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現在起我已不再懷疑, 我真的是一個大人了。--《十六歲》

2015/5/13  
  
本站分類:創作

從現在起我已不再懷疑,  我真的是一個大人了。--《十六歲》

杜璿華是個正值二八年華的高中生,面對著生理和心理皆處於尷尬變動的成長課題,對於長大又期盼又徬徨,無意間和許久未見因暑假返家的鄰居大哥韓健中重逢,進而觸動了兩個年輕人曖昧的情愫,初嘗到了戀愛的滋味,一起度過了個甜蜜的夏天。
作者將懷春少女的羞澀以及對愛情的期待刻畫得入木三分,文本忠實反映了青少年成長過程的煩惱和喜悅,對世界的理解,對感情的探索,也讓讀者對那份單純美好的青春有了無限嚮往與鄉愁。

 

內容試閱


端端正正地坐在她自己的書桌前面,打開了桌上的日光燈;杜璿華從抽屜中拿出一枝派克鋼筆和一本精緻的日記本,翻開日記本的第一面,不假思索就這樣的寫著:
今天是暑假的第二天,也是我十六歲的生日。媽媽說我已是大人了,她送了一個漂亮的別針給我做禮物……
才寫到這裡,她就皺著眉頭,刷的一聲把這頁撕下,揉作一團,扔到窗外去。寫得太糟了,簡直跟二弟瑋華的日記:「早上起來,吃過早餐,就上學去,放了學,就回家吃晚飯。」一樣;我已經是個高一,不,下學期就是高二的學生了,而且是個大人了,怎可寫這樣的幼稚的日記呢?
杜璿華把本子上還沒撕掉的紙邊撕得乾乾靜靜的,想了一想,在第二頁上又開始寫著:
十六個年頭像流水般的過去了,從今天起,我的生命又進入一個新階段,我覺得,我不再是一個小孩子了。
糟糕!我今夜的文思為什麼這樣枯滯?又寫不出來了,在班上我的作文還是最好的哩!想到作文,杜璿華忽地就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躡手躡腳的跑出房間外,到院子裡的草叢中把她剛才出去的紙團檢了回來,撕得粉碎,才拿去丟在垃圾桶裡。她的大弟弟珣華是個小頑皮,每次她的作文拿回家裡,如果他看見,一定拿出來朗誦;這正是她最受不了的事,所以趕緊把那頁未完成的日記消滅蹤跡,免得被珣華發現,惹出麻煩。
今夜家中出奇的安靜,因為爸爸帶了兩個弟弟去看電影。本來爸爸是為了她的生日而提議去看電影的,可是,爸爸選的是一張裘利路易演的滑稽片,這是她最不愛看的;其他戲院沒有一張合她胃口,於是她就寧願在家裡陪著不愛看電影的媽媽,而以叫爸爸買牛肉乾回來做條件。
媽媽房間靜悄悄的,不知道在做什麼,反正在忙著就是,媽媽真是難得有幾分鐘坐下來不做事情的。八點多了,我還是快點寫完它吧!這枝筆,這本日記,是爸爸買給我的生日禮物,爸爸叫我從現在起每天要記日記,檢討自己的生活,我不應該在第一天就交白卷啊!
她坐在桌前以手支頭,想了一想,又這樣寫著:
「我不知道做了大人將有什麼感覺,但我相信那一定是很奇妙的,在大人的世界裡一定有很多我不曾看見過的東西。我現在彷彿覺得自己是個爬山者,山峰已經在望了,山峰上有什麼景物,我非常急切地想知道。……」
「璿華!璿華!」媽媽在房間裡喚著她。
「媽,我來了!」她連忙把鋼筆和日記本收到抽屜裡,三步併作兩步跑到媽媽的房中。
媽媽正坐在床沿上,床上堆了一大堆花花綠綠的衣服。
「璿華!這些衣服顏色太艷了,我不敢穿,你穿穿看合身不合身?」媽媽說。
璿華隨手拿起一件來看,是旗袍,再拿起一件來看,也是旗袍。本來嘛!媽媽就沒有一件洋裝,人家四五十歲的老太太都穿著洋裝,媽媽還不到四十歲,偏偏就那樣保守,說怎麼都不敢穿洋裝,她說自己太矮太胖了,穿起來一定像個水桶。
「媽,這都是旗袍嘛!我才不敢穿哩!」璿華拿起一件旗袍在身上比著,不覺又失笑起來說:「媽,你看,就是我敢穿也不能穿嘛!」
媽媽一看也笑起來了。十六歲的璿華長得又高又大,五呎二吋的她起碼比媽媽高了三吋,旗袍披在她身上到膝蓋哩!
「也真是的,你這孩子長得太高了,我原來以為把腰身改細你就可穿的。這樣吧!我把這些衣服改做襯衫裙,也好讓你在這個暑假裡穿。我是老太婆了,穿得這樣花花綠綠會叫人笑。」媽媽一面笑著一面把衣服整理起來。
「媽,您不是老太婆,您才三十八歲,還年輕得很哩!」璿華最不喜歡媽媽說自己老了,她巴不得媽媽永遠是二十歲才好。
「你不要老是騙自己了,你看看媽媽眼邊的皺紋!」
璿華偎過去細看,果然媽媽的眼角已出現了好幾道皺紋;不過,她覺得這並沒有損害媽媽的美。媽媽有一張圓圓的臉,眼睛很俏,鼻子很直,嘴巴很小,笑起來有兩個淺淺的酒渦。大家都說璿華像媽媽,同學們也都說她美;但是,璿華卻常常懷疑,自己高頭大馬的,皮膚又黑,會有白胖的媽媽那麼美嗎?
「媽,我到底像不像您?」璿華撒嬌地摟著媽媽的肩膀問。對面梳妝桌的圓鏡裡,反映出母女兩人的雙影。
「有人說你像的,但你比我好看,爸爸說你是我和他的綜合體,說你秉賦了我的外形他的內在。其實我覺得你的外表也有點像爸爸,譬如說你的個子和你的捲髮。」媽媽也伸手摟住了女兒的腰肢。說到爸爸,媽媽也就不自禁露出甜甜的笑容;從媽媽的笑容裡,璿華可以看出媽媽多麼地愛爸爸。
「媽,那我是太幸運了。那麼弟弟他們呢?為什麼他們既不像您,又不像爸爸!」
「還是一點像的,珣華高高瘦瘦的,可不就像你爸?瑋華的眼睛其實也像我,只不過他患了近視,戴著眼鏡,所以看來不像吧!」
「小四眼田雞!」一想到弟弟戴著近視眼鏡,彎腰駝背的老頭兒模樣,璿華心裡就要發笑,嘴上忍不住又要把她和大弟珣華背地為他取的外號說了出來。
「你又來了,叫你們別再取笑他,你們偏不聽。你忘記了上次他氣得把眼鏡摔破不肯再戴的事嗎?你現在是大人了,別再和弟弟們一般見識了,知道嗎?」
璿華笑著答應了。
門外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她連跑帶跳地走出去開了門,是爸爸他們回來了。
「姊姊,你不去看簡直是錯過了好機會!好看極了,路易可以站在天花板上倒過來走路哩。」珣華一進門就大叫著。
「我才不看哩!無聊!」璿華撇著嘴,不屑地說。
「珣華,把牛肉乾交給你姊姊。」爸爸說。
珣華把那一小袋牛肉乾拿出來,先掏出兩片放在嘴裡,然後再交給姊姊。
「貪吃鬼!」璿華笑罵一聲。
「璿華,這裡有兩塊三色冰磚,是你和媽媽的,我們都吃過了。」爸爸又交給她一個冷冰冰的紙包。
她奔跑著去把三色冰磚拿給媽媽,出來又把牛肉乾分了兩片給瑋華,接著就回到自己的房間裡。她把桌燈移到床頭,拿起一本看了一半的《黛絲姑娘》,倒在床上,一面吃著,一面看書,心滿意足地享受這段睡前的光陰。
仲夏的微風從窗口吹進室內,吹到她穿著薄綢的睡衣的身上,涼涼地怪舒服的;神遊於哈代筆下鄉村中的她,竟不知不覺的睡著了。朦朧中,她覺得有人輕輕走進房間裡,拿去她手中的書,為她蓋上毛巾毯,放下蚊帳,熄了日光燈,又輕手輕腳的走出去了。她知道這是媽媽,媽媽每晚都要來巡視她睡覺有沒有蓋被的;媽媽口口聲聲說她是大人了,可是卻還一直把她當做小孩子看待。半睡半醒的她在心裡暗笑著媽媽囉嗦,但又睏得說不出話來,轉了個身,便沉沉睡去。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