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謝盛友:德國大選帶來的思考

2017/11/17  
  
本站分類:生活

【歐華作協專欄】謝盛友:德國大選帶來的思考

難民搶走基社盟的選票 

綠黨和自民黨以及基社盟(CSU)在一些議題上的主張存在極大的分歧,好比化圓為方般的不可行。“綠黨和基社盟就是水火不容”這句話不是別人、正是巴伐利亞前州長、基社盟元老級人物貝克施泰因(Günther Beckstein)的原話。基社盟和姊妹黨基民盟也並非在所有問題上保持和諧一致。這一次的大選中,基社盟在巴伐利亞州從上一次選舉的49.3%跌至38.8%,明年的州議會選舉,基社盟甚至可能失去絕對多數。基社盟認為保持該黨的“保守偏右”的路線至關重要。這一次基社盟就被右翼民粹政黨德國選項黨(AfD)搶走不少選票。 

在德國,任何人都可以組黨,進而參加選舉,得票超過5%即可進入國會(Bundestag)。如果某個政黨贏得絕對多數選票(超過50%),即可單獨組閣,但如果沒有超過半數,就必須與其它政黨談判,爭取聯合組閣。 

德國代議制與美國不同,美國政府首腦(總統)不是由多數黨黨魁擔任,而是由全民直選產生,然後由總統組閣,總統當然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決不會讓政見相左的人進入政府,如果忤逆總統,總統有權將其立即解職。但默克爾就沒辦法,只能讓各懷鬼胎的政客組閣。默克爾說,基民盟(CDU)基社盟(CSU) 會尋求和自民黨(FDP)以及綠黨(Bündnis90/Die Grünen)對話,因為所有有可能和基民盟組閣聯合執政的政黨,都有責任在組建穩定政府這一工作上做出貢獻。 

難民衝擊歐洲的邊界 

讓歐洲人為難的是,除了接收移民之外,似乎沒有更好的辦法應對這一波移民潮。就像德國總理默克爾所說的,德國的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需要合作,為移民提供基本的支持。人權思想已經成為歐洲的主流意識形態,在匈牙利的非法移民們抗議當地政府提供的生活條件不好,還與警察發生了衝突。歐洲至少現在不可能關閉大門,置這些移民的死活不顧,然而,歐洲又沒有能力讓這些移民回到自己的祖國,除非敘利亞、利比亞這些國家的局勢能夠穩定下來,但這對歐洲來說,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歐洲在一個相對和平的環境中生活得太久了,地緣政治的衝突已經成為歐洲人的歷史記憶,他們關註更多的是身邊的“生活政治”,當大規模的移民湧入之後,歐洲的確有些不知所措。 

威斯特伐利亞和約(Westfälischer Friede)是指於1648年10月24日分別在神聖羅馬帝國明斯特市和奧斯納布呂克市簽定的一系列和約,標誌著三十年戰爭的結束。簽約方包括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斐迪南三世、西班牙王國、法蘭西王國、瑞典帝國、荷蘭共和國、神聖羅馬帝國諸侯以及帝國自由城市。政治學者一般將該條約的簽訂視為“民族國家的開始”。 

民族國家是政體的一種形式;民族則是共同體的認同概念,其來源可以是共享的體制、文化、或族群。與18及19世紀傳統帝國或王國不同,民族國家成員效忠的對象乃有共同認同感的“同胞”及其共同形成的體制,認同感的來源可以是傳統的歷史、文化、語言或新創的政體。因此,從一個民族構成政體,或者由數個民族經同一共享的政體構成的國族,都是民族國家的可能結合型式。 

冷戰結束以來,歐盟不斷東擴,“歐洲”的邊界也不斷向東、向南延伸,在“歐洲”內部,《申根協定》標誌著歐洲放棄了或者超越了國家邊界,人口的自由流動幾乎不會受到限制,這也方便了外部移民的進入,尤其是地處“邊疆”的意大利、希臘、匈牙利等國,非法移民一旦進入這些申根國家,就可以繼續尋找合意的目標國,尤其是法國、德國等經濟比較發達的國家。《申根協定》是歐洲一體化的象征,也是非常引人關註的成就,但是,超越國界的前提是各國能夠共擔風險,當移民潮湧來的時候,歐盟要求各成員國分配非法移民,但是遭到奧地利、匈牙利等國的反對。 

歐洲人慶幸的是,歐洲成為了難民的避風港。歐洲的確變成了一個“和平島”,歐洲國家之間不會爆發戰爭,但是卻要承擔歐洲之外世界的沖突帶來的難民。因此,如果中東、北非不能穩定下來,非法移民就像源頭活水一樣汩汩而來。 

難民讓歐洲社會出現極端主義思潮(包括新納粹等極右翼勢力),將“外部世界”的混亂導入到歐洲內部。如果跨越了巴爾幹這條幾百年形成的界線,歐洲可能會被撐破。移民潮的到來,迫使歐洲重新尋找已經遺忘的邊界,被《申根協定》模糊的內部邊界以另外一種形式出現在匈牙利、奧地利、希臘等國邊境。 

在人類大同之前,邊界是永遠無法克服的宿命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3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