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篇書評15】創造新價值的人:讀林從一《最值得過的人生》

2017/12/2  
  
本站分類:藝文

【百篇書評15】創造新價值的人:讀林從一《最值得過的人生》

 

 

《最值得過的人生》是什麼?如果只看書名,大概會以為這是坊間哪一本心靈勵志的書籍,大談正向思考、吸引力法則,或是又如何教導讀者時間管理、情緒管理等等諸多名目教條用以振奮人心的暢銷書。但是,副標題「哲學爸爸給女兒的大學禮物」,讓似乎讓閱讀期待有了一點不同。本書原本是林從一教授在Facebook的隨筆短文,爾後應邀出版,又擴大篇幅,增選入散落在臉書上與哲學、學習和人生相關的短文微調、改寫。作者〈前言〉表明,本書沒有任何大理論、大體系,本書的目的就是一個邀請,「邀請讀者一起思考哲學、學習與人生。」(頁19

既然本書沒有一個明確的體系與架構,各篇文章長短也差異頗大,所以大可抱持著閱讀隨筆雜文的心情輕鬆瀏覽。但這並不意味著本書的內容就輕薄短淺,身為哲學系教授,作者盡可能地在每篇文章中深入淺出地介紹某些哲學問題、哲學概念,又或是談論生活的境遇以及哲學能夠給予的協助。

在開卷首篇〈哲學是一種自我診療〉有言:「哲學檢視不一定致使我們激烈的否定、改變、放棄我們的信念和價值,但是通常會讓我們轉換角度,以不同的取鏡看待先前的信念和價值,重新安排它們在我們人生中的優先順序。」(頁33)一般人總覺得哲學是玄之又玄,既不務實又不實用。那是因為哲學檢視「需要想像一些現實上極不可能的處境,然後檢視某些基本看法得合理性,探究某些概念的邊界,展望概念發展的可能性。」(頁34)但這樣的做法常常會讓人覺得哲學家的腦袋很古怪、偏離常理。但其實這只是用了一般人不習慣的方式進行探究罷了。

慣於哲學思辨反思的人,也常常會遇到理論與行動上的差異。〈理性、牆頭草和遺憾還諸天地〉提到,在智性上,我們可以哲學思考的終點是不斷地逼近完善的論述,但是在現實生活中,哲學思考的終點是行動,而且常常不是有條件式的,它是乾乾脆脆的行動本身。作者以廢死與反廢死的爭論為例,我卻切身地想到了近日爭吵多時的高中國文課綱審議問題:文言文比例是否需要下降?要下降多少?多方人馬爭論不休,每個人的立場、論述、力道都不盡相同。也許一時之間沒有誰的論述是無懈可擊的,不同層次的問題又彼此合縱連橫。然而,行動上卻很快地被劃分成支持或反對、文言或白話的分野,迫在眉睫的連署或審議,不得不儘快付諸行動。「即使如此,哲學思考還是可以幫助你權衡哪一個選擇是比較好的。」(頁90

而且這樣的爭議,並不見得是件壞事。在〈純裡派與幸福派〉的結尾也提及,哲學家的工作之一就是找出隱藏在我們信念中彼此相互衝突的信念,並把它們清楚地表述出來。如果有幸,能夠做出「概念突破」,消解原本各自看起來沒問題,合起來卻彼此矛盾的信念衝突,便有可能「改變了我們的概念網絡、認知框架或世界觀」(頁76)。

林從一教授長年致力於推動通識教育的革新,在〈自己的聲音是最重要的學習嚮導〉、〈五分鐘二十萬美金和一個新善意〉都有提及相關的故事與理念。但我卻從另一篇名為〈小確幸自由〉的文章,得到了啟發

想像生活在同一個社會同一個地區的兩個人,兩個人具有一模一樣的積極自由與消極自由,但是其中一個人比另一個知道的比較多,能力也比較強。知識多、能力強的這位具有比較豐富的「人生可能性」,他的可選擇性較多,他可以當歌手、教授、舉人形廣告立牌……比較自由。知識較少、能力較弱的另一位,理論上的積極自由與消極自由並不少一些,他少的是那些真實的、非虛擬的可能性,他可以當教授,但歌喉差、體力差,不能當歌手、舉不起人形立牌,他事實上具有較少的自由,我稱這種自由為「真實可能性的自由」(freedom as real possibility)(頁183-184)。

這篇文章的重點主要是談論台灣的小確幸自由,卻使我聯想到了高等教育中的博雅教育(Liberal education)。巧合的是,無論是freeliberal的中譯都是「自由」,也都足以繫聯到前述的引文。「博雅教育」的目的之一,其實就是在培育學生有更多的知識能量與能力,更自由地去選擇他能夠做的事情。為什麼在專業學科訓練之外,需要通識、博雅?一言以蔽之,其實就是在開拓與豐富我們「人生的可能性。」

《最值得過的人生》共有八十五篇文章,重點當然不只這些,相信讀者必然能夠從中擷取出與之共鳴的篇章。那究竟什麼是最值得過的人生呢?本書的最後一篇〈尼采的精神三變:駱駝、獅子、嬰兒〉的最後一句話:「我們不做駱駝,不做獅子(或獅子的食物),而是做自己,成為創造新價值的人。」(頁255),也許這就是很好的參考了。

 

--發表於《人本教育札記》342期,201712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7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