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正史未列入的清朝官場百態與文士祕聞軼事。--《清朝政壇文士軼事:棲霞閣野乘》

2017/12/27  
  
本站分類:創作

揭密正史未列入的清朝官場百態與文士祕聞軼事。--《清朝政壇文士軼事:棲霞閣野乘》

孫寰鏡(1876-1943)字靜庵,1900年離家赴上海,棲身於報界,以鼓吹共和為宗旨,後加入興中會、同盟會,從事反清運動。爾後又任上海《警鐘日報》主筆,和章太炎、蔡元培等過從甚密。另外,還創辦了中國第一份以戲劇為主題的雜誌──《二十世紀大舞臺》,具有開啟近代戲劇改革大門的作用。

《棲霞閣野乘》為孫寰鏡代表作之一,是民國年間較早的野史筆記。最早刊登於《大共和日報》──曾先後為統一黨、共和黨、進步黨的機關報。其內容記載了滿清官場百態,如:康熙、乾隆數次南巡、首席軍機大臣穆彰阿權傾中外、八旗貴冑多不通文理,甚至園明園發現房中藥等等;另談及清代文士:如金聖嘆、紀曉嵐、易實甫、畢秋帆、汪容甫等人。由於當時清朝剛滅亡不久,《棲霞閣野乘》以揭密清朝掌故為主的特色,廣受讀者青睞,恰可補正史之闕漏與不足。

本書由文史專家蔡登山專文導讀,特別重新點校、分段、增加小標題,便於檢索,對清朝歷史有興趣的讀者來說,是不可多得的最佳讀物之一。

立即訂購《清朝政壇文士軼事:棲霞閣野乘》

 

內容試閱

▎圓明園內發現之房中藥

丁文誠官翰林,一日,召見於圓明園。公至時過早,內侍引至一小屋中,令其坐,俟叫起。文誠坐久,偶起立,忽見小几上有蒲桃一碟,計十餘顆,紫翠如新摘。時方五月,不得有此,異之。戲取食其一,味亦絕鮮美。俄頃,覺腹熱如火,下體忽暴長至尺許。時正著紗衣,挺然翹舉,不復可掩,大懼欲死。急俯身以手按腹,倒地呼痛。內侍聞之,至詢所苦,詭對以暴犯急痧,腹痛不可忍。內侍以痧藥與之,須臾,痛益厲。內侍無如何,乃飭人從園旁小門扶之出,而以急病入奏。公出時,猶不敢直立也。



▎《紅樓夢》包羅順康兩朝八十年之歷史

《紅樓夢》一書,說者極多,要無能窺其宏旨者。吾疑此書所隱,必係國朝第一大事,而非徒記載私家故實,謂必明珠家事者,此一孔之見耳。觀賈政之父名代善,而代善實禮烈親王名,可以知其確確明珠矣。今略舉所臆見諸條於後,以諗世之善讀此書者。林、薛二人之爭寶玉,當是康熙末允禩諸人奪嫡事。寶玉非人,寓言玉璽耳,著者故明言為一塊頑石矣。黛玉之名,取黛字下半之黑字,與玉字相合,而去其四點,明明「代理」兩字。代理者,代理親王之名詞也。理親王本皇次子,故以雙木之林字影之。尤慮觀者不解,故又於迎春,名之曰二木頭,迎春亦行二也。寶釵之影子為襲人,寫寶釵不能極情盡致者,則寫一襲人以足之。而「襲人」兩字拆之,固儼然「龍衣人」三字,此為書中第一大事。

此書所包者廣,不僅此一事,蓋順、康兩朝八十年之歷史,皆在其中。海外女子,明指延平王之據臺灣。焦大蓋指洪承疇,承疇晚年罷柄權閒居,極侘傺無聊,曩曾於某說部中得其遺事數則,今忘之矣。大醉後自表戰功,極與洪承疇事符合,妙玉必係吳梅村,走魔遇劫,即記其家居被追,不得已而出仕之事。梅村吳人,妙玉亦吳人,居大觀園中而自稱檻外,明寓不臣之意。參觀《桃花扇·餘韻》一齣,當日官府方點派差役,持牌票訪求前代遺民,可知梅村之出,必備受逼迫也。

王熙鳳當即指宛平相國王文靖,康熙一朝,漢大臣之有權衡者,以文靖為第一,書中固明言王熙鳳為一男子也。



▎甘鳳池

康熙、雍正間,大江南北以拳勇名鳴者八人,甘鳳池其一也。王葑亭給諫嘗為之傳。鳳池,金陵人,短小精悍,鬚髯如戟。手握錫器,能使熔為汁,從指縫中流出。然在八人中,尚居末座。第七人為白泰官,常州人,技不如甘,而縱跳矯捷,如飛猱疾隼,人不能近。第一人為僧某。第二人為呂四娘,實晚村孫女也。僧淫暴無行,荼毒良懦,七人咸惡焉,思除之以救一方。然自度藝皆不能勝,恐轉為所戕,乃相約以六人合圍之。鬥方酣,白忽從空飛下,以刃刺僧首。僧若弗知者,鬥如故,白又飛去。六人者,復進相搏,如是者三,乃殲僧於地。七人皆散去,各以技雄一方,又誓不作纖毫非禮事。約有犯者,六人共誅之,如僧例。以故海內莫不稱其義俠。

聞此諸人者,皆抱有種族主義,半出鄭延平門下。而呂四娘迫其家難,圖報愈急,其浪跡江湖,蓋將以結納豪傑,共圖大事,非徒博俠客之名而已。世宗御極,屢嚴斥天下督撫捕逮甘鳳池等甚急,雍正朱批諭旨中,猶可見其厓略。其至竟弋獲與否,則不可得而考矣。八人中相傳尚有曹仁虎、路民瞻、周璕諸人。曹仁虎不知係顧庵學士與否。民瞻工畫鷹,得意之作,每常自題曰「英雄得路」。璕工畫龍,為國朝第一手,後竟伏法死,此則見於《畫徵錄》者,或謂《聊齋志異》非純出留仙手,尚有後人羼入之作,其「俠女」一條,即隱指呂四娘。而所謂鬚髮交而模糊之頭顱,即當時某貴人也。疑莫能明,志以俟考。



▎紀大煙袋

河間紀文達公,酷嗜淡巴菰,頃刻不能離,其煙房最大,人呼為「紀大煙袋」。一日當值,正吸煙,忽聞召命,亟將煙袋插入靴筒中趨入。奏對良久,火熾於襪,痛甚,不覺嗚咽流涕。上驚問之,則對曰:「臣靴筒內走水。」蓋北人謂失火為走水也。乃急揮之出。比至門外脫靴,則煙焰蓬勃,肌膚焦灼矣。先是公行路甚疾,南昌彭文勤相國戲呼為「神行太保」,比遭此厄,不良於行者累日,相國又嘲之為「李鐵拐」云。



▎易實甫之滑稽玩世

龍陽易實甫觀察,少負異才,滑稽玩世。為駢體文,寫景處神似洪北江,詩尤瑰麗。往年王之春方用事,易適在京,乃著〈王之春賦〉,呈之榮文忠。榮覽而笑曰:「他在京裡也這樣的胡鬧嗎?」其起聯云:「石頭長巷,繩匠胡同,帽兒變綠,頂子飛紅。」石頭繩匠,皆妓女集合之所。又云:「門多帶馬之人,新交壽老;座有吹牛之客,綽號眉公。」壽老指余某,眉公則指陳某也。



▎顧亭林軼事

亭林先生,貌極醜怪,性復嚴峻。鼎革後,獨身北走,凡所至之地,輒買媵婢,置莊產,不一二年,即棄去,終已不顧。而善於治財,故一生羈旅,曾無困乏。東海兩學士宦未顯時,常從貸累數千金,亦不取償也。康熙丙辰,先生偶至都,兩學士設宴,必延之上座,三釂既畢,即起還寓。學士曰:「甥尚有薄蔬未薦,舅氏幸少需暢飲,夜闌張燈送回何如?」先生怒色而作曰:「世間惟納賄淫奔二者,皆於夜行之,豈有正人君子而夜行者乎?」學士屏息肅容,不敢更置一詞。陸舒城嘗言:「人眼俱白外黑中,惟先生兩眼,俱白中黑外。」非習見不知其形容之確。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