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晨羽深情推薦。--《如果我們都能勇敢》

2017/11/20  
  
本站分類:創作

暖淚系青春愛情天后晨羽深情推薦。--《如果我們都能勇敢》

16歲,外加一個該好好談個戀愛的季節,
為什麼我交織而出的,卻是密麻的痛苦與心碎──

「欸,跟妳說個好消息,我追到前陣子跟妳說的那個女生了。」
他不一定是最帥氣的,卻是在我偶然的飄忽間,最常出現在我腦海的。

我喜歡他,卻也漸漸的感覺離他越來越遠。
最後,成為我無論如何都抓不住的青春。

同一年,謎樣的轉學生來到我們班上,他背負著龐大的悲傷,笑容裡有著說不穿的寂寞,
我們彼此負傷,卻在以為即將迎來曙光之際,
才藉由那點薄弱的陽光發現,他的傷──結了兩年的痂還是好不了。

我願意陪著他潰爛,但他想要的那個人,也許從來不是我。

愛一個人為何非得要長相廝守?
或許都只是我們一時的貪心而已。

立即訂購《如果我們都能勇敢》

 

內容試閱

【2】

  早上第二節下課,巫紹堯坐得像個大王似的霸在中間位置,旁邊一樣是空的,我還在寫作業所以沒跟他們那群人混在一起。紹堯的功課很好,每次都佔據班上的第一名,所以他的朋友也多,而我在他朋友眼裡就是他的跟班,不是他跟著我,而是我跟著他、賴著他不放的。
  「憨玟!」巫紹堯坐在那個大王的位置上朝我揮揮手,「過來啦,別寫了,寫得那麼累要幹嘛,中午午休在寫就好了。」
  我瞪了他一眼,「你自己寫完還叫我中午在寫。」我的語氣不太好,因為昨天失眠了。
  「哈哈~我怕妳累欸,什麼態度妳。」他笑了起來,周圍的人也跟著笑了,我則是繼續埋頭苦幹,一點也不想理他,直到他自己過來坐回他的位置為止。
  他反坐在自己的椅子,頭靠在我的桌上看著我,眼睛一眨一眨的,沒說話,就盯著我看。
  「巫紹堯,太閒?」我又多寫了幾個字,他越看我寫得越不好,筆尖重重的點了簿子一下,我不滿的看他。
  「我在陪妳寫作業啊。」他莞爾,「突然發現,我越來越喜歡看妳生氣的樣子了。」
  他總是這樣,喜歡突然來一句甜蜜的話,然後我就暈船了。所有情緒瞬間在我心底消失,我彷若未聞,沒答腔任何話,繼續埋頭在我的簿子裡寫作業。
  這樣空白的心情好多了,我可以不用管他是不是還坐在那,專心寫我的東西。
  我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還是說,從他交往第幾任女友開始,我的心關了起來,把他對我所有的曖昧都關在門外,似乎已經養成一種習慣。
  上課的鐘聲響起,早上的第一節是國文課,結果走進教室的卻不是國文老師,而是班導師。全班都很訝異,但訝異的除了導師的出現,還有她背後的轉學生。
  那是個頗陽光,和巫紹堯幾乎有一樣氣質的男孩。他站在導師身後,一點也不害羞的掃視整個教室裡的人,我甚至覺得他那樣的目光像是在狩獵目標,最後他將目光放在我身上,我嚇了一跳,很快的垂下頭。
  全班安靜的等著導師「開示」,就算如此,導師還是習慣性的重拍了兩下桌子以表示她要開始說了。
  「各位同學,這位是剛從日本轉學回來的僑生,木下日熀,雖然他剛從日本回來,但是中文很好,你們可以自由與他交談。木下同學,自我介紹一下吧。」
  他很快的往前站一步,露齒笑,「你們好,我是木下日熀,你們可以叫我阿熀,也可以叫我日光。十七歲,一七九.八公分算整數一八○,天秤座,O型,生日是九月三十。請大家多多指教!」
  留著一顆看起來很日系的頭,而且還有稍微抓過,澎澎的,深深的雙眼皮跟挺立的鼻子讓他看起來五官深邃,恬靜的薄唇抿著微笑,看起來很親人,但不曉得為什麼,我總覺得和他眼底的幽暗有很強烈的對比。
  「good!很好,你們有什麼問題?」導師滿意的點點頭,點了坐在第一排的女生,那女生毫不客氣的站起來問:「阿熀,你有沒有女朋友?」
  全班哄堂大笑,笑她想男朋友想瘋了,但只有他沒有笑,非常誠懇的說:「很抱歉,我有女朋友了。」說完還鞠躬,認真的態度讓我傻眼。
  這句話才剛說完,全班一片唉聲嘆氣,當然全部都是女生在嘆氣,男生都在笑。
  導師說完話就隨便指了個位置要他入座,但是班上座位所剩無幾,他只能坐在角落,和我距離三排,有點遙遠。坐在他前面的女生樂歪了,他還沒將書包放好坐下就迫不及待的要跟他說話,他也非常和善的抱以微笑,說了句「妳好」。
  好有禮貌的一個人。
  「怎麼樣,是妳的菜嗎?」
  當我一收回看木下日熀的視線,就發現巫紹堯目光灼灼的看著我,彷彿想要在我身上看出個洞,但表情是笑的,看好戲的笑。
  「真可惜啊,人家有女朋友了。」他隨後又補了句。我愣了會兒,冷著張臉回,「無聊。」
  「妳還沒回答我,是妳的菜嗎?」他笑問,臉還捨不得轉過去,國文老師都來了。
  「不算是,但如果你硬要說的話,那就是吧。」
  聽到我這麼說,他沉默的望著我數秒,接著轉回頭開始上課。
  我必需要說,剛剛我是故意的,因為我不想巫紹堯在繼續問下去,於是給了他那樣的答案。
  使勁的在簿子上用原子筆畫出圈圈,越畫越多,越多越雜,不爽的用力一戳,我讓筆安詳的躺在本子上,動也不動。撐著頭面向剛剛才來的轉學生,發現他也正看著我的方向,然後給我一個微笑,若無其事的收回視線。
  中午的時候我終於看到巫紹堯昨天跟我說的「新女友」,看起來肉肉的,眼睛大大的,不怎麼樣。就是說話的聲音聽起來很溫柔,總是掛著微笑,平易近人,才第一次來我們班就跟巫紹堯身邊的人打成一片,只有我自己坐在位置上靜靜的吃飯。
  「唉呦,阿堯交女朋友,小跟班又吃醋啦?」胡詩云坐在巫紹堯的前面,看著後面的我說,我們中間隔了一個巫紹堯,和他新女友顏欣恬。
  「詩云,妳不要亂講,憨玟會生氣的。」跟巫紹堯最好的好朋友羅智皓笑嘻嘻的說,我還是沒怎麼說話的看著我的便當。
  「你們別鬧了,憨玟只是在想她爸前幾天幫她報名的數理補習班該怎麼退掉。」巫紹堯一如既往的替我反駁,單手靠著我的書桌轉頭朝我說。
  我抬頭看他,他送我一個微笑,眨了眨眼睛。
  視線不知不覺落在那個叫顏欣恬的女生背後,巫紹堯沒有把手放在她椅背,那表示,這個人也不是他真心喜歡的人吧?
  我這樣想著,然後狡猾的在心底微笑。
  「嗯,真的很糟,我爸幫我報的那個補習班聽說很嚴格,我一點也不想去那上課,所以心情很差。」我平靜的看著始作俑者胡詩云,她聳聳肩沒有回應,低頭專心吃便當。
  「怎麼能夠每一兩個月才回來一次,還有辦法每年都隔空替妳還有妳姊報名補習班齁?父愛跟母愛真是偉大。」巫紹堯笑著說,「如果沒辦法退掉在跟我說哪一間,我陪你一起進去受罪。」
  當他這麼說的時候,我很明顯感覺到顏欣恬微微偏頭想看看我是誰,我目光複雜的朝巫紹堯微笑,想趁她們難得住嘴的時候趕快吃我的便當,免得他們待會兒又抓到什麼話柄,我這個中午又要餓肚子了。
  挖了兩口白米飯送進嘴裡,剛剛巫紹堯說要陪我一起受罪的話又重新繞回我心底,還有剛剛他的手沒有放在顏欣恬的椅背上,心底明顯有股愉悅飄升。噙著微笑看著他們坐在一起的背影,發現顏欣恬正朝著周圍的另外兩個人發衛生紙,最後轉頭微笑的看著我,手裡也抓著一張。
  「這張衛生紙給妳,等一下吃飽了可以擦嘴巴。」
  善意的微笑,飽含著我不知道的目的,在往後一看就發現,胡詩云跟羅智皓也正看著我們,周圍,聽到顏欣恬說這些話的人也都將目光集中在我們身上。
  我接過衛生紙,面無表情的將筷子插進飯裡。
  剛剛的愉悅消失了,膨脹的厭惡感瀰漫我的胸口。
  深吸了口氣,正想快速的在挖一口飯菜塞進嘴裡,突然一陣頭暈讓我嚇了一跳,胃絞縮,心臟在這時候非常配合的用力震了我一下,我整個人軟軟的因為跳動往前傾,非常不舒服的感覺,視線有點花花的,還有點噁心反胃──
  「妳怎麼了?」顏欣恬還沒轉回去就發現我臉上的異樣。
  「沒……嘔!」我很快的用手遮住嘴巴,想要阻止即將衝出來的東西。
  「憨玟,怎麼了?」巫紹堯也跟著轉過來看我,不舒服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瞬間我的身邊瀰漫了好幾句「怎麼了」「還好嗎」等等的話語。腦子亂哄哄的快要炸開,那東西又已經滿到喉嚨了,我真的快撐不住──
  「同學,妳還好嗎?」
  有道發音不是很標準,但聽起來暖暖的嗓音很快地來到我身邊,接著我就感覺到肩膀被單手搭著,他的臉放大出現在我面前,我嚇到,不自覺的就鬆了對嘴巴的警戒,最後,我還是非常不情願的,吐了──

 

了解更都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7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