要面對一些自不量力的女人,但我有自信擺平啊,我知道那些將來的小吵小鬧不會破壞我婚姻合約的那張紙,你不是女人,你不知道要有這層心理準備需要有多少的自信和勇氣。」
  「妳讀那麼多書,還急著嫁?妳怎麼不十八歲嫁人生孩子呢,都甚麼時代了, 男女平等都過時了,現在多講究女權,妳真丟我的臉。」
  「女人的人生不是電視節目的議題,甚麼進步甚麼新思想,到頭來哪個女人會拿自己的幸福去講求人類文明的進步。」欣嵐微笑,真心的,「這麼多年了,你就特別愛跟我說廢話。」
  「欣嵐,妳不要跟我賭氣。」
  「這些年我不管你是真糊塗還是假不明白,到了現在都不重要了,我今天見你,要的只是我自己青春裡的成全,我不想很多年以後始終在想我們兩個究竟算甚麼,我知道你是沒辦法好好定義的,所以我把話說清楚。」
  「妳一直都是我很重要的朋友,最重要的,如果是我哪裡惹到妳,妳大可跟我明說,我在妳心中不是那種斤斤計較的傢伙吧。」
  「你最可厭的就是老逃避問題,哪裡惹到我?你太看得起你了,你逃避和別人的問題沒關係,有我幫你解決,但你逃避我們之間的問題,你想怎麼樣,請誰來解決,媽祖嗎?」她攪動吸管,瞪著他嘆氣,「你要是這麼多年肯對我說一句『我不喜歡』那也便罷了,終究是個交代,可你總說我很重要,不能失去我,當問候語在講,你甚麼意思啊!」
  「妳了解我,我這個人有缺點,也很自私,跟我談戀愛的人都會在我身上吃苦,而我還沒想彌補她們,我傷害別人真的……真的不會有一點愧疚,可是如果是妳,我怎麼敢。」
  「那我還謝謝你這麼多年的用心了,原來都是怕我受傷。」欣嵐搖頭,深深吸一口氣。她握住他的手,「別把你嚇著了,我對你沒有怪罪。」
  洛謙抽手,「妳的戒指割人。」
  還是任性,小孩子脾氣。
  欣嵐細細地說,「你也老大不小了,再晚,五六年內也得找個認真的人,準備走向家庭,妳媽的脾氣我是清楚的,把她逼急了,有你好受。」
  沉默了好久,小樂能從洛謙的表情看出他們有多親密,他毫不掩飾自己的情緒,如果不是那麼親近,也不可能那麼赤裸裸的表達自己。
  「我的婚禮在秋天。」
  「幾月幾號。」
  「我沒有邀請你,所以也沒必要說。」
  「妳怕我鬧場?」
  「你不會,因為你沒有可以做這件事的身分。」
  「我們一定要從朋友變得這麼疏遠嗎。」
  「是我的錯,十三年來我從來沒有一刻把你當朋友,我都懷抱著異樣的心情面對你,所以我終於看清,是我給你機會辜負,到頭來我的青春全部都是你,所以我的餘生,不想再如此了。」因為犯的錯夠多了,所以終於不再對自己說謊,欣嵐起身,想要說甚麼,但最終只有莞爾一笑,連再見兩個字都沒吐口,只剩揮別。
  「欣嵐,妳不可以就這樣結婚。」他喊。
  「我拜託你,這應該是我作為你最好朋友,最後聽你說的話,如果還有相見那時我也已是別人的老婆,所以如果你真有最後的話,拜託不要是廢話。」
  洛謙站著,望著她的背影,「那次我和女朋友慶生吵架,我找妳出來,那晚我又沒喝酒,妳說我把項鍊扔了,我怎麼會不知道妳是唬弄我呢。」
  「你是要告訴我,這麼多年來你知道我有對你心思,而你不過是無動於衷?」她低頭苦笑,那神韻特別美,讓人想起民初穿旗袍百媚一笑的女子,有對生活的滄桑,和花開到最濃最艷即將衰敗的墜落美感。「不怪你,你如果不愛我那當然就──」
  「──不是。」
  她一驚抬頭。
  「也許是這麼多年,我習慣妳總會在我身邊,我清楚妳永遠對我好,所以老是裝糊塗。」
  「你應該說太混帳。」
  「對,妳說的對,可是欣嵐,我真的很明白,現在我太明白了,我想我愛──」
  「可以了。」她的笑容很坦然,「總算,我還以為我早就釋懷,把那些非要說出來才作數的字眼都看淡了,但沒想到都這個年紀啦,還是有少女情懷總是詩的幼稚。」最後的話別,只有對他的叮囑,「洛謙,我已經長大很久了,而你,也應該長大了。」
  她推門離開的那一秒,洛謙清清楚楚喊出了「我愛妳」。
  他永遠不會知道玻璃門闔上,有沒有擋住這聲遲了十三年的告白,但小樂知道她聽見了,因為她微微側頭,眼睛在笑。她看向小樂的一瞥,彷彿在說我要的就是一個好好的結束。
  好好的結束,才能甘願的走向人生下一個階段。
  好好的結束,對於過去的委屈才有成全的交代。
  
  「不好意思,這邊結帳。」
  「兩百六加一成。」小樂重重的收拾杯盤,沒有克制對洛謙的鄙視。
  韓老闆對小樂問:「你不是和那個女客人打賭,說如果這男的後悔了,這桌咖啡就算你的嗎?」
  「我不是小家子氣心疼兩三百塊,而是厭惡這渣男,一個女人的十三年,最美的青春都給他了,你說不虧嗎?現在倒好,這男人一句其實我都知道妳愛我,怪我太年輕,去他的太年輕,年輕怎麼不早夭呢,耽誤人家,終於要失去了才一副再給我一次機會的嘴臉,真噁心人。」
  「我說你不客觀,還跟我說客人就是上帝,他又不是辜負你的青春,你對人態度那麼差幹嘛,你以前不是搞公關的嗎?」
  「搞公關的不代表我不能鄙視爛人,你泡咖啡跟你朝我扔咖啡豆也不衝突啊。」小樂看著啼笑皆非的韓老闆。今天他穿墨綠色亞麻襯衫,留著一點修飾過的鬍子,像是那些到了四十歲的香港型男,更多頹廢,更多雲淡風輕的氣質。小樂也覺得韓老闆更黑一些。
  
  洗過熱水澡的夜裡,小樂身上還沾著潮濕的水氣,他泡了一杯咖啡,鼻尖是沐浴過後的薄荷香氣和咖啡甜膩的混合氣味。他靠著碩大鬆軟的枕頭,打開手機在youtube搜尋了一首歌,播放。
  劉若英談心般地唱著:
  「不為了勉強可笑的尊嚴,所有的悲傷丟在分手那天。
  未必永遠才算愛得完全,一個人的成全,好過三個人的糾結。
  ……
  她許你的海誓山盟蜜語甜言,我只有一句,不後悔的成全
  成全了你的今天與明天,成全了我的下個夏天。」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7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