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方麗娜:秋天的況味

2017/11/13  
  
本站分類:藝文

【歐華作協專欄】方麗娜:秋天的況味

由於天氣因素,這場維也納郊外的約會,被一推再推。 

這天上午,難得的旭日當空,我和翻譯家曹乃雲先生結伴從維也納西南角出發,一路談著他的譯著和文壇趣事,往東北部一個花草蔓延的村落奔。車過多瑙河時,我透過車窗一眼瞥見自己興致勃勃的臉,那感覺恰恰應了一位詩人的話:我們提著酒和詩詞,隨秋風去浪跡天涯。 

村子無名,卻有荷塘、田野和蜜蜂。幾年前,蕭紅的同鄉——東北籍女作家趙大姐,在這片遠離塵囂的地方租下兩塊地,一塊種蔬菜,另一塊留給鮮花。蔬菜是大姐萬里迢迢從祖國內地背回來的,長絲瓜、線韭菜、笨茄子,亦有辣椒、豆角和香椿等。功夫不負有心人,蔬菜們在大姐的精心呵護與澆灌下,不僅長得鬱鬱蔥蔥,且有模有樣。大姐瞧著它們心花怒放,如數家珍,並招呼我們自己動手,喜歡什麼摘什麼,完了帶回家去吃。 

飽了眼福,再飽口福,享受人間美味的同時,還可以解鄉愁呢! 

比起這裡,城市如同幾塊彩色的積木。人群是無岸的水,沒頭沒腦的四處湧流。村子乃至村子之外,枝葉繁茂,濃蔭匝地,沉甸甸的秋色由遠及近,塗抹開來,寧靜而閒逸。天光雲影之下,淡紫色的雛菊開得熱烈、奔放、汪洋恣肆。蜂群圍繞著九月的雛菊,嗡嗡耳語。陽光、蔬菜和鮮花,與大家的好心情相映成趣。來不及敘舊,三三倆倆地便擁在一處品評著,歡聲笑語從半空劃過,落在園子那頭的荷塘裡。荷花與睡蓮被驚擾了,打著旋抖動起來,像一個個笑窩。 

園子與園子中間,有一處寬敞的舊院。之間隔著一溜狹長的木工房。院子裡灌木叢生,並無人家,佈滿青苔的水池一旁有家老邁的小酒館。幾位常來常往的客人,都是從城裡趕來的業餘菜農。兩個鬍鬚滿面的奧地利男人端著啤酒,閑坐在一棵棕樹下。我們的出現,陡然間把個院子撐得鼓脹起來。鳥們驚得不知所措,嘰嘰喳喳地抱怨著,紮堆兒飛走了。大家轟轟烈烈地圍坐在兩張粗樸的長桌前,將自帶的飲料和吃食一一擺上案。 

新釀的紅葡萄酒佐以水煮五香花生米,轉瞬之間,就叫人神采飛揚了。這個時候,曹乃雲先生突然聽到“韓冬”這個名字,他恍惚著站起來,問,你是做什麼的?韓冬說,我在聯合國原子能機構工作,現已退休。曹老又問,你以前是學什麼專業的?韓冬說,德語。曹老終於伸出手來道,真是我們的韓冬啊。原來,他們二位是五十年未曾謀面的老學友。這個世界說大也大,說小也小。兩個古稀之年的老同學,竟在異國他鄉不期而遇。有位年輕詩人說的好:總有些人專為我相逢,總有些事專為我發生。我一面飲酒,一面凝望記憶的河流,在他們的笑意裡徐徐流淌。樹蔭下,他們將故事拉得很長、很遠。眼波蕩漾,無數個清晨與黃昏紛至遝來。 

陽光由強而弱,漫不經心地灑下來,隔著樹蔭成就了一塊影影綽綽的地毯。十幾個中國人,好似盤腿坐在地毯上,海闊天空,地北天南。秋色無東西,人心自淺深。有那麼一刻,我覺得這裡根本不是他鄉遇故知,而是鄉里鄉親,蹲在我們豫北的某個村頭,家長里短地聊著。 

畫家張文斌先生和妻子焦秀梅,剛度過了他們五十年金婚慶典。作為吳冠中先生的弟子,張文斌中西兼修,且以獨特畫風而享譽國內外。五十年前,他們正當妙齡,在京城的一場文化盛事中,張文斌偶遇舞姿優美的山東姑娘焦秀梅。當然,打動他的還有她的清麗脫俗,溫婉柔順。歲月綿長,半個世紀風雨同舟,伉儷情深,細細琢磨,令人不勝感慨。如今張文斌已近耄耋之年,他生性靦腆,為人低調,質樸而純粹。有妻子為他打理生活瑣屑,張先生心無旁騖,只專注於藝術。他不時掏出隨身攜帶的畫筆和小本子,擦擦擦擦,幾幅素描瞬間躍然紙上。 

張文斌和國際評論專家俞力工是老朋友了,倆人碰了杯便低聲交談著。俞力工先生的國際評論,視野開闊,文筆犀利,論述精闢,深得廣大讀者的欽佩。張老師眯著眼兒請教俞先生,據說蒙古國最近有回歸中國的願望和訴求,不知意下如何?張文斌是內蒙古呼和浩特人,有著千絲萬縷的蒙古情結。為此,俞教授抽絲剝繭,有理有據地闡釋開來…… 

曉風乍起,幾顆熟透了的核桃簌簌滾下,大地仿佛一陣顫慄。 

自從擁有這兩塊地,大姐幾乎天天來,騎著她那輛電動摩托車。途中經過多瑙河,以及大大小小的別墅群,然後把自己放倒在一張躺椅上,在蓬蓬勃勃的葡萄架下把當天的《奧地利晨報》翻個底朝天。從晨露中赫然醒來,秋霜染紅了她的雙頰,紫紅的梅豆花在眼前蕩來蕩去。她像一隻蜜蜂,往來穿梭,採擷鳥語,收集花香,家事國事天下事之後,開始動手給菜地拔草、澆水,或拿出新買的鑽孔機,嚴格按照尺寸給豆角和西葫蘆搭架子。每天穿行于青枝綠葉間,看慣了田鼠、蝸牛和野兔,她變得愈發率真而可愛了。在大自然裡積攢四季甘露,將過往的歲月,深深珍藏於心底。有所付麗地生活著,是幸福的。她臉龐紅潤,周身洋溢著一股耀眼的光環。我們知道,那不是仰仗太陽的反射,而是自帶的一層光圈。她守在自己的世界裡,活得淡泊、安詳、篤定。 

這讓我想起楊絳女士的百歲感言:人生最曼妙的風景,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我們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認可,到最後知道,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毫無關係。 

詩人雲玲,除了寫詩,還能操琴,最近又迷上了聲樂。我們一面品嘗她為我們烤制的蛋糕,一面欣賞她縱情高歌《我愛你中國》。歌聲嘹亮,激情滿懷,我們聽得熱血沸騰。一陣沉默過後,每個人的眸子裡都閃動著淚光。因為她分明唱出了我們每一個人的心聲:

  我愛你中國
  我愛你春天蓬勃的秧苗
  我愛你秋日金黃的碩果
  我愛你青松氣質
  我愛你紅梅品格
  我愛你家鄉的甜蔗
  好像乳汁滋潤著我的心窩
  
  我要把最美的
  歌兒獻給你
  我的母親

      我的祖國…… 

—————————————————————

方麗娜簡介:祖籍河南商丘,現定居奧地利維也納。奧地利多瑙大學工商管理碩士,魯迅文學院第十三屆作家高研班學員。現為《歐洲時報》特約記者,歐洲華文作家協會理事,著有散文集《遠方有詩意》、《藍色鄉愁》,並入選“新世紀海外華文女作家文叢”;中短篇小說集《蝴蝶飛過的村莊》選入“中國文學新力量:海外華文女作家小說精選”。

小說和散文常見於《作家》、《十月》、《中國作家》、《香港文學》、《北京文學·中篇小說月報》、《小說月報原創版》、《散文選刊》、《散文百家》、《海外文摘》等。至今發表文字60余萬字。部分作品收入《世界華人作家》及歐洲華人作家文集《對窗三百八十格》、《歐洲不再是傳說》及《歐洲綠生活》、《歐洲暨紐澳華文女作家選集》等。

散文《雲中漫步》獲首屆“歐洲華文徵文”大賽一等獎;小說《婚事》獲“黔台杯•第二屆世界華文微型小說大賽”優秀獎,並入選《2013中國微型小說年選》;散文《阿爾卑斯圓夢時》獲第二屆“文化中國,四海文馨”全球散文大賽優秀獎。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